r

    东方泽霖对着苏锦年说完话后便直接俯身将凌萧若横抱了起来,转身离开。

    “你的眼睛看不见,能带她回谷么?”

    苏锦年犹豫再三后,还是将这句话说出了口。

    然,话语声刚刚落下,却觉眼前白影一闪,一个类似北极熊的动物赫然间便立在了苏锦年的身前,生生阻止了他前进的步伐。

    “它会为我带路的。”

    东方泽霖的声音随之而来。

    苏锦年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愣了一下后便再也没说话了。

    东方泽霖一路抱着凌萧若,刚开始时凌萧若还很乖巧地缩在他的怀中,行了一段路后,凌萧若忽然间睁开了眼睛,冷声对他说道:“你放开我。”

    “你喝醉了……”东方泽霖抱住她的手没有松弛一分。

    凌萧若见他不肯放手,便又用力挥动起身体来:“东方泽霖,谁要你假惺惺地管我,你放开我!”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凌萧若的力气大而蛮横,几经挣扎之下便当真脱离了东方泽霖的怀抱。

    “呕——”

    双脚刚一沾地,凌萧若便觉胃中剧烈翻滚起来,她趔趄着步伐去到街道边,弯下腰身便开始吐了起来。

    东方泽霖寻着声音站到了她的身边,刚想抬手抚上她的背,却被她一掌拍了开来:“东方泽霖,你走,就像五年前离开我那样,走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

    说着说着,不知是酒劲儿的缘故,还是其他,凌萧若的声音便哽咽起来,望出去的视线中也多了一层水帘。

    东方泽霖被她推攘了一下,他屏了气息立稳后便一把抱住了她:“若儿,原谅我,好么?从现在开始,我天天都守着你,永远也不离开了。”

    凌萧若摇晃着脑袋,双手抬起,用力地捶打他的胸膛,撒泼道:“晚了,晚了,东方泽霖,你去找其他女人吧,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

    他的心多狠啊,说走就走,既然走了,那还回来做什么?

    东方泽霖心有愧疚,黝黑的双眸虽然看不见,但却一直将视线锁在了凌萧若的身上,他就任由他的双拳一次次砸落在他的胸口,虽然很痛,但是他却闷不吭声,脚步也岿然不动。

    凌萧若一直不停地捶打着他,声嘶竭力地骂着他,末了,终是累得瘫倒在了东方泽霖的怀中。

    东方泽霖眼眸微垂,再度将她横抱起来,如此的场景,连立在一旁的小白都感动得落了泪,谁说畜生无情了?只是那情未到深处而已。

    一路抱着凌萧若,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行去。

    到得忘忧谷时,东方泽霖只觉那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将凌萧若安顿好后,本想起身打来热水为她净脸,却在转身的一霎那被凌萧若死死地拉住了手臂。

    她说:“别走,不要离开我……”

    东方泽霖凝眉深锁,坐在了床榻边,回握住她那双小小的手掌,说道:“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一句安慰的话语说出声后,凌萧若抿紧的唇瓣终是微微上扬了一些,眉头些松散开来,她环抱住他的手,将脸儿靠在他的手背上,一脸的满足。

    东方泽霖虽然看不见她的样子,但是,却能够想象得出她的模样,他抬了手,十分精准地抚上了她的墨发,轻轻地顺了下去:“若儿,对不起……”

    这三个字,他似乎已经对她说了太多遍了。

    他知道,想要若儿完全原谅他,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不过,他有耐心,也有那个决心,一定要用自己的行动来换得她的原谅。

    他会一直等,等着那一天,等着她重回他怀抱的那一天。

    清晨,山谷中的晨露带着清新的味道,弥漫在了空气之中。

    凌萧若醒来时只觉目眦欲裂,头沉得跟头牛似的,然而,当她醒来之后看到的场景更是让她瞪大了双眼。

    她……她居然跟东方泽霖睡在了一张床上的,天,昨晚她喝了好多酒,她记得自己跟苏锦年在一起,什么时候回的忘忧谷?

    她完全不记得了!

    凌萧若转眸看向身旁的人,睡在她身旁的东方泽霖双眼紧阖,似乎依旧处于沉睡的状态,她刚想抬手将他推下床,却在抬眸的一瞬间越过东方泽霖高大的身影,她竟然看见了两个小不点儿立在了她的房中。

    凌萧若捂唇惊道:“御儿,媛儿……”

    这两个孩子怎么在她的房中?他们看见了什么?

    凌萧若赶紧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又瞥了一眼东方泽霖的衣衫,当她发现她二人都是衣衫齐整时,那颗悬起的心终是稳稳的落了地。

    慕容承御在看见自己的娘亲脸上那连续多变的神情时,双手环胸撇了撇嘴对她说道:“娘,你是在害怕我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吗?你放心,该看的我们已经都看了。”

    凌萧若一惊:“你们看到了什么?”

    慕容子媛在旁抬起手在脸上做了一个羞羞的动作,嗲嗲地说道:“娘亲,你好羞羞哦,你刚刚居然抱着帅哥叔叔流口水呢……”

    凌萧若本能地抹了一下嘴,她抱着东方泽霖流口水?有这样的事么?还给孩子们看见了,多丢脸啊!

    慕容承御见自己的娘亲娇脸大燥趁势问道:“娘,你是不是已经原谅爹爹了?”

    凌萧若一听,猛地抬脚踢在了东方泽霖的身上,说道:“他不是你们的爹爹!”

    东方泽霖其实早就已经醒了,不过因着孩子们在这里,而若儿又没有原谅,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便一直装沉睡,岂料,若儿竟然上脚踢了他一下。

    他本就睡在床边,如此一踢,自然就将他踢下了床,还好他警惕性比较好,在空中翻腾了一下后便稳稳地落了地。

    “哇塞,这个空翻动作简直太酷了!”慕容承御在看见自己爹爹那完美而流畅的飞身动作时,再一次感叹出声。

    凌萧若见状狠瞪了一眼东方泽霖后便翻身直接出了里屋。

    “娘……”慕容子媛见娘亲出了房间便颠颠儿地跟在她的身后跑了出去。

    慕容承御则留在了房间之中没有移动,只抬眸睇着自己的爹爹不说话,很有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东方泽霖静静地望着凌萧若离开的方向,隔了半晌方才对慕容承御说道:“御儿,你恨爹爹么?”

    他错过了孩子最关键的成长期,让孩子在四年里从来没有享受到父爱,这些,都是他的罪过。

    慕容承御回道:“起初是恨的,不过,再见到爹爹后,便不恨了。因为,娘亲是喜欢爹爹的,只要娘亲喜欢,御儿就喜欢。”

    东方泽霖眸中盈出感动,他俯身一把抱住了慕容承御,在他耳畔轻声呢喃道:“御儿,谢谢你……”

    慕容承御咧嘴神气地回道:“不客气。”

    东方泽霖闻言,将他搂得更紧了。

    良久,东方泽霖松开了怀抱,抬手抚上了御儿肉呼呼的小脸蛋,说道:“御儿,既然你原谅了爹爹,那你可以帮爹爹的忙么?”

    慕容承御乌黑的眼珠子一转,问道:“是帮着爹爹追娘亲么?”

    “是。”

    慕容承御闻言,小脑袋一昂,拍了拍胸脯道:“爹爹,我娘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帮爹爹追娘亲一事,就包在御儿的身上了。”

    东方泽霖唇瓣扬起一抹笑,再次将慕容承御揽入了怀中。

    回望过去,有爱过,痛过,悔过,恨过,但是,他却一直坚信,风雨之后总是会有彩虹的。

    这一生,有自己心爱的女子陪着,还有这么可爱的两个孩子围绕膝下,他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呢?

    ——全文完——

章节目录

九师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甜味白开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味白开水并收藏九师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