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膏递了过去。

    “好。”不用他说,还真有些困,如今身为孕妇,一天到晚都想睡觉,这不,肚子一饱,瞌睡立时就来了。

    这两个男人,越来越亲近了,真好……

    关上房门,两名男子走到院外一处空地。

    不无处,是山间清泉,流水潺潺,在阳光底下,映出七彩幻色,绮丽无比。

    “有个问题,你早该问我了……”风御庭面对如此美景,满足叹息,回头望望那一脸沉默的男子,不觉笑道:“真是佩服你,若是我不提起,你只怕是一辈子都问不出来。”

    “当时,为什么?”莫若尘平静说道。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风御庭微微一笑。

    “你在担心什么?是因为公子吗……”心中有些不解,当时的情景,即使是与蒙昊对战,无暇分身,至少也是看得清清楚楚,他重伤的同时,还能飞身旋起击出一掌,将胡培击退,这一身功夫,并没有因为眼疾而耽误,就算为了救人,也绝对不该捱上那一刀!

    所以,那一刀,他是故意的。

    风御亭长长叹了一口气,坦白道:“是,我是故意的——”

    莫若尘撇他一眼,没有作声。

    莫若尘撇他一眼,没有作声。

    “你家公子,最大的弱点,便是善良,心软。当时我已经看出,那个皇帝在那一刻心灰意冷,一心求死,倘若,真是受了伤,或是怎样,以他的性子,不知会伤心难受成什么样子,真的是走不了了!所以,我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她欠他的,我来偿还便是!”漫不经心笑道,根本没有将那伤痕与痛楚当回事,“——唯一遗憾的,我竟然低估了那个胡培的实力,居然砍得那么狠,那么深,险些送掉性命……”

    莫若尘静静看着他,半晌,方才说出:“你疯了。”

    “是么?我其实很清醒,我只想把她带走,不只是人,也包括她的心……”背负双手,喃喃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没有办法,冷君毅的全然放手,与你的不求会把,都是我永远做不到的……”

    “我与将军,一直很羡慕你的幸运。”

    “将军……”提到那个天神一般的男子,两人对望一眼,神情恻然,仰望苍穹,俯瞰和善,何处不是那个伟岸的身影。

    “——他,永远活在她的心中,无人能及。”

    那一日,不经意间,看见她在纸上写出孩儿的名字,女孩是忆君,男孩是思毅,他知道,在她心中,有一处位置,始终为那个人保留着,不论今生,还是来世。

    对视一眼,心底,有一丝酸楚,更多的,则是欣慰,他们的怀念,其实不必她少,对于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

    沉默一会,莫若尘开口:“这回下山,在镇上看到一则告示,说朝廷征兵,不日即将开赴麒麟关,征讨蒙傲,扬我大汉威名……”

    “这天下,仍是不太平——”苦涩一笑,道:“说是归隐,却哪里能真正避得开?如此,只盼她晚些知道……”

    风云变幻,硝烟又起。

    那个伤心失意的轩辕霁云,是想在战场上,金戈铁马,寻回信心吧?

    她曾经说过,四国争霸,天下统一,是那个人的宿命,一将功成万骨枯,那铁血帝王的名号,铮铮铁骑下的疆土,真是他所期盼的么?

    真的,是这样期盼的么?

    遥远的京城,空旷的大殿,一灯如豆,茕茕孑立。

    那一抹耀目明黄,裹住那瘦削的身躯,冠盖京华,憔悴如斯。

    发自内心深处的叹息,低低响起——

    “子非,情愿用这无限江山,去换回你回眸一笑,嫣然如花……”

    嗜血征战,只为打下一片江山,让这大汉的疆土,绵延到天的尽头,这样,无论她去到哪里,都是在他的守护之中。

    永远,在他的守护之中……

    夜凉如水,山脚下,晚风过处,一阵笛音轻盈响起,充满了憧憬与冥想,依稀是少年奏过的那首思乡。

    一曲终了,站起身来,望着对面碧眼挺鼻的男子。

    “蓝衣,明知她已经心有所属,还要去见吗?”想起那个不可一世的白衣男子,愤懑的同时,心底也是止不住的感叹,他与她,绝世而立,风华便如顶上日月,溢彩流光,天地之间,却是独成风景。

    “我答应过神仙哥哥,一生一世奉她为主,效力终生……”抬起眼眸,,碧眼远望,那一轮明月,亦是那般清润澄澈,扣人心弦:“无论她心属何人,永远是我心中唯一的月神。”

    执笛男子微微点头,在心底叹息:于我,亦是如此。

    那一抹月色,高悬于天,纵然不能相守,只要能远远望见,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走吧,趁夜上山,天亮的时候,就能够见到她了……“

    是啊,他们的月神,就快见到她了……

    茫茫草原,风吹草低,一片柔和静谧的景色。

    毡房之中,一男一女,对着那千里之外传来的讯息,相对惘然,惊愕失声。

    “什么?不是神子,是神女?“

    “腾格尔安答,她居然是名女子,居然是女子!“粗犷威武的虬须男子,攥紧了手中的密报,懊悔不已:”怪不得他身子那么软,身上那么香,怪不得我一看到他,心里就欢喜,心就跳得厉害……“他们还一起同床共枕过,那个纤细柔弱的身子,就睡在他的臂弯之中,触手可及,他竟然一无所知!真是个瞎子!

    “难怪,公子一直不愿接受我,不是因为我不好,而是……“面容娇美的女子喃喃自语道,怔怔落下泪来,脸上却是光彩丛生:”不是不喜欢仙儿,而是因为同为女子!“

    “塔娜,你真是傻气!“知道心爱之人是女子,还在计较她喜不喜欢自己,真是个傻丫头。

    “乌利翰,你不也是一样!“若他早知道公子是女子,只怕早就按捺不住,以流夷国主的身份,向大汉朝廷请求联姻了吧?可是,明白真相的同时,也记起了在那小院之中看到的那个风华绝代的偏偏男子,他便是公子心中真正爱慕的那个人吧!

    “可怜的塔娜,我们竟然喜欢上同一个人……“同病相怜之人,述说着思念,述说着怀想,慢慢依偎在一起……

    月光,从窗外斜斜射进来,照在榻上那个玲珑柔美的身躯之上。

    门开了,带进一室柔和的光芒,与些许清凉。

    拥紧被褥,翻了个身,轻轻闭眼,迎上一双柔情似水的凤眸。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睡了好久了,一直在做梦……”低低埋怨着,抚上他有些清冷的俊脸。

    “我与若尘喝了一点酒,说些事情——“他满蕴深情,对着那迷糊的娇颜宠溺一笑:“梦见什么了?可有梦见我么?”

    “梦见了好多人,有霁云,有蓝衣,有无痕,还有乌力罕跟林仙儿……”看他一眼,眼中含泪,唇边却是微微一笑:“唯独,没有你。”

    梦里不知身是客,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都牵动着她的心……

    “是么?这么狠心抛下我一人?”大手捉住他的柔荑,凑到唇边,轻柔一吻,下一刻,便是将那幽香的身子拉近怀中,低声问道:“笑的这么看心?到底梦见他们什么?也是像我这样抱你亲你吗?”

    “当然不是!”慕容襄仰起头来,朝着他,绽放出绝美的笑容,清辉涟涟,如月芳华:“我梦见,他们每一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路,都会过得很好。我看了,真是欢喜。”

    “那我们呢?”

    “我们?”只怔了一下,便是一拳捶过去,口中嗔道:“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腹中还带了个小的,你还要问我什么?”

    “襄儿,我的襄儿……”凑近她的耳畔,喃喃念道:“明月暧日,宛若双生,这辈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似的,今生今世,永不分开。

    心满意足,低沉磁性的笑声从胸口传来。

    “何必计较我又没有梦到你呢——”握住他的大手,软软靠了过去,声音,如晚风一般柔和:“这,就是我们的梦,刚刚才开始……”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明月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央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央央并收藏明月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