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这些年,父王也不曾用到过,如今你用得着,就拿去吧!”

    沈含玉仍在状况外,他的要求她的条件呢?她倒宁愿他开口提要求与条件,这样她才能心安理得的拿走哪西,现在这状况,让她很不安,毕竟,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句话,她从没怀疑过!

    “父王,那么贵重的西……”她嗫嚅出声,快点把你的要求或者条件提一提啊!“女儿岂能这样拿走?”

    “是啊父王——”心翼翼捧着锦盒进来的太子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角:

    “儿臣尚记得当年你曾过,这冥丹,是要一代一代往下传承的,还,这宝物一旦离开咱们国家,一定会为琉毓国招来灾难……”

    “你闭嘴——”沈君凡忙呵斥太子,不准他再多言。“那只是传言……”

    “什么传言啊?是大祭司亲口的,倘若您执意将它交给含玉妹妹,日后琉毓国真出了事情可怎么办?”太子担忧,一向恭顺的人也开始顶嘴了:“现在局势又动荡成这样子,父王,儿臣心中实在不安呐!”

    沈含玉抿唇,垂了眼睫,心中约莫明白了,这两人正在演双簧——老国主唱红脸,继续走他慈祥宽容并且深深疼爱她的路线,而太子扮白脸,客串了一回尖酸刻薄!

    所以交换冥丹的条件,应该是由太子提出来吧!也好,不管是谁,不管什么条件,只要能让她安安心心取走冥丹就行——她最怕的,不过就是他们嘴里给她冥丹没有任何要求,却在背地里,不准什么时候捅她一刀,她眼下,已经没有精力分心其他了!

    “你这不孝子,朕叫你住口!”沈君凡暴怒,眸子瞠圆,眼角余光却是注意着沈含玉的反应:“眼下你妹妹有急用,你……咳咳……你这些胡话,不是存心让她难过吗?”

    “父王,妹妹的心情重要,还是国家安泰重要?”太子据理力争,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我知道您的意思,你是想待妹妹不再需要冥丹的时候,送回来便也好了,可父王您也知道,冥丹是认主的,到时候,它护佑的,就不是琉毓国而是初云国了……父王,江山是您打拼下来的,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琉毓国因失了冥丹护佑而渐渐衰败,沦为别国的附属国吗?”

    冥丹,不过是他们借题发挥的借口而已——沈含玉咬了下唇,紧紧绞着自己的手指头,他们的条件,呼之欲出了吧!她已隐隐觉察到他们要求的是什么了,可是,她能答应吗?

    心中冷笑,现在,有她拒绝的余地吗?

    罗箫幽幽醒来,全身骨头集体叫嚣着疼痛,脑袋嗡嗡作响,伸手一摸,后脑勺突出一大块,更是疼的他龇牙咧齿,忍不住出口咒骂:“该死——”

    “你终于醒了——”身侧传来脆甜却不耐烦的嗓。

    他侧头望去,害他不断出糗甚至昏倒了事的家伙,正抱着双膝坐在他身边,像是沉思,但更像发呆——

    想起晕倒前那一幕,他忍不住再次低咒,抬起上半身,与她平视,心翼翼求证:“我能否请教你一个问题?”

    琅玉施舍了他一眼,点点头:“问啊!”

    “……你和那个谁,真的是……”他眯眸望上看,手指头也朝上指了指:“天神啊?”

    “不像吗?”她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懒洋洋的语调,不答反问!

    罗箫缩回手,摸摸鼻子,目光闪躲了下:“你要听实话吗?”

    他一直以为,她就是个乳臭还未干的丫头片子,姿色很明亮,虽及不上夫人,但假以时日,待她盛开如花时,绝不会比夫人逊色多少!

    可是,她竟然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像,怎么会是那种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哪里不像了?”琅玉立刻横眉竖眼,漂亮的脸蛋又皱成了包子褶儿,语气凶恶的冲他吠!

    罗箫这才发现自己竟将心中的想法给了出来,忙赔了笑:“是是是,您老太像了,无一处不像……”

    天神的脾气,似乎……不怎么好啊!还是,天神都是这个样子的?但冥凤看起来还好啊,要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冥凤是天神这样的事实。!!no他实在很难将这脾气暴躁的丫头跟那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老?我哪里老了?”继续横眉冷对!

    换作以前,罗箫早跟她对吵起来了,可是现在……他苦着一张脸想,得罪了天神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您老一点儿都不老——”

    “你还我老——”琅玉霍地站起身来,清亮的眼瞪的又大又圆,控诉的伸出食指指着罗箫,脸因为气怒红成一片!

    她的指控让罗箫微怔,然后点头,心悦诚服:“您果然是天神——”

    “哼——”琅玉拿朝天的鼻孔哼他,噘嘴道:“我本来就是天神——”

    “那么请问天神大人,你将的扛到琉毓国来,所谓何事?”这个话永远在状况外的丫头,他实在很想问问她,她究竟是凭什么位列仙班的?

    “我不是怕水月不相信我的话嘛,所以扛你来帮我作证,谁知道都没有派上用场……”后面的话,她声在嘴里嘀咕:“害我扛的很累耶……我,你应该减减肥的……”

    罗箫用力按住不停乱跳的眉梢眼角,被她那样一路扛过来,路途中数度将他垃圾一般随手扔,时不时的拿他脑袋去测试各种墙壁栏杆甚至柱子的硬度……已经让他呕的吐血了,谁知她现在竟还大刺刺的嫌他没派上用场,数落他害她受了累——喂,他有请她扛他过来吗?

    这般无礼的让他减肥——天呐,快点将这脱线的天神收回去吧!他们区区凡人,实在消受不了哇……

    “喂,你干嘛一副悲愤的表情?”琅玉疑惑的瞅着他,忽而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心里头是不是正在偷偷骂我?”

    “的哪敢骂尊贵的天神大人——”罗箫别开视线,脸色依然很难看,口气有些冲的道!

    如果连这么明显的嘲讽都听不出来,琅玉也就枉为天神了,不由气结:“你……你这个人,太可恶了!”

    你……你这个神,也好不到哪里去好不好?罗箫只敢在心里腹诽!心口不一的敷衍道:“是是是,的实在太可恶了,世上再没有比我更可恶的……夫人?”

    他语意阑珊,却在见到大门口缓缓行来的那抹纤薄身影时,住了口,并迅速从地上弹跳了起来!

    从沈君凡寝宫里出来,沈含玉看来更显苍白与柔弱,纤薄的身子仿若一阵风来,便会被吹走而消失无踪!

    她双手拢在身前,宽袖下的手指紧握着那四四的锦盒,关节处已然发白,紧咬了牙关而让太阳穴处的青筋一条一条蹦了起来!

    她一步一步的,走得极为坚定与平稳。lno

    琅玉连忙迎了上去,将她苍白却平静的容貌尽收眼底后,才急切询问道:“怎么样?你拿到了吗?”

    沈含玉缓缓点点头,幽深的双目中没映下任何人的身影,微微沉眉,淡声问:“你师兄呢?”

    白衣银发、笑容闲适安然的冥凤从屋里缓步而出,凝目看向她,点点头,然后侧身,等她进屋!

    “国主为难你了?”他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往软椅的向。手下的衣料透着湿濡的触感,他微怔,明白那是被汗浸湿的痕迹!

    “意料之中的事情,不是吗?”她没有拒绝他体贴的动作,全身的力气早已在才用干净了,哪里还有力气来拒绝他:“你看看,这是冥丹吗?”

    她抬袖,将一直紧握在手中的锦盒递到他面前,目中透着疲惫,却仍是不敢放松一丝一毫,期盼的看着他!

    他并不接,看着她的眼,笑道:“水月,这本是你自己的西——”见她一脸狐疑,他鼓励道:“打开看看,或许你能想的起来……”

    他坚持,她只好收回手,低头看着,心头莫名的颤动,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那锦盒,一颗拇指大的珠子……它是珠子有些不恰当,那分明就是透明的一戳就会破掉的肥皂泡。散发着温润祥和的光芒,静静地,躺在盒子里头!

    轰隆一声,沈含玉听见自己脑海深处轰然炸开的声音……

    荒郊野外,月明星稀,的泥地上燃着火堆,火堆上串了几只烤鸟,火光映照着一张男人的脸——被络腮胡子占据了大半的脸。

    他照看着火上的烤鸟,漫不经心的瞥了眼不远处正闭眼打坐的白衣女子,从他硬要她跟着之后,已经好几天了,她不再劝要他当好人之类的话,只沉默的跟在他身后,像是赌气,不曾开口与他过一句话!

    无所谓的挑眉,收回目光,将火堆里煨熟的鸟蛋挑出来:“饿不饿?要不要吃颗鸟蛋?”

    一如前几日,她不言不语,甚至连眼睛都懒的睁开!他冷笑:“这般不甘愿,还跟着我做什么?”

    那双如天空般黝黑却明亮的眼睛终于缓缓睁开:“我离开后,你依然不会做出伤害任何无辜性命的事情?”

    只要他点头保证,她一定会立刻消失在他面前——他有这样的觉悟,哼哼冷笑两声,嘲笑她的天真。

    美丽恬静的女子轻叹一声,复又闭上眼睛,淡淡道:“真不明白,你明明那么讨厌看到我,却又偏要我跟着你……你心中不会觉得难受吗?”

    他似乎了笑,仰首从火堆里捉,拎了颗热烫的鸟蛋抛了过去:“你可真忙啊,天下苍生你要管,我心里难受与否你也管,不觉累吗?”

    “你……”这番赤裸的讽刺,让她难得的变了脸色,心中直道自己修为还不够,默默将静心咒又念了好几遍,才终于压下心头被嘲讽的怒气。||lo

    她自修行到位列仙班,从没有过现下这般心情——总是无波无澜的心绪,面对这恶人时……唉,念静心咒已经成了她每日的功课了!

    而,似乎惹她变脸,是他现在唯一的乐趣——她睁开眼,并不意外的瞧见了那双飞扬的剑眉,那表示,惹恼了她之后,他的心情果然很大好!这个人,真真是吃饱了没事做吗?

    轻咳了声,她瞧了眼夜色深处:“你叫绫人摸黑去取水,这么半天还未回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你不去看看?”

    绫人不肯用天神的身份接近他,依然用一副弱不禁风的凡人模样面对他,她不阻止也不拆穿,反正绫人已经警告过她不准多管闲事,她也就由着她去了!不是没有想过在野外时候偷偷溜走,却……绫人一定很恼她破坏了她的驯服计划!

    不过眼下看来,被驯服的,好像不是他!

    “关我何事?”男子讥诮的掀了掀唇,无比冷漠的看了她一眼。l原先飞扬的眉,也沉寂了下来!

    她平素鲜少与‘人’打过交道,所以好奇之余便开口问了:“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难缠以及难以捉摸吗?”

    “我是有幸蒙你点化的第几个人?”他不太客气的问,三两下功夫,冒着烟的蛋壳被漂亮剥下,热乎香软的鸟蛋进了他的嘴里!

    “第一个!”她很老实的回答——以前处理过的任务,都是妖魔鬼怪之类的,与‘人’这种生物无关!

    他似乎愣了一下,眉眼极缓的弯了起来,她无法确认,他那模样能不能称之为笑:“你那胡子,蓄着不碍事吗?”

章节目录

狼的花嫁:老公是灰太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小七妹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七妹妹并收藏狼的花嫁:老公是灰太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