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时候,她拧了拧宇漾炎的门口,发现没有上锁。

    走进去,一眼就能看见白慕尘在沙发上啃着薯片。

    而旁边的厨房也传来“乒乒乓乓”的像是在做饭的声音。

    微韵偱眼看去,发现宇漾炎正在厨房忙来忙去,他此时正带着围裙,倒真有些家庭煮男的感觉。

    他们两人看了看来人,都不禁有些吃惊。

    随后,微韵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两个,居然集体脸红了。

    微韵更加疑惑,不过,不管怎样,审问是必须的。

    她径直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翘着二郎腿,一脸严肃的表情,问道:“你们,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过,尽管严肃,语气中再也没有了冰冷、淡漠、疏离。或许,在澳洲的几年里面,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化了。

    宇漾炎闻声,也立刻从厨房来到客厅坐下,脸上掩盖不了幸福,他此时还围着围裙,走到白慕尘身边,拉着白慕尘的手,深情地说:“我们,在一起了。”

    随后看到微韵没有做声,头低低的,觉着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伤了微韵的心,连忙摆手道:“对不起微韵,我们……”

    微韵依旧没有做声,白慕尘握紧宇漾炎的手,似是在给他打气。

    良久,微韵抬起头笑了笑,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耍你们的,我怎么会有事。”听到他们的话后,她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下了。

    看到微韵那咧开嘴的笑,两人也被感染了,跟着呵呵笑了起来,尽管不知道笑的究竟是什么。

    但过了不久,两人又开始怀疑,微韵是不是为了不想让他们担心,所以才这样笑,以便掩饰。

    想着,眼里闪过一丝担心、忧虑。

    微韵用手分别敲着他们的脑壳,“kao,别多心了。”其实,她真的没什么,如果宇漾炎和白慕尘选择的都是女的话,她或许说什么都一定要抢回来,但是,现在二人看起来也挺般配。

    就是一对十足的美男子。她不会兴起抢回来的心思,反倒在心里面默默地祝福。

    “对了,事情解决了吧!给我说说。”微韵这次回来,也主要是想弄清楚所有的事情。

    “恩,没问题。”宇漾炎抢先白慕尘一步答话,说罢,他们二人大眼瞪小眼的,要不是看微韵还在场,恐怕就擦出火花来了。

    不过,宇漾炎还是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为微韵讲起了那件事——

    那天晚上,白慕尘对微韵说他会对夏侯布负责任,然后,到凌晨的时候,宇漾炎也收到了微韵关于分手的消息。其实,宇漾炎一早就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一直都不想说。

    当他看到分手的短信后,他的心好痛,他一直在想,他是不是应该早些把真相说出。

    第二天,他到微韵的学校去找微韵的时候,却被告知微韵已经休学了,心又疼得更厉害了,他终于下定决心,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不过,时机还没成熟——

    而在微韵走后的那些日子里,夏侯布经常去找白慕尘,乞求白慕尘跟她结婚,说她有了白慕尘的儿子云云。终于,在两个月后,在夏侯安心怀妒忌的情况下,她们俩举行了结婚仪式。

    但很不巧,这事情恰巧被宇漾炎知道了,宇漾炎大闯婚礼,在婚礼进行曲演奏时,在神父宣读誓词时,在双方还没有说出‘我愿意’时,宇漾炎就出现了。

    他最近一直在关注夏侯布的动态,一直在寻找最好的时机,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都还没有找到机会,本来打算硬是说出去,谁知道,现在夏侯布居然给了她这么一个大的机会。

    他在婚礼上大喊:“白慕尘,你被欺骗了。跟我走,我带你去找微韵。”他其实心里也没底,他不知道白慕尘会不会跟他走,因为在之前,他们两个的身份都是情敌。

    谁知道,白慕尘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会儿,便跟着宇漾炎走了,一路上,宇漾炎对白慕尘说出了前因后果,其实,那个夏侯夫人就是夏侯布,她说的怀孕,是真的怀孕,不过怀的根本就不是白慕尘的孩子。

    宇漾炎早就对微韵说过,他是酒吧‘寂寞深处’的老板,所以,当时的情景,他都看清楚了。白慕尘根本就没有跟夏侯布发生过关系,夏侯布给白慕尘吃的是i药加春药,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选的这两种药,起了反效果,到最后,只有i药发了功效。

    夏侯布也奈何不了她。不过,夏侯布早就知道她的妹妹夏侯安喜欢白慕尘,所以,她就利用夏侯夫人这个身份,去下达这一个命令,所以,夏侯安根本没有办法。

    期间,夏侯逸也跟她说过,这件事做的不是太好。但她都置之不理,其实她恨夏侯逸——

    微韵听罢,连连点头,心里也在赞叹夏侯逸的手段高明,不过可惜,就是耐不住气。

    夏侯逸这个女孩,许久没联系了,她们,还是朋友吧。

    微韵靠在沙发上,突然,手摸到一些东西,黏黏稠稠的,超恶心。

    微韵看了看手,发现是一些有些透明的白色粘稠物,她把手指伸向他们两个大男人,询问道:“这是什么来的?”

    白慕尘见状,脸立即熟得像红苹果,宇漾炎一瞧,也是同样的反应。这,这不就是他们早上在沙发上欢爱过的痕迹么?糟糕,忘记清洗了,o╯□╰o

    白慕尘立刻拉着微韵到洗手间去清洗,而宇漾炎则立刻拿起抹布在那儿使劲地擦啊擦。

    待微韵出来后,宇漾炎也已经擦干净了,但脸上的羞赧也仍未褪去。

    微韵在心中也想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今天早上在门外听到的呻y声,看来……呵呵,他们的感情,应该是很坚固的吧。

    其实,她很好奇,他们究竟是怎么爱上的,不过,她不太想问他们,等他们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分享。

    “对了,微韵啊,你爸爸死了,一个月前。”白慕尘一副突然想到什么重要事的样子。

    “哦,是啊,葬在哪?”微韵没有丝毫的疑惑,或许,这是预料之中了吧。

    “郊区公园旁的那块墓地。还有,这是你爸爸生前委托我交给你的,他交给我没多久,就自杀身亡了。”说着,白慕尘递给微韵一个米黄色的信封,信封上还有一些十分清秀的字体。

    致我亲爱的微韵:

    这么多年来,爸爸对不起你,现在,爸爸也不奢望你们母子俩能原谅我了。

    我只想,我死后,你去拜祭一下我。

    说到你,我真的很愧疚。我一直没有对你们母女俩真正好过,我……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我没有再去做生意,而是靠捡破烂为生。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堕落,或许是,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依恋了吧。

    我走后,你要好好活着。

    ……

    永远爱你的父亲林翰(上)

    信到这里就完了,最后那一行省略号,微韵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不过,她也不愿再去猜测了,她很累。

    最后,宇漾炎跟白慕尘陪同着她,来到了墓园。

    一看才发现,原来林翰的坟墓,就在李平的旁边。

    微韵先拜祭了李平,然后,走到林翰的坟前跪下。

    看着林翰生前那帅气的图片,微韵终于忍不住哭了。

    声嘶力竭的哭声盘旋在墓园,忽的有种悲伤的氛围环绕。宇漾炎和白慕尘分别拍了拍微韵的肩膀,眼角也在不经意间滑下一滴泪。

    小草承载着泪珠,忽觉十分沉重,最终,还是忍不住垂腰——

    那几天,微韵的情绪都不太好,白慕尘跟宇漾炎劝也劝了,安慰也安慰了。但都徒劳无功。

    最后,令微韵重新拾回笑容的还是夏侯逸。

    夏侯逸对微韵说:“我们还是好姐妹。”仅仅一句话,让微韵心也变得安乐。尽管她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变成姐妹的。

    宇漾炎和白慕尘看着她们这样,索性让夏侯逸搬来与微韵一起住下。

    微韵本以为,夏侯逸会不答应,没想到,夏侯逸很爽快地就应下了,还一脸欣喜的表情。

    数月后,教堂里。

    婚礼进行曲响彻整个教堂,四周一派喜气洋洋的情景。

    2对新人踏着红地毯,迎着祝福缓缓地走到神父前。

    同样是一声“我愿意。”,婚礼就结束了。

    不过,要提一下的是,这两对新人分别是宇漾炎和白慕尘跟蓝微韵和夏侯逸。

    要说夏侯逸跟微韵的感情是咋发展的?自己yy下吧。

    要说宇漾炎跟白慕尘哪个是攻是受?同样是那一句,自己yy下吧!

    不过我相信,她们和他们的爱情一定会长久。

    一生一世一双人……

    (全书完)

    ——————————————————

    记得要去看难的碎碎念这一章~~~~

    另外,收藏者一定要留言,不留言,我诅咒你,呜呜呜~~

章节目录

变态校花*番外 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起名字真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起名字真难并收藏变态校花*番外 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