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那不是一段幻梦,那原本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她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然而终究是过去了,她的江上白已经不在了,现在出现的这个人,是在银河里驰骋的鲨鱼,是顾氏未来的掌门人,是……孟涵的男朋友。

    方非尽一愣:“你刚才……不是和顾锋寒在开玩笑?”

    苏晚没有回答,自嘲地笑笑:“看来今天要好好回去休息了,晚上你请顾总的客,我就不去了。”

    方非尽点点头又不放心:“我还是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你今天就这样倒下去……”苏晚摇摇头,方非尽十分坚持,苏晚只好说叫贝菲过来陪她去医院,方非尽正准备拨电话叫贝菲,手机又响了,他嗯了两声之后回过头来对苏晚笑道:“看来是老天爷都不放心你啊,an孟刚刚打来电话,说顾锋寒今天晚上的飞机,临时有事要去柚县,改天请我们吃饭!”

    他抄起桌上的车钥匙,拉着苏晚进电梯:“先去医院检查,没什么事咱们再找个汤馆,给你好好补补!”

    “柚县?”

    方非尽絮絮叨叨地要她注意身体,苏晚脑子里却只有这两个字,顾锋寒去柚县做什么?

    第九章

    镜湖。

    波光如镜。

    婺城的冬天是冷到骨子里的,寒,湿,潮,在室内开着暖气,也捂不暖身子;在室外穿着大衣,也透不出一丝热气。

    心湖苑里的参天梧桐挥舞着残枝,初冬的风开始呼呼作响。

    凌千帆坐在湖边长凳上,略有些无奈,看着顾锋寒从湖中湿淋淋地钻出来,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凌千帆倏地移形换影退开半米远:“明明有室内的恒温游泳池,你偏偏要到这种地方来受罪,真不知道你又犯什么毛病了!”

    顾锋寒唇角微弯,也不理他的抱怨,从他手里拿起毛巾一边擦脸一边问道:“柚县那边你交待好了没有?我准备今天晚上的飞机过去。”

    “这么急做什么?一时半会儿哪能把拍板的人都给你找齐了?”凌千帆有些为难:“再说……这件事有必要你亲自去吗?叫an去签个合同不就结了,对了……我听说,姑父问你今年是不是回去过年,你……”

    顾锋寒脸上的寒冰更甚,冷冷道:“叫他死了这条心吧,我早说过我不会和他过任何一个新年的。”

    “你这是何必呢阿寒?”凌千帆叹道:“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你一定要揪住不放?姑父其实也很后悔,你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弥补吗?”

    “弥补?”顾锋寒冷哼一声:“弥补?汽车如果抛锚了一次,就必然还会有第二次。第一次他害死了我妈妈,第二次呢?是不是要连我也害死?弥补……他能怎么弥补,他能让死人复生吗?”

    凌千帆一时哑然,这个问题向来是他的死穴。他们两个幼时便是好友,顾锋寒那时常到他家去玩,他家过年拍全家福时顾锋寒还曾凑过去占了一个位子——可快乐的时光在某一天嘎然而止。顾锋寒的父母早年离婚,因为顾父没有再娶,顾锋寒一直期盼着有朝一日能让父母复合,不料……在姑妈和顾父结婚的当天晚上,他妈妈竟不堪刺激而自杀。

    他不知道怎么解开这个死结,长辈的是是非非他无法评判的,他如今能做的,不过是稍稍弥合顾家父子之间的裂痕。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卖,我跟你说过,我生平最恨人背叛,”顾锋寒眼中闪过丝丝恨意:“如果不是你姑姑没有生孩子,他会记得自己还有我这个儿子吗?他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他咎由自取!”

    凌千帆见他火气又上来了,只好把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他知道顾锋寒这个性子,虽然口上说得绝情,心里明明就还放不下他父亲,不然也不会让孟涵在北京找经验丰富的老中医,偏偏又拉不下这个面子,要是劝多了惹毛了他,恐怕反而弄巧成拙。

    “好了好了,我不劝你,那明年董事会召开之前,你真有把握回购足够的股份?现在大环境很差,银河和凌厉的股票算是比较稳定的了,恐怕一些小股东不会轻易抛售,我们就算筹措了足够的资金,没有人肯脱手的话,我们也没办法。”

    顾锋寒不以为意地笑笑:“这个你不用担心,你负责把柚县那边和婺城这里市政府的关系疏通了就好,别的事情我来搞定。我今天晚上的飞机过去,等我那边谈好了,你在这边马上和方非尽把并购的合同签了。”

    顾锋寒的父亲和凌千帆的姑姑,是再典型不过的政商联姻,顾家财力雄厚,凌家在两岸三地人脉甚广,在这样一个人情错杂的国家,没有一点政府关系,是没法子把生意做大的。

    凌千帆点点头,忍不住又多口道:“你也不要逼得太紧了,非尽那边……我每次去找他的时候总有点过意不去。”

    顾锋寒颇为不以为然,嘴角扯起一丝讥讽的笑容:“你可以不趟这趟浑水的,这样也不用担心对不起你的好师弟。”

    凌千帆无奈道:“我已经被你拖下水了,你现在说这种话,我可能全身而退吗?我只是担心……非尽这个人有点死心眼,要是把他逼急了,不定做出什么事来,他爸爸都已经答应你把方圆天地卖给你了,你何必急在这一天两天?”

    顾锋寒皱着眉没吭声,把方非尽逼急了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他脸上又浮起讥讽的笑容,这种娇生惯养的少爷,逼急了又能怎样?他不过一通电话打给方维鸣,方维鸣正为了儿子的糊涂感情帐焦头烂额,听说他正缺一个对旅游方面颇为懂行的顾问,立刻就把苏晚推荐了过来,大约为了不再让儿子泥足深陷,连一个方圆天地方维鸣都不在乎,更何况被方维鸣视为儿子前程最大阻碍的苏晚?

    想到这里他又有点嫉妒方非尽了,尽管方维鸣瞧不起苏晚的出身,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儿子找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可不论如何……

    那也是做父亲的一片苦心。

    凭什么所有好事都落到他身上?

    “我很急,我已经没什么耐性了,”顾锋寒喃喃说道,凌千帆突然想起了什么,讶异地偏过头来:“你外公是不是柚县人?我记得……你有一年是不是在柚县读的书?”

    话音未落顾锋寒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凌千帆微哂道:“我头一次发现你这么有回馈社会的精神。”

    顾锋寒没搭腔,凌千帆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他隐隐记得,五年前顾锋寒回家的时候,整个人就跟失了心魄一样,谁也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谁也劝不得,谁的话也听不进,在外面飘了两年不肯进公司做事,只有孟涵跟着他四处跑。两年后不知孟涵劝了他什么,他才稍微正常了些,进银河正正经经地做事,只是不肯见人,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整个人好像又被挑起了什么火头,听说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摔东西——看来有空要找孟涵聊聊了。

    顾锋寒捡起在长凳上的衣服,随手披了一件在身上,起身准备回去,凌千帆住的单元和他隔着一个小花圃,分手的时候凌千帆又问道:“对了,你在柚县那个开发计划叫什么名字来着?”

    “adele,balde pour adele。”

    adele,balde pour adele,苏晚默默地念着这支曲子的名字,从抽屉里取出不久前才取下的那枚硬币戒指,放在指尖缓缓转动,电视上正在放财经要闻。

    “今天下午,顾氏旗下的银河集团联合婺城建筑设计院、柚县人民政府、婺城市人民政府、旅游局以及数家大型地产开发商,在柚县召开盛大的记者发布会。银河集团将和婺城市人民政府联合开发以柚县为中心的综合型旅游商圈,涵盖周边七县五区,覆盖面积达八千六百平方公里,总人口达九百三十万……以下是来自记者招待会现场的报道……”

    显然银河集团是此次开发的核心,记者的提问也集中在顾锋寒身上,一向低调的顾氏太子爷近来频频亮相,各路记者当然是卯足了劲想挖出一些猛料出来。

    “近两年来地产业发展并不景气,请问顾氏为什么在这个时机将重心导向地产业?前不久银河集团才和方圆实业签订联合开发宁江科技园的合作协议,现在又联合这么多家大型地产开发商共同开发这个综合型旅游商圈,请问是出于什么考虑?”

    顾锋寒拨了拨麦克风:“顾氏投资的策略,只在于这个项目是否具有投资价值,而不在于它是不是流行,我们看重的是柚县及周边地区旅游资源所具有的巨大潜力。至于说到地产业的低迷……正是因为目前地产业进入低迷期,所以才更需要一些有价值有潜力的项目,来带动这个产业的再次飞腾。”

    “刚才顾总提到,这个项目一期工程的名字叫水边的阿狄丽娜,众所周知这是一首钢琴曲的名字,不知道顾总取这样一个名字,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涵义?”

    顾锋寒微微一笑,眉目之间流转着无穷的神采,一改近期在媒体前刚毅冷肃的形象:“这次我们要联合打造的综合型旅游商圈有两大重点,其一核心在柚县,其二重点在于旅游业。而一期工程的重中之重,正是开发柚县梦泽古镇的旅游资源,将这个山明水秀犹如世外桃源的古镇尽可能真实、全面的展现在大家面前。”

    他顿了一顿,接着笑道:“大家都知道,水边的阿狄丽娜是一首钢琴曲的名字,而这个故事来源于古希腊的神话:一位孤独的国王在水边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少女,所以他向众神祈祷期盼爱情的奇迹能够降临,最终打动了爱神阿佛洛蒂特,成就了一段美满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和我们中国古代《诗经》中所说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曾经在梦泽古镇生活过一段时间,美丽的柚河正好从古镇中穿过,夏天的晚上,常常有恋人在河中放荷花灯,荷花灯能够顺利的漂下去,则喻示着这对恋人的爱情能够顺利美满——在我看来,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只存在于我的脑海中,真是一件太自私的事情。所以……当我有这样的能力和机会为我的第二故乡做一点事的时候,我非常希望这样一个梦幻般的古镇,可以被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

    财经新闻的导播适时的插入《水边的阿狄丽娜》作为背景曲,记者们开始八卦地追问顾锋寒,是否在梦泽古镇,遇见了他的阿狄丽娜。顾锋寒轻轻一笑,游刃有余地打起了太极,将话题转移到其他在场的各位老总和政府官员身上。

    水边的阿狄丽娜。

    balde pour adele。

    苏晚无意识地拨弄着指尖的戒指,思绪却早已不知神游何处,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大一,大二,还是大三?

    周末,他从隔着八条街的另一所大学赶来看她,她忙着主持系里一年一度的文艺节晚会,她不能陪他,只好多弄了一张票让他进场。晚会闹到晚上十点多才结束,她又忙着和筹备的同学一起打扫会场,他帮她一起收拾从音乐房借来的钢琴,她一脸羡慕地抚摸着黑色烤漆的钢琴盖:“刚才那个男生的钢琴弹得真好。”

    他皱着眉,漆黑的眸子里闪动着一些异样的情绪,看得她心慌,那时她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很久以后——她遇到了孟涵以后才知道,那种异样的情绪叫吃醋。

    “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可惜没有那个味道。”

    “什么味道?我觉得他弹得很好啊,你不觉得吗——他弹琴的样子,很像李云迪哦?”她一脸花痴地回味着,后来他常常问她:“

章节目录

再见如果可以再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云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五并收藏再见如果可以再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