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的出现,让峻拔咬牙切齿。

    当然,峻拔是不知道凌云的事情的,在他所知道的消息里面,就是神木村有异动,所以封山了。他们推测是因为婆婆有什么动静,当然是不知道凌云的问题而封了山的。

    只不过他刚刚看到凌云的样貌,峻拔也着实吓了一跳。凌云从头到尾都变了模样,虽然还是三岁的模样,但眉宇间多了一股很难说的气质,白色的短发,红色的眸子,矮小的身材。但从外表来看,真的看不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毕竟他还没有发育,长得有这么可爱,真的很难辨别。

    “呵呵?原来是小师兄,你不说话我还真的认不出来你呢!”

    听到峻拔说话,凌活和凌风都愣住了,凌风直接从台上跳下来,他担心的看着凌云问道:“老三,你的头发……”

    “发生了一些事情,算是捡了一条命。大哥,你没事儿吧?”凌云见到自己的哥哥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而这个时候在人群里又有一群人过来,这群人是艾兰珠和塔娜带着的高阶弟子。虽然执法长老权力不小,但真正掌控权力的还是那些内门的核心弟子们。像是艾兰珠,带着门内的最顶尖的高手护卫。这是她所管辖的职责。

    艾兰珠走到峻拔面前,她很不客气的一把推开峻拔,完全没有给峻拔一点儿面子。

    “好狗不挡道。”

    听到艾兰珠的话,峻拔气的脸色发紫,但他也只能忍着。毕竟艾兰珠他可惹不起,就算是执法长老见到艾兰珠也得规规矩矩的。艾兰珠在门里面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也正因为如此,吉兰婆婆才让她执掌神巫教的高阶弟子。

    将峻拔推开,艾兰珠跑到凌云面前俯下身,仔细的把凌云检查了个遍。凌云很是纠结的问道:“三师姐,我没事儿……”

    “哼,多亏你们事儿,今天你要是掉根头发,我就拿他祭天。”艾兰珠一副嘘寒问暖的样子让凌云真的很不好意思,塔娜在一旁抱着肩冷哼道:“人家才三岁,你别打歪主意啊姐。”

    艾兰珠缓缓的站起身,她笑着说道:“对我们来说,修仙之中的道侣差个十几岁那绝对不是问题啊,从咱们修士来说,我和小师弟是没有年龄代差的啊!”

    听到艾兰珠一本正经的解释,凌云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个冷战。在凌云看来,艾兰珠可是比琳琅可怕多了,同样都是和狐狸有关的。琳琅给人一种神秘感,而艾兰珠给人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黑洞感……如果说琳琅是妩媚的狐女,那么艾兰珠绝对就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女妖精。看到艾兰珠,凌云感觉到自己的后脊梁一直发凉。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似的。

    讷甘看了一眼凌云,她笑了笑,接着揉着凌云的小脑袋说道:“三师姐,你就别吓唬小师弟了。”

    艾兰珠忙说道:“我怎么会吓唬小师弟呢?他可是婆婆最喜欢的弟子之一了。”

    听到艾兰珠的话,大家也一下子明白凌云在弟子之中的地位了,大家都看着凌云,又看看峻拔。虽然峻拔是执法长老的弟子,但执法长老又不是只手遮天,神巫教也就新人这片怕他,真正的弟子们他是管不着的,毕竟人家有师父,这里面可是牵扯很多。所以凌云出现让大家产生了一个共识,峻拔踢到铁板了。虽然婆婆不会直接干预这件事,毕竟弟子之间的事情长辈是不会插手的。但你架不住凌云这边儿护着他的人不少,艾兰珠,讷甘,塔娜。这是大家经常见到的几个弟子。

    当然,峻拔也是因为眼红凌云才有心思找茬的,他所倚仗的是他比凌云强。毕竟开光期的修士,不是哪儿都能看到的。

    “我说凌云小师兄,就算是你是婆婆的弟子,但也要遵守门规的。这人残害同门,理应处死。”

    凌云的抬起头直视着峻拔,他冷声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峻拔冷笑道:“难不成小师弟因为是你的家人,就无视门规了。”

    “我要参加比试,你指定一个跟我打,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凌云镇定的说道。

    “呵呵?凌云师兄还真的是着急啊,放心吧,我说过,这里我是不会出手的,得给凌云师兄你一点儿准备的时间不是么?炼气期?还不错啊凌云师兄。”峻拔说完,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紧接着站出来一个看起来很壮硕的大汉。大家看到那个人出来立即有人叫道:“这不是耍赖么?他不是筑基期的么?”

    “是啊!你让筑基期和炼气期的打,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是!太过分了!”

    毕竟凌云是个三岁的孩子,打击看到这个场景一下子都忍不住,霎时间场面群情激奋。因为凌云有一个三岁的外形,所以大家的注意力似乎忘了三岁炼气期这个问题。天下间哪儿有三岁就炼气期的,那不得吃奶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了?但问题凌云只是个三岁的娃娃,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很容易就转移到了凌云的年龄上,毕竟三岁在所有人的心里还只是稚子童心的时代,来修行就已经是非常奇怪的了,怎么还能如此安排一个这样强大的对手。

    凌云却异常平静的走上比武台,讷甘没有阻拦他,因为她还是蛮相信凌云的实力的。

    塔娜看到凌云上去,她着急的问道:“师姐,你怎么让他上去啊?”

    讷甘没说话,塔娜着急的看了看艾兰珠说道:“姐,你怎么也不拦着点儿啊!”

    艾兰珠看着凌云小小的背影,她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来,说道:“你觉得他会输么?峻拔叫上来的家伙,欺负一般的新人可以。但那可是小师弟,这点儿信心还是应该有的。”

    塔娜转过头看了一眼凌风,她忿忿的说道:“她们不说什么,你这个当哥哥的也什么都不说么?”

    凌风被塔娜这么一问,他有点儿纠结,你说拦着吧,看凌云的样子应该是没问题的,而且当初打女萨满的时候,他就赢了,这次换了个萨满,在凌风看来应该都一样。可这么说似乎不太好。

    凌风纠结的时候,凌云已经等上台,银白色的短发和红色的眸子显得十分的诡异和奇特。凌云脸上的自信真的让人感觉到他是胸有成竹的,凌云缓缓的站在台中央。接着他闭目养神的站在那里,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

    这种气场绝对不是能装出来的,那绝对是信心带来的沉稳。而此时的凌活有些惊讶的说道:“这孩子,怎么给人一种面临高手的感觉,内气收敛,没有一丝一毫张扬外放的感觉,让敌人根本就看不透他的牌。这要是没有一定的实战经历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凌云战定,台下的壮汉和峻拔眼神交流一下,峻拔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脖子,壮汉点点头。接着他气势汹汹的登上了试炼台。

    “方庆领教师兄绝学。”

    “打生死局么?”凌云风轻云淡的问道。

    凌云说罢,在场一片哗然,方庆也愣住了。一个三岁的孩子,竟然风轻云淡的说生死局,这真的有点儿太看不起生死局的分量了,这样的感觉给人一种小孩儿胡闹的感觉。

    然而凌云那副从容的感觉又让人觉得不像,他没有张扬,非常的镇定。而且有一种野兽观察猎物一样的感觉。

    方庆转过头看向峻拔,峻拔点头示意,方庆点头道:“可以,我跟你打生死局。”

    凌云笑笑,他平静的说道:“这么说你是给峻拔师弟卖命了,对么?”

    峻拔这个时候开口道:“凌云师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吧?生死局,可是你说的。”

    凌云看都不看峻拔一眼问道:“我问你了么?什么时候师兄说话轮的上你这样的师弟插嘴了?口口声声说门规,怎么到了自己就不知道遵守了。”

    峻拔被凌云一下子给怼没了话,他恶狠狠的看着凌云低声说道:“我看你嚣张到几时?”

    方庆没有回答凌云,他抱着肩沉声说道:“师兄,你这样说峻拔师兄似乎不妥,虽然身为师弟我无法说什么,但我这个人只喜欢做,而不是说。这样,为了不让大家心里不平衡,我让你三招。”

    “让我三招?”凌云轻蔑的沉吟道,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接着抬起小拳头说道:“我可是师兄,要让也得我让你三招才行啊!来吧!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方庆冷哼一声,接着说道:“那就得罪了!”

    方庆说完一拳打向凌云,他没打算手下留情出拳就是一招杀招,虽然方庆不会啥法决,使令也只是一头野猪,但光靠蛮力,打死一个成年人都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是一个孩子了。然而当方庆的拳头距离凌云大概四尺左右的距离时候,一股可怕的反震力就直接震开了他,紧接着方庆被震开,凌云背着小手面带笑容到底看着方庆说道:“怎么?师弟就这么不忍心下手么?”

    方庆被震开大家都没看明白,这里面只有艾兰珠看明白了,她带着一抹兴奋的笑意说道:“简直是天才,竟然有这么一手。”

    艾兰珠说的地方是其他人没注意到的,就算是讷甘其实也有点儿没弄明白。实际上,凌云抬起小拳头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有一个猫腻。凌云的小手里握着一张符,这这张符也是修士之中十分常见的一种附身符,这东西的作用就是能反击一次妖魔鬼怪的攻击。护身符基本上只起效一次,发挥了作用就会自己变作灰烬消失。所以这东西是一次性用品。

    这东西别说修士,一般的江湖道士也都会。凌云这么做就是抓住了,使令的特性。按理来说方庆不会被护身符反弹这么一下,但他起手用了使令的妖力,其实对于萨满来说,使令的用法就能看出三六九等,一般完全依靠使令的是下乘,注定无法修行。这样人,一般也得不到有实力的使令。那些修行的妖族跟你一起搭档是为了修行。跳大神基本上就是完全依靠,所以是最下乘的。

    方庆就是完全依靠着使令登入筑基,否则他根本就进不来这个境界。所以他的提升和妖族一样非常的缓慢,人最强大的是修行的速度,但依靠使令提升。那么你的速度就和使令一样。妖族最大的弱点就是提升速度慢。所以完全依靠使令的方庆在修士看来和妖就没啥区别了,这种护身符也自然会对他产生作用。

    化解第一次攻击,方庆也愣住了。要知道,你连人都没碰到就给打飞了,而且力道这么多快赶自己了。方庆没有接触过道术,也不像是艾兰珠那样出去历练过,他的经历就是帮着峻拔在门派里面为非作歹。他怎么见过这样的场面,在他看来,这就是凌云一下子给他震飞了而且力气和自己差不多。

    看到方庆有些迟疑,凌云抬起小手勾勾手指,笑着问道:“继续啊。”

    看到凌云小手勾起的时候,讷甘和塔娜都看到了凌云手里的符纸。接着两个女孩儿霎时间明白了凌云的方法,明白原因的两个女孩儿都忍不住抿嘴笑了出来。两个人的心里不约而同的都萌生起一个想法:“小师弟太淘气了。”

    看到凌云的挑衅,方庆的自尊心有点儿受打击,被一个小豆丁给震飞真的很丢人,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恼羞成怒的他,立即融合使令的力量,让使令上身。

    “不至于吧?一个三岁的孩子能把方庆给逼成这样,这也太刺激了吧?”

    凌云看到方庆用使令的时候,他露出一丝坏笑来。方庆看到凌云笑,他的怒火更胜,直接全力冲向凌云怒吼道:“我杀了你!”

    就在这个时候,方庆的脸还有眼睛都变了样子,这是妖化的结果。凌云看着妖化的方庆,他抬起小手,掌心朝外。方庆和凌云的距离又是在四尺的范围上他突然倒地,然后全身抽搐。

    这下子讷甘不淡定了,因为她一眼就认出来凌云用的东西,那是正一天师道的天师符,妖魔震雷七绝符。这可不是随意什么修士都能学得到的,这必是正一天师道门下的弟子才能学习,虽然不是什么门内绝学,但也绝不是能够外传的。当然凌云会这个也非常简单,凌云那时候的正一教门内三大绝学,五雷正法诀,天师符典和斩妖诀。其中,五雷正法诀和配套的阴符经。黄帝阴符经本来是一本古籍,但世人能看到的是道理的阐释,至于真正修行的法门部分,就在龙虎山正一教的手中。阴符经可以说是道家至高至高典籍之一,而这也是正一教能维持自身地位的根本原因。

    凌云能学到是只是从张乐萱那里仅有的一部分五雷正法诀,还有就是门内弟子都可以钻研学习的天师符典以及基本上门内都会的斩妖诀。符箓这东西,正一教在现代时期没有藏着掖着的,他们都是对外公开的,毕竟这东西就算是告诉你也很难参悟。灵符这东西实在是太玄妙,而且对于修行也没有太好的帮助的。所以凌云能学到天师符典。至于斩妖诀,你要是不会就别说自己是正一教弟子了。

    可明朝时期,正一教还叫做正一天师道,那个时候正是道教鼎盛时期,天师符典这样的秘籍,也只能是长老或者高阶弟子才能触及的。毕竟明朝时期的正一天师道门下弟子能学的东西可多得很。

    方庆根本就不知道凌云和正一天师道的渊源,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靠近凌云。不仅如此,因为他莽撞的一次攻击,方庆的使令受到了重创,使令受伤那基本上就宣告萨满失败了。尤其是只有一个使令的萨满!凌云背着手,他笑着问道:“方庆师弟,还继续么?”

    方庆缓缓的抬起头,他咬着牙说道:“你别嚣张,我还有后手!”

章节目录

僵君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敖少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敖少宝并收藏僵君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