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拽住顾纯,吴一抱起林燃,顾纯努力挣脱,“你们不能再带走然然!我早该把她留在我身边的。”看着吴一出门,我才松手,我这才注意到坐倒在地上的亓清,木然又哀伤的样子,眼里已然失了所有的色彩。我扶起她,也拉住顾纯,“我们去医院。”我不知道之于亓清,林燃是怎样的存在,我只知道林燃所有的决定,我们这五个人所有的纠葛,都源于她。林燃爱她,我们五人也因林燃的牵引而相识,可如今,这一切都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燃进抢救室已经很久,此时又出现了一个人,我见过他,是林燃的助力,吴一叫他薛璨。“小姐,这是燃嘱托我帮她做的事情。”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吴氏的股份,等的所有权,还有这封信是给小姐的。”他又转向我,“浅暖的股份是给你的。”他又轻声问了一句,“哪一位是顾小姐?”顾纯向他示意了下。“林燃名下的所有存款,购买的股票基金,还有不动产,都让我转交给你,还有这封信。”他叹了口气“燃都已经签好名字,”顿了下,“这些转让合同都不算是遗产继承,所以你们可以拿到她所有的财产,不用缴纳昂贵的继承费用。”顾纯看着信已经捂着脸哭出了声,吴一把信看完给我“一一,知己之情,无以为报,我知道吴氏、钱财都非你所看重,但我能回报给你的只有这些了。亦辰交给你了,必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我早已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疼爱。沈亦莘应该没多久就能出来的,对他我只有迁怒,没有怨恨,所以亦辰如果想要拉她哥哥一把,不用顾虑于我的情,我都已经不介意那些过往了。还有,亓清如果有所求,我希望你和亦辰可以帮她。最后,等亦辰不再恨我的时候,代我告诉她,对不起,我辜负了她。”泪已经落下,打在薄薄的纸张上,那句对不起在我的眼泪下晕开了墨迹,林燃,我不恨你,我一直都只是不甘,从未恨你。医生出来,我们紧张地上前,“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失血过多,也没有求生意志,抱歉。”所有的人似乎在那一刻都被生生钉在了原地。薛璨颤抖的手举着一张纸片,“亓清,燃在写这张纸的时候,踌躇良久,我知道是写给你的,因为所有让她失去理智,所有牵动她心绪的都是你,我本以为会是扬扬洒洒的绝笔,却不想只是这几行字,但这几行字似乎用尽了她的心力,几度停笔泣不成声。就算这样,最后还是把它丢进了垃圾桶,我捡了起来给你。不要以为我是好意,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辜负了燃这一辈子的情,背负了她的命,你怎么还能那般轻巧地过你的生活?”薛璨走了,亓清也走了,他们没有看林燃最后一面,我紧拽着吴一的手腕,在那样狭小的房间里,林燃就那样安静地躺在那里,白被过头。顾纯伸手拉下白被,抚上林燃的脸颊,“然然,你再也不用流浪了,阿纯带你回家,回我们一起长大的那个老屋,别怕,你的烂摊子,我都会帮你收拾好。但你说的下辈子,有多远?”这一刻,压抑得我再也呆不下去,林燃的后事我没有再参与,我始终不忍心看着她在这个世界消失,也不愿相信我在这世间已寻不到她。抚着钱包里的那张照片,“林燃,能不能,我们也约定有下辈子?”

    吴一告诉我,顾纯抱着林燃的骨灰回去了,期间也未见亓清现身。也自此,顾纯消失在了我们的世界里,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她删除得干净。她定是厌恶我们的,在林燃身边的人却没一个人能拉住执意要离开的灵魂,她也定不想再见我,当初说的信誓旦旦地爱,却在最后没能察觉到林燃的绝望和孤独。我也没有刻意去找顾纯,不管是对面对林燃离去的恐惧和不愿接受还是对顾纯的愧疚都让我没有勇气去找她。沈亦莘我给了他浅暖人事处的普通职位,林燃不怨他,但我却无法原谅他。他和亓清之间是怎样的结果,我也不想知道。吴一说亓清曾经申请过外调,但她用吴氏的关系阻止了。“她不想留在这个城市,但我就是要她面对林燃和她的所有过去,我要让她永远在对林然愧疚和遗憾里,没有那么容易就让她解脱,她不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吴一这样动用身边的关系去针对一个人,我知道她和林燃这多年的情谊必定不那么单薄。

    林燃,你知道吗?已经没有人可以让我一句话反复斟酌之后再与她说了。每次有空的时候,我都会去那个郊外老屋,远远地看着出神,我记得顾纯说过她带你回了那里,但我好怕上前寻到的却是我一直不愿面对的永别。吴一在沈宅外种下的蔷薇已经攀着栅栏向上,今年会开花了吧。这是你走的第三个春天,天气极好,舒适如春,却寒在心头。顾纯并没有处置你的公寓,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去帮你收拾打扫。你枕过的被褥被我搁在衣柜的最里面,地板家具我都亲手定期擦拭,算不上破旧,倒是我的眉眼间多了浓厚的愁意,常不见展。至于她,就算吴一执意把她留在这里,她还是好似有了别的寄托,看上去不会怀念当初的你。吴一像你说的一样,陪伴在我的身边,年复一年,她说想要陪伴我超越你占据我的岁月,可她又怎么知道,不管你在哪里,我都在等,你从未从我的心里出去,就像我的钱包里你的照片,不会再变了,她又何来的超越。每次去你的公寓,我都不愿吴一陪我同行,对你的怀念只剩下这方寸之地,也只有这还存留着你的气息。我终于明白了,你当时对我说的爱,你选择了坚持,伤痕累累,你懂那路上的悲凉绝望,所以你替我选择了被爱,让我可以得到幸福,可林燃,你也说过,你我太像,你又何从知晓,这样的选择我便会幸福呢?林燃,你还在等,蔷薇盛开的五月吗?

    【完】

章节目录

等,蔷薇盛开的五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佑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佑晞并收藏等,蔷薇盛开的五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