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的花,只有蔷薇和樱花,一个要为爱赴死的女子,明知是死,因了爱,还要赶往看他的路上……真是值得。

    太堆积,太炽热,我往往不敢多看——人生太过激情的演绎,拼了命的繁花似锦,未必如那安静的小花小草长久,蔷薇的招摇总让我想起言慧珠,用花比她,只能是蔷薇,如此怒放,哪怕短暂,却也心甘情愿。从来不落人后,人前,光彩夺目地开着,雨疏香气微微透,风定素花静静开。蔷薇,绝不是风定素花,也非安静地开,它是不要命地开,一夜间就给了自己前尘旧事所有的了断与决定,就是他!就是他了!

    彻底地臣服于命运的安排。是春天,是春天安排了这一场隆重的花事啊!既然开了,就开得彻底吧,开过了,就不怕了——天冷风大,她买了两个热煎饼,怕凉掉,放在心窝里奔向他,然后说,吃吧吃吧。有这样温暖的尘世烟火,还怕什么呢?蔷薇呀,你尽情地在五月里开吧,你是知道别人嫉妒你的盛开的,可是,遇着了春天,不开个惊天之喜,如何算喜悦?算得蔷薇一夜堆如雪?

    前些日子,折腾出三十年代一个女歌星唱的《蔷薇蔷薇处处开》,从前一直觉得艳俗,但也只有蔷薇,才配得上三十年代的样子:妖娆、湿润、茫然、惆怅、风情、带一些艳丽的俗气……

    春天是一个美的新娘

    满地蔷薇是她的嫁妆

    只要是谁有少年的心

    就配做她的情郎

    啊 蔷薇蔷薇处处开

    青春青春处处在

    挡不住的春风吹进胸怀

    蔷薇蔷薇处处开

    我在上海和平饭店听过最老的上海老年爵士乐队的一帮老克腊演奏这首曲子,上海,蔷薇,是的,没有比上海更适合三十年代,更适合唱这首《蔷薇蔷薇处处开》了,一朵黯然的老蔷薇,躲在暗处里,芳华不再了,最美的年华已经如豹一样迅速地走了,剩下的,是残存的记忆。

    记忆里,她仍然是最美的新娘,穿了旗袍,唱着《蔷薇蔷薇处处开》,煲了新鲜的奶油蘑菇汤,梳了爱司头,等待着他回来……而院子里的蔷薇开得真热烈呀,她想起他来,心里暗暗震动着——花事附了男女情事,就真的有了别样的情调,她愿意鬓间插一朵蔷薇花,等着自己的恋人回来相守……

    我每年都会去拍那些盛开的蔷薇,有一年晚去了三天,去时已经开始落了——我悔得肠子都青了,我是看不了落花的,一副感时花溅泪的样子,那种凋零和沉寂啊,蔷薇的颓败样子,看了真是心疼。

    我心疼一种花,其实真的是从蔷薇开始的,不仅仅因为它名字的美,还因为,它开起来真是不要命,而落下去的时候,也真是寂寂艳艳,也真是独自黯然地凋落,生怕惊动了谁似的,其实她也知道了,开过这一场,死,也就死了。

    春天是一个美丽新娘,这是我喜欢的句子。

    我愿意当春天,当一个美丽的新娘,在蔷薇花开的五月,在他身边,燕语明如翦,在他怀里,轻风细细耳语着,烟丝醉软。

    因为,蔷薇自己知道,她真的,真的是爱呀。

    四 季

    我喜欢四季。少年时顶喜欢冬天的素白,冷而幽。像极了日本电影《绝唱》的凄美,冬天隆重而盛大,因了雪,一切变得纯粹而干净。

    植物篇(13)

    我甚至能闻到那种清洌的甜味。在十九岁的冬天,我把自己的照片寄到南方去,是我在雪中的影子,空灵而漂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留着吗?

    还记得在星空下的雪中漫步,和另一个女孩子,安静而幽素。两个人走在操场上,一圈又一圈,脸全冻麻木了,说着知心话,她的眼泪落到雪里,冻了。那年,她暗恋一个男孩儿,可是,她不说。只是暗恋。而我在星空下看着南方,遥遥无期。

    至今想起,却是纯真年代无法复制的安宁。

    也只有在那个年龄,才会素净到这一般。那是一生中最难以忘记的冬天。不是因为寒凉,却是因为温暖。——人世间大抵的事情都是这样,忘不了的,一定是最打动你的,也可能是最伤害你的。

    亦喜欢夏天。

    散发着浓烈的茂盛的气质。脚穿着凉鞋,吧嗒吧嗒地走在青石板的路上,穿着吊带白裙子,素黑的短发,青石板裂开,不知哪里冒出一些野花来,那样野生的趣味真盎然。

    夏天是自卑的。因为太过分浓烈——就像太过浓烈的女子,总不抵沉默如金的女子有吸引力。夏天是吉卜赛女郎,涂了野花的大裙子,蓬勃的大波浪,绵长的情绵绵意绵绵,激情浩荡——似一大杯冰淇淋,香而且艳。夏天的放浪是应该的,仿佛青春期的孩子,收不住的张狂——为什么不张狂?绝对要张狂。

    夏天又是世俗的。整条街全是人,特别是黄昏来临时,碧绿的西瓜堆得到处都是,写着“大兴西瓜,沙瓤,包甜”。赤了胳膊的男子唱着《沙家浜》,小孩子穿着花吊带咬着奶瓶,恋人们依偎着,不嫌热。小孩子们放了暑假,满院全是孩子,只在这个季节,孩子才这样多。在蝉叫得最欢的地方,是小区里的广场,演着露天电影,看不懂的外国片,一个女人正在骂着一个男人——此情此景,倒也夏天。

    夜深之后,月亮挂上去,灯一盏盏地熄了。只有恋人们还在黑暗中,有时传来浓密的吻声。夏天真是最好的背景,恋人们的亲吻如此和夏天相辅相成。

    我总是在夏天的黄昏去散步,穿过那些热闹的街巷,偶尔买几件打折的衣服,商场的灯要到十一点才熄灭,但夜场的大排档刚刚拉开序幕,烤海鲜有着甜蜜的腥,好像与夏天一样,过分地热情着。如果是在海边,海水真也是连朝语不歇。我看过一张油画,画的是夏日,那是凡·高的夏日,狂热到要燃烧起来,没完没了的麦田,而谁是孤独的守望者?

    秋天是萧索的。在诗人或词人眼中荒凉而落寞。是《走出非洲》里的长风浩荡。但亦是心清心明,是结果,是结局,是清风明月。我喜欢秋天的阳光,薄凉而清透,发黄的树叶明亮亮的似金。这是怀斯的油画,有着苍茫的金属感。但秋天亦是烟火的,我在十字路口遇到一对老人,男人骑着三轮带着女人,两个人都飘起白发,三轮车上有菜,女人咬着烧饼,吃得自娱自乐。风大,吹起白发和他们的红衣,这是他们的人生秋天,果实累累。但也五味杂尘,一片枯叶落到头上,可曾感觉到飘零与孤寂?在盛大的阳光下,她一口一口地咬着烧饼,也是咬着似水流年,面不改色,平淡而凡俗。这是真实的生活,在秋天的街头,一幕幕上演。

    我当然会写到春天。

    仿佛写到初恋。

    是最初的心动,毛茸茸的,欣欣然的。虽然还清冷,可是,花的苞蕾带着羞涩来了,内心似春水泛滥,一波一波涌来,花和草都分秒必争地芬芳着,一路狂奔地醉着。春天,念出来都余音袅袅,读出来都一口余香。是清淡的少女,却又怀着绯红心思,是最初的心动,却又不能言说。

    维尔瓦弟的四季是动人的,小提琴上流淌着春色,我仿佛看到春天在他的琴弦上跳舞,看到它是春天的妖,被一个叫爱情的人强行带着跑……有人形容爱情,冬季恋歌,秋天的童话,夏日香气,而春天呢,春天一定是初恋的,是心动的。

    我看到一只春天的蜜蜂,曾经嗡嗡地翩翩着落到我的裙子上,那时,我正坐在榆叶梅的旁边,看着这枝梅抽出枝芽,这是如何也忘不了的春天。

    我的丰盈的流水年华,在四季里悄然流走,那爬上我额头的,有一丝秋霜,但我是喜悦的,因了四季,饱满了我的单薄的心。

    这样想的时候,我正翻看一本经书,那上面说,愿我的四季,有如琉璃。

    我要再加一句,内心丰盈,喜悦如莲。

章节目录

烟花那么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雪小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小禅并收藏烟花那么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