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谌亲卫清一色骑兵,所以虽然至皇宫很远,倒也只花了不到三刻时间。.pbtxt.

    但是这样的结果便是,一路走来,那魏兴的惊叫吸引了无数眼光,好在魏兴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进入城中便咬牙闭口。

    刘谌暗笑,这个魏兴果然精明,若是让太多人知道魏兴的举动,这个随身侍立在陛下身边的人,其威信形象都将不复存在。

    若是传入刘禅耳中,恐怕小命难保,毕竟这是有损皇家威严之事。

    穿过平日上朝的章武宫,来到刘禅平日处理政事的景阳殿,发现刘禅并不在此,而面色依旧苍白,被亲卫扶着的魏兴见状,颤巍着双腿道:

    “陛下说了,王上您知道他在哪里,奴家就不去了。”

    很显然,这段行马确实让魏兴胆寒,到现在走路都不行,刘谌歉意一拱手,转身朝里走去,却是他知道刘禅在哪。

    嗒,嗒,嗒!

    后花园依旧是那般宁静,没有半点外面的喧嚣,也确实是一个难得的静心沉思之地。

    刘谌放慢脚步,将声音减到最小,当他还在四处搜寻时,一个平静而又威严的声音传来:

    “皇儿来了,过这边来!”

    刘谌一惊,他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父皇了,之前的一切,只是让刘谌感觉刘禅乃是这个时代最聪明的人,现在看来,刘谌发现,这个父皇还很神秘!

    顺着声音寻去,发现刘禅独自一人坐在数月前,自己坐的那小舟上,枕头倚靠木栏,十分惬意。

    刘谌依言走了过去,轻身一步跨上那小舟,这时,刘禅却是令道:

    “将这小舟,划到湖中心去,为父要与谌儿好好谈谈!”

    刘谌依言,双手抓起木桨,左右滑动,小舟推开层层波浪,慢慢驶向湖心。

    在湖中心处,刘谌轻轻地放下木桨,平静地打量四周,等待着刘禅先说话。.pbtxt.

    “谌儿,汝告诉为父,若是此时是太平盛世,汝会不会像现在这般,纵马疆场?”

    听到这话,刘谌先是一愣,然后想也不想,照实回答道:

    “若是天下太平,孩儿更愿浪迹天下,做个苦行道人,若是累了,便选一僻静之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青山!”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青山?果然是好诗,不过为父听说孩儿路作杀人歌,却当如何理解?”

    刘谌一惊,原来自己的所有举动都在刘禅的注视之下,不过刘谌没有着急去辨别谁是那个细作,而是说道:

    “战乱不息,已延半世纪,看此局面,魏国统一天下之局势不可改,然曹氏失权,司马氏必将取而代之,然晋主无德,群狼环伺,北方羌胡势大,中原必将再次被战火重燃。

    杀人不过是为止戈,屠尽天下群敌,天下自太平!”

    刘禅看着这个滔滔不绝,熟悉而又陌生的儿子,赞赏的同时又有一丝隐忧,不过他没有立马打断,而是平静地看着。

    等刘谌诉说完了,刘禅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谌儿之言自有理,然天下之大,众人皆可敌,汝又将杀到何时?”

    “额……”

    刘谌本想回答世界有多大,但是认真一想,现在可是技术落后的三国时代,若真的说起来,就算到刘谌身死,也无法将汉旗插遍天下。

    确实,刘谌受现代民族观念影响,对北方的羌胡蛮族,东边仍是上古野人时代的邪马合和狗奴(三国时期的日本野人,大约在现在九州岛的熊本,宫崎两地)。

    在西部,紧邻凉州的就有西域诸国,再往西,就有月氏,安息,南部还有不下七个印度王朝,更别说欧洲的罗马帝国,以及西亚各国。

    虽然刘谌此时没有这个概念,也不知道天下现在有多少王朝国家,或者远古野人,但是他知道天下有多大,也能大致猜测。

    刘谌这样认真一想,才发现自己思维的鄙陋之处,回神发现刘禅一脸含笑地看着他,顿时醒悟,拱手道:

    “还是父亲见识广博,既不能杀尽,那就以合作相待,实现千年融合?”

    “融合?确实有道理,难怪时人夸汝有才学,取词都是这么精辟。”

    刘谌挠了挠头,他可不能说,这是千年之后的词。

    见到刘谌已经想通了最大问题,然后刘禅转眼一想,又问道:

    “若是谌儿总理大汉国事,又当如何富国强军?”

    刘谌一听,怎么感觉像是在考验自己,但是刚刚的教诲,觉得又有些不像。

    刘谌也没纠结这个,而是出言道:

    “父亲,孩儿以为,富国强军不妥,应该是富国强民。

    要知道,君是舟,民是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强秦雄狮百万,征伐天下,无人不服,然暴政一显,天下皆反,皇祖取天势而顺民意,才有汉家四百年江山!”

    这话一出,刘禅先是有些生气,因为自古帝皇自诩神权天授,但是到了刘谌这里,好像是百姓给了刘邦统治天下的权利,这对古代帝统思维却是一种冲击,往重了说,这实属叛逆!

    但是刘谌一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让他无法反驳,加上对秦朝覆灭的分析,让刘禅也相信了刘谌之言。

    此时的刘禅看向刘谌,不仅有赞赏,更多的是吃惊,虽然刘谌言辞有失偏颇,但是句句眼光独到,便是跟一些教派开宗祖师也不遑多让。

    “谌儿知晓这么多,却是打算如何做?”

    见终于问到了重点,刘谌也是十分慎重,斟词酌句道:

    “第一,打破世家垄断朝事,独霸权势之局面,开科取士,让天下英才皆可一展抱负。第二,大兴工业制造业,让无地无业之人能养家糊口……”

    这些话一出,饶是刘禅多智,也被雷得呆若木鸡,许久才回过神来,却是皱眉道:

    “谌儿此言虽然有礼,然阻力却是不小,实在等同于与天下世家为敌,殊为不智!”

    刘禅显然也知道这个问题,现今蜀汉在三国中最弱,但是文武官员却有四万多人,比国土更大的吴国的三万余都是多了近万。

    原因无他,刘备入主益州,对本土世家大族采取拉拢之法,所以多有闲职吃饷的存在。

    但是吴国统治者很聪明,一边重用世家贤才,比如张肱,陆逊等人,但是如果一家太过强盛,就会被打压。

    盛极一时的陆逊倒了,权霸一方的孙綝被灭族,就连诸葛亮的亲侄子,诸葛恪,也被了灭族。

    或许这些手段强硬血腥了些,但是不可否认,吴国人才济济,在这方面很有优势。

    虽然刘禅赞同刘谌的观点,但不意味着他就会全力支持,须知一纸空谈,落到实处还要诸多考量。

    “父亲放心,孩儿打算拉拢大部分小家族,来抗衡大家族,如此一来,争取国中大部分人支持,手法不用太多激烈,倒也不会动摇根本!”

    啪啪啪!

    就连刘禅,此时也不禁拍手叫好,刘谌此举,正合统治者的均势之道,利在千人,一人失利也不会有大的影响。

    刘禅的所有顾虑和问题都问完了,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刘谌的肩膀,开怀道:

    “谌儿长大了,也知道怎么做好皇帝了,为父也能安心将这天下交给汝了!”

    听到这话,刘谌不但没有惊喜,反而大惊失色,连忙道:

    “父皇,不可啊,若是如此,只怕会引来朝局动荡,十分不利啊!”

    刘禅见此,愈发喜爱这个以往不被注意的儿子,口上却是道:

    “禅位不成,还不能摄政?”

    ……

章节目录

君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君千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千叶并收藏君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