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仙芝号称未卜先知,对付别人当真是玩弄于股掌之间,可这些对苏岐来说都起不了什么作用,因为苏岐并不是一层不变的,甚至来说随时随地都在变化,随时随地都在提高。.pbtxt.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从一名坠崖的火头军,变成了独立统兵的将军,武艺也从平平常常的拳脚功夫,变成了现在这种动则排山倒海的内力派。步仙芝的消息再灵通,也不可能掌握一个随时都在变化着的苏岐的情况。

    他以为苏岐的火焰掌只是碰巧使出,或者只是一个蒙骗世人的把戏,谁知道,苏岐的火焰掌再次使出了,不但使了出来,而且威力比第一次又强了不少。那九支弩箭就像柴火一般,遇到火焰瞬间燃尽,步仙芝紧跟着压了下来,他向下的速度加上火焰掌喷出的速度,千钧一发的关头,步仙芝躲闪不及,只好撑起了扇子护在了脸上,同时拼命扭动腰身,向一旁落去。折扇遇火而焚,好歹挡得了这一下,否则步仙芝这神仙一般的面容,非得烧成一个在南山伐薪烧炭的卖炭翁不可。

    他落在地上惊魂未定,折扇只剩了扇骨,上面兀自烧着火焰,雪白的狐皮大氅也被火焰燎去一大片皮毛,焦臭的气味呛人鼻子。

    “步仙芝,你未卜先知,可想到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吗?”苏岐得势不饶人,抢白道。

    步仙芝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如今竟然如此强大。自己只和他过了几一个照面,便被打得如此狼狈。他用手捂住被烧坏的狐皮大氅,涨红了面皮,对着苏岐怒目而视,“小子敢与我比试一下其他的吗?”

    苏岐知道他是在找台阶下,一时兴起也不去与他计较,“比试什么?尽管说来。”

    “早就听说你有一头雪狼宠物,不如我们来较量一下宠物。”步仙芝精通召唤之术,前面几座关口中那些野兽、鬣狗、大鸟都是他召唤而来的。

    苏岐不知深浅,他自信冰凝威力强大,加上刚刚打赢了对手,便答应了下来,取下背后包裹,把冰凝报出来,放到了地上。

    步仙芝见传说中的雪狼只是一头未成年的狼崽,冷哼一声,只见他嘬唇作哨,尖锐的哨音无比刺耳,不多时,一阵尘土飞扬由远及近,来到近前,众人看得清楚,原来是一头黑色的豹子,细腰长腿,四只脚掌都有茶杯大小,爪子伸了出来,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匕首,血红的嘴巴大张着,两颗虎牙探出三寸多长。

    众人一见之下,都愣在当场,有胆子小的纷纷后退。苏岐看了也吃惊不小。跟着步仙芝出战的人们中有从主将刚才的失败中缓过神来的,像似重新充满了气的猪尿泡,站直了身子,抬起了头,慢慢地膨胀了起来。有些人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苏岐,你见过这种成色的宠物吗,岂是你那病秧子狗崽子能比的。”“投降吧,你何苦不自量力,以卵击石。”更有甚者,不住地呼喝,想让黑豹赶紧扑上去将苏岐和他的冰凝撕成碎片。

    “苏岐,你敢我和斗一斗宠物吗?”步仙芝看着自己威风凛凛的黑豹,又看看苏岐身边的冰凝,脸上的得意显而易见。.pbtXt.

    苏岐低头看了一眼冰凝,小家伙倒是气定神闲,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舌头不时伸出舔着自己的身体,眼神纯净得像一汪清水,仿佛眼前的事情和它没有半点关系。

    “冰凝。”苏岐叫了一声,心里很是矛盾,本想凭着自己一己之力与步仙芝周旋一番,谁想到他竟然提出要斗宠。冰凝变身后虽然威力无穷,可那些都是不可控的,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变身呢。但是眼前的这头黑豹显然不是等闲之辈。更何况黑豹正值壮年,身强力壮,冰凝却还只是个幼崽,身长不过两尺。

    冰凝听到主人的呼唤,抬起头来,无辜的眼神像是在询问有什么事情,喉咙里咕咕作响,发出了只有在乞食时才有的动静。对方人众一片哄笑。

    苏岐脸颊通红,蹲下身子,小声斥道:“不是要喂你吃的,我问你,对面那头豹子你打不打的过?”

    冰凝很通人性,见了苏岐的神情,又望望远处的黑豹,已经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十分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后腿蹬地,狠狠地伸了个懒腰,嘴里打着哈欠,一步步慢慢走向黑豹。

    步仙芝见冰凝愿意出战,而且没有丝毫惧意,心下恼怒,骂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黑豹,去教训它。”

    黑豹得了命令,抖擞精神,后腿用力,一跃而出。两只前爪朝丸子的脑袋按了下来,血盆大口滴着口水,一顿美餐似乎已经递到了嘴边。冰凝矮身从黑豹腹底钻过,轻轻易易地避开了这一招。

    黑豹也不急于转身,一条长长的尾巴顺势横掠,扫向冰凝。冰凝扭转身子,眼见豹尾扫到面门,一口咬下,将豹尾紧紧叼在嘴里。

    黑豹吃痛,回身来咬,刀刃一般的牙齿挂着风声戳将下来。冰凝轻巧地跳在一边,嘴却没有丝毫松口,仍旧紧紧咬着豹尾。黑豹又试了几次,始终不能得脱,惊怒之下,上蹿下跳到处乱跑。冰凝被拖着飞了起来,好几下被甩在地上、墙上、树上,可它嘴上半点也没松劲。

    直累得黑豹气喘吁吁,奔跑的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停了下来,那颗刚才还骄傲的头颅垂得低低的,利爪也缩进了脚掌,一副败军之将的模样。

    冰凝脚一落地,便兴奋了起来,终于等来了反击的机会。小脑袋用力一甩,黑豹二百多斤的身体竟被带了起来,狠狠摔在一边。

    黑豹惨叫一声,还不及有所反应,冰凝的脑袋往反方向一扭,黑豹再次腾空而起。冰凝这次没有将它摔在地上,而是抡在空中拼命的旋转,十来圈后,上下颚一用力,将豹尾咬成两段,黑豹身子跟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远处,黑豹哀嚎着跑远了。对手人群中没了动静,包括苏岐在内,都被冰凝的表现震惊了。过了好久,苏岐才喊了出来:“好!”想不到小家伙就算不变身也如此了得。

    冰凝依旧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回到了苏岐身边。苏岐怀里掏出肉干,丢给了它。

    “步仙芝,你人也输了,宠物也输了,还要比吗?”李飞冷冷问道。

    “我……我,当然要比,我还要斗宠。”此时的步仙芝心里惊惧,嘴上还不肯服软。

    “你的黑豹已经逃走,你还拿什么斗?”李飞问道。

    “那就让你看看我的终极杀人魔宠。”步仙芝脸上掠过一丝冰冷的寒意,阴惨惨地说道。

    步仙芝的话如同一阵冷风刮过,背后的人群中不少人知道这“杀人魔宠”的狠毒,听到这四个字,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经过刚才的斗宠,有不少人开始同情作为弱者的苏岐和冰凝,纷纷都为这一人一宠捏了把汗。

    “怕你的雪狼不过,你也可以出手相助啊。”步仙芝冷笑着从腰间解下一个红色的葫芦,打开葫芦的软木塞,一阵黄烟冒出,紧接着一条花斑小蛇游了出来,见风就长,转眼间已经长到五尺多长,手臂粗细。

    这花斑蛇长得怪模怪样,身上的花纹透着诡异的气息,三角形的蛇头频频吐出信子,蛇身在地上不停扭动,或蜿蜒而前,或笔直而行,直奔冰凝而来。周身上下似乎不断腾起了妖娆的热气,让人观之目眩。

    “不好。”苏岐暗暗叫苦,“看来这条魔宠的魔力是迷幻之术,冰凝怎么还不变身,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看来只有自己出手来对付了。”

    苏岐暗运真气,掌心中热流涌动。就在他准备出掌的瞬间,冰凝冲了过去,完全不是刚才对付黑豹时的神情,眼睛瞪得溜圆,身上的白毛都立了起来,行动也比刚才快了数倍。

    花斑魔蛇显然已经感受到了威胁就在附近。它将身子盘在地上,竖起了蛇头,颈中的皮肉展开如同一双翅膀,嘴里“呼呼”作响。看样子,它是要以静制动。

    冰凝来到魔蛇身前一尺远的地方,不再往前,而是围着它不停地打起了转,前爪不停地试探着。魔蛇则像一株向日葵,蛇头跟着冰凝的身体转着圈,蛇信子不住地吞吐着,时刻保持警惕,伺机而动。

    冰凝猛地反向转了起来,蛇头不及回转。冰凝一跃而前,看准蛇尾,一口咬了下去。“咔嚓”一响,冰凝上下牙齿撞击之声清脆响亮,花斑蛇的尾巴却安然无恙。

    “魔蛇开始用迷幻之术了,冰凝要吃亏。”苏岐心里着急,这迷幻之术可以迷乱对手心智,让对手产生幻觉,丧失对自己位置的判断,从而威胁不到自身。苏岐想要出手相助,可是冰凝和魔蛇距离太近,莽撞出手,恐怕伤了冰凝,何况这魔宠的迷幻之术着实厉害,恍恍惚惚中,苏岐一时也不能确定它的准确位置。

    冰凝一击不中,急忙向后跃开,身子尚在空中,刚才立足之地已经受到了魔蛇的攻击,蛇嘴里喷着毒汁,两颗蛇牙像两条锋利的钩子,一朝被咬,命在旦夕。

    魔蛇势在必得的一招,居然被对方躲开,终于耐不住性子,拉直身子,开始了主动攻击。蛇头快速的摇晃,向着冰凝不断的出击,虚虚实实。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这哪里还是一条蛇,分明就是一条握在一个使枪高手手中的花枪,蛇身如枪杆上下翻飞,蛇头如枪头攻势灵动。

    冰凝不住后退,小脑袋不停地摇晃着,显然被眼前的这条蛇搅混了头。魔蛇得势,再不相让,一阵猛攻,眼见丸子已被逼入墙角,退无可退。

    步仙芝见了,得意洋洋,呼喝连声,招呼魔蛇继续进攻,定要置冰凝于死地,以解心头只恨。

    主人有令,魔蛇越战越勇,奋起一攻,一口咬在了冰凝的咽喉位置的皮肉之上。冰凝急忙从墙角跳了出来,扭动脖子要把魔蛇甩下来,魔蛇哪里肯依,细长的身子将冰凝缠了起来。

    冰凝尖叫一声,用力扭头,竟然将咽喉之上的皮肉转移到了后脖颈,反嘴一口正咬住了魔蛇的七寸。魔蛇要害被制,挣扎了一会儿,软软地垂到了地上,一动不动。冰凝还不解恨,摆脱了后颈上的蛇嘴,将这条魔蛇咬在嘴里,三两口吞进了肚中。

    苏岐十分欢喜,想起冰凝的这场恶战还是觉得后怕。小家伙这招险中求胜设计的巧妙至极,却也危险至极。以自己的身体作为诱饵,吸引魔蛇的攻击,一旦自己被咬,就能准确的确定对方的位置,对方的迷幻之术也就失效了。幸亏冰凝的身体能在自己的皮肉里灵活转移,否则被魔蛇先咬住咽喉,哪里还有还击的机会。

    “步仙芝,你还要斗宠吗?”苏岐满脸轻松地问道,冰凝给自己长脸,做主人的腰板也挺得分外的直了。

    “哼,苏岐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步仙芝脸色惨白,嘴角却挂着渗人的微笑。“你以为是你的雪狼赢了吗?”

    “那是当然,你的魔蛇已经在我的宠物肚里,明天就会变成一堆份便。若不是我赢了,莫非还是你赢了?”苏岐笑道,他只以为步仙芝一定是气糊涂了,或者就是硬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这明摆着的事,他还要问世么。

    “呵呵,我固然没有赢,可是你也不见得赢了吧,别忘了,我的魔宠是一条毒蛇。”步仙芝冷笑说道,将一个“毒”字说的异常用力。

    苏岐心下一凛,“对啊,魔蛇有毒,刚才冰凝被咬,咬伤虽无大碍,可皮肉总是难免会有损伤。毒蛇之毒全在于牙齿,皮肉沾了蛇牙的毒液,那冰凝岂不是已经中了毒了吗?”

    苏岐不敢再往下想,看冰凝时,果见它脚步沉重,身子晃晃悠悠,一步三摇,一双大眼睛勉力睁着,强打精神朝自己走了过来,没走几步摔倒在地,不再动弹。苏岐抢上前去,一把抱起冰凝,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冰凝,冰凝,你怎么了?你醒醒啊。”右手触及它的胸前,一颗小心脏还在跳动,心下稍安,扭头怒视步仙芝。

    “步仙芝,用毒可不是好男儿应有的作为,快把解药交出来,否则定要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手段。”苏岐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气急败坏,这一路上,着了步仙芝不少道儿,那么多兄弟都死在他的手下,如今冰凝也倒下了,他怎么还能平静的下来。

    “哈哈,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吗?我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你这一路过关斩将的得力助手,我就是要弄死它,让你心疼心疼。”步仙芝说的咬牙切齿,身上再无仙家的气派了。

    “呵呵。”苏岐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用手一拍脑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章节目录

胜者的王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新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茬并收藏胜者的王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