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宛白怎么会知道?

    她只知道,能让段宛蓉下定决心做妾,对方一定不会是普通人。.Pbtxt.

    段宛蓉可是一直盯着段宛华的,一心想要嫁得比她更好,就算离开了段家,她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对待自己的亲事?

    段宛清也不想卖关子,她今儿就是来找段宛白分享的。

    如此令人身心畅快的好消息,她居然只能来找段宛白分享,段宛清也挺无奈。

    “三姐姐可是有大志向的,她如今,可是寿王府的人了!”

    “……”

    宛白的身子一震,整个人微微放空。

    寿王……

    尽管她前世对这些并不了解,可是寿王,当初险些就坐上了那个位置!

    之前宛白也听过姜映南跟爹爹说,让他多接近寿王,是不是前世他们段家被判谋反,就是因为将宝压在了寿王的身上?

    宛白一阵一阵发冷,段宛清却还在犹不自知地继续说着,“还以为三姐姐会做个侯爷夫人、世子夫人的,到头来居然肯委身为妾,她怎么敢让爹爹知道?爹爹绝不会承认她是段家的女儿的!”

    段宛清被段宛蓉压着这么多年,积怨颇深,如今有个机会可以嘲笑,她真是一点儿都不愿意压制自己的情绪。

    不过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段宛白同样的情绪,段宛清有些意兴阑珊。

    “四姐姐难道不为三姐姐高兴?怎么说,她如今可也是王府的人了呢。”

    “这件事爹爹还不知道吧?”

    “那是自然,不过,爹爹应该也快知道了。”

    真是没劲,段宛清以为宛白仍然在装腔作势,暗暗不屑地嗤笑一声,甩着帕子离开了。

    宛白却是想,爹爹不知道的话,那么这件事,就是姜家促成的。

    姜家怕是在示好,段宛蓉严格说来,长得也不错,又正是女子最明丽娇嫩的年岁,谁人见到会不喜欢?

    所以,姜家是打定主意要靠着寿王了吗?

    宛白担心的是,如果段宛蓉真的受宠了,到时候出了事情,会不会连累到段家。

    她是个很现实的人,段宛蓉如何她一点不关心,只要别连累段家,她就是当上了寿王正妃她也是不会眼红的。

    怕就怕,寿王接受段宛蓉的意图不明。

    段家如今很沉稳,爹爹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启发,并不参与任何党派斗争。.pbtxt.

    一些在勾心斗角中落马的官员出现的漏洞,段志宏竟然有机会补上,如今的段志宏,在朝中的地位不说举足轻重,至少也是有些分量的。

    如果说,寿王纳了段宛蓉,是想拉拢段家呢?

    他给予段宛蓉宠爱,让她体体面面地回来段家,到时候,爹爹会不会动摇?

    宛白被自己想的可能性惊得一身冷汗,她不想段家又回到原来的轨迹上!段家如今很好了,哪怕立刻有人谋反,也绝对牵连不到,段宛蓉是不是非要将段家害死才高兴?!

    ……

    段宛清的好消息对宛白来说,她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跟温朗的传言她也不去在意了,一门心思打听段宛蓉的事情。

    一日,段志宏大发雷霆,宛白才确认了,段宛清说的都是真的。

    “姜家是将我段家当成死了人了吗?段家的女儿他们凭什么将人送去王府做妾?”

    段志宏气得眼睛充血,完全丧失了儒雅的风度,在屋子里气急败坏地来回走动。

    “爹,三妹妹或许不是自愿的……”

    段明轩也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要不要,儿子去寿王府找三妹妹问一问?”

    “问?问什么?”

    段志宏啪的甩了一封信在书案上,“你自己看看!”

    段明轩急忙将信打开,里面是他熟悉的,段宛蓉的笔迹。

    信上说了,她去寿王府完全是自愿的,跟姜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说若是爹爹念在父女情份上,不要破坏了她的这份好姻缘。

    段明轩看完眼前也开始发黑,这笔迹确实是段宛蓉的,她这手烂字,别人想模仿都模仿不来。

    可是她竟然是自愿的?三妹妹竟然自愿自甘堕落地做人妾室?

    段明轩完全想不明白,段宛蓉为何要这么做!

    段志宏牙齿紧紧地咬住,太阳穴的一根青筋突突地跳着。

    “让我念在父女情份不要破坏?哈哈哈,好一个父女情份!”

    他一掌砸在书案上,“既然如此,我就用跟她的父女情份,来成全她!通知人开祠堂!她不想做段家的女儿,我也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

    “爹爹,请您三思啊!”

    段明轩立刻跪下,这是要将段宛蓉逐出段家?

    “你可是也要追随她去?”

    段志宏这会儿谁的劝说也听不进去,段明轩没办法,被赶出了书房想了想,去搬救兵去了。

    爹爹最能听得进四妹妹的劝,若是四妹妹去劝,应该会有点作用吧。

    “二哥哥说什么?爹爹要将三姐姐逐出段家?”

    宛白听到段明轩所说的,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段明轩以为吓到她了,赶忙解释,“爹爹只是说的气话,他正在气头上,我也劝不了,可能劳烦四妹妹去劝一劝?”

    别啊,可千万别是气话啊……

    宛白保持着震惊的表情,心里也同样在震惊着,爹爹不愧是爹爹,须臾之间就已经想好对策了?宛白此刻无比崇拜。

    将段宛蓉逐出段家,那可就和段家没有关系了。

    到时候若真的东窗事发,一个已经被逐出家门的女儿,又如何能牵连到他们?

    “四妹妹,我知道你从来心眼好,三妹妹只怕是受到了姜家的挑唆才会如此,你还是赶紧去劝劝父亲吧。”

    “二哥哥放心,我这就去。”

    宛白严肃地朝着段明轩点点头,一副可靠的模样,表情里都透着急切。

    爹爹可能只是说气话,那还行?那必须赶紧行动起来才好啊!

    她一定要好好劝劝,务必,切实地杜绝段家遭遇危险的一切缘由。

    段明轩看到宛白行色匆匆的模样,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幸好四妹妹是个大度的,有四妹妹劝说,父亲应是能不会那么生气了吧……

    ……

    段志宏见到宛白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好。

    “你怎么来了?”

    宛白并不在意地行礼请安,“爹爹,我听说了三姐姐的事情,特意来跟爹爹请罪的。”

    “请罪?”

    看着女儿怯生生的表情,段志宏稍稍冷静了一些,“请什么罪?”

    宛白低着头,睫毛轻轻地颤动,“三姐姐甘愿做人的妾室,是不是、是不是因为女儿的那些传闻,才让三姐姐做出这样的决定……”

    “跟你有什么关系?”

    段志宏冷笑一声,“你姐姐是心甘情愿的。”

    宛白吃惊地捂住嘴,“这怎么可能?女儿被传言缠身尚且坚持自尊自爱,若是没有了姻缘,女儿宁愿常伴青灯,三姐姐为何甘愿……”

    段志宏的怒气顿时翻倍,有段宛白做对比,段宛蓉的举动越发让他来火。

    他的长女嫁了侯门,段宛蓉是次女,她的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她居然给人做妾?

    她想要让自己还未出嫁的妹妹成为笑柄吗?!

    宛白似是被段志宏的表情吓到了,咬着嘴唇一副快哭的样子,“爹爹,三姐姐,三姐姐肯定也是有苦衷的,她从小养在夫人身边,这些道理怎么会不懂?爹爹先别生气了。”

    “苦衷?呵呵呵……”

    段志宏笑起来,笑得咬牙切齿,不提姜映南还好,提到她,段志宏简直怒火攻心。

    一个对老夫人都能下狠手的女人,能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来?

    段宛蓉的娘都是妾室扶正的,她自然有学有样!

    “爹爹,二哥哥说您要将三姐姐逐出家门,您可千万不能冲动,若是、若是日后三姐姐在寿王府得宠,到时候……”

    “哪怕她做了贵妃,我也不想沾她的光!”

    段志宏骨子里文人的清高爆发,直接将段宛白给赶了出去,“谁都不准来找我求情!我段家没有这种女儿!还不给我回去?”

    “爹爹……”

    “回去!”

    宛白被段志宏的气势震住,只能哆哆嗦嗦地往外走,刚走两步,看见段明轩站在角落里,想来也听见了刚刚的话。

    “二哥哥对不起,爹爹应该是真的很生气。”

    段明轩也看见了,父亲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连对宛白都没有一点好脸色。

    “没关系,让你受累了。”

    宛白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一气,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她并不喜欢自己算计的模样,她是故意一点点刺激爹爹下定决心的。

    可是她就算不喜欢,也一定会这么做。

    宛白已经不指望别人了,她想自己护住段家,所以再不屑的事情,只要有必要,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并且会尽力做到最好。

    寿王,那个险些成为九五至尊的人,离那个位置越近,自然就越不甘心,段家不图那样的荣华富贵,只要平平安安的,足矣。

    段志宏也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他很快请了人做见证,开祠堂将段宛蓉逐出了家门。

    而于此同时,宛白又被另一件事震惊到。

    段老夫人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我说什么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该你的缘分,跑不掉。”

章节目录

嫡女无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千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枣并收藏嫡女无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