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    送子天王一点都不想连接星网,虽然现在各大直播平台上有数之不尽的奇葩名,它只不过是个区区送子天王,连杀马特葬爱家族的名都比不上,但是它是宇宙联盟法政院推出的第一代法律型智能直播系统。

    官方出品!政法教育!

    它不想听人吐槽我的政法课是宗教/魔法老师上的。

    思维想着不要,但是程序还是很诚实的送子天王火速的连接星网。

    “等等,我有点儿紧张。”入目渐渐出现一四四方方的似屏幕的东西,贾赦难为的搓搓手,眉头皱着个小疙瘩:“那个仇己呢,他……他不是你宿主吗?为什么我要登场演戏?”

    送子天王:“你们之间有区别吗?不……”

    话还没说完,便被粗暴的拦截下来,送子天王万分不满看着踏着月色渐渐显露身形的鬼宿主,默默闭上了嘴巴。

    “就当为了你祖母,反正你狐朋狗友谁都不知道这事。”仇己边说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贾琏。

    此时的贾琏年过十九,即使有些纨绔,却也不向后来那般破罐子破摔,玩个破鞋甚至无视宗族礼法。

    贾赦顺着鬼的目光望着立在下方的儿子,瞧着皎洁月光下人如玉的模样,嘿嘿嘿的得瑟不停,傲然道:“我儿子风流俊俏吧!”

    仇己:“……”

    原本就被自家万年不关心自己的爹用如此豪气方式催生给吓懵逼了的贾琏此刻闻音,忍不住颤抖着双腿后退几步,伸手捂捂自己冒出的鸡皮疙瘩,面带惶然之色,问:“老爷,您这是?”冷不防的冒出这前后不找脑的话吓死人了。

    “哎……只是有些感叹时光流逝罢了。”知晓自己说漏嘴后,贾赦嘴角笑意只稍稍一敛,摸摸自己的下巴,带着丝眷恋一本正经道:“想当年你爹我也是京城出了名的风流多金。”

    贾琏:“…………”

    “我当年勾小娘子一勾一个准,都说我不学无术,但偏偏爷就随便弹弹唯一会的一首《凤求凰》就把昔年京中闺阁第一人你娘给娶到手了!”贾赦白一眼贾琏:“进门才三月你娘就怀了你哥。看看你爹我的效率,再看看你,都十九了啊,羞不羞啊!”

    冷不防的从贾赦口中听到自己娘亲的话语,贾琏身子不由一僵,像扑棱在湖中央的溺水幼童,挣扎着看着递过来的稻草,满是希冀之色,却谁知接下来的话不亚于稻草紧紧锁着他的脖颈,活活把他闷死在湖中。

    “滚,你自己回屋好好思忖思忖吧。”贾赦不耐挥挥手,示意人下去之后,才拍拍胸口道:“这沟通之法太不安全了,万一哪天我一说激动忘记用意念了,这在外人眼里不就是傻子了吗?”

    “马棚将军,再多傻一些好像也没什么差别。”仇己抿嘴,轻笑一声回道。以鬼之身故地重游,倒是别有一番趣味。只不过不能离系统太远,否则不会死,只会有一平淡的电子音,念完《刑法》念《民法》、《行政法》、《刑诉》、《民诉》、《宇宙经济法》、《宇宙公法》、《宇宙私法》……数百法律书本堪比唐僧念经。

    他忍着嗡嗡嗡嗡声到了宗祠却不敢进去。终究他不是贾赦了。作为一个鬼连魂飞魄散的权利都不给他,何谈公平与正义?

    “我要杀了你啊!”被科普过后世一些常识的贾赦闻言杀气腾腾道:“今日你对我嘲笑不易,来日我成网红赚了獬豸币成土豪买了生命药剂,你就对着我哭吧!”

    说完,贾赦豪爽一拍桌案:“送子天王,还等什么,开播!”

    当戏班主他不会,但是以他多年喝酒听曲的经验来看,一个戏班子要想在京城落地生根,背后要有靠山,手里当家花旦得美,其次要学会搞觑头,诸如忠顺王爷最爱的花旦,京城第一美人等等。

    跟先前被塞进脑海里网红成功套路学也差不多。

    成功最为重要的-因素靠山,据说,他这个戏台子背靠宇宙联盟的政法院,听起来挺唬人的。至于美人嘘头?

    小意思!

    刚开始的一盏茶时间,贾赦很安静的熟悉直播系统的基本操作,充分理解打赏的獬豸币(宇宙网民的审判权,对主播断绝的法律事件进行点评)含金量高于鲜花;当然若是收到陶片和臭鸡蛋则是惩罚。

    一陶片要扣五个獬豸币。

    鲜花与臭鸡蛋等值。

    等积累到一万獬豸币后可开启宇宙商场,只要不违反宇宙自然法则,不超过本世界发展的现有文明,皆可。

    “难怪你不愿意呢,就一直拿萝卜吊着呢!”贾赦见人越来越少,感慨一声后,撩胳膊走到多宝阁前拿过一紫檀木箱子,对送子天王道:“爷要买广告位!”

    送子天王:“…………”

    仇己:“…………”

    “不是你说宇宙星网这个是最基本的营销手段嘛?爷又不差钱,要不我让人去青楼楚馆叫几个花魁小倌来跳个舞唱个曲?”贾赦一脸无辜的建议道。

    “我生来是为了当学霸,教导人学习的。”感觉自己名字很有宗教色彩的送子天王智能的选了忧郁的调调,继续幽幽的说道:“只要你们肯认真直播,答应多多讲述古代法律知识,不管你们断的如何差劲,都是有观众前来买单的。”

    “为何?”贾赦好奇:“这戏台子不是说挺多个的吗?你烂,还不许他们选择其他啊?”

    “因为这是官方教育平台,宇宙所有政法系学子必须前来上课签到,否则扣平时分。”

    贾赦闻言拍拍手,活学活用:“厉害了我的靠山。”

    话音落下,贾赦眼尖的发现原本清晰的屏幕上忽地飘过了好多字。

    “第一额!”

    “宇宙青鸟大学,有学妹来版聊不?”

    “昌吉学院前来签到!”

    “这……睡迟了,从教师复古黑板找的门牌号,哥们,今儿上什么课来着?”

    “不对啊,是不是星网她妈又抽了?这门牌号……我凸真是教育类,还真是法政院出品的。

    “2333333333。”

    “…………”

    渐渐貌似有了些人气,贾赦刚才那股嘚瑟之气瞬间就像被一刀砍下天空的牛,顿时啪叽一声摔成了血肉模糊的牛皮。

    手摸摸紫檀木箱子,贾赦告诫自己既然决定了便不去想“戏子”一词,可饶是如此,低下高贵的头颅,但开不了口。

    台上一刻钟台下十年功啊!

    仇己见状,张口无声道:“祖母。”

    贾赦抱着箱子眼一红,深呼吸一口气,唰得一下子展开盒盖,无视一片金芒,清清嗓子,字正腔圆道:你们表现不错,前一百名送金瓜子。”

    直播间内所有人:“……闪瞎我我……我的钛合金眼!”

    事实证明炫富买广告位的确很有用,尤其是在有几分威严肃穆的政法体系中,星际民众纷纷闻讯而来,表示这套路,他们万分感动,体会到了政府督促民众学到老的一颗爱民之心。

    “今天也是本老爷第一次直播,也算豁得出脸面了。”贾赦稍稍坐直了身子,将自己的双手掩在桌子底下,擦擦掌心里冒出的汗珠,道:“这送子天王一直嗡嗡嗡提醒要跟律法有关,说第一日大多是学生来捧场,我们也得投桃报李。这样吧,今天第一回,我也没什么准备,就说说从古至今继承了千百年的--嫡长子继承制。”

    众人安静的听着,不少学霸还纷纷开启笔记模式。

    “我也算这个制度的获利者。”

    “大老婆的大儿子哟!”

    “这播主挺有钱的,是谁家后裔啊?”

    “瞧一屋子复古,莫不是从哪里找来的专业人士吧?”

    “这妆画得也不错,整个人看上去就有种颓靡之气。”

    “23333,小妖精,看我对你好吧,抱着鲜花来看你,快报三围!”

    贾赦原本就属于给三分能开染坊,且屡屡得不到母爱回应万分会自得其乐,享受精神胜利法的人,见越来越多的人给他打赏送鲜花,不知不觉就放开拘谨,眉飞色舞道:“这制度说白了,也就是看你会不会投胎。由此发生过不少悲欢离合之事。就像我贾家,哈哈哈!反正全京城,甚至那些时不时进京来打点的小官,随便拉个贩夫走卒都知道,那我也就不扯什么“家丑不可外扬”的屁话!”

    端起茶盏豪迈的一饮而尽,贾赦像是把积压了在心底几十年的愤懑一抒而尽:“我贾赦是嫡长子,顺当的父死子继,成了贾家的家主。但是我这个家主挺窝囊的,有名无实,只因太太喜欢老二。当然,老子在某些地方不如那个假正经老二,他特能装!说是会读书,但考了五六次,连个秀才都没有中!

    贾赦说得开心,直播间不少吃瓜围观的路人听着豪门秘兴八卦也挺得开心,只有先前少数学生考据党们闻言瞪了瞪眼,分成两派争论不休。

    观点一:教授播放西元年间的四大名著《红楼梦》以此来教导他们古代法制史。

    观点二:这是神秘土豪剧组自制大型宫廷古装剧。

    两帮各飞快的甩出一段的论点论证来,看着因仇己与系统道来勾起他往事,心情抑郁不一的贾赦见状,生气:“在老子的地盘,全他妈乖乖听话,否则爷那银子砸死你!”

    众人:“…………”

    “土豪剧组我倒是懂,重名也能理解,但《红楼梦》是什么鬼东西?”贾赦揉揉眼,看着还未消失在眼前的贾赦自我介绍,问道:“我强逼母婢,还五千两卖女?”

章节目录

全红楼都在围观贾赦闹上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白衣慕卿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衣慕卿相并收藏全红楼都在围观贾赦闹上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