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俊青重又被赶来的保安和警察制服了,这回,不留情面地直接铐上了亮闪闪的手铐,叫他再也无力伤人。.pbTxt.

    “傅莫骞,我不甘心,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沦为阶下囚,他依旧执迷不悟,嚣张地咆哮着。

    傅莫骞扶住了江迟后仰的身子,手掌按在他鲜血淋漓的额角,眉心突突地直跳,“挺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江迟,江迟你怎么了,不要吓唬我啊!”司媛媛也扑了上来,握紧江迟的手,泪如雨下,是从未有过的慌张。

    脑袋很晕,伤口很疼,可江迟这会儿,心里却是出奇地温暖。

    他从司媛媛的眸子里读到了惊慌,是的,他没看错,她在为他担心,为他流泪,此刻,她真的在乎他!

    终于走进了她心里,这二十多年的等待,总算没有白费,他还求什么呢?够了,心满意足了!

    即便现在撒手人寰,能握着爱人的手死在儿子怀里,他此生也算圆满了。

    幸福由心而生,带着浓情蜜意逐渐漾开,逸出唇梢,写在了脸上。

    江迟笑着轻唤了一声“媛媛”,想要再次抚上她的脸,手却无力地重重垂了下去。。。。。。

    “江迟,不要啊,不要丢下我啊!”司媛媛嚎啕大哭,拉着江迟的手捂在胸口,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全然没了名门淑媛的优雅风度。

    司俊青也扯着嗓子大叫起来,“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

    抢救室外,司媛媛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圈,来回不停地踱着步,烦躁至极。

    “母亲,您坐下好吗,转得我头晕眼花的。”傅莫骞出声“抗议”了。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他可是救你才受的伤,这会儿他在里面生死未卜,也就你没心没肺的,还能跟个没事人似的稳如泰山!”司媛媛板着个脸教训起儿子来。

    傅莫骞挑眉看着母亲,到嘴边的话重又咽了下去。

    刚刚在救护车上,医生已经做了紧急处理,应该不至于伤及性命,只是怕会引发其他的症状,毕竟伤到的是头部。

    这会儿母亲忧心成这样,好像江迟真的会一命呜呼似的,这也未免太。。。。。。哎,在母亲心里,江迟大抵是比父亲更重要的存在吧!

    父亲中风入院,又再三复发都没见她这样手足无措过,可对这个江迟。.pbtxt.。。。。。

    傅莫骞倒是个开明的人。

    父母的感情早就名存实亡,这个家也不过是母亲执意不肯离婚,才将将维持罢了。

    要是母亲和江迟真的有情,想要携手相伴,共度余生,傅莫骞倒是乐见其成的。

    “母亲,我看出来了,他这是爱屋及乌,紧张您,所以才会第一时间冲出来保护我。

    他对您,是真的很在意,很上心。

    既然父亲的心思根本不在您这儿,执意要离婚,您何不放手成全了他,试着和江迟开始新的生活呢?

    您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了,只要对你们都好的决定,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傅莫骞的直言不讳叫司媛媛的心湖上泛起一阵涟漪。

    不怕危险,顶替她去司俊青那儿当人质,又为了救莫骞,甘当人肉盾牌,光是冲着这两点,他的情意已经昭然若揭,任她再铁石心肠,想不感动都难,只是。。。。。。

    司媛媛眼里的喜悦如流星划过,转瞬即逝,阴霾的心灵重又陷入了一片灰暗。

    “说什么哪,可别胡说八道,叫旁人听了去,坏了傅家的名声!”司媛媛疾言厉色,装出了一副生气的样子。

    傅莫骞眸底掠过一丝考量,计上心来。

    有时候,不把人逼到那份儿上,怎么试得出真心呢?

    或许,他可以推波助澜,帮他们一把。

    “母亲,我守在这儿就行了,让尹儿陪您去吃点东西吧。

    这边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要是您再倒下了,那我们家的天可真要塌了!”

    傅莫骞一边说着,一边朝尹寂夏递了个眼色,尹寂夏心领神会,赶忙上来挽住了司媛媛的胳膊,“阿姨,莫骞说得对,我们先去吃饭,肚子填饱了,才有力气继续守着不是?”

    摆在平时,司媛媛对尹寂夏要多厌恶有多厌恶,恨不得骂她个狗血喷头才解恨,哪会让她近身?

    可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有个人依靠着,给她力量和安慰,哪怕是恨毒了的仇家也无妨了。

    傅莫骞也上赶着劝说,“母亲,就听尹儿的吧,这儿有我呢,放心。”

    忧心冲冲地又朝抢救室看了一眼,司媛媛长叹一声,还是顺从了。

    孩子说得对,这个时候,她不能再倒下,给孩子添乱了。

    江迟,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

    送走了母亲,傅莫骞独自守在门外,回想着今天的一切。

    算起来,今天不过是第二次见江迟,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他已经是很熟悉的老朋友似的。

    要是江迟真的和母亲在一起,这个后爹倒也不赖。

    这样想着,抢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傅莫骞急急迎了上去,“医生,怎么样了?”

    “病人头部受了重创,失血过多,已经缝合了,暂时没有大碍。有轻微脑震荡,颅脑有些水肿,具体情况,要等他醒过来以后再做诊断。”

    “好的医生,多谢多谢!”傅莫骞感激不尽。

    司媛媛离开了不过刻把钟,放心不下,也没胃口,重又回来,还给傅莫骞打包了一份吃食。

    “怎么样了?”见倚在墙边垂头丧气的儿子,司媛媛下意识倒吸一口冷气,难道是。。。。。。

    手一松,打包盒应声落地,“你倒是说呀,到底怎么样了?”司媛媛攥住了傅莫骞的衣领,泪雾已经模糊了视线。

    “母亲,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大意,叫司俊青有机会偷袭,他就不会。。。。。。”

    傅莫骞一脸悲痛,蠕动着嘴唇再也说不下去了。

    司媛媛只觉天旋地转,“不会的,他不会有事的,你骗我,你骗我的是不是!”

    “母亲!”傅莫骞紧紧搂住了司媛媛,努力想让她平静下来,“对不起!”

    “不,不会地!”司媛媛发了狂似的猛地推开了他,不管不顾冲进了抢救室。

    “江迟,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说过,绝对不会丢下我们娘儿俩不管的,你得说话算话,你给我起来呀!”

    看着病床上沉睡了一般的男人,司媛媛哭得撕心裂肺。

    “江迟,你不是一直希望莫骞能认祖归宗的吗?莫骞就在这儿,你倒是睁开眼睛看看他呀!”

    傅莫骞和尹寂夏闻言皆是一愣,面面相觑。

    认祖归宗?怎么个情况?

    司媛媛接下来的话更是叫傅莫骞彻底凌乱了,“莫骞,过来,跪下,这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什么?”傅莫骞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

    江迟是他的亲生父亲?怎么可能呢?

    “莫骞!”司媛媛红着眼睛盯着儿子,颤抖的双唇难掩悲痛,“我说的都是真的。

    如今他不在了,也是为了救你才遭的劫难,你过来,给他磕几个头,喊一声父亲,了确他的心愿吧!”

    司媛媛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急之下道出了实情。

    这会儿,她满脑子都是永远把她捧在手心的江迟去了,为了护他们母子周全,以命抵命。

    二十多年了,她欠他的,终究没有机会还了,她只希望能满足他最后的愿望,叫他死得瞑目。

    突如其来的变数叫傅莫骞呆愣住了,半天回不过神来,“母亲,您说什么?您再说一遍!”

    司媛媛忍住抽泣,一字一顿,“江迟,他才是你父亲。”

    傅莫骞深呼吸努力平复情绪,半天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对上同样惊诧的尹寂夏,激动得抱起她猛地转了好几个圈,“尹儿,我们不是姐弟,我们可以在一起了,终于可以了!”

    司媛媛被弄得莫名其妙。

    儿子真就这么狼心狗肺,亲生父亲为了救他撒手人寰,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生养之情,而是儿女情长?

    “莫骞你。。。。。。”莫骞你太过分了!

    不等司媛媛责备出口,一阵突兀的咳嗽声打断了她的话,是江迟,居然在咳嗽中悠悠转醒,睁开了眼。

    “你。。。。。。你没事了,太好了!”这回,轮到司媛媛要跳起来转圈了。

    “我没事,害你担心了,对不起!”江迟气若游丝,可眸子里的笑意早就淌了一地。

    司媛媛喜极而泣,“没事就好,江迟,以后不许再这样吓我了!”

    十指交握,江迟郑重保证,“不会了,我发誓!”

    回过神来,司媛媛没好气地瞪着傅莫骞,“莫骞,你过来!”

    傅莫骞做了个鬼脸,“我先去吃饭,母亲,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了!”

    你们忙,我也该抱着老婆忙去咯!

    精彩的一天,幸福终于起航。

章节目录

一晚情深,冷面总裁霸娶辣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樱黎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黎络并收藏一晚情深,冷面总裁霸娶辣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