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方战损?”

    “咱们死了,死了两个!”张虎说着,眼神有些黯淡,这两个人都是跟着他们一道来投靠刘正的,本来想着一道做出一番事业,却没想到在这里就死掉了两个。.pBtxt.

    杨忠眼神也有些伤感,但是他随即就努力将这些情绪驱逐,眼下正是重要关头,如何能有这些小情小绪,为将者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全家被杀,也要保持冷静和理智!

    是以,杨忠勉强收束住自己的情绪,沉声道:“很好!我回去会给你们报功!眼下,以小单位散开,截杀敌人侦骑!只要你们不死,就要杀死眼前的敌人!不能留下一个!要是你们给抓住了,知道该怎么做吧?”

    侦骑是高危职业,很多时候会因为受伤昏迷被敌人抓住,那样的话就算是死,死之前也得遭受拷问。杨忠不想让自己的兄弟们遭受那样的命运,因此这样叮嘱道。

    “是!”张虎高声应答,一切尽在不言中。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骑兵四散开去,将整个平原笼罩在他们的剑光之下。

    天色已经不算早,大军劳师远征,不宜太过使用士卒,否则人心不稳而容易引起营啸。是以,大队人马聚集在渡口周围,开始布置防御工事,一开始渡河的先头部队则散开防御,以免大队遭到进攻。

    张崇今年五十岁,已经是进入了人生的暮年,但是在这样一个时代,只要是一个人还没死,就得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家族的存续奋斗,因此张崇还是撑着疲惫的身躯,从兖州一路行军到了荆州。

    他是兖州本地士族,祖籍青州,但是因为和大秦王朝合作得力,因此被任命为兖州刺史。大秦王朝虽然说看中汉人,接纳了很多汉人为官,但是很少能有汉人能掌兵权,就算是号称和苻坚有“鱼水之交”的丞相王猛,也从来没有得到过苻坚完全的信任。

    比如说,当年王猛王猛辞苻坚于灞上,赴军再伐前燕。他虽然名为统帅,可是实际上并不能掌管诸部兵马,尤其是像邓羌这样的将领,不仅和王猛讨价还价,索要官职才肯出站,更是多次当场不给王猛颜面!而在王猛获胜之后,苻坚更是星夜赶到前线掌握兵权,为的就是不让汉人做大!

    因此,张崇能以汉人的身份掌握兵权,这实在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只是一想到自己手下的兵马,张崇就不禁摇头苦笑。.pbtxT.

    兵马和兵马不一样,像那些刚上阵的新兵,没训练的市民或者农民,其实根本就是负战斗力,不仅要消耗粮草、增加后勤负担,更是不能委以重任,你要是让他们负责一个方面的防线,要是他们溃败了,岂不是连带着全军一起完蛋?

    战斗从来都不是理性的,一翼的崩溃往往就会给士气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在战场上的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哪怕是百战精锐都有可能因为战斗不利而士气崩溃!

    士气崩溃是连锁性的,只要有足够的部队崩溃,哪怕是后方没有投入战斗的预备队都有可能跟着一起崩溃,因此张崇实在不敢使用低质量的部队进行战斗。

    他手底下表面上有两万千兵马,可是实际上有近万人都是兖州的民夫,还有一万人类似原来晋朝的“郡兵”,顶多就是个乡勇弓手的水平,也就是勉强算个正规军,但是实际上战斗力如何张崇心里实在没有底。

    只有剩下的五千,一部分是优秀的汉军,有三千之数,是经过阵仗的老兵,还有两千胡骑,也是精锐之师。

    只可惜胡人地位比汉人高,他根本指挥不动那个胡人将领,凡事只能商量着来,完全没有个统帅的样子!

    “唉,这个兵权,可真是个烫手山芋啊!”张崇摇头苦笑一声,又摇头从渡船上往前看,虽然大步分部队都已经渡过了沔水,可是整个阵列都杂乱无章,好像是一群没头的鸭子,这支部队和那只部队撞在了一起,大声吆喝着要对方让开道路,可是一方让开了道路,却又挡住了第三方的道路,因此这几支部队混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一锅开水!

    “这……”张崇摇头不语,部队的素质差有多种因素,训练不足、军饷不足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可是他却没有办法解决,因此只好皱着眉头强行忍耐。

    “刺史大人,这可不行啊!你们汉军怎么这么不行?我找几个氐人少年,站出来的队列都比你们强!”岸边一个粗豪的声音高声嚷嚷着,这个大嗓门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高勒。

    高勒这厮虽然对他这个堂堂刺史无礼,可是毕竟眼下乃是用兵之际,张崇还要依靠这两千胡骑战斗,因此只好勉强摆出一个笑脸,没有回应。

    高勒在河边叫骂着,呐喊着,怒吼着,吆喝士兵们给他的两千骑兵让开道路。供养一个骑兵的资源大概是一个步兵的四到六倍,因此骑兵算得上是军队中的高贵兵种,因此这些骑兵高高仰着头,待船只靠岸,将战马牵到陆地上,任何人只要挡住了他们的道路,上去就是一鞭子。

    汉军被打得放声哀嚎,可是没有人敢于阻挡他们,因此都忙不迭得四散躲开!

    张崇看着眼前的一幕,气得眼皮直跳,毕竟被打的乃是他的属下,就算是不看在汉人同文同种的情分上,这也是不给他面子。只是眼下高勒手下的两千骑兵乃是他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因此只好咬牙硬忍了。

    偏偏高勒还得意洋洋地对他叫喊道;“汉人是不能掌兵的!你看看你们汉人,那有一个有骨气的?这样的军队,真是沙堆上的城堡,我只需要一脚,就能把他踢翻!”

    张崇默然不语,高勒叫嚣得没趣了,就自顾自地去了。等到船只靠岸,双脚踏上坚实的土地,他这才开口问道:“事先放出去的侦骑怎么样了?有什么消息没有?武当城被打破了吗?”

    他真心希望武当城没有被打破,然后敌人可以看在自己这边人多势众的份上自行撤去,这样自己就能不用打仗了。听说围攻武当城的乃是勇将桓石虔,和这样一个猛人对战,他对于自己还真没有什么信心。

    “还没有!”亲兵回答道:“或许是时间太短了吧!”

    “或许是吧。”有经验的将领可以根据战场情况判断出侦骑回报的时间,如果超过预定的时间,这就说明侦骑遇到麻烦了。但是张崇并没有这么精通军事,因此对于这个情况只是稍微有些怀疑。

    “要不要和高勒说一声?”张崇犹豫地想着,可是随即就熄了这个心思:“只怕我若是跟他说,他又会说我胆小,何必呢!还不如等等看,说不定是被敌人的侦骑阻挡了呢!”

    亲兵又问道:“大人,要不要往前移动一些再扎营?这里靠近渡口,地形开阔,实在不是扎营的好地方。”

    军队扎营讲究很多,是一门大学问,简单来讲,就是不能太靠近水源,不能在低洼地、干涸的河道、野兽聚居地、瀑布下面、密林中扎营,这些地方要么是容易遭受自然灾害,要么就是不利于守备,都不是好的防御地点。

    武当渡是个很小的渡口,不仅没有防御工事,运力也极其有限。从凌晨开始,张崇先把几十名侦骑渡过河去就花了半个时辰,而后将所有的部队渡过河去则花了整整一天。

    渡河是极其危险的,很容易被敌人半渡而击,所以先到达的部队必须原地建立防御工事,防备敌人的突袭,而后等到阵地稳固才能将剩下的军队渡过。虽然现在是夏天,白天比黑夜长,可是从早晨折腾到现在,不仅是张崇,全军早已经筋疲力尽。

    看着满脸倦意的士兵们,张崇也觉得浑身疲惫不堪,他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一个多月的赶路和筹划也差不多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因此一股慵懒立刻用上他的心头,以至于张崇喃喃自语道:“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毕竟侦骑也没有回报危险,总不可能所有侦骑都被杀了吧!”

    “可是!”亲兵不由劝谏道:“这河边扎营是在太过危险,若是被敌人大兵突击,这开阔的地形根本没法防御啊!”

    军队不是人越多越好,若是被敌人堵在一块狭窄的战场,人数越多反而越不能腾挪战斗,最后只能束手就擒。可是张崇此刻困意已经涌上心头,再看看高勒,早已经命人在地上支起灶台做饭,浑然不管防御之事,他不由得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没事,你没见高将军都不在乎吗?派几支部队到外围防御,然后把防御工事加固好,就这么办吧!”

    亲兵无法,只好领命而去,可是这个时候全军都是人困马乏,谁愿意到前线防守,还得开挖壕沟、修筑工事?谁不想舒舒服服地喝顿热粥,吃点干粮?谁不想趁早睡觉?

章节目录

复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括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括囊者并收藏复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