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禹笙皱紧了双眉,甚为不喜,反手就是一巴掌,朝着赤虹飞蛇拍过去。

    “啪!”

    这一巴掌直接将赤虹飞蛇拍在了地上,禹笙右脚迈出,踩向赤虹飞蛇的脑袋,要将赤虹飞蛇的脑袋给碾碎。

    但赤虹飞蛇自禹笙的眼皮子底下突兀消失,了无痕迹。

    禹笙脸色微微涨红,在她看来,区区一条小爬虫罢了,应该随手捏死才对,竟是这般难缠,恼火的很。

    心念一动,神识倾泻如瀑,禹笙发誓,她一定要将这条小爬虫碎尸万段。

    然而让禹笙深感意外的是,它的神识,竟是无法锁定赤虹飞蛇,好像赤虹飞蛇彻底消失了一样。

    “怎么回事?”禹笙小小一惊,不明白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竟是完美进化的赤虹飞蛇!”旁边,江枫低低说道。

    禹笙的神识,之所以没办法锁定赤虹飞蛇,那是因为,这条赤虹飞蛇很不简单,有过最高层次的血脉觉醒,除了其形体未能完全意义上蜕变之外,已然发生过返祖,能够与影蛇媲美。

    “完全意义上进化的生灵,怎么会这样?”江枫低语,也是有所吃惊。

    先前江枫所遇上的那头金睛猿,之所以能够挣断一道生命枷锁,那是由于进入过洞天福地之故。

    可是这一头赤虹飞蛇,其进化的方式,很明显是和金睛猿不同的,这是全方面的进化,发生返祖的行为。

    一旦眼前这头赤虹飞蛇,完成返祖的话,饶是江枫,都是会深感棘手。

    想到这里,江枫右手两根手指伸出,虚空一夹,下一秒,赤虹飞蛇就是出现在了江枫的手中,被夹住了七寸,动弹不得。

    江枫低头,看着手中的这条赤虹飞蛇,若有所思。

    “这就抓住了?”

    看过来,禹笙愣住了,在她神识都无法锁定赤虹飞蛇的情况下,江枫随手一抓,就是得手。

    “差距这么大吗?”禹笙暗自说道。

    因为江枫与伏天式有过一战之故,禹笙很清楚自身与江枫之间存在差距,但那般差距如何,无法具象。

    到这时候,禹笙方才是察觉到,自身与江枫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惊人。

    江枫没有心思理会禹笙,仔细打量着手中的赤虹飞蛇。

    让江枫意外的是,这条赤虹飞蛇本身并无异样,也就是说,其血脉觉醒,是在一种非常自然的情况下发生,并不是因为拥有特殊修炼手段的缘故。

    但妖兽的觉醒,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接二连三觉醒,纵然是获得过得天独厚的机缘,也是有着诸多无法解释的地方。

    “如果问题不是出在赤虹飞蛇的身上的话,那么无疑是表示,在这古墟,有着一些神秘难解的地方。”江枫在心中说道。

    他对古墟的了解终归太少,然而那般地方的存在,禹笙是否知道,江枫则是无法知情,不过禹笙分明是蓄意为他而来,则是让江枫怀疑,这也是禹笙目的的一部分。

    “咔嚓!”

    见赤虹飞蛇仍旧负隅顽抗,江枫索性直接捏死,这东西对江枫无用,随手将赤虹飞蛇的尸体丢弃。

    “这就死了?”

    禹笙眨着大大的眼睛,有点走神,下一秒就是飞奔而来,捡起赤虹飞蛇的尸体,宝贝一样的收敛起来,一边嘟囔道:“你不要我要,反正浪费也是浪费了。”

    赤虹飞蛇全身是宝,禹笙可不像是江枫那么财大气粗,哪怕自身用不上,用来交换修炼资源也是不错的选择。

    “走吧。”挥手,江枫示意道。

    “其实你不用出手,区区一条小爬虫而已,我很快就拍死了。”跟在江枫屁股后边,禹笙极为认真的解释道。

    “我好歹也是禹家的顶尖天才,难道连一条小爬虫都解决不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会被笑话死的。”禹笙说道,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

    “接下来我不再出手。”江枫云淡风轻的说道。

    江枫并不是怀疑禹笙的能力,而是由于赤虹飞蛇引起了兴趣之故,才是出手,不然的话,倒也乐意看一场好戏。

    当然禹笙说的没错,她身为禹家的顶尖天才之一,没有理由解决不了一条赤虹飞蛇,那么,接下来再遇到类似的情况的话,江枫将不再出手。

    “这样就对了。”

    禹笙总算是满意了,絮絮叨叨的说道:“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虽然你很强,但我没有弱不禁风啊。”

    “你一直都这么多话吗?”江枫忍不住问道。

    “啊……”

    禹笙呆住,呐呐说道:“是我说的太多了吗?”

    禹笙身为禹家的顶尖天才,自然是保持着一贯的高冷形象,不可能如眼下这般,废话连篇,尽管禹笙不清楚江枫为何会说出这话,却也知道,自己应该少说话了。

    前行之路一样不平静,陆陆续续遇上更多的妖兽,随着所遇上的妖兽实力不断变强,江枫情知或许走在了一条正确的路上。

    禹笙始终是一副悠然从容的模样,将一切决定权交给江枫,江枫试探性的问过几次路,禹笙都是表现出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索性江枫就不再试探。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既然禹笙没有表现出异样的反应,也是表示,江枫所选的方向是对的。

    “啊……我来了!”

    禹笙交出娇吼之声,冲向前方,三下五除二,将一头拦路的妖兽解决掉,浑然不管那头妖兽,正打算逃跑。

    自然,妖兽的尸体被禹笙理所当然的收了起来,当做是战利品,若不是江枫一早知道,禹笙有所目的的话,简直要认为,禹笙是专程来狩猎的。

    “居然是外界灭绝的异兽,肯定价值不菲,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要发财了。”禹笙嬉皮笑脸的说道,看着像是小财迷。

    战斗越多,禹笙的收获也就越多,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兴高采烈,斗志高昂。

    “轰隆隆……”

    “轰隆隆……”

    忽然之间,在那前方极远之处,传来异动的声响,分明是正在发生一场战斗,江枫与禹笙相视一眼,速度加快,横掠往前。

    片刻过后,只见一道黑衣身影脚踏虚空,与一头异兽大战,最终,那头庞大的异兽,被黑衣男子一巴掌从半空中拍在了地上,筋骨寸寸碎断。

    “祖坤?这个疯子怎么来了?”

    看着那道黑衣身影,禹笙一脸怪异的说道,不知是没有想到祖坤会进入古墟,还是没有想到,祖坤会出现在这里。

    “祖坤?”

    听到这个名字,江枫便也不难得知,对方是祖家的人。

    祖洪死在了界外战场,只是外界并未传出太多的消息,伏家一如既往高调,似乎祖洪死去,不曾惊起半点浪花。

    具体情况如何江枫一无所知,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去探究。

    “禹笙?”

    祖坤也是看到了江枫,转即其略显阴沉的目光,落于江枫身上,打量了数眼。

    “你们两个,居然走到了一起。”祖坤阴测测的说道。

    他很显然一眼就是得知了江枫的身份,只是江枫与禹笙同行,令他深感意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什么叫我们两个走到了一起,也就是结伴同行而已,你千万别多想。”禹笙赶忙说道。

    “我有多想吗?”祖坤冷笑。

    在祖坤看来,禹笙的解释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若心中没鬼的话,何必解释?既然心中有鬼,解释又有何用?

    “你确实多想了。只是,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和江枫是清白的。”禹笙强调道。

    “我没有说你不清白!”祖坤说道,冷笑愈盛。

    听着二者的对话,江枫一阵头疼,但祖坤是怎么想的江枫没有心思理会,自是不会解释什么。

    “可是为什么听你这样说,我觉得自己不清白了呢?”禹笙嗫嚅说道。

    “清白还是不清白,你心知肚明!”祖坤这样说道。

    “反正和你没有关系。”禹笙大叫起来,像是愤怒的小狮子。

    祖坤冷哼,他不是八卦之辈,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倒是禹笙的反应甚为有趣,引发思索。

    祖坤虚空踏步,就要离去,就听禹笙又是大叫道:“你辱我清白,难道这么容易就想离开?速速道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你想怎么不客气?”

    身影骤然一动,祖坤降临在禹笙的面前,看着禹笙的眼神,轻蔑而又不屑。

    禹笙哪里受得了,被激怒,愤而出手,冲击往前,祖坤眼中闪过一抹怪异的神光,像是没有料到禹笙当真会出手,又是一声冷哼,随手祭出一件法器,将禹笙逼退。

    “不要尝试激怒我,你承受不起代价!”祖坤冷冷说道。

    “你太过分了,除非道歉,不然我不会罢休。”禹笙大叫个不停,丢出一件件的法器,强行镇压。

    “滚!”

    祖坤终究是被激怒了,神通术法齐出,动了杀意,不再客气。

    只是尽管祖坤强大,禹笙也非弱小之辈,二者都是各自家族的顶尖天才,诸般手段施展,震天动地。

    “罢了,停手吧!”等了小有一会,江枫意兴阑珊的说道。

    “不行,我现在很生气!”禹笙叫嚷着。

    “江枫,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命令我?”祖坤不屑一顾的很。

    “我说,停手!”声音转冷,这一刻,江枫已然不悦!

章节目录

天才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陌上猪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猪猪并收藏天才纨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