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陈念送了林婉言一只幻影猕猴,她每天当宝贝的带在身边,财大气粗的给它喂食各种灵药灵果,看的其它几只小猕猴抓耳挠腮,口水直流。

    “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要是让我这么不惜灵药的喂养,一只两只还好,多了早晚要把我吃垮。”

    陈念望着在林婉言身边享福的小猕猴,脸上露出幸幸然之色,随后他拍了拍胸脯,顿时感觉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因为林婉言暂时在枫叶城隐藏身份,所以陈念并没有急着让她带自己去荒古家族,多数时间都是在林府对面的酒楼吃酒听书。

    这一日,那说书先生正讲到兽魂宗的秘闻,却见天地变色,狂风呼啸,像是有诺大的乌云压在头顶上空。

    “快看那是什么,蠕动的黑云。”

    “那哪里是什么黑云,明明是一群乌鸦,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多乌鸦,大白天的聚集在这里做什么?”

    “你们快看那乌鸦上面竟然有人,难道这乌鸦就是说书先生口中的宠兽,那站在乌鸦上面的岂不是驭兽师?”

    天地色变,酒楼中的食客望向窗外天空,一个个露出惊愕之色,指着天空中犹如黑云般成群的乌鸦,心中翻起惊涛骇浪。

    这样的画面,他们简直是闻所未闻,今日终于是大开了眼界,有人惊喜有人恐惧。

    “陈师弟快走,那些乌鸦是兽魂所化,是兽魂宗的人来了。”同样望向窗外的林婉言,此时露出惊惧之色。

    她拉起陈念,直接从酒楼二楼窗口跳了出去,一边快速的跑向林府,一边在心里面焦急的想着对策。

    “林师姐,我们不是说好了要等到关键时刻再出场的吗?”被林婉言玉手拉着,陈念只觉触感温润,但其小手冰凉,布满了冷汗,陈念便知道她此时内心是多么的紧张。

    “兽魂宗这次找来的竟然是血鸦老祖,以他的阴险狠辣,绝对会一出现就动杀手,哪里还有我们缓冲的时间。”

    林婉言苦笑一声,脸色苍白的吓人,想到血鸦老祖的种种传闻,她只觉今日林家灭门恐成定局。

    血鸦老祖,兽魂宗内门筑基中期的长老,年轻时资质平庸,却意志坚定,一生只收一级妖兽血乌鸦这一种魂兽。

    几十年间,随着他修为增长,血乌鸦也从最初的一只增长到如今的数千只之多,甚至还进化出几百只三级魂兽血鸦王,威名赫赫。

    血鸦老祖凭借他血乌鸦的数量,即便是拥有高级魂兽的同阶修士,都不是他的敌手,更是没人敢轻易招惹于他。

    没想到那萧寒投靠的长老,竟是能将其请动出山,这是准备一出手就将整个林家覆灭掉啊。

    “兽魂宗的人来了,快去请老祖出山。”

    此时的林家府邸,早已被密密麻麻的血乌鸦整个笼罩,府中人心惶惶乱成一团。

    而面对这种灭族之灾,他们也只能请出筑基初期的林家老祖坐镇,全部希望寄托在老祖一人身上。

    “正南,你那位玉灵宗的朋友还没有赶到吗?”

    林府院中,几位胡须花白的林家长辈满怀期许的望向现任家主林正南。

    面对来自兽魂宗的血鸦老祖,如今也只有他那位同为筑基中期的玉灵宗长老才能助上一臂之力。

    “我那好友接到消息就立马赶来,可惜他身在琅琊国,赶到枫叶城最早也是今晚时间,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林正南悲戚的长叹一声,袖袍一抖,取出他那枚作为倚仗的金光小剑符宝,显然是准备为了林家死战到底了。

    “言儿回玉灵宗搬救兵,还没有消息吗?”不死心的林家老者颤抖着枯瘦的手臂追问,若是没有高手相助,他们林家覆灭只在旦夕之间啊。

    “哪有那么快,即便回到宗内便找到帮手,一来一回也来不及呀!”林正南不抱任何希望的摇了摇头,只希望林婉言身为林家仅剩不多的血脉,不要回来,留在玉灵宗修炼,等修炼有成之后,去兽魂宗为他们报仇。

    “难道我们林家就要在今日灭亡了不成?”林家老者悲泣的跪倒在地,老泪纵横。

    “是我对不起林家,悔不当初啊!”

    林正南望着跪倒在地的林家长辈,惊惧哭嚎的家族幼儿,以及那乱作一团的仆役护院,他真是后悔得要死。

    为了一时的痛快,他蚍蜉撼大树,最终导致整个林家走向无底的深渊。

    “林家蝼蚁,竟敢杀我兽魂宗外门执事,更是差点杀了我兽魂宗内门长老后人,给我灭!”

    林府上空,一道冰寒的苍老声音从血乌鸦组成的黑云上方传来。

    随后上千只血乌鸦一个盘旋,如坠落的雨点般俯冲而下。

    “林家儿郎,为了家族荣誉,跟他们拼了!”不知道是哪个家族长辈激起了血性,大喝一声的掏出法器长剑,冲杀向撕咬林家子孙的血乌鸦魂兽。

    只可惜那位林家长辈年老体衰,以其只不过练气中层的修为,刚冲出去没多久,便被蜂拥而上的血乌鸦穿肠破肚,连魂魄都被吞噬一空。

    “三爷爷,我跟你们拼了!”随着老者惨死,他的几位后辈红着眼冲了上去,却又怎么是数量众多的血乌鸦对手,只不过白白丧命而已。

    “血鸦你个狗贼,有种的不要伤我林家小辈,一切由老夫承担。”

    这时那林家的筑基期老祖终于出现,一出手便飞出一件钟形法器,禁锢住半空大半血乌鸦。

    “原来是林潼你这个老鬼,这么多年你还没死呢?”

    见到林家的老祖出现,血乌鸦组成的黑云上方再次响起一名老者的大笑之声,听声音却并不是之前那位血鸦老祖。

    “对付我区区一个林家,你们兽魂宗真是好大的手笔,不仅派出了威名赫赫的血鸦老祖,大黑熊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也出现了。”

    听到黑云之上的老者声音,林家老祖惨然一笑,神情有些悲壮。

    “正南,等下由我来拖住他们,你快安排我林家小辈各自逃命去吧。”

    “我林家今后能否复兴,就指望你们了。”

    听到老祖如此决然的神识传音声音,林正南脸色狂变。

    只是不等他再说什么,那位林家老祖却是掏出一枚血色丹药吞入口中,顿时整个人全身精血如烈焰般熊熊燃烧了起来。

    “老祖,不要啊!”

    林正南悲戚的大喊一声,随后便感到一股大力袭来,他整个人被老祖强行推了出去。

    “快走,我们林家的血脉就靠你了。”

    身体倒飞的同时,林正南耳中传来林家老祖决然的叮嘱之声。

    将林正南推出之后,林家老祖血液燃烧更快,同时整个人的气势也跟着暴涨。

    “林老鬼,为了你们林家你倒是很舍得啊。”

    见到林家老祖的异样举动,黑云上空外号‘大黑熊’的老者,声音也变得郑重了起来。

    突然一道寒光乍现,从血乌鸦群中显露出来,电射向气势依旧在提升中的林家老祖。

    “给我滚!”

    面对刺向自己的寒光,林家老祖暴喝一声,一道白练从其口中喷吐而出,与那道寒光碰撞在了一起。

    “吐气化形便能拦下灵宝,你这是将修为硬生生提升到了筑基后期,看来是真的抱了必死之心啊!”

    见到自己的灵宝被一口白气拦下,黑云上传来一连串惊呼之声。

    显然不仅是那大黑熊,这次一同赶来的兽魂宗强者都感到了一丝头疼。

    “既然已经被你们羞辱到这等份上,难道还想让我坐以待毙不成?”

    林家老祖惨笑一声,布满褶皱的老脸浮现不正常的红润,顷刻间竟是让他有种回到年轻时的感觉。

    只见他手持金钟一挥,满天的金色光芒爆开,被金光包裹的血乌鸦魂兽个个爆开。

    “人终有一死,老夫不求重于泰山,却也不能卑微如蝼蚁。”

    林家老祖神情激荡,他再一挥手,无数金光逆流而上,径直在黑云中炸裂。

    “林老鬼,你强行燃烧精血提升修为,最多也坚持不了两个时辰,可不要太过分。”

    林老怪只是两次挥手,血鸦老祖的血乌鸦魂兽便灭杀小半,这自然让其异常恼怒,来自黑云上的声音也变得尖厉了起来。

    “既然要死,我自然要拉几个人垫背,你们谁想试试?”

    面对血鸦老祖的威胁,林老头毫不畏惧,金钟上光芒再涨,竟是压过了血乌鸦黑光的笼罩。

    “既然你想早点死,那我就成全你!”

    血鸦老祖唳啸一声,声音变得更加冰寒。

    同时数百只血光笼罩的血鸦王振翅飞出,血色光焰与金光硬生生碰撞在一起。

    “那林老鬼强弩之末,我们站在一边看戏都能把他耗死,血鸦你又何必浪费力气呢!”

    只是一次试探便没了动静的大黑熊,此时无奈的摇了摇头,心疼的唤出一头小山般巨大的黑熊。

    那黑熊一现身便一手抓了只血乌鸦,从半空滑翔而下,越过血焰与金光,径直砸向脚踏虚空的林老头。

    “熊大,悠着点,反正那林老鬼也是必死之人,可别让他真拉了你去垫背。”

    黑云上空,外号大黑熊的兽魂宗老头一脸肉疼的叮嘱,但他眼底的凌冽寒芒却是跳动不止。

    “敢欺负我女儿,只有死!”

章节目录

妖王养殖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幽冥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冥神剑并收藏妖王养殖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