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儿,你这么着急的把我们这些老家伙叫来,到底所为何事啊?”

    慕容氏族宗堂,包括老祖、长老在内的直系宗亲全部汇聚于此,大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慕容婷召开家族紧急会议的目的。

    “各位叔伯、老祖,我这次麻烦大家前来,主要是为了宣布一件家族大事。”

    等族人都到齐了,慕容婷先是对一众长辈告罪一声,随后满怀愧疚、神情羞怒的让人抬上来一物。

    “这是,家族传承的麒麟皮?”

    “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模样,莫非是被鼠妖给啃了不成?”

    一众家族长辈看清眼前的东西,个个惊怒羞恼,脾气不好的直接暴跳而起。

    慕容婷让人抬出来的东西,正是那宝库里只剩下边边角角的荒古圣兽麒麟之皮。

    “我今天召集大家前来,正是要宣布家族重宝丢失之事。”将族中长辈的神情变化看在眼中,慕容婷心下满意,面上却一副恼怒悲愤。

    “不知道是哪个胆大包天之人,竟是毁了我族中传承至宝,更是将主要部分偷走,这简直是对我们慕容氏莫大的羞辱。”

    慕容婷颤抖着捧起剩余的麒麟皮边角,咬牙切齿,恨不能将贼人扒皮抽筋。

    “婷儿,难道那贼子就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线索吗,我慕容氏也不是寻常人家,难道这枫叶城还有人能在我们家族重地来无影去无踪不成?”

    关系到家族传承重宝,没有人敢大意,身为家族老祖的慕容修更是直接问话。

    “你们俩人还不快把今日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的告诉老祖。”见老祖询问,慕容婷一瞪今日看守宝库的两名老奴。

    “老祖,我们两人今日一直守在宝库外,除了家族负责清理宝库的子弟,并没有一人进出啊!”

    被慕容婷冷冷的目光一瞪,那两名老奴连忙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将今日发生的一切如实说出。

    “那么今日负责清理宝库的到底是何人啊?”慕容修怒目圆瞪,以筑基初期的威压笼罩整个宗堂,厉声喝问。

    慕容氏族的传统,为了让家族后辈不忘身为荒古世家的传承,家族子弟都要轮流参与清理存放荒古遗宝的宝库。

    其目的并不是让他们干活,而是要告诫他们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

    “回老祖,今日是念小姐轮值。”那老奴不敢隐瞒,连忙回答。

    “念小姐,莫非是楚楚你那位外孙女儿?”听到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慕容修望向坐在一旁的慕容楚楚。

    作为慕容氏族的后起之秀,慕容楚楚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比她这个老祖差。

    “是我外孙女儿不错,难道你们怀疑是她偷取了我们家族的传承之宝?”

    原本慕容楚楚坐在那毫不关心此事,没想到事情竟然牵扯到她那位刚回宗族不久的外孙女身上,护短的她气势一下变得凌厉了起来。

    “楚楚,我什么时候说要怀疑你的孙女儿了,毕竟今天是她轮值,终归是要负些责任的吧。”

    慕容楚楚性子冷厉,即便是身为老祖的慕容修也不敢刺激她。

    “三长老,虽然我们没有怀疑您孙女的意思,但是在她当值的时候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总是要背负一定的责任。”

    “为了不徇私枉法,我建议在查明真相之前,给念小姐记家族大过一次,并协助执法长老自证清白。”

    “反正只要传承至宝不是念小姐偷的,早晚也会恢复清白,这只不过是一个过场,三长老不会有意见吧?”

    慕容婷一副秉公执法的公正样子,慕容楚楚听了却是心中恼怒。

    虽然记家族大过没有实质性的损害,但在慕容氏家族中却是一个不小的污点。

    尤其是对有望争夺家主之位的子弟,这简直就是一张直击要害的否决票。

    “慕容婷,你明知道以阿奴的修为根本破不开传承至宝的防护光罩,你这是故意找她麻烦是吧?”

    慕容楚楚怒喝一声,威压直接笼罩慕容婷。

    传承宝库虽然任由家族直系子弟进出,但凡是重宝都有光罩防护的,别说是炼气初期修士,就是炼气后期的修士都很难打开。

    如今慕容婷当着家族所有人的面,给阿奴记一次大过,显然是不安好心。

    “楚楚,大家都是一家人,干嘛发这样大的火。”慕容楚楚的威压刚释放到慕容婷身上,慕容修便帮她挡了下来。

    “婷儿身为一家之主,总不能有失公允,都是为了家族利益着想嘛。”慕容修一边挡下慕容楚楚的压迫,一边在一旁出声安抚。

    不过她看似在中间当和事佬,却显然已经站在慕容婷那边,同意了她的决定。

    “慕容婷,什么公平公正,我看你是怕阿奴跟你那宝贝女儿争夺家主之位吧?”慕容楚楚早已看透了这位现任家主的心思,更是毫不避讳地当众说了出来。

    “楚楚,你怎么能这么说婷儿呢,传承至宝丢了,那可是我们家族的大事,婷儿身为家主,又怎么可能以公谋私呢。”见慕容楚楚竟然说出这种话,慕容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温和训斥道。

    “家主,家主,大喜事,大喜事啊!”

    就在宗堂内气氛沉重,慕容楚楚眼见着就要发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并伴随着一人激动的叫喊声。

    “谁让你进来的,没看到里面正在召开家族会议吗,你这奴才是不是不想活了?”

    “在老祖面前,你胡乱闯进来成何体统,快给我滚出去。”

    门外叫喊的家仆刚冲进宗堂,便被一众家族长辈喝骂,而等他看清了屋内的形势,整个人顿时吓得半死。

    身为家主亲信,这名奴仆原本有些恃宠而骄,如今一吓顿时如冰水淋头,顿时清醒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看你慌慌张张的,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看我怎么罚你。”见到自己亲信当众难堪,慕容婷自然要为他出头,虽是严声训斥却替他化去了众怒。

    “家主,各位老祖,前几日大出风头的那位陈仙师来了,还带来了一位玉灵宗筑基中期的大长老,说是要收念小姐当内门精英弟子,现在就在门外了。”

    那奴仆说完,回首一指宗堂大门,忽然想到自作主张的将人带来这里,一张脸又瞬间苍白如纸。

章节目录

妖王养殖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幽冥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冥神剑并收藏妖王养殖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