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仙宫被隐匿阵法覆盖,即便强如筑基期的修士,在外面也根本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当时我们阴魂殿为了躲避仇家,残存弟子全部躲入仙宫,好生过了一阵暗无天日的日子。”

    讲到此处,牧正阳感怀的一笑,见陈念在认真倾听,于是松了口气的继续讲下去。

    “后来仇家退去,我们阴魂殿便在这里扎根了下来,地下作为宗门腹地,地上以道观作为掩饰。”

    “为了获取资源,同时起到磨炼弟子的作用,这才改为杀手组织,一点点打出现在的名气。”

    “对了,我们宗门之前并不是叫阴魂殿的,只是为了躲避以前的仇家,没办法换了名字。”

    牧正阳说完,长叹一声,似是察觉到自己讲的有些啰嗦,他连忙清咳了一声,说到重点。

    “阴魂殿殿规,至尊令至高无上,凡持至尊令者,便是阴魂殿殿主,认令不认人。”

    “至尊令同时拥有阴阳两块,阳令由殿主亲身携带,阴令在仙宫封存,除非阳令被殿主亲手毁去,阴令才可现世。”

    “如今您竟然持阳令前来,证明上任殿主认定了您的身份,从今往后,您便是我阴魂殿新任殿主。”

    说完,牧正阳再次带头跪拜,轩辕青衫两人同样跪拜施礼。

    陈念捏着手中令牌,再望着眼前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三人,他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那轩辕镜给坑了。

    当初那轩辕镜可没有说让他接任殿主一事,甚至还让他传话轩辕青衫,要她把这阴魂殿解散。

    “这老家伙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把我骗到这里来呢?”陈念眉头微皱,在心底暗暗嘀咕。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只是替轩辕镜传个话,并不想当你们的殿主,这块令牌你们谁想要谁要,我双手奉上如何?”

    思索片刻,陈念将至尊令递到三人面前,试探着开口道。

    他这次出山可是有重要任务的,可不想被耗死在这里。

    “轩辕镜说,你们接下了刺杀镇南王世子的任务,让我拿至尊令来告诉你们一声,任务取消,甚至阴魂殿也可以解散了。”

    “你们惹上了镇南王府,今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还不如大家就此解散,脱离了阴魂殿弟子的身份,想必也不会被追杀了。”

    见三人惊愕得面面相觑,并没一人伸手去接下至尊令牌,陈念自顾自的说道。

    “殿主说笑了,我们宗门一体,所有弟子同生共死,又怎么可能说解散就解散。”牧正阳苦着脸道。

    “至于取消刺杀任务一事,即便轩辕殿主身死道消无法持至尊令返回,他也可以凭残存神魂爆碎阳令,殿内自由人接管阴令,并不需要让人持令回来传话一说。”

    牧正阳道出原委,陈念在望向轩辕青衫两人,他们看到陈念扫来的目光,齐齐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轩辕镜这个老鬼,竟然真的骗我!”陈念恼羞成怒,就准备将手中至尊令一把捏碎。

    “殿主不可啊,轩辕殿主既然认定了您接任殿主,显然是有他的深意,殿主万万不可抛下我们不管啊!”

    牧正阳三人凄声劝阻,整个身体都趴伏在了地上。

    眼前三人的举动,着实让陈念惊愕不已,他见过争权夺势不择手段的,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甘心让别人当殿主的。

    难道他有自带的王霸之气,让人一见就甘愿当牛做马?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面肯定有古怪。”陈念不由心底冷笑一声,决定静观其变。

    不就是让他当殿主吗,他有什么不敢的,就当给你们看看好了。

    倒想知道你们暗地里搞什么幺蛾子。

    如此一想,陈念将至尊令收回,双手微托,生出一股暗力将跪拜在地的三人托起。

    “既然是轩辕殿主的临终嘱托,今日见你们又是如此的真诚,我答应你们,接任殿主一职好了。”

    陈念说的慷慨激昂,却仔细观瞧三人神色,并没见到暗藏的古怪,反倒是一个个如释重负。

    “让你们装,早晚要露出狐狸尾巴。”陈念认定了这其中有猫腻,却并不点破。

    “请殿主入殿,我等为您召开接任大典。”不敢给陈念后悔的机会,牧正阳三人连忙起身,恭敬的引着陈念踏剑飞入地下宫殿。

    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巨大宫殿内,陈念见到了阴魂殿所有弟子。

    他放眼望去,包括那轩辕青衫在内,总共是四十八人,男女老少皆有,修为最强者也不过是练气九层而已,怪不得那轩辕镜担心他们的生死存亡。

    陈念真不知道,阴魂殿这是到了如何山穷水尽的地步,就凭他们这低微的实力,也敢去招惹镇南王府。

    即便是当日陈念斩杀的那名黄袍老者,一个人也足以将阴魂殿一众弟子碾压。

    更何况那名少女身边的王府侍从修为丝毫不弱,论阴狠和战斗经验更胜一筹。

    陈念不信镇南王府没有更厉害的高手,除非是真的揭不开锅,否则轩辕镜绝不会接下这种任务。

    “坑爹的轩辕镜,还说有一生积攒的宝物送我,你这个大骗子,肯定是骗人的。”

    当着一众面面相觑的阴魂殿弟子,陈念暴跳而起,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被这个老家伙给坑了。

    怪不得他在轩辕镜的储物袋中没发现几样有价值的东西,感情他这个殿主也是个穷鬼啊。

    “走,带我去轩辕镜的宝库看一看。”陈念黑着脸奔出大殿,等到了轩辕镜口中所谓的宝库一看,神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说什么宝库,在陈念眼中比破烂堆也强不了多少。

    除了几件根本没什么大用的法器,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的中品灵石,干巴巴的几株年份并不高的灵药,也就几瓶对练气期修士还算珍贵的丹药可堪一用。

    “骗子,真是个大骗子。”陈念用力跺脚,满脸的不忿。

    现在陈念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没一个想当殿主,感情这阴魂殿家底空空,连门下弟子正常消耗都开销不起。

    还有那轩辕镜,肯定是看准了自己实力不俗,又妖兽、灵器一大堆,准备把他推上来顶刀的。

章节目录

妖王养殖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幽冥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冥神剑并收藏妖王养殖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