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谢谢昨日款待,等我灭了那乌龙山的马贼,再来与师兄把酒言欢。”

    第二天一早,徐虎与刘玮告辞,离开南阳城,踏剑直奔乌龙山而去。

    乌龙山聚集着一股马贼势力,占山为王,坏事做尽,惩奸除恶的徐虎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

    “殿主,那徐虎离开南阳城去了乌龙山,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再突然出手。”

    牧正阳将这个消息告诉陈念,于是他们三人也偷偷出了城,绕了个弯的赶去乌龙山。

    这一日狂风大作,暴雨如瀑,徐虎飞临乌龙山顶,独战马贼七十二人。

    “道友与我乌龙山无仇无怨,为何赶尽杀绝?”

    乌龙山马贼老巢,马贼首领一名独眼大汉迎战徐虎,虽然修为弱了两层,但气势丝毫不减。

    “你们这些马贼坏事做尽,我今日就来为民除害。”

    长啸一声,徐虎毫不废话的发动了杀招,一把上品法器的飞剑来去呼啸,任凭马贼首领如何凶狠,一剑便轻松斩下了他的头颅。

    “上仙饶命啊,我等愿为上仙当牛做马!”

    “我上有老下有小,求上仙饶命!”

    “以前我们做的恶事都是被头领逼的,以后我愿洗心革面,求上仙给我们一次从新做人的机会。”

    见徐虎一个照面就斩杀了他们的首领,原本气焰滔天的马贼顿时萎了,浑身打颤的跪地求饶。

    以前那马贼首领在他们心中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连他都被轻易斩杀,自然没人敢跟徐虎耍横,只求他能饶得一条性命。

    “就凭你们这些垃圾蛀虫也想活命?还是早点投胎,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徐虎可不是心软之人,冷笑一声的祭出飞剑,砍瓜切菜一般的把剩余马贼全部斩杀,男女老少一个都不放过。

    杀完人,徐虎搜了一遍尸体,就准备去马贼的老巢看看还有没有好东西。

    就在这时,一串骷髅头串成的念珠从天而降,阴气缭绕鬼影重重,当头罩向徐虎。

    “魔道贼子,找死!”

    突然遭受袭击,徐虎恼怒的爆喝一声,右手牵引下,飞剑盘旋而上,瞬间与骷髅念珠纠缠在了一起。

    徐虎体内灵力汹涌,正准备一举将那串骷髅念珠绞碎,陡然间脸色一变,转身朝着背后的虚空拍出一掌。

    “何方妖人,竟然如此阴险狡诈。”

    一掌过后,徐虎趁势远离了之前站立的位置,只是他收回手掌一看,灵力包裹,可断金石的手掌,却是被爆开了一个血洞。

    他恼怒的望向前方,正好看到一名面罩绿色无脸面具的女子,缓缓收起一根无色透明的丝线。

    不等徐虎以一敌二的再跟那女子动手,他身后一道银光乍现,一名同样戴着绿色无脸面具的男子,以银光闪闪的手刀刺向其后心。

    “师兄救我!”

    感受到背后的凛冽杀机,徐虎终于变了脸色,顾不得隐藏的大喊求救。

    此时的徐虎额头冷汗直冒,心中更是骂娘不止。

    哪个混蛋说魔宗余孽最强高手不过是练气后期,背后刺杀他的人,让他感觉比三级妖兽还要恐怖。

    关键时刻,那与徐虎的飞剑缠斗的骷髅头念珠脱离战斗,竟是直直的朝着徐虎背后的杀手绞杀了过去。

    “牧师兄,你做什么?”

    远处的轩辕青衫看到这一幕,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

    躲在暗处的牧正阳却是并不回应,骷髅头中的鬼影张牙舞爪的扑向陈念,给徐虎争取到了关键的逃跑机会。

    “牧兄,这就是你们阴魂殿的那位新任殿主?你不是说他只有练气四层的修为吗,怎么如此强悍?”

    摆脱了陈念的刺杀,徐虎牵引着飞剑折返攻击,同骷髅头念珠一起将陈念牵制住。

    “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这么邪门儿,我们还是赶快斩杀了他们两人,把至尊令拿到手,可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

    既然已经反水,牧正阳可不敢大意,拼命催使着骷髅头,准备将陈念击杀。

    而另一边的轩辕青衫也不好过,藏在暗处的刘玮突然冒出,直接暴起一刀就准备将她砍成两半。

    幸好关键时刻轩辕青衫祭出一张防御灵符,她整个人被一道金光罩在里面,暂时躲过了危机。

    只可惜在刘玮的一连串暴击之下,光罩摇摇欲坠,一副并不能坚持多久的样子。

    “若不是我亲自前来,还不知道你们唱的这一出好戏,既然这样,那你们都给我去死吧。”

    见隐藏的敌人都已经现身,陈念也不准备再跟他们继续玩下去了。

    在徐虎的飞剑刺来的一刻,他毫不避讳的伸手一抓,随后两只银光闪闪的大手一搓,上品法器的飞剑便被他搓成了碎渣。

    随后他快走两步,赶上见机不妙就要逃离的骷髅头念珠,同样简单粗暴的抓到手中搓爆。

    还不等两人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陈念已经闪身到了牧正阳身前。

    “牧兄快跑!”徐虎惊叫一声。

    可惜已经太晚了。

    陈念的右手直刺入牧正阳胸口,一把将他那跳动不止的心脏掏出,灵力运转下一下捏爆。

    “师兄快走,我们不是这人的对手。”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徐虎冷汗直冒,转头对着远处依旧在攻击金光护罩的刘玮大喊了一声,不做停留的撒脚就跑。

    “去!”

    望着徐虎的背影,陈念并没有追击,而是掏出他那枚白色小剑符宝,凌空一击的把他斩杀在了半空。

    “徐师弟!”刚跑出去不远的刘玮,转头看到徐虎的惨死,兔死狐悲的难免悲戚出声。

    “既然你们师兄弟关系这么好,那我就发发善心,送你们下去团聚吧。”

    陈念手指牵引,斩杀了徐虎的白色小剑方向一转,快若闪电的直奔刘玮而去。

    “想杀我,我也要拉上你一起!”

    亲眼目睹了那枚白色小剑的不凡,刘玮知道他没有同等级的法器可以抗衡。

    但就算死,他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最后时刻,他将全部灵力灌输进他的法器长刀,拼命的朝着躲在光罩内的轩辕青衫投掷而去。

    此时的金色光罩已经薄如禅翼,显然已经无法阻挡下这致命的一击。

章节目录

妖王养殖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幽冥神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冥神剑并收藏妖王养殖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