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西,别怪你妈。”摁住她的女人唾沫横飞,“你这是病了,得治!”

    “是哟,哪有不认亲妈的,生你养你一场呢!”旁边妇女不忿,“你第一次高考才考了个重点大学,你妈找神婆给你看了之后,你攀上贵人不说,还又考了咱们首都最好的大学,这都你妈的功劳!”

    “就是!谁家丫头不是这样过来的?你爹妈还给你上学了呢,打你骂你又怎么样?她是你妈,这辈子你就得孝顺她!钱都得给她花!”

    这话像是一记惊雷,炸得有闺女的村民再也看不下去笑话,一个个忍不住义愤填膺起来,“就是这个理儿!你现在享福了,怎么就不说接你爹妈你兄弟去首都呢?这可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转户口难,现在只要掏钱就好!”

    “是哟,你看看你现在这打扮,可跟咱们不一样喽!钱多的花都花不完了吧?也不说给咱们村里修条路,分个千儿八百的!”膀大腰圆的肥硕女人膝盖重重顶压在褚西腰眼上,肥硕的手臂牢牢摁着她的后颈,趁人不备,不着痕迹地在她耳朵上抓了一把,瞬间将那钻石耳钉给顺到口袋里。

    褚西瞬间睁开眼睛,死水一般的眸子里,猩红一片。

    这耳钉,谁动谁死!

    那女人还要再去抓她另外一只耳朵,却冷不丁被褚西狠狠一口咬住掌侧软肉。

    女人尖叫一声,松开了对褚西的钳制,厚实的巴掌朝着她的脑袋狠狠拍打着,想要她松口。

    褚西忍着眩晕,不顾鼻腔里的温热,死死咬着她掌侧那块肉,直到肉被咬下来,她才满脸是血的笑一声,狠狠吐出来!

    今天若她不死,这个村子里的人一个都别想躲过她的报复!若今天她死了,有魂必成厉鬼,拖他们一起下地狱!

    围观村民瞧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就连摁着她的那些人也松了手,一时间,竟是没人敢说话了。

    村里有习俗,谁家死了人,都要去看一眼,这褚家闺女的样子竟比死人更甚……

    褚西趴在地上,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可浑身都疼,疼得她忍不住想哭。

    只可惜,再没有人来救她了……

    她低低笑着,眼泪浸润着血水,“啪嗒”一声砸到地上。

    “西西,我是你妈啊……”女人见褚西失去反抗能力,终于抹着眼泪,和丈夫儿子一起上前,“我们能害你吗?你这是中邪了啊你知道吗?妈都是为你好。”

    说完,看向旁边的神婆,紧张问:“大仙,你看她身体里的妖怪出来了吗?还要不要再扎几针?”

    神婆瞧着褚西那猩红的眼睛,心里砰砰乱跳,偷偷咽了口唾沫,竭力维持着震惊,“妖怪已经被逼出来了,你们放心。好好养着吧,我还有几场法事要做,就不多呆了!”

    这姑娘眼睛里都是瘀血,怕不是要失明?

    神婆越想越怕,逃亡多年,才在三教九流的帮助下避过了那人,从东三省回到本家。现在那人是死了,可保不齐还有朋友啥的……

    她实在是害怕。

    感觉到她的惧意,褚西笑了一声,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刚站稳,一口血就猛地从胸腔里涌出来,喷到面前的地上。

    “大仙,”她也不在意,拖着十四年后再次受到重创的腰腿,一边摘下耳朵上的钻石耳钉,一边往褚家人和神婆中间走,“这颗钻石耳钉微微泛蓝,是极为珍贵的一种,虽不是太大,可价值却近两千万……”

    神婆停住步子,转身朝向她,眼睛牢牢盯着她手里染了血的钻石耳钉,脚不受控制地走向她。

    褚家人闻言,亦是不敢置信地瞪着她手里的钻石耳钉,他们以为那就是街上十几二十块的玩意儿!

    竟然值这么多吗?!

    眼见着神婆伸手,褚家人再也按捺不住狂跳的心脏,凶狠地冲上去。

    这是他们褚家的,谁也别想拿走!

    褚西忍着眩晕,在这一刻动了手,没人看清她做了什么,可等她自己也倒下来,众人才发现,褚家人和神婆正自抽搐抖动着,已然说不出话来……

    再去看褚西,她单手覆面,静静躺在地上,好一会儿才艰难抬手,似乎吞了个什么东西,之后胸口再无半点动静。

    众人惊住,别是死了人吧?

    就在他们心下惶恐想跑的时候,褚西私人生活助理和工作助理带着警察和医务人员冲过来,将在场所有人全部围住。

    医务人员朝着褚西冲过去,仔细检查之后,宣布褚西当场死亡,竟是连抢救都不用了。

    “初步断定,肋骨多处骨折,伤及心肺……”医生红着眼,咬牙汇报,“颅骨骨折,脑挫裂伤……”

    话没说完,医生已经哽咽。

    生活助理哭红了双眼,想起褚西的遗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褚西姐说……说要捐献器官,你们……你们……”

    她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失声。

    是她没保护好褚西姐,她对不起先生的嘱托!

    医生和后来赶到的法医带着褚西的遗体先行一步,出警的中队红着双眼,恨恨道,“全部带走!”

    时年,褚家因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等,情节严重,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数罪并罚,被判死刑。

    神婆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偷盗褚西钻石耳钉的女人因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判处死刑。

    村民协助犯罪的,拘留并罚款。

    法院当庭宣判最终结果,同时褚西名下财产按照先前遗嘱,全部捐献给国家科研部和教育部。

    “不服!我们不服!她是我的女儿,我们生她养她一场,就是弄死她又怎么样?凭什么要判我们死刑?还有那财产,我们还没死呢,凭啥要给别人!那是我们的!我们的!”

    判决已定,褚家人再如何挣扎分辨,也只能被冷漠下去,眼睁睁等着死刑日期的临近。

    同时,此事经褚西私人生活助理和工作助理的媒体记者朋友披露,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至此,相关人员再无减刑的可能……

章节目录

重生之八零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我不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不白并收藏重生之八零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