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没想到褚西有这样的身手,一时间全都愣住了。

    褚轩航只懵了一瞬,就拔腿追了,不亲眼看着她上火车,他不放心。

    后追上来的李霞见褚西又跑了,自家儿子满脚泥巴又急三火四地嗷嗷叫着让她滚,急得嘴角都要起燎泡了。

    等靠近军吉普,她脸僵了一下,强撑起一个笑,“叫……叫你们看笑话了。是我们没把孩子教好……”

    说着话,眼角余光还追着褚西。

    “她就是褚明国的闺女?”刘征和的警卫迟疑地看着李霞,“她好像有点怨恨他爸?”

    不然怎么会说你就是认识褚明国他爹,也得给我退回去?

    “对对,她就是我小叔子的闺女。”李霞拢了拢耳边的短发,才又开口,“怨不怨她爸我不知道,这些年虽然都是我们在照顾她,可她到底跟我们不亲……”

    上次褚明国回来,还是褚西小的时候,送走褚西她妈后,现在一晃眼,十来年过去了。

    “小赵,掉头。”不等李霞再说什么,定定看了褚西许久的刘征和觉着不对,皱眉道,“追上那孩子。”

    这孩子怎么看都有点像是去寻仇的。

    小赵开车老手,几乎刘征和一开口,他便退回了那条东西向的大道,调整好方向,一踩油门追了上去。

    被刘征和无视的李霞抿抿嘴,只好倒腾着两条腿去追。

    ————

    “闺女,你找谁?”

    吴家村村口大槐树下坐了一群人,瞧着褚西面生,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热情地看着她。

    “褚粮。”褚西笑微微道,“还有王翠霞。”

    这是上辈子勒索不成,恼羞成怒,继而绑架她的亲爹亲妈的姓名。

    “褚粮、王翠霞?”村人确认她说的是谁之后,眼里羡慕一闪而逝,撇撇嘴,“你呀,来得不凑巧。这两家人啊,早两年就不在咱们村了。”

    这意思是人不在吴家村,但吴家村确实有这两个人?

    见褚西不语,纳着鞋底的一个小媳妇开口道,“是啊,咱现在虽然包产到户了,可都是有数的,按人头,一人一亩三分地。可那疆省就不一样了,地多着呢。人家啊,有钱,有人,买了票,举家跑去疆省了。”

    如今国家放开高考两年了,管制的也不是很严,只要有钱买火车票,迁出去就迁出去了,压根不难。

    “听说疆省挺大的,还分什么南疆北疆,就是不知道人家去了疆省哪一块儿。反正啊,都说那儿大有作为,有能耐出去的都跑去那儿了……”

    褚西静静听着。

    户籍方面现在还不算完善,疆省那边又确实缺人,若是举家过去,很容易得到安置……

    找人,不容易。

    “他们……”褚西顿了顿,改了话头,“请问村长在哪儿?”

    想要迁出去,村长总要开证明的。

    “别问了,村长也不知道。”那小媳妇儿拿针在自己头发上蹭了蹭,一边哧棱哧棱地纳鞋底,一边笑嘻嘻地说道,“给钱就成了,到那边是他们的事儿。”

    褚西微敛眼睛,问清楚了村长家的位置,还是去打听了一番。果真如他们所说,谁也不清楚这两家人去了疆省哪一块儿。

    没有互联网,没有身份证,火车票甚至没有实名制,若半途他们下了车……

    她想找人,在这个年代无异于大海捞针。

    褚西拿着锯子,一时间,满目茫然。

    因为户籍问题,八十年代不少犯罪分子逃窜,以至于追捕二三十年后才被抓到。

    现在看,无论恩仇,她这辈子想找的人,可能短时间内都无法找到……

    ————

    “褚西!”

    伴随着刹车声,一道熟悉的声音将褚西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回头,瞧见来人,移开眼,揉了揉有些发烫的眉心,连话都懒得说。

    “你父亲褚明国让我们接你过去。”司机下了车,蹲在她面前,“有什么紧要的东西,你回去收拾一下,其他都不用带。”

    褚西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呆呆想了一会儿,把锯子塞他怀里,便准备回道观。

    她跟着李霞下山,无非就是寻个机会来找褚粮和王翠霞,现在两人都无踪可寻,就想回山上了。

    原身所经历的事儿,她暂时没有心情为她讨回公道。

    “你父亲没死。”跟着司机过来的人下车,摁住她的肩膀,“他让我们接你过去。”

    褚明国没死?

    褚西抿唇,停住脚步。

    那道意识除了奶奶张兰,最挂心的便是父亲褚明国了……

    “我父亲原来的抚恤金被大伯母拿去了,什么时候能要来,我什么时候跟你们走。”

    褚西望着眼前鬓边白完了的国字脸,平静提出要求。

    原身的奶奶张兰在原身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去市里找大儿子,想要要回这些年借出去的钱,好让原身在上大学前去探次亲,再买一些衣物,其他留着大学用。

    结果要钱的时候,正碰上联防队的人,老太太没有暂住证,只能在联防队的盯视下,连夜回褚家村。

    回来的路上,人摔得不轻,就这样出了事儿。

    老太太过世,褚明国也在此时传来病危的消息,后来眼看抢救无效,领导便按照褚明国的要求,将抚恤金提前给汇了来。

    一万块,就落在了李霞手里。

    接连打击下,原身病倒,错过了大学报到日期,连录取通知书都无法找到。

    病好后,原身理清思绪,找李霞要钱,要录取通知书,却被李霞各种理由拒绝,直到她说要举报李霞拿着她通知书行贿,李霞才以她精神失常为由,找了神婆三五不时给她扎针,更是把她关在家里。

    褚明航放了她之后,万念俱灰之下,这小姑娘便跳了河……

    褚西收回思绪,等着国字脸说话。

    这些钱,合该谁的,还由谁拿着。

    国字脸眉头微皱,心里立时明了了七八分,上前,大手盖住她脑袋揉了揉,被她凶巴巴地盯了一下,才挪开手,扭头跟司机说,“两个小时后出发。”

    这是给司机时间,让他处理抚恤金的事儿。

    见着司机开着车走了,国字脸叹了口气,拍拍褚西的肩膀,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反而刺道,“你这警惕性不够啊……”

    他就说个褚明国的名字,她就信了,要跟着他走。

    褚西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闻言,看傻子般瞧了他一眼。

    八零年,能开得起小汽车的,要么是外商,要么是职级较高的公职人员。

    不说国字脸未来响当当的名号,就说他们现在开的车,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开得了的。

    国字脸愣了一下,忍不住大笑出声,上手又拍了拍她的肩膀,“不错,不错,跟你爸一样,是个有出息的。”

    褚西忍耐着他拍在肩膀上的力道,默默移开视线。

    要不是有人常在她跟前提起他,她这就要翻脸了。

    过了一会儿,国字脸问她:“你就不问问你爸?”

    “保密条例下,你能告诉我多少?!”褚西没想到资料上面相极严肃的人,竟然这么多话,本就心情不咋好,耳边再嗡嗡不停,就更不耐烦了,没忍住又怼了一句,“你甚至连他做什么工作都不能说吧?”

    六年,十年的不回来,除了国家保密任务,还能做什么?

    而这任务明显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国字脸刘征和一噎,“那你可以问问你爸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千钧一发之际,来了一医术高超的医生,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了!”褚西直接开口,堵住他的话头,咬牙,“你能不能静静?!”

    本要下山了结那一家子人渣,结果却一拳捣在棉花上,褚西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漂亮的凤眼里火星子乱窜,逮谁喷谁呢。

章节目录

重生之八零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我不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不白并收藏重生之八零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