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把话都说完了,确实跟她猜的一样,刘征和便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褚西环视吴家村一圈,闭了闭眼,才往外走。

    “真不回去收拾东西吗?”刘征和走在她旁边,低声道,“这次接你过去,没有什么意外,你以后应该就留在那儿了。”

    褚西只是听着,没有吭气。

    “我不清楚你爸现在的身体状况,但却能告诉你,他可能不是个好爸爸,但却对咱们国家工业发展极为重要。”刘征和以为她心里还有疙瘩,叹了口气,“你别怪他。”

    从国家成立到现在,三十年过去了,各个国家对华夏在工业技术层面,仍旧处于封锁状态。现在改革开放,引进外资,因为技术问题,很多方面不得不做出让步……

    刘征和一想起这事儿,就憋得胸口疼。

    狠狠吐出一口气,他道,“上面很重视你爸,他甚至拥有持枪权。”

    在华夏,能拥有持枪资格,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褚西不太懂这里面的门道,却陡然对褚明国升起了几分好奇。拜某人所致,她对纯粹的国家科研人员,总是不自觉升起几分敬意。

    “褚工他要是有事……”刘征和从回忆中抽回思绪,对上她黑白分明又乌润的眼睛,笑笑,“唉,我不说那么多了,你过去见过他就知道了,他啊,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褚西移开视线,默然不语。

    上辈子,那个偷走她钻石耳钉的膀大腰圆女人竟然小时候就被拐走了。而其他几个人,也以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存于世。

    这吴家村,竟没有一个她想要找的人……

    ————

    有刘征和的这层身份在,司机很快就收回了那笔钱,顺便还又给她收拾好了行李,这就准备带人去市里赶火车了。

    车上,褚西捏着存折,瞧了一眼上面比预想还多出来的两千块,缓缓开口,“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大概被人冒用了,麻烦你们帮忙处理下。”

    忍着颠簸,她揉揉额头,“不要留下案底。”

    为了褚明国,也是为了褚轩航。

    “这个没问题。”刘征和直接答应下来,然后细细叮嘱她火车上的注意事项,在哪儿下车,最后才又道,“到时候会有乘务人员提醒你,可你自己也注意一些。”

    他已经跟乘务人员和铁路乘警打好了招呼,这一路上,只要这孩子不出幺蛾子,顺顺当当就能到疆省。

    当然,有乘警和乘务人员看着,这孩子也别想提前下车。

    “乘车时间有点长,我给你买了吃的,也给你买了几本书,你吃吃喝喝看看书,就不觉得时间过得慢了。”

    一直到火车站,刘征和还在说呢,“虽然坐车时间长,可现在比冬天好多了。”

    说到这儿,刘征和就有些唏嘘。想当年,他初次到疆省,冬天去的,白茫茫的都是雪,睁开眼是雪,闭上眼还是雪,几天几夜下来,有人受不住,扒着车窗就要往下跳的大有人在。

    现在这个天,沿途还能看看别的颜色。

    司机买了票过来,一听刘征和说了什么,赶紧使了个眼色,叫他不要说了。

    这小姑娘也才十六岁,说这些,万一吓得人不去了那就是事儿了。

    刘征和终于闭嘴,听着广播,将人送上站台,亲眼见着她上了车,车开走,才掉头回去。

    最近治安问题太多,大案小案接连不断,离了主事的人不行。

    ————

    这个年代的东西,大多都存在于旧照片里,亲眼去看去感受,跟从照片里或者资料里看到的,又有些不同。

    褚西坐在铺位上发了会儿呆,才蒙头躺下,该找的人她暂时没办法找到,除了被人推着往前走,她找不到活在这个时代的意义和方向……

    绿皮火车就那么晃晃荡荡地朝着疆省开去,除了基本的活动,她就一直躺在床上,只是躺的时间长了,也是难受。

    翻身坐起来,打开牛皮纸包着的几本书,褚西默了。

    高等数学、工程力学、化学、物理……

    她不明白,什么时候打发时间的书籍竟然是这样的了!

    就在她默默凝视着这些专业性极强的书籍时,对面传来一阵牙酸的吞咽声。

    抬头,就对上对面中间铺位上那人崇敬的眼神,她:“……”

    捡起跟书包在一起的笔,褚西拿起那本高等数学,随便翻了一页,盘腿坐着开始演算。

    说起来,上辈子的她文科比较强,后来愣是被那人“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言传身教蛊惑,把理科也捡了起来,最后得以跟文科并驾齐驱。

    所以,看到这个时代的高等数学,她还真有些手痒。

    于是,褚西做着题,其他五个铺位的人便时不时看她一眼,压根不敢乱动,就连吃东西的声音都不自觉放到了最低。

    这个年代,对知识分子,人们打心眼里敬畏。

    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褚西没忍住,一把扔了书,满眼呆滞地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戈壁黄沙,整个人陷入一种疯狂想要跳车的冲动。

    这跟她上辈子看到过的完全不一样!

    “小同志!可不能跳!”眼见着褚西眼神不对,对面中间铺位的男人吓得不行,翻身下来,拦在铺位门口,“咱国家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你……你还没有做出点成绩,万一摔坏了,那不是耽误事儿吗?”

    虽然看起来年纪小点儿,可人家看得书不一般,说不定就是去疆省工作的科学家。

    想到这儿,男人神色更是坚定。

    他要挽救国家人才!

    褚西涌动的烦躁一下泄了气,看他一眼,倒下,继续睡。

    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遇上他,但她还是希冀着能再次遇上他,看一看他,现下的生命便还是需要珍惜的。

    终于在第四天,褚西下了火车,捂着眼睛深深呼气吐气几次,才平复了躁动的情绪,大步朝举着写了她名字的木板子接她的那人走去。

    这个地方她打心眼里敬重,可若褚明国完全好起来,她不会待在这里太长久……

章节目录

重生之八零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我不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不白并收藏重生之八零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