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西跟着来人出了站,一眼便看见那鹤立鸡群的小吉普。

    破旧,但却保养的很精心,在黄土飞扬的疆省,车身上几乎看不到什么尘沙。

    一上车,来人招呼了一声,就立即发动车子,心急地往基地跑。

    车子性能在那儿摆着,看起来很快,也就只开到八十码。可疆省戈壁滩多,很多路段不太好走,一遇到坑洼的地方,人几乎都要甩到车顶上去。

    在脑袋被撞了几下之后,褚西默默抓紧了把手,脚死死顶着前面的座椅,尽量撑起自己,争取不被抛起来。

    那穿着老式军装的小伙子见状,赶紧放慢了速度,不好意思道,“疆省大多都是这样……”

    国家经济紧张,这样算是好的了……

    褚西很想自己去开车,却也只是望了一眼方向盘,掐捏着自己的手指,忍耐道,“尽量开快一些。”

    早死早超生。

    “诶!”大约是褚西脸色确实称不上好,那小伙子将慢下来的速度立即提档,二话不说便又迅猛往前冲。

    颠簸是避免不了了,甚至比之前更甚。

    褚西唇上的血色慢慢退去,太阳穴也突突跳着,就是这个时候,眉心一热,眩晕想吐的症状好了许多。

    她一怔,不着痕迹地看向后视镜,盯着自己没有任何异常的眉间,沉思。

    下山的时候,褚道在她脑门上点了一下……

    难道还有什么深意?

    褚西不知道,人褚道主要是为了给她开开眼,让她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好叫她起了敬畏之心,或者是好奇心,以期她能掉头再回去。

    可惜,她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也就没能回去。

    ————

    褚明国所在的基地,就像是一个城市的缩影,比着城市是小了,可该有的东西都有,学校、医院也是不缺。

    人直接把她带去了医院。

    等她到了病房,已经有人等着了,来人穿的是便服,她一时间无法判断来人的身份。

    那带她来的小战士敬了个礼,转身就出去,给两人留下空间。

    “褚西?”他问。

    来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对上她的时候很温和,只是看他脸上清浅的纹路,便也能猜出他平日里有多严肃。

    褚西:“嗯。”

    她只答了一声,便朝着病床走去。

    褚明国无知无觉地躺在病床上,脸颊凹陷下去,枯瘦的手上还扎着滞留针,即便是这样,也残留着这一辈国家科研人员的风骨。

    “他……”

    褚西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她不确定自己问出来的东西,别人是否会给她解疑。

    “你可能已经猜出来了,褚工他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军人。”政委吴成志站在她身边,低头看着褚明国,声音里有化不开的愁绪,“他身上背负着国家许多科研项目,若说起来,他算是全才。”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发愁。

    褚明国出生于一九四四年,其人极为聪明,十六岁不到便已学完大学全部课程。后被国家选中,成为派遣去苏国留学的其中一员。学成归来,迅速解决完终身大事,便投入到国家科研项目中。

    他是国家科研人员中,极年轻有为的一个。

    若不是这次意外,他本可以终身在国家科研项目上发光发热。

    “褚工负责机械方面的工作。这次研究实验取得了巨大的突破性进展,本是要进京汇报,结果却被助手窃取了部分资料。褚工跟着去追,资料追回来了,人也受到重创,去年年底抢救回来,却一直没有苏醒……”

    谁都没有想到助手手里还拿着一把国外最新研制的手木仓,甚至于出了基地不多远,他们还发现了他身上携带的窃听器。褚明国怕助手通过窃听器泄密,便开枪击毁了那窃听器,也是这个空档,助手给了他一枪。

    “现在我们没办法把人唤醒,只能请你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人唤醒。”吴成志将视线从褚明国身上移开,落到褚西身上,“他并不是现在医学上说的植物人状态,而是有些微意识的。也许他能醒来的奇迹就在你这儿了。”

    褚西扭头,看向吴成志,惊讶道:“他还有意识?”

    褚明国在后世曾被提起,但只有姓氏,隐去了姓名。如果没错,再有两个月,便是他生命的尽头。

    “有!”一想到褚明国研究成果落实到军工上的发展,吴成志声音不自觉激动起来,“有一次,我们给褚工进行检查,大脑扫描时,偶然提到了你,发现那个时候他的大脑相关区域比以往更活跃一些!”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对褚工的苏醒报以莫大的期望!

    “基地其他人都可以有事儿,但褚工绝对不可以!”吴成志抓住褚西的肩膀,低头望进她的眼睛,“褚西,褚工他是深爱着你这个女儿的!”

    褚西鼻子一酸。

    承接了原身所有的记忆,又见过太多因为国家科研项目的保密性而与世隔绝的科学家,工程师们的报道,她对褚明国昏迷时的反应感触更深。

    果然,那些对子女爱之深远的父母,永远都是别人的。

    “领导。”

    褚西走神间,一个医生走进来,朝着吴成志点点头,便撸起袖子道,“现在是给褚工针灸推拿的时间,你们要不先外面说话?”

    等会儿得脱衣服呢。

    吴成志刚带着褚西到了门口,就听她问,“我的高考成绩,你们跟……他说过吗?”

    “我们这边的消息虽然传不出去,可是你这边的消息却是可以传进来的。”吴成志点点头,“你的大小事,你爸都知道。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是你爸说你要上大学,让我们把抚恤金打给你奶奶,让你奶奶给你置办上大学的物件。”

    只是后来褚工出事,大家忙着褚工的事儿,后面就没有着人去打听了。

    褚西:“……”

    行吧,她还想着用自己没考上大学刺激一下褚明国呢,现在只能另想法子了。

    吴成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小姑娘好像有些嫌弃他?

    “我住哪儿?”暂时想不到别的法子来给褚明国刺激,褚西便问了眼下最紧要的事儿。

    “咱基地有你爸的住处,是个小院子,两室一厅。”吴成志道,“你就住那儿。那儿离医院不远。”

章节目录

重生之八零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我不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不白并收藏重生之八零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