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料买到了,小铁锅也买到了,然后刘秀也继续上路了。

    顺带一提的是,在买锅的时候刘秀还买了一小袋木炭,木炭是从铁匠铺买的,用铁匠铺老板的话来说,那木炭可是极寒之地的雪松烧制而成,燃烧时间长,热量足,且无烟,是烧制钢铁的上好木炭。

    听到铁匠铺老板这么说,刘秀一琢磨,这玩意用来烧烤正好啊,于是就买了一小袋,准备什么时候来一次露天烧烤……

    从牛角镇的另一边出去,镇外的难民比刘秀来时的方向还多一些。

    “生而在世,众生皆苦”

    心头微微一叹,刘秀慢步穿过人群,待到前行数里不见难民之后,他拐进了一条小路往荒野去了。

    苦难的场景见多了容易让人抑郁,他选择去山野中看秋山红叶流泉飞瀑。

    并非刘秀在逃避,用一句不恰当的比喻来说,‘眼不见心不烦’罢了。

    暴雨过去不过两天,山洪并未完全退去,只是没有一开始那么凶猛了,想要完全平息下来恐怕还得几天时间。

    到处都是垮塌的山体倒地的大树,原本就不好走的小路更是被时不时的阻断,换做普通人的话可谓寸步难行,但这并不能阻拦刘秀的脚步。

    中午时分刘秀已经远离牛角镇三五十里了,那里发生的一切成为了他人生旅途中的一段记忆,遇到的人,看过的景,余生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次遇到。

    “我还是个少年啊,很多人眼中我估计还是个孩子,怎么无端端的升起这么多感慨呢?”刘秀心中如是道。

    他固执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多岁的年轻人,反正别人又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年岁。

    啧,这就是典型的自己都骗……

    站在一处山坡上,刘秀微微闭上了眼睛,空气很湿润清新,微风吹拂着他的脸颊送来了淡淡的花香。

    陶醉片刻,他弯腰从脚边摘了一朵金黄色的菊花放在鼻尖细嗅。

    “秋天了呢”他看着周围漫山遍野的菊花喃喃道。

    此时他置身于一片野菊花的海洋之中,菊花开满山,像是金色的地毯,空气中都充斥着菊花的香味,风景美如画。

    真正的花,开在山野烂漫处,哪怕经历了暴风雨依旧顽强的绽放着。

    看着眼前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刘秀一下子就想到了黄金甲,想到黄金甲他就想到了白馒头,想到白馒头他就有点饿了……

    早上才吃了几个野果哄骗了肚子呢。

    “自己有锅有调料,如此良辰美景,整俩小菜再小酌一杯岂不美哉?”

    想到就做,刘秀立即放下背篓忙活起来。

    对普通人来说,在这荒郊野外的肚子饿了估计很大可能只能啃土,但刘秀念力一扫,食材可谓比比皆是。

    山药?这个好,自己买调料的时候买了点糖,做一道拔丝山药,有一窝野兔?逮一只红烧了,哟呵还有野鸡蛋,整个蛋汤,今儿个就不吃鸡了,最后再凉拌一道苦苦菜齐活儿。

    一通忙活,个把小时后,刘秀仰躺在野菊花的海洋中,闻着花香,喝着自带的猴儿酒,品着小菜,那种悠闲,当真是羡煞旁人。

    他都不用自己夹菜的,念力取代了双手,想吃什么食物就自动飞他嘴里了,全程只顾享受就是。

    然后,刘秀醉了,不是喝酒喝醉的,实在是这种感觉太舒服太放松了,他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两个小时,刘秀也没去计较时间,醒来后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身上噼里啪啦作响,看来还能长个儿。

    醒来的刘秀也没急着离去,而是开始了又一通忙活。

    生火架上小铁锅,在锅里放上半锅水,桥上几根木棍,再在木棍上摊上树叶,然后心念一动,一朵朵野菊花凌空飞来落在了锅中。

    把野菊花稍微蒸了一下,然后刘秀将小锅清理干净,在锅热之后,念力控制蒸过的野菊花在锅里脱水烘干,不一会儿他就得到了一捧野菊花茶,寻了一节竹筒装上完事儿。

    给自己泡了一杯自制的野菊花茶,淡淡的花香充斥鼻尖,茶水微微苦涩,但回味却是甘甜,刘秀微微点头,差不多是记忆中的味道。

    这种菊花茶的做法当然无法和专业的比,但这是刘秀从记忆中翻找出来的做法,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曾经刘秀年幼时家贫,母亲秋天的时候就会去采摘野菊花做成菊花茶拿去卖,挣得不多,但聊胜于无,稍微能补贴一些家用。

    纵然是偶尔回忆起过去,刘秀的表情依旧平静。

    是,他的确思念家人且担心他们,可他外表看上去十多岁但实际上是奔四的人了,都成年人了怎么可能痛哭流涕要死要活是吧?

    将苦涩的菊花茶喝完,刘秀稍微收拾,背上背篓,深深看了一眼这片花海继续踏上了旅途,这片花海未来也只能成为他记忆深处的一个画面了。

    刘秀曾经见识过千里花海醉花荫,老实说,这片野菊花远远无法与之相比,但却有着另外一种醉花荫没有的感觉。

    醉花荫繁花似锦太过‘喧闹’,很‘俗’,这片野菊花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很雅……

    “拉倒吧,花就是花,只是开在不同的地方而已,哪儿来那么多定义”

    摇摇头,刘秀慢步与山水,彻底将那片野菊花抛在了身后。

    行至下午,或许是上天都不忍心看到民间疾苦的画面,原本还有些阴沉的天却是云开雾散,阳光穿透云层洒下,整个世界像是一下子鲜活了起来。

    阴沉了这么多天突然晴朗了起来,恍惚间仿佛让人置身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毕竟只是初秋的季节,还未到万物凋零的时候,站在一片小山坡下,刘秀总算是见识到了秋山红叶的画面,当真是美不胜收。

    “奇怪,之前的画面和此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为什么阳光下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呢?”站在山下打量秋山红叶的画面刘秀心头不禁嘀咕。

    然而不待他搞清楚就被其他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这片小山坡后面传来了奔涌的激流声音,光听声音刘秀就脑补出了一副滔滔河水奔流不休的画面。

    快步翻过小山坡,站在山头上,刘秀看到了一条数十米宽的河流,河水翻滚着向远方汹涌而去。

    原本这条河的水流应该并没有眼下这么凶猛,明显前几天的暴雨让河水暴涨了很多,这从河两岸深入水中的植被就能看出。

    好在几天时间过去河水并没有那么浑浊了,但依旧惊险万分。

    看着眼前的这条河流,刘秀心头又冒出了新的想法。

    自己漫无目的的前进不如沿着河水顺流而下,河水把自己送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未知才充满期待嘛。

    有了这样的想法刘秀立即付诸行动。

    念力辐射出去,很快就找到了一棵需要几人合抱的枯树,不得不说的是,这个世界的山野真的很原始,大树比比皆是。

    凝聚天地元气化作锋芒,枯树轻易被斩断,没一会儿刘秀就利用这可枯树弄了一条五米长的小船。

    将小船往奔腾的河面一丢,刘秀跳上去,在汹涌的河水面前,小船宛如离弦之箭一样朝着下游飞速而去。

    换做常人的话,想在这样湍急的河道行船无异于找死,可对于刘秀来说,这不过只是连刺激都算不上的漂流而已。

    小船在他的把控下不可能翻,更不可能撞到突出水面的岩石,他甚至还无比写意的躺在小船上看两岸景色飞速倒退的画面。

    “这速度,一个小时恐怕得出去七八十公里吧?常人绝对吓尿!”

    兴致一起,刘秀干脆坐了起来,把二胡往腿上一放,他决定来上一段,我都在河道上飞速前进了,且浪涛声掩盖二胡的声音,这样都还有人来找我麻烦我一定跟他急!

    此情此景,刘秀不想拉那首神话了,稍微一琢磨,一段旋律出现在脑海,他拉动二胡的时候嘴里居然还唱了出来。

    “偏偏一叶扁舟,载不动许多愁……”

    一首少年游刘秀是唱得兴致盎然,一遍不觉得过瘾他又来了一遍,接着又一遍,总之自己开心就好。

    他唱得倒是中规中矩,没有跑调,但二胡拉得就让人不敢恭维了,简直牛头不对马嘴,就跟那双手不是他自己的似得,而且二胡给这首歌配乐似乎不太合适吧?

    但刘秀不在乎,他自己开心就好,又没人看到,不碍着谁。

    激流翻涌不休,他坐下的小船随着浪头起起落落,有时候落差达到了四五米,但刘秀坐在小船中像是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不但如此,那小船看上去惊险但就是不翻。

    也不知道被河里冲了多远,猛然听到前方传来震天的轰鸣声,刘秀不禁嘴里发出一声哇喔的怪叫。

    前面有一条落差极大的瀑布,升腾的水雾在阳光下形成了美丽的彩虹。

    在刘秀的怪叫声中,他直接控制小船飞出了瀑布,从彩虹上方飞了过去,这时候他才看到,这个瀑布的落差起码有百米高!

    “飞流直下三千尺啊……”

    小船平稳落在瀑布下的河道上,刘秀回首看向那个普通自语道。

    不待他感叹完,激流却是将他带得飞速远离了瀑布……

章节目录

南山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石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闻并收藏南山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