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用这两句诗来形容刘秀的情况再合适不过了,激流翻滚,将他脚下的木船飞速送往未知处的远方。

    玩够了,他停下了拉二胡和唱歌,两岸飞速后天的景色看多了也挺无聊,他干脆仰躺在小船上随波逐流,只要确保不翻船就是了。

    他也没注意时间,更是没有去刻意计算顺着河流漂了多远,待到溪边太阳都快要接近山头的时候,刘秀只觉眼前豁然开朗。

    前方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江呈现在了他的眼前,数十里宽的江面堪称一望无际!

    他脚下的小船从之前的小河进入了一条大江。

    比起之前的小河,这条大江的凶险程度起码要高十倍不止,大浪翻滚,很多时候浪头能达到数十米高,依稀可见涛涛江水中潜藏的礁石,一旦撞上就是船毁人亡的下场,而且江中旋涡暗流密布,可谓凶险万分来形容。

    对于这条大江的凶险程度刘秀倒是无所畏惧,反倒是对于脚下小船顺着大浪起起伏伏他觉得比之前有意思多了。

    他脚下的小船在大江中前进,和一片树叶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它就是不翻……

    “这应该是怒涛江下游了吧?剑南道这片大地有这种规模的大江只有怒涛江了,当初在临江城外就听说怒涛江下游水势凶险,没想到凶险到这种程度,不是老司机开着规模足够的大船跑这段来根本就是找死,不过这么凶险应该也是受到了前几天暴雨的影响,平时的凶险程度估计要差一些,也不知道此地距离临江城多远,有没有离开临江城地界”

    站在小船上打量周围刘秀心头自语,他估摸着自己早就离开临江城地界了,也不知道当下处于什么位置。

    不论如何,这段凶险的江面总有变得平缓的时候,他脚下的船也不用费力去划,全靠浪了,待到水势平缓后靠岸想办法打听一下地理位置就是。

    在刘秀的小船进入怒涛江顺流而下前行了数十里的时候,江面轰然破开,水花四溅中,一条近五米长的漆黑大鱼冲出径直向他袭来。

    那条漆黑大鱼的鳞片宛如钢铁浇筑,摩擦之间居然发出锵锵的声音,大嘴张开足足两米宽,内中满是狰狞的尖锐牙齿。

    面对这一幕,刘秀脑袋里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努力憋着笑的警察叔叔面孔,他演过一条大鱼来着……

    然后刘秀就一巴掌把大鱼抽飞掉在数十米外的江中了,自己继续顺流而下。

    对于怒涛江中冲出这样的大鱼刘秀一点都不意外,一两百米长的蟒蛇都有呢,这有什么吃惊的。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刘秀算是见识到了,直径十来米的大王八,桌面大小的螃蟹成群结队,能冲出水面将飞鸟夹住拖入水中的大贝壳……

    这些都只是惊鸿一瞥而已,那些体格格外巨大的水中生物出现在水面很快就消失,但刘秀却是深深的记住了这段江面。

    “直径十米的大王八啊,那得多大一口锅才能煮得下?吃了绝对会流鼻血吧?桌子大小的螃蟹蟹膏得多肥美?那种大贝壳的壳直接就能当小船用了吧,肚子里有没有珍珠?主要是好不好吃……”

    刘秀口舌生津喃喃道。

    食材真是丰富啊,以后要是招待客人的话一定来这里整几个硬菜,不,没事儿的时候也可以来这里给自己加餐!

    至于现在嘛,不急,一来没有适合的烹饪工具,再则自己还没玩够呢。

    再湍急的河面也有平缓的时候,刘秀大致估计差不多一两百里的时候,怒涛江湍急的河面总算是结束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位置进入湍急河面的,估摸着上游这种凶险的水段更长。

    “这段江面,在之前的岁月中也不知道葬身了多少船只多少生命……”

    刘秀回首看了一眼,其实主要是为了记住那些珍贵的食材位置,旋即转身打量前方准备找个地方靠岸。

    此时夕阳已经下山,山后的阳光将天上的云朵晕染得宛如火烧。

    让刘秀微微无语的是,进入平缓水面的他在周围并没有看到任何城镇村庄,如此前进了数十里都是这样的情况。

    “难不成自己今晚要在小船上睡一夜?”

    似乎也不错,这天应该不会下雨了,晚上还能欣赏到明月,到时候放眼望去尽是波光粼粼的江面应该也很美吧。

    对于找不到城镇村庄刘秀也不恼,反正他一个人习惯了。

    有了决断,他也不纠结了,天快黑了,他开始准备晚餐,吃什么他都想好了,就吃螃蟹,秋季嘛,正是螃蟹肥美的时候。

    坐在小船上,他用念力从千米深的江底捞出一块石头,锋芒闪过石头被削成了一个小灶,然后点上雪松木炭架上小铁锅。

    接着就从水里捞出一只直径一尺半的大螃蟹,小锅里面掺了半锅水就那么煮,什么都不放,到时候蘸着醋吃最是鲜美不过了。

    值得一提的是,刘秀买的小锅只有一尺直径,大螃蟹足足一尺半,他只能一半一半的煮,而且螃蟹在沸腾的水中它也烫啊,会跑,刘秀不得不用手将其按住。

    “别动,很快就好了,等下给你换身红色‘铠甲’……”刘秀一边按住大螃蟹还一边安抚着它。

    如果能反抗的话,大螃蟹绝壁一钳子夹死刘秀,你是魔鬼吗?都给我煮了还让我乖乖别动……

    最终大螃蟹还是被煮熟了,红彤彤的看着就诱人,刘秀迫不及待的一把掀开它的盖子,内中两大坨蟹膏看着就让人流口水,光是闻味儿就香甜无比。

    “嘶……,话说我到底错过了多少美食啊,之前一直吃鱼吃野菜我咋就忘了深入的开发一下周围丰富的食材呢?”

    刘秀一边吸溜着口水大快朵颐一边懊恼不以,想来墨灵居住的湖中应该也有不少类似食材吧。

    额,那湖泊算得上是墨灵的‘闺房’吧?之前我也不敢去啊……

    一只一尺半直径的大螃蟹不久后全部进了刘秀肚子,他一点都没有吃撑,以他的身体素质很轻松的就将其消化了,甚至只要他愿意几乎都可以一直吃。

    武道修炼者可不是开玩笑的,掌握强大力量的同时消耗也很大,在铸体大成能沟通天地元气几乎彻底代替食物之前,越是强大的武者吃得越多,刘秀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练穴层次的武者敞开了吃一顿能吃三头牛,而且还是特殊饲料喂养出来的滋补壮牛!

    一只大螃蟹刘秀没吃过瘾,然后他又烤了一只,接着再来一只,直吃到月上中天才停下。

    倒不是他吃饱了不想吃了,主要是木炭用完了。

    虽然雪松木炭经久耐烧,但数量不多,总有烧完的时候。

    我还没来得及烧烤呢……

    清理小船的时候刘秀心头不禁嘀咕,不过他也不在意,雪松木炭既然在铁匠铺能买到,想来也不是什么难搞的东西,到时候找个地方补充一点就是。

    吃饱喝足,刘秀仰躺在小船中随波逐流,顺便欣赏天上的明月。

    没有那么多巧合,今天并非满月之夜,月亮只亮了一半。

    据刘秀观察,这个世界的月亮和老家地球那边是不一样的,不存在暗面的说法,不同的夜晚能看到月亮上不同的地方,并非一成不变的,这和自传公转有关,刘秀也没有深入去琢磨,他毕竟又不是搞天文的。

    也不知道墨灵怎么样了……

    看着天上的月亮刘秀心头暗道,对方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受伤陷入沉睡的,虽然对方馋自己的身子这个有点难搞,但抛开这茬双方也算是生死与共的朋友了,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不过担心也担心不过来,墨灵的伤刘秀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内心祈祷她早点好起来。

    迷迷糊糊间刘秀水睡着了,不过这一夜他过得并不平静,老是有水中生物跑出来骚扰他,虽然无关紧要但是烦人不是。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就在小船上刘秀借着江水洗漱一番,然后开始了每天早上惯例的养身功练习,完了他开始琢磨早上吃什么。

    他脚下的江中鱼虾蟹应有尽有,而且还是野生的,个头足,根本就不愁吃的问题。

    然而没木炭了啊,刘秀又不想专门飞城镇里面去买木炭回来做吃的,想了想干脆吃虾得了,把它们灌醉,然后剥壳蘸着醋吃,假装吃了正宗的醉虾……

    别说,这样一整还真心好吃,刘秀足足吃了几十斤的样子,根本停不下来,最终带的醋都被他吃完了才停下。

    “哎,贪嘴啊,醋没了,少了一味调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城镇补充呢”看着空空荡荡的醋瓶刘秀挠挠头道。

    他也不纠结,船到桥头自然直,三两顿不吃醋也死不了人。

    随波逐流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总之去往哪里全看天意。

    就这么佛系飘着,中午时分,刘秀不经意间抬头,在远处江面看到了一艘船,他也没在意,自顾自的随波逐流。

    然而他不理会那艘船,但那艘船却是主动向着他的方向来了……

章节目录

南山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石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闻并收藏南山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