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刘秀驶来的船只二十多米长,上面还有两层小阁楼,雕梁画柱颇为精致,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客船,倒像是一艘花船。

    尽管那艘船似乎是径直向着自己方向驶来,但刘秀也稍微看了一眼就不关注了,万一人家只是从这个方向过呢。

    几分钟后,刘秀不注意都不行了,因为那艘船出现在了他的小船边上,且还降低了速度和他保持一致前进。

    相隔十来米,那艘小楼船的船头,一个深处黑衣的青年冲着刘秀开口道:“小兄弟,你是这江上的渔民吗?够勤劳啊,起得够早”

    那青年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姿挺拔,身高估计得一米九,面容刚毅颇为帅气。

    听到那青年的话,刘秀低头微微打量自己,心说你那只眼睛看出我像渔民了?你是不是瞎,若是渔民的话我不说有渔网了,至少得有一根钓竿吧?

    摇摇头,刘秀回答道:“我并非渔民”

    “哦……”,那青年不以为意,压根就没在乎刘秀的身份问题,然后又问:“那么我想请问一下小兄弟,你知道凉风山庄怎么走吗?”

    这会儿刘秀明白了,合着对方这是在找自己问路,明显对方是问错人了,刘秀摇摇头说:“不好意思,在下并不清楚”

    青年有点失望,有些纠结道:“这样啊,那你知道这附近哪儿有人家可以问路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刘秀摇摇头说,心道我要是知道的话自己就去打听这是什么地界了。

    青年似乎有些懊恼,撇嘴道:“小兄弟,问你这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话说你是干啥的,咋跑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江上来了,这江面可不安全,就不怕水里跑出什么凶恶的东西把你一口吞掉?”

    “我是一个游方医生,四处为人看病行医,走着走着就来这里了”刘秀看了看身边的背篓耸耸肩说,同时心道这青年有猫病吧,咋问题这么多?

    至于江上的危险问题他懒得回答,遇到自己,水里的危险动物应该担心自己才对。

    青年一愣,审视刘秀愕然道:“小兄弟你是医生?”

    这么年轻的医生,你哄鬼哟,说你是学徒还没出师都不待冤枉的,还看病行医,别给人病没治好反而被打死了才好。

    “的确,虽然我医术不甚精湛,但一般小毛病还是没有问题的,对了,我尤其擅长外科”刘秀点点头道。

    尽管这青年似乎有毛病,但难得遇到一个人,刘秀也不介意和对方多唠两句。

    眨了眨眼,青年疑惑道:“外科是啥?”

    “就是治疗外伤”刘秀解释道。

    青年懂了,没纠结这茬,注意到刘秀边上的小铁锅,好奇问:“小兄弟,冒昧问一下,你四处行医还带锅的吗?”

    刘秀理所当然道:“作为一个医生,给病人看病,有时候得煎药吧?所以我带一口锅也是合情合理的,然后我也要吃饭呢,也可以用来做饭吃,你觉得呢?”

    “好吧,那你那又是什么东西?看上去似乎像乐器”青年不纠结锅的问题了,又指着刘秀的二胡问。

    看了二胡一眼,刘秀顿时有些心酸,但还是说道:“那的确是乐器,叫二胡,我自己做的,作为医生,给人看病的时候,难免遇到病人心情不好,那个时候就需要一点音律来调节病人情绪了,所以我带着乐器也是很合理的,你说对吧?”

    说这番话的时候,刘秀心道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给病人调节心情而已,心塞……

    这一问一答,齐头并进的两条船已经走出去一段了,青年似乎对刘秀失去了兴趣,笑了笑拱手似乎是在表达就此别过。

    然而他刚刚转身,想到了什么,转身看向刘秀问:“小兄弟,你说你擅长外伤治疗?”

    “不错”刘秀点头道,也从青年眼中看出了不信,为了增加说服力,举例说道:“我曾帮人缝合过刀伤,最后连疤痕都没有留下,也曾帮人接过一条胳膊,如今那人胳膊完好如初,不信的话你可以去临江城以及青柳镇辖下林边村打听”

    鬼知道那劳什子青柳镇在什么地方……

    青年心中吐槽,转而想了想道:“小兄弟,既然你擅长外伤治疗,那么我可不可以雇佣你一段时间?顺利的话三两天,最多也不超过十天,放心,酬劳方面保你满意,若是你有兴趣的话,可以上我这艘船来详谈”

    哟呵?雇佣我?

    刘秀微微愣了一下,想到自己漫无目的的旅游也没个目的,似乎接受对方的雇佣也不是不行,跟着对方说不定能经历一些有趣的事情……

    想了想,刘秀有些为难的看着脚下的小船说:“也不是不行,只是我这船怎么办?”

    这船他亲手做的,都浪这里来了呢,刘秀有点舍不得。

    “扔了吧,多少钱我给你”青年大手一挥道。

    刘秀一琢磨,点头道:“也行,其实这船我也没花什么钱,你看着意思意思吧”

    “一个金币够吗?”青年从怀中掏出一枚金币毫不犹豫的丢给刘秀道,一副我不差钱的样子。

    刘秀接过,是真的,点头道:“够了够了”

    随手做的一艘小船居然就比自己在牛角镇忙活来得收入多,这生意硬是要得。

    见刘秀答应下来,在青年的示意下,后方有船夫过来,用钩子把刘秀的船拉近,然后还搭了一块木板方便刘秀上船。

    待到刘秀上到楼船后,青年过来问:“小兄弟如何称呼?”

    “我叫刘秀”刘秀笑道,顺便稍微打量这艘小楼船。

    船上水手船夫各司其职,但大多都在相应的位置,除了之前拉船的船夫外,几乎都没有出现在外面的,在刘秀打量的时候,反倒是发现了船上有十来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忙前忙后,这分明就是一艘花船吧?

    青年和刘秀并肩而立道:“我是不是应该称呼小兄弟为刘大夫?毕竟你接受了我的雇佣,说不得后面有麻烦你的地方”

    “那倒不必,你叫我小刘或者刘兄弟都可以”刘秀摇摇头道,对于称呼方面他真不在意。

    青年点头道:“那我就叫你刘兄弟吧,对了,我叫王禅,是一个赏金猎人,家传刀法练得有几分火候,所以出来跑江湖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青年眼中闪过意思傲色,明显家传刀法并非有几分火候那么简单。

    眼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刘秀好奇发问:“赏金猎人?”

    自称王禅的青年解释道:“刘兄弟你是医者不是武者,对赏金猎人估计不熟,说白了就是去完成一些有偿任务赚取钱财,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对了,雇佣你是因为我接了一个任务,去一个叫凉风山庄的地方救一个人,到时候估计会有一番厮杀,可能会受伤,所以雇佣你以防万一,刘兄弟你也别怕,到时候你的安全我来负责”

    在王禅眼中,刘秀就一弱不禁风的少年而已,压根就没有多少警惕,有什么话当面就说了,毕竟双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说了也无关紧要。

    难不成一个医术持保守怀疑态度的普通小医生还能参合武者的事情?

    赏金猎人,说白了就是‘雇佣兵’嘛,听王禅那么一说刘秀懂了,心道你自己都估摸着要战斗受伤了,还拿什么保证我的安全?

    不过刘秀没纠结这茬,笑道:“作为医者,我死人都见过不少,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受雇于你,我也要对得起你给的雇佣费不是,况且你也说过要保证我的安全嘛”

    “哈哈哈,小兄弟有胆色,我都想和你长期合作了,你是不知道,我曾想雇佣过很多医者,但他们听到我的雇佣条件无不扭头就走,着实让我好生郁闷,还不能生气打人,医者得罪不起啊,万一传出去我不尊重医者,以后受伤了谁还会给我治疗不是”王禅冲着刘秀竖起大拇指道。

    你以为所有医者都像我啊,他们听说你的雇佣还有生命危险不喷你一脸口水就算好的了。

    有些医者,比如我,表面上是医者,实际上是一个近战凶猛的‘法师’……

    王禅是赏金猎人,要去凉风山庄救人,很可能经历战斗,所以雇佣自己,而且估摸着对方也是抱着以防万一的可有可无态度,完全不是信任自己的医术,毕竟即使自己医术再差到时候也能帮忙止血之类的吧,也有可能顺便用来挡刀……

    搞清楚了情况,刘秀心道接受雇佣似乎对了,跟着王禅说不定能去凉风山庄见识一次有意思的事情,比自己漫无目的的旅途好多了。

    于是刘秀点头道:“我接受了你的雇佣,到时候你受伤的话包在我身上,缺胳膊断腿我都给你接回去,而且还不影响你以后的人生”

    这刘秀倒是说的实话。

    就不能说点好的?而且你有那本事吗?

    王禅心头无语,压根不信刘秀有那本事,他也不想提这茬了,见刘秀在打量楼船,于是笑道:“我是一个赏金猎人,每天风里来水里去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总要有放松的时候不是,所以我包下了这艘花船,这是很合情合理的吧?待到找到了凉风山庄的具体地点就会解雇他们任其离去的,不会让他们涉足危险”

    学我说话的方式?

    听他这么一说,刘秀心道你放松的方式挺不错嘛,然后善意的提醒道:“王公子要注意节制啊,万一到了关键时刻腿软就不好了”

    王禅嘴角抽搐道:“刘兄弟你想哪儿去了,我不是那样的人,也不怕你笑话,我至今还是童男呢,雇佣花船只是让她们帮我按摩唱曲做饭之类而已”

    或许是因为本身作为赏金猎人的原因,王禅特别喜欢说雇佣两个字。

    “啊哈,了解,了解”刘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打着哈哈道,压根不信王禅的这番说辞,那么多漂亮小姐姐任你为所欲为你把持得住?

    王禅也懒得解释,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对刘秀说道:“刘兄弟你站好,我让他们加速了,先找人打听一下凉风山庄的具体位置再说……”

    “又一个去送死的”

    “可惜了要连累那个小医生,长得真好看呢?要不要暗中提醒他一下别去凉风山庄送死?”

    “哟,看到人家小公子长得好看就发春啦?”

    “才没有啦,只是那个小公子若是真的死了也挺可惜的嘛”

    “还说不是发春了……,哎,一帮利欲熏心的人啊,怎么都赶着去凉风山庄送死呢,最近前前后后都听说多少人一去不回了,去救人固然报酬丰厚,可钱是那么好拿的吗?”

    “那凉风山庄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最近闹出的动静真是不小呢”

    “谁知道呢,我们这些风尘女子啊,还是别参合这些事情了”

    楼船二楼依稀间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尽管声音很小,但依旧被刘秀听到了,心道这花船上的小姐姐似乎知道得不少的样子,不过一想也是,她们作为风尘女子,消息总是很灵通的,不过明显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根本不知道具体。

    那么凉风山庄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呢?

    王禅说是去救人,救谁?

    似乎像他这样赶着去救人的人还不少呢,只是都一去不回了。

    刘秀表觉得自己貌似不经意间遇到了有趣的事情。

    有一点刘秀有点想不明白,去凉风山庄救人的事件貌似闹得挺大,而且发生的时间也不短了,明知一去不回为什么还有王禅这样的人跑去呢?难不成是为了证明自己?可问题是那些一去不回的人到底怎么了?是死是活总得有个结果吧?光是个一去不回算什么事儿?

    从中刘秀似乎闻到了阴谋的味道,整得好像是有人自导自演故意吸引人去那里一样。

    当然,这都只是刘秀自己的猜测,具体如何还是要去看了才知道。

    在刘秀琢磨这些事情的时候,边上王禅居然兴致勃勃的开口道:“刘兄弟,你刚才说你这个叫二胡的东西是乐器,我还从未听过这样的乐器,冒昧问一下,你能否给我展示一下它到底是如何演奏的?”

    “当然没问题”刘秀抬头笑道,心说希望这王禅懂得欣赏,哎,知音难求啊……

章节目录

南山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石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闻并收藏南山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