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9年4月,伦敦,汉普顿宫。

    大队大队的新模范军士兵们,正在英国的权力中心外面巡逻警戒,不仅出动了扛着最新式的燧发枪的步兵,还出动了穿着铁甲的骑兵,在汉普顿宫的大门外甚至还架起了大炮。

    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过汉普顿宫外的街道上,这个时候倒还是非常平静,没有人感到惊慌,也没有人群聚集起来要去反对现任的护国主查理.克伦威尔。实际上,大家对这种如临大敌的气氛已经有点习惯了。

    从去年9月,前任护国主奥利弗.克伦威尔病入膏肓时起,汉普顿宫时不时的就会被新模范军的士兵团团护卫起来,而整个伦敦城也会随之进入宵禁——当然了,现在的伦敦本来也没什么夜生活。这里是清教徒的天下,大晚上的除了睡觉、祈祷、制造小清教徒之外,也是加班工作了.......

    而现任的护国主查理.克伦威尔,在这个宵禁之夜,则守在已经进入弥留状态的前任护国主奥利弗.克伦威尔身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一看就是孝子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早退休了一年多,奥利弗.克伦威尔的健康状况比历史上稍好一点,多存活了几个月。

    而这几个月,再加上提前接掌护国主职位的一年多,对查理.克伦威尔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他依旧是那个优柔寡断的性格,在治国和用人方面远远比不上他老爹,但这里是英国,是清教徒的英国!

    当坚信天主的清教徒战士跟随着他们的新任护国主在敦刻尔克城外的沙丘上击败西班牙、英国王党、法国投石党的联军,进而用平行攻城法和跳弹战术打破敦刻尔克要塞后,他们和查理.克伦威尔之间的紧密联系就算建立起来了。

    因为在战场上,清教徒战士们喊着“查理.克伦威尔万岁”的口号冲锋!而在胜利之后,他们向查理.克伦威尔宣誓效忠并且领到了相应的奖励。

    违背誓言,可不是清教徒疯子们的作风!以天主之命宣誓效忠之后怎么可以背叛?那是会下地狱的......

    所以跟随查理.克伦威尔远征敦克尔凯后凯旋归来的两三万新模范军官兵,现在都成了查理坚定的支持者!

    有了他们的支持,至少在伦敦,已经没有人能够推翻他的统治了——每当奥利弗.克伦威尔病危,那些拥护查理.克伦威尔的新模范军战士就会全副武装的走上伦敦街头,以显示查理.克伦威尔的实力。

    但是在整个英国,特别是在天主教徒占大多数的爱尔兰,局势依旧非常不稳定。一旦克伦威尔病逝的消息传到哪里,几乎肯定会发生王党叛乱!

    如果查理.克伦威尔想要在确保赢得即将开始的同王党之间的决战,那么他最好能够在这之前和王党的总后台西班牙签订和平条约......而且这也是英国商船主们的一致要求。

    英国商船主们最危险的敌人不是西班牙,而是荷兰商船主!

    可是在过去的几年中,因为西班牙私掠船的攻击,英国的商船主们已经损失了近2000条商船——这个时代的海军遇上采取海盗战术的敌人是很头疼的!别以为西班牙海军在海战中打不过英国海军,英国商船就能在海上畅通无阻了。北非的巴巴里海盗国的战船比西班牙海军更弱,根本不可能和英国海军对抗,但是英国商船照样得向他们交保护费。

    所以强大的英国海军一样保护不了航行在英吉利海峡和大西洋上的英国商船,在损失了多达2000条商船后,英国的资本家们也元气大伤,已经竞争不过他们的荷兰同行,所以希望体面的结束战争了。

    另外,法国也传来了让人忧心的坏消息。在红衣宰相马萨林的斡旋下,西班牙的哈布斯堡王朝和法国的波旁王朝正在商量联姻的事儿。

    联姻没有什么......欧洲这边两个打生打死几十年的国家,一转眼变成亲家的事情太多了。但西法两国王室的这场联姻,却让整个西欧提心吊胆。

    因为准备要嫁给路易十四的玛丽亚.特雷莎是目前存活的腓力四世的婚生子女中最年长的!

    而她的两个弟弟腓力.普罗斯珀和费尔南多.托马斯.卡洛斯的健康状况都非常糟糕——他们都是近亲结婚生出来的,而且血缘实在太近,所以都患有致命的遗传病。

    一旦这两个孩子夭折,玛丽亚.特雷莎公主就会成为西班牙女王......这真是太荒唐了,西班牙和法国的战士们在战场上打了将近二十年,然后一不留神,他们双方的女王和国王已经睡在一张床上了!

    而西班牙女王和法国国王上床的问题,也意味着西班牙和法国变成了共君联盟,甚至有可能更进一步成为一个国家!

    开什么玩笑,西班牙和法国要合了体,英国、荷兰、神罗、奥斯曼他们还怎么混?

    所以这段时间欧洲大陆上的外交家们都在秘密往来,为可能的法西合并进行各种秘密谈判。各种各样的秘密条约也都开始起草了......

    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口,英格兰共和国的国父奥利弗.克伦威尔却已经走到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一旦英国失去了这样一位英明、睿智,而且严厉的领袖,同时再面对一个庞大的法西共君联盟......真是有点不敢想像啊!

    不敢想像西法合邦的英格兰第一孝子正唉声叹气呢,那个要死不死的奥利弗.克伦威尔忽然咳嗽了一声,苏醒过来了。

    “查理,是你在叹气吗?又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听见父亲开口说话了,孝子查理赶紧打量着已经瘦得不成形,脸色苍白的跟张白纸一样的老爹——他可听医生说过病人在临死前有时候会突然好转一些的事儿,他爸爸现在这样,难道是......

    “怎么了?快说啊!”奥利弗.克伦威尔催促道。

    “父亲,法国,法国国王可能要迎娶西班牙公众玛丽亚.特蕾莎了。”

    “哦,”奥利弗.克伦威尔应了一声,然后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道:“你应该祝福这桩婚事......而且也不必反对可能的合并。”

    “父亲......”

    奥利弗.克伦威尔道:“你应该通过秘密渠道,明确的向法国表明同意法西合并的立场。同时再和荷兰议会的领袖们探讨在法西共君的时候结成同盟的可能......

    记住,不要,千万不要轻易卷入大陆上的冲突。记住,在你完全掌握英国之前,一定要和法国、西班牙、荷兰保持良好的关系......如果他们之间爆发战争,英国要尽可能的中立。

    你不必担心大陆上发生的变化,但是一定要及时调整和东方帝国的关系,如果法西共君得以实现,那么我们就应该取代法国,成为东方帝国在欧洲最重要的盟友......”

    回光返照中的克伦威尔正在向看起来已经掌握了伦敦城的儿子查理交代遗言,对于欧洲大陆上可能发生的变化,克伦威尔并不担心,因为他非常清楚欧洲大陆上的利益纠葛错综复杂,法国和西班牙这种等级的国家想要真正实现合邦是非常困难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大陆一定会发生剧烈的动荡。而英国需要一边置身事外,一边取代荷兰,成为东西方世界之间的海上马车夫......

章节目录

抢救大明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抢救大明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