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泸县以西,红花堂大营。

    “扬旗!”

    随着一声犹如悍雷炸响的爆喝声,数条赤着膀子的昂然大汉,抬着一杆大旗缓步走上点将台。

    大旗白底,上绣青龙、黑虎,环绕一个赤色的“张”字。

    大旗猎猎招展。

    大旗底下,一袭宽大白袍同样随风的张楚,双手拄着惊云刀静立。

    “见礼!“

    “拜见帮主!”

    霎时间,呼喊声宛如山呼海啸,排山倒海而来。

    张楚定神扫视,就只见一片绵延无际的黑色“平原”。

    千百匹高头大马伫立在这片黑色平原之中,大有风吹草低见牛羊之感。

    但这片和谐的”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面,却是八千颗头颅排列而成。

    八千人,在向他行礼!

    他震撼了!

    他见过很多震撼的场景。

    万骑奔腾,天地齐暗。

    火烧连船,黑龙当空舞。

    鏖战江畔,尸横遍野血成河。

    但都不比眼下的场景,让他震撼。

    因为眼下这一切,都是属于他张楚的!

    久违的热血,在他的胸膛内激荡、澎湃!

    被苦难磨灭的雄心壮志,也终于死灰复燃!

    他是张楚。

    太平会帮主!

    ……

    就在张楚于红花堂大营之中,升起”张“字大旗之时。

    一身素净白衣的乌潜渊,缓步走上将北盟盟主的虎踞大椅。

    身裹华贵绛紫色锦袍的独孤方,静静的躺在虎踞大椅下,血已冷。

    乱花迷人眼。

    曾经只盼望马踏江湖、快意恩仇的游侠儿,也有飞蛾扑火的这一天。

    只是他好像忘记了,这把虎踞大椅,不是他一剑一剑砍下来的。

    是乌潜渊给的。

    乌潜渊既然敢给,自然有信心有收。

    而他,没有赖账的本事。

    乌潜渊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这把染了人血的虎踞大椅,一抬手,将大椅掀到在地。

    “我叫乌潜渊,你们的盟主。”

    他转过身,俯视着堂下的诸多将北盟高层,心平气和的说道:“请大家尽量认住我的脸、记住我的声音,不然的话,会很麻烦。“

    大殿外的打斗声还未消停。

    大殿之内,却是一片寂静。

    一个个或粗豪、或阴戾的江湖豪杰,都很安静的望着他。

    当然,如果他们脖子上,没有架着的刀剑,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安静。

    “现在我要说两个事。”

    乌潜渊依然很和气,和气得就像是和气生财的商人:“第一个事,尽起平北堂的人马,绞杀万氏天刀门之人,一个不留!”

    或许是他的语气,太温和了一点点,让殿内的这些人产生了“可以讨价还价”的错觉。

    他的话音落下,竟无人应声。

    一个个被刀剑架着脖子,目光还不老实的左看右看。

    乌潜渊扫视了一圈,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轻声道:“吴护法,劳烦了。”

    “客套个啥……”

    伺立在一侧的吴老九笑了笑,提刀上前,也不管谁是谁,一刀一个,瞬杀三人。

    “咚。”

    “咚。“

    “咚。”

    三颗头颅砸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渗人的闷响。

    浓重的鲜血味,瞬间就充斥了整间空荡荡的大殿。

    殿内的众人终于慌了,连忙一揖到:“我等谨遵盟主之令!”

    “听清楚,我说的是……一个不留!“

    翌日。

    封狼郡江湖,一片哗然!

    什么?

    我们封狼郡江湖的龙头,竟是大反贼乌氏的余孽?

    什么?

    我们封狼郡江湖的龙头,竟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这如何使得?

    一时之间,封狼郡风起云涌。

    一个个黑手、棋手,隐藏在幕后推波助澜。

    乌潜渊稳如泰山。

    一边调动人马围追堵截万氏天刀门之人。

    一边的见招拆招应对封狼郡江湖上的种种鬼蜮伎俩。

    镇压得整个封狼郡四平八稳。

    万氏天刀门曾放话,十日之内,封狼郡再无将北盟。

    他们食言了。

    乌潜渊也曾放话,三日之内,封狼郡再无万氏天刀门之人。

    他没有食言。

    ……

    张楚坐在帐中,悠然的剥着一颗水煮蛋。

    “报!“

    一名血影卫探子快步入内,躬身道:“禀帮主,总舵传讯,有顾氏天刀门之人,前往将北盟投帖拜见乌潜渊,被乌潜渊斩了。”

    张楚专注剥鸡蛋壳,似乎这条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打探来的消息,远不如这颗平平无奇的鸡蛋有吸引力:“传讯罗大山,撤回将北盟内的所有血影卫探子。”

    “喏!”

    血影卫探子行礼,倒退出帐。”报!“

    一颗鸡蛋还没剥完,又有一名血影卫探子快步入内,躬身道:“禀帮主,飞鸽来信,万氏天刀门已派出三名六品大豪、十二名七品,快马往我北饮郡而来,最迟明日明清晨,就将进入咸泸县境内。“

    张楚剥鸡蛋壳的手很稳,没有半分迟钝:”传讯沿途探子,严密监控这一行人的动向,实时汇报。“

    “喏。”

    这名血影卫探子刚刚退出张楚的帐篷,张楚就轻声呼唤道:“来人。”

    把守在帐外的守卫快步入内,”帮主。“

    “通知六位护法,以及所有香主,前来议事。”

    “是,帮主!”

    守卫转身退出去。

    张楚慢悠悠的将鸡蛋喂到口中,小小的咬了一口,慢慢咀嚼。

    万氏天刀门的反应,比他预想的要激烈。

    他昨夜才收到封狼郡那边传来的消息,说乌潜渊已肃清封狼郡所有万氏天刀门门人。

    万氏天刀门的人,今日就派出来……

    正常情况下,这种事,内部怎么也要先扯上几天皮,才能敲定计划和人选。

    由此可见,万氏天刀门还是很在意这件事的。

    但万氏天刀门的反击力度,却远不如他预料中的强。

    万氏天刀门最强的,是四品。

    张楚清晰的记得,当年小老头曾提起过,万江流晋四品,单人独骑入北蛮,于万军之中屠三千铁骑,全身而退。

    但他不认为,这点小事,会引得万江流亲来!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脸面。

    张楚再自视甚高,也不会自大到觉得自己值得万江流亲自出手。

    所以他的假想敌,是五品。

    按照正常的金字塔力量体系,万氏天刀门既然有四品大豪,那么至少有两到四名五品气海大豪。

    他准备杀一个五品气海大豪,断去万氏天刀门一臂。

    同时,也告诉那些心头没有逼数儿的棋手们:别来招惹他张楚。

    他为了杀这个五品,作了很多准备。

    不止营盘里这八千红花堂帮众。

    也不止是太平会私藏的那几十架床弩和几架八牛弩。

    真正的杀手锏,是他找来一批鞭炮匠人秘密研制了一年多,新近才开始量产的大宝贝儿:黑火药炸药包!

    两百个!

    这两百个炸药包,是他敢摆明車马与万氏天刀门对垒的底气。

    但知识的力量,运用到黑火药这个级别,就算是封顶了。

    凭他元素周期表级别的“丰富”知识,他真不敢去打开科学这个潘多拉魔盒。

    他还是适合抡刀子砍人……

章节目录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小楼听风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楼听风云并收藏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