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就是,这绵延万里路走下来,虽然连续不断的截杀此起彼伏,少有间隙。

    但说到用蟒九出手的时候,真的不很多——

    绝大多数的战斗,都是由云扬出面应付,但凡是他能够应付的,即便是耽误许多功夫,花费许多气力,却也不借助蟒九之力解决,即便是某些在蟒九看来,对方的综合战力超过云扬不止一筹,云扬根本就没有可能应付的局面,仍旧被云扬勉力支撑,应付下来了!

    是故这一路上,虽说有蟒九为援,但真正借力蟒九的战斗,不过寥寥数场,全都是对方战力大大超出云扬的能力上限,这才由蟒九出面。

    而就算是这样的战斗,云扬也会将敌人引诱到特定的位置,确认外界根本无法得知此役的真实状况后,才让蟒九出手。

    毕竟蟒九的存在,于云扬而言是一**宝,更是保命底牌,决不允许提前暴露!

    及至后来,云扬干脆让蟒九离开自己一段距离,或者是去前边,或者去后边,至少针对云扬之敌看来,云扬就只得独自一人行道,愈发显得人单势孤,倾危在即!

    至于云扬故作重伤,身上有血迹却又竭力隐藏的样子或者直接隐藏在某个秘地疗伤,诱敌来犯的类似假象,更是多次施展,屡试不爽。

    随着先头部队的屡屡断戟沉沙,来袭敌人的战力渐次升级,越来越超过云扬所能应付的范畴,蟒九唯恐出现意外,直言送云扬离开,他之所谓送离开,自然就是直接撕裂空间,不再兴战。

    云扬直接否定之,反而再导新篇,再设新局——

    云扬让蟒九躺在某地,做重伤状,然后,作为大陆英雄的云扬好心上前施救,却被倒落在地的老人乘隙偷袭重伤……

    然后……后续剧情可以想见,在这样的前置条件,那些希望云扬死的人,但凡是知道了这一信息的,怎么可何能不乘机出手?

    只可惜,他们的出手,全都终结于云扬逃至蟒九身边,蟒九突然出手的一瞬间,至少在那一瞬,那些来截杀云扬高手们的脸上表情,全都是难以形容,骇然无尽的!

    任何情报上都显示,这小子就是独往独来;怎么就多了一个圣人打手?

    这人是从哪里来的?

    多了个帮手还在其次,可是这帮手是个圣人强者这就是太诡异了!

    这样的高手,整个天底下满打满算,全部都加载起来,一共也就得两只手的数量吧;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冒出来一个?

    蟒九出手,自然是所向披靡,无有错漏;而负责善后的云扬,将敌人尽数全部干掉,绝无留情。

    而这个灭杀过程,云扬始终都是不发一语,不做一声的,更加不会问什么姓名。

    既然立场迥然,注定分剥生死,那就只看实力,问何名字。

    哪怕你是圣人,是人类最强守护,但若然要杀我,仍旧只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岂有留手留情。

    蟒九愈发的无语起来。

    我是一个圣人强者,天罚圣地之主;如此崇高的身份,却被你今天当做了打手,明天当做了帮凶,还要客串乞丐小偷流浪汉,还有故作重伤的偷袭者,一会一个样,一天一个新身份……

    这个样子让我很崩溃的好不好!

    我只是客套一下,你帮了我们大忙,需要老夫做什么你随便说;但谁能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不客气啊!

    现在用到我的时候已经变成直接喊一声:“来啊……”

    连个‘蟒老’都不叫了。

    不用我的时候直接就是:“去吧……”

    这……叫什么事儿!

    人与人之间的起码尊重呢?!

    “我从来没想过拦着任何人的路,也不会主动干涉任何人的所谓大事;但现在是他们认为我拦住了他们的路,威胁到了他们的前途,因此对我动杀我,我又岂会束手待毙,更加不会手下留情。”

    “对于这种人,我不仅要杀,而且还要斩草除根的杀!”

    面对云扬的杀气,即便如蟒九都有些心神震动。

    这一路过去,被云扬出手灭杀的圣君强者,超过了二十位,还有蟒九帮手搞死的高阶圣君强者也有数人,这一路,端的是圣君血途,强者尽殇!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云扬,始终目光平静,脸色平静,似乎就是游山玩水过来的,连身上都没有几分煞气,却又是另一个奇葩事了。

    如此杀戮过去,身上居然不带戾气。

    血途终有尽头,及至远方终于出现人类城池的时候,蟒九终于松下了一口气,可算是完成这一路护送了。

    最后的八千里,完全没有人来截杀了,可云扬还是不断的安排陷阱,不断的让蟒九配合,蟒九早已经崩溃,三观不复,道心有缺。

    “云扬,你是不是……已经突破了一品圣君?”蟒九问了云扬一句话。

    “是。”云扬没有隐瞒。

    他这一路死撑,之前更是能不借力就不借力,就是为了借助生死压力突破自身极限,成功突破之后……当然要尽力利用可以利用的优质资源,最大限度的利用蟒九这件大杀器!

    蟒九沉默了一下,道:“我能问你,那个君字,你走的是哪一条路?”

    圣君圣君,一个君字,便是圣君的路;这个君字,无数人都在参悟,有些人,走上了君子之道,有些人,踏出了君王霸途,有些人,却走的伪君之道……

    甚至这个字,非关高深修者,几乎是与天底下任何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每个人都能从这个字里面走出自己的道,属于自己的道;但超过九成九的人,终生也难得踏入这个境界。

    每一份领悟,都是一种不同的道。

    蟒九当初为了这条道,一念执迷了三千年;不断的问自己,我是什么道?我当做什么君?一条道走错了,再选一条,再走,但无数次的尝试下来,终究无能踏入,可望而不可即!

    终于有一天,他一朝顿悟,一步迈入了圣君之道;那一刻的欢喜,端的是无法形容,难以描述。

    而云扬……

    据蟒九所知,在圣君这一条道的大门口,满打满算也就只是停留了一两个月的时候,这就走通了?

    蟒九有些不信,还有些担心,不信云扬当真进境如斯,又担心云扬是否走错了道,一步歧途便是恨错难返……

    一旦走错,可就不是几十年上百年能回的来的。

    云扬展颜笑道:“修行妙悟,各有心得,无谓敝帚自珍。我认为这个君字……他不是什么君王之道,也不是什么君子之道。他只是一个字,单单纯纯的一个字,那来得更多的含义,更加无涉左右我想要走什么道,如此而已。”

    蟒九瞠然以对:“啊?你这岂非是无视了‘君’字的存在,这……”

    纵然以他的修养,听到云扬出人意表,道前人之未语之说,却也情不自禁地露出了诧然表情,可说是心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他实实在在的没有想到,云扬竟然会踏出这么一条道!

    “一念惊觉之瞬,我的心境突然间豁然开朗,就只一个时辰的间隙,我成就了一品圣君,也是从那天之后,咱们的对敌方案才大大变化的啊!”

    云扬笑了笑,云淡风轻的说道:“在我确认我确实突破之余,更有一点联想,那所谓圣君之道,至少在刚刚有这条道路的时候,初衷并非如此,只不过是被后人误解了而已。”

    误解了……

    蟒九无言。

    “圣君是一条道,那么圣尊也是一条道,圣者,圣王……难道都不是道么?纵使是圣君层次,仍旧只是一个阶位,更多的,我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更加没什么可悟的。”

    云扬淡淡的笑着:“多谢前辈一路护送,咱们来日方长,再会有期。”

    蟒九还在茫然。

    没什么可悟的?

    没什么可悟的?

    可是……自古至今,有多少人在这一关前苦苦煎熬,有许多机缘不到的,甚至上万年都没有寸进,裹足不前地老死在圣君门槛之前!

    结果落到这家伙的嘴里,居然是如此的轻描淡写,不屑一顾?

    “你一路过去……”

    蟒九本来要叮嘱云扬行事要小心,要谨慎……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这小子,实在是没什么可叮嘱的。

    他这一路走来,诡谋百出犹在其次;那小心谨慎,谨小慎微简直已经是过了头;任何算计,在这小子眼里,都是洞若观火无所遁形,所谓埋伏,尽如虚设,尽入眼内……

    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自己提醒什么小心?

    该小心的,该当是那些前来截杀他的人啊!

    蟒九大笑一声:“老夫去也!”

    笑声未落,蟒九的身子长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金芒,瞬间消失在天际,竟不再与云扬赘言告别。

    他坚信,他们必然还有再见的之日,云扬这种人,只要他自己不作死,无论如何也是死不了的!

    这一路只看那些与他作对的,不管什么修为,还不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云扬目送蟒九离去,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回头向着已经走过的大山中急速飞掠而去。

    他现在迫切要找一个安静的所在再闭关两天。

    原因无他,仍是因为……突破了!

    只不过是这个突破,是指生生不息神功,这一路走下来,令到原本已经快要填满的因果之气,完完全全的凑够了,甚至犹有几分富余。

    绿绿在空间之中,又长出来了新叶片,下方的藕段亦再长大了一倍还多;云扬一直压抑至今,便是等待现在没有人在身边的时候。

    云扬身形疾掠,急疾来到一处隐蔽的山脚位置,再三确认四下无人,一拳就将山脚下打出来一个洞,迅速的钻了进去,随即,身后无数的碎石倾泻而下,数息间就将这一块空洞堵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而刚刚才潜入的云扬,却又径自向下钻了下去愈千丈之深浅。

    亦是到此际,云扬才开始打开神识空间。

    “啊呀呀……”

    绿绿欢悦的声音如期而至,好似献宝一般将自己的新生叶片伸到云扬鼻子底下。

    新叶片除了颜色还不够深绿之外,其他的厚度,大小,甚至叶片上的绒毛和小刺,都与老叶片殊无二致,无甚差别。

    云扬仔细打量绿绿,发现绿绿除了又有叶片新生,下方藕段亦长大许多之外,本身体型也有增长,比之从前几乎变大了一倍。

    还有整个神识空间,又再度大变样了。满目所见的无数灵药,尽显欣欣向荣,一片片的小精灵来回飞舞,满心欢悦地在药田里勤劳伺候,忙的不亦乐乎,却是乐在其中。

    天空中,浓郁得好似实质的紫气一遍遍的冲刷着这一片空间,周而复始,无止无休。

    现在药田之广阔,俨然一眼看不到头,恍如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一般。

    只不过这大草原,全是灵药灵植构成的。

    云扬一眼看去,反而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头,再转头,不由诧异了一下:“貌似这些小精灵多了很多?”

    绿绿一脸傲娇:“啊呀呀……”连连挥舞藤蔓,一副等待云扬夸奖的样子。

    “哦……”

    云扬心念电转之间,明悟自生,空间中原本就有很多的灵药已拥有足够产生灵识的级数,只不过没有契机激发;现在这帮小精灵进来,可说正好是一个催化剂,令到原本根基足够的灵药灵植灵性就此激发;而绿绿在这个过程中,自然是推波助澜,是故空间里面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便即多出来不下百万数的小精灵……

    在这样的变奏之下,灵药之气和生命之气,比起之前多了数倍!

    云扬现在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自己的神识空间,不要说是普通人,恐怕就算是圣者级数的修者进来呼吸上一口,都会感到窒息:灵氛实在是太浓郁了!

    这样的灵氛就算是比之东极天宫的灵气,也要强盛过太多太多了!

    云扬仔细观视空间灵田,但见每一块药田旁边都有一个小水沟,缓缓流淌,那里面流淌的水流,分明是精纯至极的灵气液化,而天空中的灵气,基本每隔一会儿,就会形成水滴落下来……

    单只是这些灵气之水,随便弄一小瓶出去,貌似就已经足够普通山脉形成灵脉,供给一个寻常派门数代用度了。

    还有绿绿专门开辟出来的灵气特别浓郁的所在,那些地方现在已经开始凝结成为一颗颗淡紫色手指头大小的灵气弹丸。一堆一堆的在那边,发出淡淡的紫光。

    这些小小灵丸,内里面的灵气甚至比极品灵玉还要纯净。

章节目录

我是至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风凌天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凌天下并收藏我是至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