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伯玉跟着程咬金和程处嗣走进伤兵营的时候,东方的太阳才刚刚升起。太阳总是给人美好的想象,比如朝气,比如未来,比如希望。

    然而伤兵营里却似乎并没有这些东西,在这个用各种中药材和生石灰混在一起,作为所谓的金创药的时代,各种比较严重的伤势,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等于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老天爷。

    消炎这个词汇在大唐没有,就像伤口感染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也不懂一样。骨头断了,没事,找两块木板加起来,然后用绳子一绑进行固定,这个和打石膏是一个原理。

    只不过和后世的打石膏不同的是,他们在固定之前不需要消肿,也不需要消炎。至于长得好与坏,完全在于医生的经验,如果幸运一点,遇到一个高手,三两下就能够将断裂的骨头捏合到都相应的位置上,然后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生长,让他们重新连接起来,成为一个整体。

    如果不幸遇到一个庸医,可能就会使得骨头被捏合的错位了。这样处理的结果就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骨头就会和本不该连在一起的部位连在一起了。然后等到长好了之后,他们的肢体就变成了奇形怪状的样子。

    至于肌肉受到的创伤,那只能等自然好了,最多撒一把金创药。至于表皮缝合,对不起,这个时代没有这个概念,毕竟人的皮肤不是衣服,大唐的医生们,想象力也并没有丰富到这个程度。

    黄柏玉以前看过许多武侠,那些里边也提到过金创药这个名词。在他看来,所谓的金创药,应该是那些高手们秘制的,放了各种珍贵的药材,经过多次的炼制而制作成的。这东西只要一撒到伤口上,立马就会不再有灼热感和疼痛感。他的脑海里也经常浮现过这样的场景,经常要撒到伤口上,那受伤的人立刻感到伤口是一股清凉的感觉,也不再有疼痛,血液也不再流出,于是让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然而黄伯玉看到的情形却是,一把金创药敷到伤口上,那受伤的士兵立刻疼的腿不停的打颤。然后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叫声,从伤兵的嘴里不断的发出,眼睛里露出不甘而又绝望的神情。

    黄伯玉走进去的时候,整个大营里都是这种声音和这种场景。这种场面让他看的头皮都有些发麻,他甚至有一种想要直接掉头就走的冲动。

    然而,他不能走。且不说这是不是一种责任,首先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他也绝对不能忍心看着这些人在这受罪。

    伤兵营里已经没有了伤势太重的伤员,那些贯通伤、受了重伤的,或者血流不止的伤者,基本上都已经伤重不治而死。战争已经结束了七八天了,在回来的路上,不断的有伤员死去。他们有的是因为血流不止而死去的,也有的是伤口受到感染发炎而死去的。

    在这个时代受了伤,尤其是受了重伤,基本上就是宣告死亡。

    一股一股的腥臭味不断的钻进了鼻孔,但是黄伯玉顾不得避讳这些。程咬金昨天晚上连夜蒸馏酒精,一夜之间竟然弄了四五百斤。听起来似乎很多,但实际上最多只够今天早上用的。

    数万大军出征,敌人是十几万的大军,这样的战争规模,几千人的伤员,几乎可以说是比较少的了。所以这些酒精平均每个伤员只能用一两。

    程咬金将那些军医们都叫了过来,让他们暂时停止处理伤口,都来观摩黄伯玉用酒精来处理伤口。

    黄伯玉看着眼前的伤员,这个士兵伤到的是大腿,被刀狠狠的砍了一下,不过还好,没有伤着骨头。足足有十几厘米的刀口,流着脓血,发出一阵阵的恶臭。伤员发着高烧,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如果这种状况再持续下去,也许两三天的时间,他可能就完蛋了。

    黄伯玉解开伤员腿上包扎的布条,这时候他才想起居然没有棉签,没有纱布,没有羊肠线。

    他只好让人找来干净的布,在开水里煮一阵,然后捞出来晾凉了备用。

    这个倒是容易,因为要包扎伤口,干净的白布,还是准备了许多,尽管主要是葛布和麻布。这个时代只有这些,当然,丝绸是有的,可是却轮不到他们。

    黄伯玉拿起一块煮过了的布,蘸了些酒精擦拭着伤员的伤口,将那些脓血和塞在里边的所谓的金创药,全部都清洗了出来,重新露出惨白的肌肉。

    黄伯玉对这伤口也没有再用什么所谓的金创药,只是包扎了起来。然后让人用湿毛巾,不断的擦拭伤员的身体进行物理降温。

    之后黄伯玉告诉他们不要再用那些金创药了,那些东西狗屁作用都没有,甚至还有可能会引起二次感染。他们只需要用酒精不断的擦拭伤口就行了。

    于是那些军医们便按照黄伯玉的法子,对那些伤员的伤口进行清理。虽然他们是医生,也根本看不起黄伯玉这个年轻人。在这个时代,医生更多的是看年龄,医术的高明程度,与医生胡子的长度往往是成正比的。而这时候的黄伯玉,在过来的时候刚刚刮过胡子,胡子的长度最多也就两毫米。

    两毫米的医术,显然是不能让这些医生们放心的,所以他们对于黄伯玉的这个法子,显然是抱有严重的怀疑态度。毕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们常年在军中,为这些士兵们疗伤,这些士兵们就是他们的同胞兄弟,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们不敢拿这些兄弟们的性命作为小白鼠。

    当然,这个时代也没有用小白鼠做实验的。

    但是,程咬金杵在那儿,他的命令却比所有医学经典都管用。虽然,大家对于程咬金大将军的命令打心眼里不愿意接受,但是他们却不得不执行。

    就这样,这些中医们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迫执行程咬金大将军这个有些昏庸的命令。很快的,一个早上,这四五百斤酒精就被挥霍的一干二净。

    程咬金将自己的亲兵留了下来,而且也让程处嗣一起留下来,带领这些士兵,一起监督这些军医。这也是黄伯玉的意思,他唯恐自己走后,那些军医们把石灰制成的金创药,重新给那些士兵们刚刚清洗过的伤口上撒上。

    那样,自己一早上的活就白干了。

    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原理给这些家伙讲清楚,然后他们就会心甘情愿的去按照黄伯玉的办法操作。但是黄伯玉却没办法给1300多年前的人讲什么细菌感染。

    他如果给这些家伙讲细菌感染,说不定那些家伙马上就会让他拿一个细菌来给大伙儿看看。你不是说有细菌吗?好,你拿出来我看看,你从伤员的伤口上把细菌拿下来。你不是说很多吗?我不要看很多,有一个就够了,你能拿出来吗?

    不能?不能你还说什么事儿啊?

    什么肉眼看不见,看不见的那还叫存在的吗?

    黄伯玉深知,和这群较真的家伙没办法解释。最好的办法就是借用程咬金的力量,强制性的让他们执行。等到过上一两天,看到了实际效果,他们自然会接受的。

    要不然让我去哪儿给你弄显微镜去?

章节目录

贞观留学天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无痕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无痕a并收藏贞观留学天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