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条大人修正的军律,军中严禁赌嫖,大人批注却不禁酒,当知酒后乱人心智,万条军律也忘在脑后,似可再商榷。”

    守备府二堂中,庞雨与蒋国用隔着茶几对坐。蒋国用指着册子,认真的对庞雨说着。

    营中的军律只编写了第一章,叫要紧简明章,是给入营的新兵看的,还不够明确详细,需要继续编写,这事情是蒋国用在做,庞雨今日特意找了蒋国用过来,两人已经研究了两个时辰。

    庞雨拿着一本线装书,封面上写着《阵纪》两个字,旁边还有《武经总要》、《纪效新书》《练兵实纪》等兵书,都是用来参考的。

    “此条暂时留着,何良臣这上面也有。”庞雨合上书本,“本官自己有个计较,人心之中都向往安逸舒适,无论干什么活计,多半是生存所迫。兵卒入我营中也是同理,他们不是为吃苦来的,首要是谋个活路,次则养家糊口。本官的营中,军饷给得足,但是个劳苦地,皮肉筋骨劳顿,处处皆有规矩,由不得人安逸,稍有触犯便要遭打骂责罚,兵卒劳顿紧张,若说心中没有怨言,那便都是圣人了。怨愤无处宣泄,便会累积在他们深心之中,军律高压能弹压一时,但一不小心,便会遭其反噬,诸如营啸之类。所以得留个口子,赌嫖既然都禁了,酒就不要禁它。”

    “但这酒一旦喝起来便难以了结…”

    蒋国用话未说完,庞丁的身影出现在门前,“少爷,安庆卫掌印指挥使张德龙在门外候见。”

    庞雨放下手中的兵书,伸手接过庞丁递来的拜帖,这拜帖上面还贴了金线,看得出花了心思,但礼单只写着鱼干百条,也就是一百两银子。这在官场上不算重礼,特别是面见上官的时候,看起来安庆卫的银子并不多,或者这守备的价值不高。

    将拜帖交还给庞丁,庞雨整理了一下衣服,“让他来二堂。”

    蒋国用连忙站起,“那小人回避。”

    “你留下便是。”庞雨摆摆手,他看看蒋国用又道,“交接之时你与他打过交道,此人是何路数?”

    蒋国用咬咬嘴唇,“油滑无能,与桐城县衙各吏目相差仿佛,没丝毫将官之气。”

    庞雨失笑道,“他原本便不是将官,卫所就剩个名头,否则还要我等营兵作甚。”

    “安庆卫所仅这五年,便逋欠守备营器械共一千余项,小人让他多少补足一些,他东拉西扯一个时辰,小人事后回想,有用的啥都没说,但那一个时辰分明是说了话的,连说的什么都想不起来。潘可大也曾说起,此人滑不溜手。”

    “他是掌印指挥,让你一个书办跟他打交道也是难为你。”

    蒋国用抬眼看看庞雨,“大人想问他要大校场,当日交接时属下便问过他了。那校场主要被竹木商贩占用,沿街都修成了商铺,里面不但堆积竹木,还有些佣工搭了窝棚,大人要让他把校场腾出来,恐怕他不易答应。”

    庞雨笑道,“跟这种人谈判,方法是不同的,我赌他今日会答应。”

    蒋国用见庞雨没细说,也没有追问,因为那张德龙可能马上就会到。庞雨把兵书叠好放到后面的书案上,回来再坐下时变得不苟言笑。

    此时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人跟着庞丁转入二堂,他略有些发福,眼神颇为灵活。

    不用说此人便是张德龙,他满脸讨好的媚笑走进堂来,在台阶时微微愣了一下。

    蒋国用偷眼看去,见庞雨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配合上他的武官服,自有一股威严。

    平日庞雨在校场上比较严肃,接见属下时都比较和蔼,跟蒋国用谈话也是非常和气,就算蒋国用与他意见相左,也从不呵斥,这还是蒋国用首次见到庞雨摆出官威

    张德龙小心的来到堂中跪下,“下官安庆卫掌印指挥张德龙叩见庞大人。”

    庞雨并不叫他起来,就让他这样跪在堂中,气氛略有些尴尬。

    “张大人执掌安庆卫,本官初来乍到,对军卫一向不熟,想向张大人请教一事,掌印指挥职责何解?”

    张德龙在堂下呆了片刻,还是带着媚笑道,“管理在籍军士、练兵、守城、巡捕、屯田、养马、漕运,统摄卫中一切事宜。还有便是各位上官交办之事,也是要做的。”

    庞雨不为所动,仍是那副表情,“本官此次去苏州面见张都爷,临别之时张都爷专门说了一事,张大人可知是何事?”

    张德龙听到张都爷三个字,略有些紧张的道,“下官不知。”

    庞雨看了一下张德龙的表情,心中莫名有点痛快,这是卫所的掌印指挥,虽然只是卫所官,但毕竟是朝廷的三品武官。感觉自己成了当日张国维的角色。

    庞雨也不叫茶,继续问道,“去年七月时,皇上在奏章上批注‘据奏安庆卫额军影占数多,若能清查补伍,挑选操练,自足资守御。且鼓励乡勇,屡旨严饬,何未见实心奉行’,这圣上亲笔批注的事情,张大人是否知道。”

    “这…下官知道。”

    “那张大人这一年来,可有清查补伍、挑选操练,安庆是否能足资守御?”

    “下官…下官。”张德龙脸上的笑容不见了,额头开始微微出汗,他没想到今日一来,就遇到如此的局面,他舔舔嘴唇道,“但下官也有难处,卫中不但要守城,还要屯田、漕运,卫中丁口早已逃散殆尽,眼下连漕运士卒都要花银子雇来,那里能清查补伍。”

    “那城就不守了。”庞雨俯视着张德龙,“届时这些理由,张大人跟流寇一说,他们便道声珍重返身离去不成。张大人只要回答本官一句,是否已按圣旨清查补伍、挑选操练,安庆是否能足资守御,是还是否。”

    “下官还是补了,补了些的。”

    “那本官今日就要点较人马,张大人即刻召集卫中在籍军士。”

    “大人明鉴,卫中并无那许多军士,一向就没有,还调走…”

    庞雨大声道,“安庆卫额兵五千二百人,三千六百名屯田兵,一千六百名守城兵,隆庆年间调赴宣府半数,从此未返,仍应有两千六百在籍,守城兵应有八百名,屯田兵本官不管,守城兵可见在?”

    张德龙跪在地上,嘴巴张得老大,庞雨竟然对安庆卫的兵马数如此清楚,上一任的潘可大甚至都不知道总数是多少。

    庞雨威严的看着张德龙,“此去经年,安庆卫废弛如故。张大人好大的胆子,连皇上的御笔亲批也不曾放在眼中,果真是未实心奉行,可是把圣旨当了儿戏!”

    厅中气氛突变,连蒋国用都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庞丁则不停的偷眼打量两人。

    张德龙连连摆手,“下官不是那个意思,下官岂敢…”

    庞雨不给他辩解的时间,对着左侧一拱手,直接打断道,“本官已奏请张都爷,鉴于流寇肆虐,准许本官调动安庆卫人马备战,该部虽现留驻安庆,但已为出征之军。本官今日就要点较兵马,安庆属下八百在籍守城兵,本官要挑选精壮入营,由张大人统领为一哨,进驻宿松以为安庆藩篱。”

    张德龙呼吸急促,他原本没把庞雨放在眼中,只是知道此人在民变时砍了几十个人头,就算当上守备也没有多大回事。岂知今日一来这个下马威不小,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

    卫所与营兵是两个系统,安庆守备虽有军事指挥权,但卫所的上官很多,不但要守城,还要交钱粮、漕运、防汛等一系列事项,指挥使衙门里面,跟县衙一样有六房一库,对应不同的上级。

    按照朝廷体制,没有出征打仗的时候,安庆守备就什么都管不到,考绩也是一点不占,所以卫所官轻视军事主官是制度性的。

    但庞雨现在拿出一个大杀器,以流寇肆虐为由,要纳入战时体制,命令便成了军令,甚至还要把张德龙抓壮丁去宿松。张德龙是世袭下来的指挥使,生下来的时候卫所就已经荒废,不要说打仗,营操都没见过怎么回事,缩在安庆都胆战心惊,哪里还敢去守宿松。

    现在谁都知道宿松没有城墙,那地方流寇再来的话,留着被流寇杀,跑了被朝廷杀,张德龙的小命是必定不保的。

    “庞大人明鉴,卫中事务繁杂,下官岂能脱身,那些屯田、漕运在在耽搁不得,要不然下官指派一名同知领兵,也是一样得。”

    “张大人是掌印指挥,自然是卫中才能最高之人,否则如何能掌印,本官一向用人就要用最有才华的。安庆卫中有三个指挥使,八个同知,就算张大人领兵外出,也有的是人办事。屯田漕运是耽搁不得,但保境安民性命攸关,事关安庆百万生灵,难道就能耽搁了。”

    张德龙额头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庞雨分明是针对他个人,其他人都不要,张德龙不知庞雨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能从一个衙役突然当上三品武官,恐怕真的和张国维有些关系。张德龙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小看了这个小衙役。

    想起流传的宿松屠城惨状,张德龙手足发凉,这哪是要他领兵,这是要他的命。

    张德龙心中越想越怕,突地啊一声大叫,对着庞雨连连磕头,“大人饶命,下官万死不足惜,就怕误了大人的兵事,万望大人高抬贵手,下官必有回报,必有回报。”

    堂上一阵难堪的寂静,张德龙剧烈的喘息,蒋国用连呼吸也不敢大声,不敢看上座的庞雨,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青石板。

    庞雨突然放缓了口气,“不过嘛,军卫废弛非安庆一卫,张指挥使的难处,本官也知道。”

    “大人明鉴啊。”张德龙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又连着几个头磕下去,口中带着哭腔惶急的道,“下官也不敢欺瞒大人,历年以来,卫中屯田早已被侵占一空,原籍军士逃散他乡,或入民籍,但钱粮、工役样样不少,漕运士卒也要花钱雇佣,就靠着漕运均摊、卫所廊房支用,哪里还能清查补伍。”

    “张大人请起。”庞雨对庞丁道,“给张大人看茶。”

    张德龙还跪在地上,庞雨咳嗽一声,等蒋国用看过来,便使了一个眼色。

    蒋国用赶紧过去把张德龙扶起,不知是跪久了些还是心中害怕,张德龙起身时一个趔趄。

    好不容易坐到座位上,略微有些发福的张德龙连着喘了几口气,等到茶水上来赶紧喝了一口。

    庞雨等他歇息片刻之后,缓缓开口道,“本官为安庆守备,守御安庆是本官之事,也是安庆卫的事。就不说安庆卫,一旦流寇破城,大人你身价性命、阖家老小在此,这便是天大的事。”

    张德龙擦擦汗水附和道,“大人说的是。”

    “本官管辖安庆卫,然则卫所兵不堪战,张大人又说不能领兵出战…”

    张德龙脸上肌肉一跳,“下官确实不能!那宿松,不敢去啊。”

    庞雨摆摆手,“张大人如果不去,本官就只能调派本部营兵守卫宿松,增加了本官的难处,若是本官体谅了张大人,不知张大人如何回报。”

    蒋国用只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红,他没想到庞雨当了三品大员了,竟然还是这么说话,连听着都十分尴尬。

    更离奇的是,张德龙丝毫不以为意,似乎习以为常,他马上接道,“只要大人开口,安庆卫能做到的必为大人办妥,下官一定实心奉行。”

    庞雨看着张德龙,第一次露出点微笑,“那本官这里先请张大人办一件事,办妥了才有互信的基础。本官营兵新设陆师五百,没有操练之处,请张大人先将枞阳门外大校场清空,那里是朝廷练兵的地方,岂容挪用作市井贩货之处。张大人几日能办妥?”

    “下官五日…”张德龙看庞雨的笑脸在收缩,马上大声改口道,“下官三日办妥,三日后请大人查验。”

    “那好,本官就等张大人好消息。”庞雨站起身来,张德龙也赶紧站起。

    庞雨来到张德龙面前,“本官从不白使唤人,只要张大人给本官办事,无论军功钱财,日后也不会少了张大人的一份。”

    张德龙埋头道,“下官不敢,为大人办事就是给朝廷办事,都是分内。下官马上回卫中调派人手,不耽搁大人了。”

    “张大人请便。”

    张德龙躬身行礼,急急忙忙往大堂而去,路上还在不断擦汗水。

    蒋国用还站在原地,他此时才想起来,庞雨今日的计划,只是要安庆卫的大校场,说了半天却只有最后几句说的此事,而且好像不是重点。

    倒是庞丁凑了过去,他对庞雨问道,“少…张都爷真的让你征调安庆卫?”

    “假的,但他不敢赌。”庞雨转身走回堂中,看到蒋国用还站着,不由说道,“国用你坐,咱们继续说军律。”

    蒋国用赶紧过去抱了兵书,来到茶几前的时候忍不住问道,“张指挥使怎地会信?”

    “因为他知道朝廷有这个体制。”庞雨接过兵书,“他原本只怕衙门,漕运、钱粮、防汛一样不好,都能让他掉官帽。太平时节我无论如何说,他也不会怕我,但如今流寇肆虐,本官一旦征调他,随时可以要他性命,所以他不信我的代价极高,对我却没有什么损失时,所以他的最佳选择,便是信我。”

    蒋国用默默点头,坐到了庞雨的对面,庞雨看看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庞丁,“咱们如今是官,与官场人往来,有个基本的条则,便是朝廷体制,官场无论争斗合作,都是以朝廷体制为武器,方才就是安庆守备在与安庆卫掌印指挥说话,而非是庞雨去与张德龙说话。以后军中做事,你们要管将官,将官要管兵,军律就是武器。将士可以不尊重你个人,但必须尊重你代表的权力,这就是你们以后办事的准则,也所以军律极度重要。”

    蒋国用想了片刻后躬身道,“小人明白了,请大人继续指正军律。”

章节目录

铁血残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柯山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柯山梦并收藏铁血残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