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刀劈砍过处,飞沙走石,刚猛而霸道。

    高淑画数次闪避。

    可朴刀在四五米高的巨人鬼将手里,如白蛇游走,灵活迅捷,最终高淑画还是被朴刀轻松追上。

    噗!

    朴刀在空中刺穿高淑画身体,高淑画被白刃刀锋钉在了半空。

    下一秒。

    鬼将手中朴刀一震,把刀刃上的高淑画身体,当空震成了碎片。

    没有想象中的血溅当场画面。

    只有被撕成碎片,在空中飞洒的画皮碎块。

    眼前的高淑画,居然并非本体。

    而是一张她所炼制的画皮鬼。

    轰!

    一声爆炸,原来是高钟离与红裙女厉鬼那边的厮杀,终于分出了胜负。

    高钟离的变化之道,终究是慢了半拍,她刚准备要躲过红裙女厉鬼如瀑布的血色细线刷来,结果人已被密密麻麻刷来的血色丝线,万千穿身而过。

    看起来十分凄惨,骇然。

    红裙女厉鬼想要乘胜追击。

    但哪知!

    募然,红裙女厉鬼的红色身影一闪,似是想要躲避开什么,但她还是没能躲避过去。

    一股吸扯之力。

    让她有如身陷江河漩涡中的无助浮萍。

    身体居然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幽暗,死气沉沉的夜幕里,一只裹着阳刚,赤阳真气的男人手掌,猛然箍住红裙女厉鬼的纤细雪白脖子。

    兹兹兹!

    红裙女厉鬼在那只手掌里拼命挣扎。

    她本应雪白无暇的脖子,被男人手掌上的阳刚真气,灼烧得兹兹冒烟。

    空气中溢散着如尸体焚烧的难闻腐臭。

    红裙女厉鬼捂着脖子,在半空痛苦挣扎,她身上爆发起无数的血色丝线。

    如一团血色蚕茧。

    带着锋利寒光。

    密集切割向掐住她脖子的人。

    锵!锵!锵!

    电光火石闪烁,爆鸣起金铁碰撞的无数火光,红裙女厉鬼本应无往不利的无穷血色丝线,居然被尽数挡了下来。

    “什么人?”

    面对这突然惊变的一幕,空气忽然静谧了一下。

    许多目光望来。

    就连刚撕碎高淑画画皮的巨人鬼将,还有三目人,也都转身看向突然杀出的人。

    回答他们的是鞋底落地的清脆脚步声。

    啪嗒。

    啪嗒。

    浓浓夜色下,一男人,手里死死箍着一个女人,从外界走来,走入这片空间。

    他一步一步逼近过来,身体炫目,周身体表有金色流光包裹,轻易抵挡下红裙女厉鬼的无穷血色丝线切割。

    他进入这片空间后。

    第一眼就看到了最显眼的三目人与四五米高的巨人鬼将。

    当看到三目人时,他身上气息陡然凌厉。

    气血献祭!

    大威龙象!

    被手掌死死箍住的红裙女厉鬼的,后背重重凿向坚硬地面。

    砰!

    音波震荡,扩散向四周,地面沉降,凹陷,直接被砸开一个数丈宽的巨大土坑。

    红裙女厉鬼接遭到重创,她本就只剩一半的残躯,被砸得头晕目眩。

    她口鼻眼耳…七窍流出乌黑剧毒的黑血,这些黑血带着剧毒,如王水腐蚀土壤。

    但男人手掌却丝毫不受影响。

    他手掌上那层金光蝉膜,就像是世间最坚不可摧的金石,比金刚石还坚硬,连王水腐蚀都不惧。

    就连原本在空气中坚韧切割的血色丝线,也被这一下重创,齐齐震消散,断裂。

    磅礴如潮汐鼓荡的阳刚气血,就像是一座火炉贴上阴物,造成更大重创。

    来自红裙女厉鬼的绿色特殊魂气+1。

    一件冥器怨灵,食鬼级后期的女厉鬼,竟是被活生生砸死当场。

    虽然这件冥器本身也有之前就有形体不全,实力折损的原因在,但周围人看着眼前男人的霸道出手,还是忍不住惊叫,看得瞠目结舌。

    “你……”

    重伤高钟离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男人的身份。

    她是高钟离,也是高淑画。

    高淑画跟方正打交道许多,她一眼就认出了方正的独特战斗方式。

    她嘴唇紧抿,抑止住了正要喊出口的名字,最后改口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高淑画目光复杂看着突然意外出现在她面前的方正,一直以来表现冷漠的她,脸上表情头一回出现异样情绪。

    纵使她再怎么才情惊艳。

    也绝对猜想不到方正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高家。

    这名一出场绝杀了红衣女厉鬼的人,自然就是先前注意到这边大动静的方正了。

    啪!

    红裙女厉鬼,犹如一块烂布袋,被箍住她脖子的男人,看也不看的随手丢弃在高淑画脚边。

    “听说有人对你逼亲,我今天是为你解忧而来。”

    “衣衣那小家伙说想你了,问你什么时候再过去看看她?那小家伙一直说你是好人。所以我觉得,好人就应该有好报。”

    土坑中灰尘飞扬。

    黑发飞舞。

    方正就这么与高淑画四目对视。

    高淑画听后出现失神。

    在她眼里。

    从来只有算计与利益。

    她没有想到,方正来高家的目的,无关乎利益,只是为她一人而来。

    高淑画轻启红唇,张口欲言,但方正的两只眼睛,已经转向对面的肉身魁梧强壮的三目人。

    “我问你,在民国抗战时期,你是不是把一名哑女炼成了一件嫁衣冥器?”

    方正冷着眸子,一步一步走出土坑,他没有惧色,与三目人直面相视。

    “我再问你!哑女那名未婚夫学生的死,举报哑女未婚夫的人,是不是并不是那些村民,而是你为了把哑女一步步逼向绝望,一步步把哑女诱骗至深渊,所以故意举报了哑女未婚夫的身份?”

    “我再问你!当初那名等在车站的小男孩,他母亲是不是你杀的,然后你拿走小男孩母亲的耳坠,诱骗了那名小男孩?”

    方正每问一句。

    每跨出一步。

    他身上气势便拔高一截。

    “我再问你!那名畸形连体人,是不是你故意制造,并且你故意把他养大成人的?”

    “我再问你!那只模特人偶里封存的怨灵,当初她在练舞室里意外摔断脖子而死,恰巧你又出现,是不是也是你一手制造的意外?”

    连续五连问,把方正身上的气势,终于推上巅峰。

    他眸光如火炬,语气越来越强势,他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这么想杀死一个人。

    像这种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人!

    死不足惜!

    方正对三目人五连质问。

    每质问一次。

    心中对三目人的杀念便深一分。

    他对三目人没有畏惧之心。

    此刻虽是一个人立于那里,却有一夫当关,如狼烟扶摇九天的气势。

    方正曾答应过哑女!

    血债血偿!

    而今。

    他终于找到了当初他在哑女记忆中,看到过的那名神秘三目人。

    “看来我在高家的那几件冥器突然失联,都是与你有关了?”三目人眉心处的第三只竖瞳,邪异眨动了下,那张戴着半张鬼王面具的脸,玩味看着方正。

    “是又如何?”

    “不是又如何?”

    “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三目人的语气,带着目空一切的淡漠与无匹自信。

    这一刻,有如汪洋与雷霆碰撞!

    两人的强势气势都在攀升!

章节目录

这里有妖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咬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火并收藏这里有妖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