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春戏院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有拿着纸笔看戏的观众。看戏的心思不多,反而奋笔疾书,纸上记录的都是台词。

    这件事情也被人报到了甘奇这里,显然甘奇是知道有人这么做的原因,那就是有人要开始山寨了,但是甘奇却并未吩咐人去制止。

    戏曲歌曲,终归是要流行起来的,雅俗共赏也不是随口说说,有许多人,是真的付不起戏院里哪怕最后一排的几十钱,这些人若是想看戏,自然就需要这些山寨者把戏曲带到街头巷尾,甚至田间地头。更要带到其他州府县去,如此才能传播天下。

    甘奇能做的也很多,比如多开几间戏院,把梨园春开到汴梁城北,开到江南,开到西北,开到河朔,开到蜀地。

    更需要甘奇来做的还有设立行业标准,让自己的戏班子成为行业顶尖,对得起观众付的钱。

    有钱人永远不缺,梨园春也就永远不会缺少顾客,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到街头巷尾去看戏,一个行业的钱永远也不可能被一个人全部赚了,这一点甘奇想得很透彻。

    就如此时的汴梁城内,蕾丝忽然就火热起来,正月十五元夕夜,汴梁城里所有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去,逛街赏灯。

    元夕的汴梁城,还是白天,就能看到满街的花灯,各家各户不说,还有商户们也会花重金精心装点自己的门面,更有做灯谜生意的人,那就更不用说。

    姑娘们裙摆上的蕾丝,总会吸引其他姑娘的眼球,结伴出游的姑娘,谁的裙摆上有蕾丝,总会被人围着询问一通。

    大户人家说着那“巧儿成衣”如何好,如何大唐三百年传承,杨玉环最爱。然后展示一番衣服上的“巧儿成衣”字样。

    小户人家说着蕾丝如今在那大户人家中如何风靡,如何漂亮,时不时也提上一句巧儿成衣,最让人咋舌的是巧儿成衣的价格,然后众人连连称奇。咋舌称奇之后,便有人开始询问如何做工……

    甘奇与苏家兄弟,还有赵宗汉、吴承渥,几人一同在街上逛着。

    甘奇看着街上时不时摇摆而过的蕾丝,微微在笑。

    赵宗汉也看得极为开心,忽然赵宗汉在路边公告栏上看到一张公告,面色一沉,与甘奇说道:“道坚,岂有此理,竟然有人也开始办起了相扑大赛,还叫个天下第一相扑会的名头,这是摆明了要跟咱们抢生意啊?道坚你得想想办法。”

    不想甘奇毫不在意,说道:“不必在意,相扑会就相扑会,天下第一也无妨的。”

    赵宗汉皱眉问道:“到处都是天下第一,这怎么能行?”

    “且不说他们有没有咱们的场地,就算他们场地,花得了重金,也有个先来后到,还有个先入为主。人们岂能不知道谁才是正宗?如今咱们已然成势,后来者想要再成势,必然难上加难,天下哪里能有那么多高手?选出个天下第一也只会让人笑话。”甘奇自信非常。

    但是甘奇的话语,似乎还是不能让赵宗汉安心,却听赵宗汉说道:“别人在城内,总会有人去,就算不能真的成势,但也有影响,咱们岂不就少了许多观众?”

    “献甫你不用太担心,我要打造的是文化娱乐龙头,不是单单一个相扑赛,过不得多久,待得战球赛事开始,谁还有心思去看别人家的相扑?”甘奇如此说道,便是把橄榄球换了一个名字叫作“战球”。

    战球这个名字其实不那么顺口,为何甘奇执意要用这个名字呢?因为甘奇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个大宋朝未来的危机。无时无刻不在想提醒着大宋的人民不能忘记战争,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影响人民对于战争的心态,想要让人民保留应有的勇武之心。

    这也是为何甘奇不蹴鞠,不打篮球,不打羽毛球,非要橄榄球的原因所在。若是往后能弄到大批的马,甘奇还想发展一下马球。若是大宋朝骑马的人越来越多,来日战争,当也是有帮助的。

    赵宗汉听得“战球”之事,又问道:“近来都见你在忙碌战球之事,却也不知道到底如何来打,迫不及待想看看了。”

    “待得春闱会考过后,此事就会开始,不用着急。”甘奇答道。

    苏轼苏辙听得会试,脸上都是期待之色,只盼着早点开始。而吴承渥却是一脸的担忧,忽然觉得今日元夕出来玩都是心虚之事。

    苏轼便笑道:“今夜元夕,当好好醉一场,定要尽兴,待得考起试来,那就不是人过的日子了,几尺之地,吃喝拉撒,比坐牢都难受。”

    苏轼话语不假,全国这么多学子齐聚大考,考场的条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还管制得极其严格,每人一个一米见方的小屋,在里面吃喝拉撒不准出来,军汉持刀来回巡视。

    还不准提前交卷,写完了也得在里面待着。吃干粮,喝凉水,拉撒也在旁边。每一届考试,都有考生昏死当场,送医救治。更有许多考完试的考生,如同大病一场。

    甘奇不用考试,倒也没有想那么多,大手一挥:“走,樊楼去,我做东,今夜不醉不归,吃好喝好,不用省钱。”

    甘奇话语一出,苏轼立马脚步一止,一脸狐疑看着甘奇。

    甘奇见得苏轼不走了,还问道:“子瞻怎么了?”

    苏轼看着甘奇,摸着自己的下巴问道:“道坚,你直接说吧,又有什么坑人的事情?你先说,我再走。狗大户的樊楼,怕是没有那么好进。”

    甘奇愕然片刻,随后大笑着拍了拍苏轼的肩膀,说道:“子瞻你放心,哪有什么坑人的事情?今日只开心,没有事。”

    苏轼摇摇头:“我不信你,上次你让我画女子裙摆,这一次你不会让我吃饱喝足了去画女子内衣吧?”

    甘奇大笑:“哈哈……子瞻,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就是这样的人。”苏轼看穿了一切。

    “我真不是这样的人,走走走,吃酒去,今夜元夕有诗会,该你名动汴梁城了。”甘奇说道,如今甘奇对于诗会,是真不那么热衷了,他今日是打死也不会再出头了,准备去看苏轼装逼。

    “这酒,我自己付钱。”苏轼脚步在走,口中说道。

    “那你今夜请我?”甘奇问道。

    “世子与吴兄我来请,你自己付自己的。”苏轼说道。

    “兄dei,我的心受了伤。”甘奇装作一脸痛苦。

    未想苏轼忽然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你看这满街女子裙摆,都是我的画作,我都不好意思与人提起,我心中的伤,至今未愈,恐怕一辈子都难以痊愈了。”

    苏辙看着这两个戏精,笑得是前仰后合,张开手臂一边拉一个,笑道:“走吧走吧,今夜一饮,考试去喽,考上了,我来连请一个月的酒。”

    (现在去医院,晚上再来)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