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易的将台之上,一千多等着牛的百姓都站在下面。

    狄青胜利的消息早已传来,待得狄青上台的那一刻,台下已然爆发出阵阵喝彩之声。

    “狄将军威武!”

    “狄将军无敌!”

    百姓永远都是可爱的,对于他们来说,将台上又一次出征大胜而回的狄青,就值得这阵阵的喝彩之声。这喝彩声不仅是为了狄青打了胜仗,也是为了那四贯五一头的牛。

    狄青抬起双手压了压,待得众人喝彩声慢慢停下,才开口:“诸位,我知道你们都等着南方来的水牛,但是这水牛啊,实在是太多了,我等又急着回京复命,所以水牛还在更南方,可能还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到得潭州。”

    众人听得还要十天半个月,皆是大失所望。

    也有人开口问道:“狄将军,总不会……总不会到头来没有牛吧?”

    狄青笑着答道:“潭州一共发卖了两千头牛,我倒是也没有详细点数,不过诸位放心,就算有人拿不到牛,我狄青也不敢哄骗诸位,若是有人拿不到牛,我狄青赔偿你们就是,退还定金不说,一人还赔两贯钱作补偿。”

    狄青这话,都是甘奇交代的。也如甘奇所言,大多数事情都是钱可以解决的,如果解决不来,就是钱给得不够。

    “狄将军所言当真?”

    “若是拿不到牛,当真退还定金,一人还赔偿两贯钱?”

    狄青笑着点头:“那是自然,我狄青身为朝廷命官,岂还能做那欺骗百姓之事?定是一诺千金,说到做到。若是诸位有一个人拿不到牛,退还定金不说,还给赔偿两贯。……宁愿朝廷吃亏,也万万不能让百姓吃亏。”

    最后两句,说得狄青面红耳赤,他这一辈子也没有这般正大光明的撒过谎。若是这两句话让甘奇来说,甘奇必然说得面不红心不跳。

    “狄将军何以保证一定如此?”涉及到切身利益问题,人们终将还是谨慎小心的,等了七八日,又要等半个月,等来等去,也怕到头来就是一场空。

    但是,这些百姓还是信任此时的狄青的,此时的狄青也值得他们信任。

    但是狄青也在为自己利用别人对他的信任而愧疚,开口又道:“诸位,我要带大军赶路,但是为了你们利益之事,我愿与诸位再立一个契约,加盖我大印其上,若是诸位得不到牛,不仅退还定金,还一人赔偿……三贯,赔偿金再加一贯。我若是做不到,诸位拿着契约不论到哪里去告,我狄青也当在御前吃罪,免得一个欺压百姓的罪名,身陷囹圄。”

    三贯,是甘奇给的赔偿价格,连狄青这么说话也是甘奇安排的。这也是甘奇的愧疚,只要能让这些被他欺骗的百姓能得到补偿,甘奇是真舍得的。东京城七间半的门面都卖到了七万五千贯,甘奇又岂能舍不得这几千贯钱?

    赚钱重要有用处,能用钱来解决危机,这些钱算是花在了刀刃上。

    没有牛,可以白得三贯钱,这是这些农户可以接受的,便是只赔两贯、赔一贯,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就算不赔钱,只退还定金,绝大多数人都能接受。中国的百姓,就是这么的好说话。哪怕这件事情,真的定金都没有了,也有很大一部分百姓会选择忍气吞声,当然,也会有一部分人会闹起来。

    甘奇安排狄青这么说话,其实也是在一步步构建这些买牛的百姓心中的接受度,或者说就是给这些百姓在打预防针,让这些百姓在潜意识里能接受没有牛这件事,到时候牛没有来,不至于过于愤怒,赔钱,兴许反而就成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还能给狄青赚一个一诺千金的名声。

    你看看狄将军,说赔钱就赔钱,一文不少,当真信守承诺,乃是世间少有的重诺之人。

    甘奇做了坏人,狄青反而做了好人。这就是做人做事的艺术。

    “既然狄将军都这么说了,我等岂能信不过?”

    “狄将军定是那一诺千金之人!”

    “狄将军大义!”

    狄青点着头,松着气,心中好似也好受了不少。开口:“诸位且到军中文书那里吧契约定好,一一盖印,然后回去耐心等待即可,最多半个月。”

    “多谢狄将军,开春农忙已过,牛倒是不那么着急需要,半个月小人等得起。”

    “拜谢狄将军仁心为民,愿狄将军百战百胜,加官进爵。”

    狄青拱手左右,慢慢下得将台,却已是连连摇头。

    大帐之内,庞敢等许多军将,也是眉头皱到了一处,他们岂能不知道牛是没有的。

    庞敢与狄青说道:“将军,末将是万万没有想到甘先生竟然是这般从潭州为我等筹集到了粮食,之后的事情,该如何是好啊?”

    狄青看着庞敢与众多军将,慢慢开口说道:“道坚已经快船回东京取钱去了,解决之法就是我刚才所言的赔偿之法,一头牛赔付三贯钱。”

    庞敢闻言有些惊讶,又道:“甘先生为了我等,当真是……唉……将军,与我们说了吧,到底是何人非要置我等于死地?”

    庞勇也怒道:“将军,您就告诉我们吧。”

    “是啊,将军,我们都问了一路了,您皆是闭口不言,事到如今,您就说了吧。”

    “我等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到底是何人如此心狠手辣,不顾我等战阵奋勇,不顾我等功勋在身,就要在路上把我们逼成反贼,将军,此等深仇大恨,末将便是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将军,您与末将说了吧!”庞敢再道。

    狄青看着众多军将义愤填膺的模样,却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诸位啊,此事不关你们,只在我一个人,你们都是无妄之灾,此番回京了,你们也就安全了,不会再与我有丝毫瓜葛。此事就到这里了,你们也不必再问了。就算你们知晓了,只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庞敢听得这般话语,更加气愤起来,开口说道:“狄将军不说,我等便去问甘先生!”

    “对,我等去问甘先生!”

    狄青只是摇着头,摆摆手:“诸位散了去吧,把各自麾下人马约束好。”

    众人只得跺着脚,垂头丧气而走。心中憋屈得紧,命都差点被人害了,不是一个人的命,而是一家老小的命,满门抄斩的命,却依旧不知道害自己的人是谁。

    狄青所想,也如他口中所言,这些军将,不过是因为他而受到牵连。韩琦是什么人物?又岂是这些小小军将能惹得起的?不告诉这些人,是在保护他们。回了京,交了大印兵符,这些人也就安全了。何必让这些受牵连的人惹祸上身?

    汴河可以直通运河,不大的船只停在了码头之上,从潭州来的船家是第一次到得汴梁,激动不已,还想入城去长长见识。

    奈何甘奇留下周侗守在船边,还反复叮嘱船家不要离开,又让周侗再到旁边去租了一艘船。

    甘奇带着甘霸去取钱财,回到家中的甘奇,在吴巧儿还来不及高兴的时候,就带着诸多小厮抬着两万贯钱往码头而去。

    为何要取两万贯?又为何要租两条船?并非一条船装不下两万贯钱,也并非一万贯钱不够赔付,而是甘奇十分谨慎小心,有备无患。

    这个时代行船,安全性并不好,沉船时有发生。用两条船,每条船装一万贯,即便发生事故沉了一条,也不至于误事。因为事情万万误不得,一旦误事,狄青那就真要身陷囹圄了。

    船只在走,先南下,后西进。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