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泰戈尔

    ……

    ……

    夏天是个相当热烈的季节,热情洋溢,高温多雨,炎热似火!

    亘古不变的太阳简直像个大火炉,它那无人可以质疑的威能,将整座城市的街道和马路都烤得发烫,以至于就连空气也是热烘烘的,火烧火燎的热气使人感到窒息。

    路旁的林荫树郁郁葱葱,盛夏时节当然免不了那断断续续的蝉鸣,有节奏的“知了——知了——”一声接着一声,天气越热,它们叫得越欢。

    如此蝉鸣声声,诠释着盛夏的酷热。

    这种声音不但相当响亮,而且频率也相当密集,在本就让人烦闷不安的酷热夏季之中,听得多了也自然难免会使人觉得更加的厌烦焦躁。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莫宸理所当然并没有能够领悟到什么特殊的意境,例如说类似于“蝉噪林愈静,鸟鸣景更幽”之类的心情。

    相反的是,他愈发的觉得有些心烦意乱的感觉,恨不得大喊大叫一番,这样子才能够好好发泄一下胸中翻腾的情感。

    不过也许是因为终究没有完全的昏了头,或者是心中仅存的理性在阻止,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做出这样的出格举动。

    莫宸只是双手撑在桌子上,张目四顾,却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将视线投向何方。他还是带着之前那样的表情,但眼睛却是半眯着没有焦点。

    这是一间非常宽敞但是明显有些邋遢脏乱的房间,满地的都是易拉罐、零食袋等垃圾,和书本、笔记等东西一起铺满了整个房间的地面。

    房间里的中央空调正在呼呼的吹着冷风。

    就在这炎热难耐的夏日,这个有些颓废的年轻人,正坐在电脑前,努力的整理着自己依然有些混乱的思绪。

    “现在是什么时候……?”

    “今年又是哪一年……?”

    “我是不是在做梦……?”

    “……”

    莫宸有些失神地望着自己身前的杂乱桌子上的台历,只觉得心里依然凌乱无章,而且百感交集,但是偏偏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感受。

    过了好半晌之后,他才将视线收回来,然后却又茫然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再次想起——

    自己一如之前的那么多次一样,每一次看了台历之后,都没能够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同样还是没有能够确认现在的日期时间。

    就好像是一般人在某些时候,心不在焉的想要拿出手机来看看时间。

    结果是打开手机来看了一眼屏幕,然后关上了又揣进裤兜里之后,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只是在走神的时候下意识的做出了动作,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看到时间。

    莫宸稍微有些迷茫,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已经略微习惯了的古怪表现,他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趴在桌子上发起呆来了。

    ——毕竟这真的很正常,或者应该说太正常了。

    因为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关于“穿越”这个词语,在莫宸的认知之中大概已经属于老生常谈的类型了。他知道这是一个网络流行文学名词,作为一种展开情节的特殊桥段而被广泛应用于文学方面。

    首先不说严谨的科学言论,只说这种概念存在的意义。

    虽然不是什么好的方面,但是无可否认的就是,人生的每一个脚印,都覆盖着名为后悔的尘土。不论是谁,在生活中也都总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不如意的事情,或者说遗憾。

    因此,人们或多或少的都会幻想过某种可能性,那就是如果能有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机会或者能力的话,自己又会怎么做?

    莫宸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要知道幻想之所以是幻想,就是因为与现实有着无法忽略的境界线分割。

    而且,穿越时空这种事情——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接受吗?

    至少就莫宸现在的感受来说,从昨天到现在,他也没有能够像是小说上说的那样,立即就接受了事实,接受了全新的身份,接受了新的世界……

    比较有雄心壮志一点儿的,甚至可能已经制定了计划,要在异世界称霸天下、走上成功人生的星光大道了。

    与之相比,到现在都还没有接受现实的莫宸还真是丢人。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在这个似是而非的陌生时空之中,他就如同一个孤独的观测者,被排斥、孤立在世界之外。

    本来以为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是却发现熟悉的事物已经完全不在了。未来究竟会变成怎么样子莫宸不知道,甚至就连过去是什么样子的,他也不知道。

    这种对未知的惶恐,让他的心头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让他在这个世界当中的每一下呼吸,都得用尽全身的力气。

    从昨天直到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除了恐惧之外,就剩下恐惧的来源。

    这种滋味,到底有谁真正的尝过?

    所以说,为什么会这样呢?

    难道是因为他没有约定俗成的接受这个世界的前身的记忆,所以缺少了认同感的缘故?

    也许吧,反正就是莫宸从昨天一直到现在,都提不起精神来面对这个陌生的新世界,内心深处满是压抑而且不安。

    不仅仅是因为对于未来的惶恐,更是因为穿越之前所看见的事情,而让他感觉到的不安与压抑。

    因为在意识离自己远去的那一瞬间,莫宸最后能够看见的画面——

    是太阳已经融化,把它的血铺展在人类所能看到的最后余晖之中。

    ……

    ……

    想到这里,这个有些颓废的年轻人很是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然后转头看向了窗外的热辣阳光。

    ——他在脑补着那个巨大火球此刻正安然的悬挂在天空之中的画面。

    自己穿越之前看到的那最后的一幕画面,不得不说真的是太过惊悚了,他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不能够确定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抑或者是,因为时空穿越而导致的记忆错乱的后遗症?

    他隐隐约约感觉很不对劲,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越是抓住不放就感觉愈加烦躁,越来越烦躁。

    空调的冷风一直在呼呼的吹着,但是在莫宸回想着穿越前的事情的时候,却是脸色苍白,额头上也出现了冷汗。

    他知道,他恐怕永远也无法忘记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最后能够看见的画面,但是他同样无法找人诉说。

    这个年轻人低着头坐了十几分钟,然后倏地站起,快速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最终,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回到桌子前打开最下层的抽屉,那里正静静的搁置着一个银白色的正立方体,仿若金属材质的工艺品一般。

    莫宸将立方体摆上桌上,仔细的端详着这个东西,目不转睛地看着。

    正立方体的构造外表,大小边长约莫五六公分左右,冰凉坚硬的金属触感,银白色的光泽,表面上还隐约有着古怪神秘的蔓藤花纹。

    他稍微有些迷茫。

    但是,如果说自己的穿越有可能和什么扯上关系的话,那么就只有这么一个东西了。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