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非常给力的一个骨符了。

    只可惜,这枚骨符本身其实是残缺的,尽管带有很强的效果,但是事实上本身的魔法效果其实已经是削弱过了的版本。

    而且不止如此,它还拥有副作用,也就是某些负面效果。

    残缺骸骨护符基本上都是这样,本身所拥有的正面效果被削弱了不说,还会因为破损而出现让人头疼的副作用问题。

    不过当前这枚骨符的副作用还勉强可以接受,就是携带在身上的时候,使用者的魔力不会回复……如果使用者本身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魔力的话,就相当于没有副作用了。

    当然,莫宸觉得在自己需要恢复魔力的时候,只要将这枚护符放下来,不再贴身携带就是了。

    最多就是有些不方便,或者是在某些关键时刻可能赶不上使用时机,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是了。

    握紧手中的骨符,莫宸转头看向了某个方向,然后他不再耽搁,开始快步走进道路旁边的树林之中,借助阴影的掩藏然后迅捷的奔跑了起来。

    他没有让司机直接开到自己的目的地,而是选择了接近但是另外却通往另一个方向的路线。反正剩下的路他自己赶过去就是了,这样子至少要比让司机直接开到目的地要来的隐蔽。

    在夜幕下沿着道路的路线,在旁边的树林的黑暗阴影之中快速的穿行,莫宸时不时的看看手机的时间,然后调整方向与速度。

    他并不是太清楚,六块古代符文的力量将自身的身体能力强化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不过从接受界外魔印记的时候开始,他的身体能力就已经大幅度提升了。

    和正常人相比,界外魔印记的持有者,所拥有的健康会维持更久的平稳状态,保持活力的时间也更久。

    使用古代符文的力量进行强化,则是在这个基础上继续进行极效增幅……只是因为这终究不是游戏里面的“加点”,看不出对比之前是多了几点的属性点。

    所以莫宸也不能够确定,自己的力量、敏捷等身体素质比之前强大了多少。

    也许数倍还是有的吧,毕竟要知道,自己以往只要跑个一千米就会气喘喘的了,现在却是连眉头都不需要皱一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莫宸远远的看到前面的旷野上出现了很多建筑物的轮廓。看上去像是个郊区的村子,但是看上去有些……人去村空的感觉。

    明明这么多的房子,但是透出灯光的没有几户,其他的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在黑暗的夜色之中,整个村子处处都充满着空虚、孤寂的气氛,稍微想象一下灵异气氛就能让人头皮发麻。

    停下脚步来,莫宸微微喘息了几下,紧接着回头看了一眼,才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竟然在黑暗偏僻的郊外,孤身一人横越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而且是哪里阴暗偏僻就专门往哪里走,只为了隐藏自己,避免任何可能被路上的车辆行人看到的可能性……

    一路上都只考虑怎么更加快捷,怎么更加隐蔽,而丝毫没有想过其他的有的没的。

    要是换作了是以前,或者就是两天前的自己,估计都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吧?果然,变化往往是难以令人察觉的,甚至让你根本就意识不到。

    只有在理所当然的做出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选择之后,才往往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他摇了摇头,没有再感叹什么,只是在掏出手机之后,有些陌生的操作着,点进了之前的直播间。

    这个时候,直播间里面似乎刚刚好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呼呼,呼呼……观众朋友们,刚刚大家都看见了吗,说实话,我真的被吓坏了,不过不是……呼,我其实都没看见刚刚是发生了什么,完全就是柴姐那一声尖叫……”

    镜头不断地晃动,画面中的主播妹子用力地喘着气,小脸有些煞白。

    看上去完全就是一副惊魂稍定的样子,上气不接下气。

    而且她所处的环境比较昏暗,只能够清楚的看见她那张精致的脸,身后似乎是一条黑暗废弃的走廊,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阴森诡异,神秘可怖。

    “天呐,当时真的是……你们知道吗,我根本就不知道拍到了什么东西,柴姐在我旁边突然叫了的那一声,我当时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了,大家都跑了我也只知道跟着跑……”

    “现在真是糟了,和他们也走散了,这大屋真的好大来着的,黑漆漆也看不清楚……听声音去找他们?的确可以,但是我有点怕,万一找到的不是他们呢?嘻嘻……”

    或许是因为作为主播都能言善道的缘故吧,她绘声绘色的形容着方才发生的事情,渲染着气氛的同时,也很好的调动了直播间观众的情绪。

    看样子还没有到结尾部分,他们还要继续直播探灵,自己还有充裕的时间去准备。

    简单看了一下之后,莫宸点点头,然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没错,不用担心忧虑什么,自己是为了验证某个想法,而且这样的行为对于对方也有好处,这是互惠互利的双赢局面……

    而就在他准备关掉手机的这个时候。

    或许是又有独醒侠在没事找事的“理性质疑”,偏偏要看这样的类型的节目,偏偏又要找茬,直播间的弹幕突然开始刷屏。

    “这位朋友,话可不能够这么说。”

    主播妹子对此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也不怎么慌乱,只是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都有「信则有,不信则无」、「心诚则灵」的说法,所以信仰与恐惧的力量都非常强大,毕竟只有相信了人们才会崇拜或者恐惧对应的事物……”

    “或许在这个「相信」的过程之中,人们其实就是在无意识的把自己置身于自己想象的那个世界里面,最终他们所相信的东西也就自然有可能变成现实……”

    莫宸眨了眨眼睛,按住了关机键的食指顿了顿,然后他明显是在想了想的样子,最终才关掉了手机。

    主播妹子刚刚的说法很有意思,不管是否正确,多少都给了他某种启发。

    毕竟严格来说,他现在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其实也是因为想到了类似的事情。

    即使是从科学的观点出发,也不具体研究量子力学什么的高深理论,毕竟莫宸也搞不懂以时间为主线,世界是不是在不断的分裂,每个人的观测都会让世界发生变化什么的。

    只是他觉得,如果真的涉及到观测者效应什么的玄乎领域,那么你相信或不相信某种事物,世界都肯定有非常细微的不同区别,朝着肯定或否定的方向发展。

    不过这种事情只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头疼,所以他也只能够胡乱猜测一番,并不打算深究下去。

    ……

    ……

    古老的大屋占地面积巨大不说,而且很有上个世纪的味道,只是荒废已久。

    坐落的地方野草丛生,四面的墙上都爬满了绿色的蔓藤,而且门窗都已经破败,破烂的窗户往内看去不是黑漆漆的就是鬼影重重,二层以上的门窗却是紧紧关闭。

    莫宸没有直接走正门,而是绕着大屋走了一圈,在后面非常敏捷的攀上了二楼的某个阳台,然后从阳台门的破损缺口悄无声息的钻进去。

    而刚刚进入屋子的内部,他顿时就惊了。

    他本来只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而行动的,觉得就算是这样本身就很不靠谱的想法即使是没有可能性都好,他就当作自己纯粹是来练习潜行暗杀技术的就是了。

    但是在接近大屋的时候,他就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能够确定。

    直到现在进入了大屋内部之后,莫宸才真正的感觉到,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另外一个崭新的环境那样——不是指黑暗的空间之中,充斥着的某种腐朽的气息。

    而是指他突然感觉到了虚空之境的联系加深,体内的魔力似乎也活跃了起来。

    “果然来对了?”

    莫宸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他抬起左手,发现手背上的界外魔印记正在盈盈发光,仿佛魔力在流动一般一下一下的闪亮着。

    这让他有些许的不适感,左手背开始皮肤发痒,这是某种“灼热感”或者说是“虚空之境的过电感”。

    之前也出现过,不过是偶发现象,而且这种感觉会随着自身使用魔法能力的次数增加而逐渐变强,但是都很短暂。

    正仿若这一次的样子,只是数秒过去,闪亮的印记就慢慢的恢复了正常,那种不适感也随之一并消失,宛若潮水一般的退去。

    然而在这个过程之中,莫宸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某种呼唤,这些声音还在他耳边萦绕。

    若有似无,似乎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但是又像是身周的虚空发出的呓语,有耳语和低吟,如同深海中的鲸鱼般不可思议。

    ——仿佛是虚空的呼唤。

    “……”

    “……”

    微微的愣了一下,莫宸突然有种古怪的明悟:

    该不会自己的行动,自己的灵感,其实都是在之前的睡梦之中,受到了虚空之境的呼唤而启发的吧?

    甚至可以说是,不知不觉的受到了虚空的暗示?

    用力地摇了摇头,他眨了眨眼睛,直接使用了虚空感知的魔法能力,展开全方位的感知领域。大屋内部的环境很奇怪,闪烁瞬移还是用不了,可是莫宸却有种没来由的预感。

    那就是这里的限制与外界大环境的限制并不同,并不是绝对的压制。自己的魔法能力似乎与自己只隔了一张纸,只要轻轻捅破,就能够不受限制的使用了。

    果然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吗?

    因为这座大屋本身就是某种意义上的鬼屋,至少附近村子的人都认为这里有些灵异恐怖,因为大家都是这样子“认为”的,直观的结果就是在这里产生了一条非自然的裂隙?

    所以使得虚空能够更好的渗入这里,产生更多更深的超自然联系?

    虚空之境和现实汇聚的地方叠加在一起,这就是大屋内部的环境?

    脑海里一瞬间闪过非常多的念头,莫宸扯了扯嘴角,然后不再胡乱猜测。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自己去验证一下就可以了。

    现在还“隔了一张纸”,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是“认为”的人还不够多,相信或者观测所产生的效应还不够强力。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再去添把火就是了。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