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种意义上,血兰的功效真的只有「传说」一词才能够配得上。

    它分泌的浆液拥有使人永葆青春的力量,那些体型庞大的原始水蟒就是这样的效果的极端体现者——它们吞噬血兰,借助兰花之中的特殊植物成分突破了海弗里克极限。

    所谓的海弗里克极限,是指脊椎动物正常体细胞的分裂次数极限。正常人类的体细胞分裂次数大约是四十次到六十次左右,每一次大约是两年左右。

    ——而这种定律,也适用于其他物种。

    研究证实,每种动物都有他自己的“极限”,如海龟为九十至一百二十五次,它们也因此可活到一百七十五年。具体来说就是细胞的培养代数越多,生物的寿命就越长,反之则是越短。

    毕竟这是很简单的道理,细胞分裂次数有着极限,到达了那个次数之后就不会再分裂了。因此之前旧的细胞在逐渐衰亡,而新的细胞却没有能够再出现维持生命的活力……

    所谓的寿命走到了尽头,其实就是这样的生命规律本质的体现。

    总而言之,在现代老年学中,海弗里克极限已成为一条基本规律,细胞不仅在体外遵循这一规律,经过研究还表明,在体内也依照这一规律。

    只有生殖细胞和一些植物和无脊椎动物的体细胞,才没有这个限制。

    顺便一提,癌细胞同样没有海弗里克极限,只可惜的是那种东西只能够害命,而没有办法续命……

    反正就是这样,否则的话,婆罗洲这里的原始水蟒到底是凭什么,才能够生长到如此庞大的程度?

    要知道亚马逊森蚺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蚺,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巨蛇,然而正常情况下也就是六米的程度,一般还只有五米半的样子……凭什么婆罗洲这里的原始水蟒,却动辄就是十几二十米的长度?

    或者是群体之中终究会出现少数的几个异类,然而现在的问题却是整片原始丛林的最深处都是这些异类啊!

    压根就没有正常的,或者倒不如说,正常一点儿蟒蛇反而才是异类——

    你想想,在一群动辄就是十几二十米体长的恐怖巨蛇之中,混进去一条五六米体长的小不点儿,你说你自己才是真正正常的?问题是谁特么的会相信啊!

    巨蛇其实不是问题,它们体型再翻个几倍,在现在的莫宸面前都没有意义。或者应该说,要是再翻个几倍的体型,它们自身还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普通生命体的话,首先就会被自身的重力压垮。

    至于血兰过了开花期,这个同样不是问题,又不是说它们只开一次,就会从此之后直接灭绝,只要等到下个雨季来临就是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血兰没有办法直接使用。

    人类可不是蟒蛇,后者终其一生都在生长,本身就有无限生长的基础。只是绝大部分都没有条件疯长,生长到一定年龄、进入渐进期之后便会放缓,最终成体都停留在一定规格。

    理论上也就是说蛇本身就算是不摄入血兰之中的特殊成分,它的一生之中也在不断的生长。只是生长趋势越来越小,越到后面生长情况越不明显而已,血兰则是在这个基础上帮助它们突破了这个隐性限制。

    然而人类可没有这样的基础,除非是患了癌症,毕竟癌细胞才能够无限增殖……

    因此血兰并不能够被人类直接利用,直接服用的话,效果肯定是有的,然而导致的副作用却也绝对足够恐怖。蟒蛇能够在它们自身的生体机制作用下疯狂生长下去,那么人类又会怎么样?

    因为没有做过试验,所以莫宸也说不准,但是他估计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发展——人类直接服用血兰的话,成为巨人或许不太可能,但是却有很大可能变成一团无限增殖的肉块。

    嗯,大概就是生化危机……甚至干脆就是克苏鲁画风的那种吧。

    看见就会让正常人的san值下降的程度。

    莫宸之所以在原始水蟒的基础上改造出龙王这种凶残的超级巨蛇,一来是因为从卑弥呼的记忆碎片之中整理出来的关于血脉改造方面的法术和神秘知识,让他有种一时技痒的想法。

    况且直接改造人类也有些丧心病狂了,他只好用那些巨型蟒蛇来练手,降低难度顺便积累经验。

    二来则是因为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从服用了血兰的巨蛇的身体之中,提炼出人体可以接受范畴之内的属于血兰效果的特殊成分物质出来。这么在巨蛇体内中和过一次之后,药效应该不会太霸道。

    事实上,用来撒饵的“古老巫术药物”就是这样得来的,「龙王之血」那个名字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从巨蛇体内再次提炼出来的血兰素,效果被削弱了绝大部分,然而对于恢复身体活力的方面还是立竿见影。哪怕是垂死之人使用了,或者也能够因此多活个半年一年什么的。

    没有永葆青春那么夸张,但是同时也被剔除了可能会让人细胞出现异变、从人形向着肉块转变的恐怖副作用。

    但是这样还不够,如果想要彻底利用血兰的功效的话,还需要更加深入,更加耗费时间的慢慢研究才行,莫宸自己一个人的话是没有办法做到这样的事情的——

    除非他像是卑弥呼那样,一代又一代的活下来,有足够的时间独自完成整个研究项目。

    不过现在,在特瑞西这个贪生而且怕死的老人被他一套组合拳打到找不到西之后,理所当然的就上了他的贼船。有这么一个冤大头出钱出力,关于血兰的研究项目完全不用莫宸自己操心。

    反正以对方的手段,配备最好的实验环境和研究人员,基本上是不用怀疑的。

    而且也不用担心泄密之类的事情,莫宸才不觉得这个老家伙有将血兰这种东西上交给国家或者和其他老朋友分享的觉悟,只怕在保密性的方面他只会比自己更加上心。

    唯一的问题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老家伙绝对会逐渐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就是了,例如说他现在这么的知情识趣,是因为他流落到这片丛林之中,身家性命都捏在莫宸的手里。

    那么当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重新变得安全起来,并且能够指挥巨大的金钱与资源的时候,他又会怎么想呢?

    ——那些巨蟒再强,能够挡得住所有的现代化军事武器?

    ——那个人再可怕,又能够真的对抗他所拥有的庞大财力与资源的倾轧?!

    到那个时候,估计肯定会有一些试探性的小动作,甚至可能会发狠全力以赴尝试反杀也说不定。对此莫宸并不在意,他早就知道自己的魅力值不足,只能够上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

    所以来就来吧,到时候他再狠狠的一巴掌抽回去,只有抽得那个老家伙越痛,他才会越长记性。

    ……

    ……

    当第一个“大奖”被找到并且处理好之后,已经又过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莫宸重新回到了东京的日暮神社的附近,他准备在下一个“大奖”被自己找到之前,专心致志的将注意力放在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那边。

    除非是西伯利亚荒野的“神圣之源”的消息,不然的话,其他的一切事情都别想着能够分散他的注意力。况且他现在有了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干涉历史什么的。

    五百年前的地球和五百年后的地球应该没有什么不同吧,历史也肯定是融合在一起的,这么说来的话……他甚至可以在五百年前的时候,尝试寻找一下关于“神圣之源”的传说?

    不过那样的话,按照他的估计,要么就是因为种种「巧合」的原因不能够改变历史,要么就是看似改变了历史的同时自身成为了历史……否则的话,因果逻辑肯定会出问题的。

    或许等到克劳馥小姐去寻找传说之城的时候,还会发现莫宸在五百年前留下来的遗迹什么的,那个时候估计她会脑补到更加可怕的程度吧。

    那样子就真的有意思了。

    从机场回到日暮神社的附近,已经又是傍晚时分了,不过莫宸发现自己回来的似乎有些不是时候。他从日暮神社附近经过,发现一个可怕的案发现场。

    警车停在旁边,警察们拉起警戒线,里面的尸体覆盖着白布,四周的地面全部被鲜血染得通红,一大片的看上去出血量就非常可观。

    旁边的围观人群非常嘈杂,每个人都是面色惊恐,难掩恐惧的拼命口沫横飞的给身边的人传播恐惧,说着自己之前看见的或者听别人说看见的可怕场景,就连警察都控制不住场面。

    毕竟一死就是七八个人,哪怕都是附近的小混混都好,也肯定会让其他人心生恐惧的,更何况那种死状还惨不忍睹。

    莫宸只是在围观人群之外感应了一下,那点儿距离和覆盖尸体的白布自然不可能让他勘察现场的举动受到什么影响。

    而周围人拼命传播讨论的关于一个脖子长长的、臃肿怪物吃人的故事,也让他确定了凶手是什么东西。

    ——那张面具终于忍不住了?

    不对,它怎么现在才冒泡,按照莫宸的估算应该是当他回来的时候,这件事情就已经被犬夜叉他们完美解决掉了的啊!

    而且莫宸在凶杀案期间还正好出国去了,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不用担心会因为以前就被卷入过神秘现象的前科而被盯上什么的……但是现在看来,剧本好像不是按照他的想法来进行的啊!

    算了,纠结这些毫无意义,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首先解决掉问题再说。

    拖着掩饰用的行李箱,莫宸转身向着自己的租住的地址方向走去,看上去就像是不喜欢围观,看了一眼就直接转身回家的那种人一样。

    不过就在他转身的同时,街道上却是突然就开始吹起了一阵阵凉爽的夜风,只不过所有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一阵风吹来这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只是所有人都只能够知道自己这里吹起了凉爽的夜风,一阵又一阵的,并不知道城市之中的每个街区、每条街道此刻都在上演着同样的气流运动。

    大气缓缓的奏响着低沉的旋律,夜风无孔不入的吹过了整座城市,寻找着其中不协调的特殊气息。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