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此啊……”

    悬浮在夜空之中,披着星月的光辉,莫宸俯瞰着自己一手导演的一切天灾般的场景,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与呼吸。

    无穷无尽的海水倒灌回来,下方的巨大裂谷沟壑几乎就已经就要变成一条滔滔大河了。

    不过莫宸专门挑了个方向释放出魔剑的威力,基本上一路横扫过去的途径上,不会有什么村落城镇之类的。

    他还在最后关头刻意远离了原始村落,没有直接在村落的上方就直接挥剑,否则的话,村落也肯定会被卷入毁灭的暴风冲击之中。

    就算是有桔梗的结界,也不可能挡得住魔剑的威力,仅仅只是余波扫过就足以摧毁整个村庄。

    莫宸轻轻的吁了口气,然后自觉得自己刚刚稍微表现有些失态了,希望那狂喜之下发出的大笑没有被巫女听到,但是这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了……

    不过这也不能够完全怪他啊,毕竟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是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而且握着魔剑的时候,自己最后的“出力”问题被解决,神灵般的庞大力量只要愿意,就能够轻而易举的挥舞起来,再没有之前那种明显的限制……

    那种感觉真的是太过美妙了,说到底男人的骨子里都有种暴力因子的存在,莫宸自然也不例外。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之后,他微微的闭上眼睛,仔细的分辨着自己手中握住的魔剑带来的感觉。

    这个时候最明显的就是一种空荡荡的感觉,什么都没有,仿佛这就是一柄普普通通的剑,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

    之前那种躁动起来,仅仅只是握住就可以感觉几乎要满溢而出的澎拜力量的充盈感,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过这正是他想要达成的目的,灵力如水一般流淌而出,轻而易举的侵入了丛云牙之中,这柄魔剑再也没有力量抗拒他从本质上对其进行掌控。

    丛云牙的力量彻底的爆发了出来,但是却也因此压榨干净了它自身所拥有的强大魔力。

    因为这一剑之所以有必要,就是因为莫宸想要借此耗尽它本身的力量,从而更好的去镇压、掌控它。

    因此,刚刚挥出去的奥义“狱龙破”,其实并不是莫宸在用自身的力量灌注充能的,而完全就是在消耗丛云牙的力量打出去的惊天动地的一击。

    正如现在这般,这柄漆黑魔剑就理所当然的陷入了沉寂,再没有了任何的反抗与躁动的感觉。

    原剧情之中犬夜叉也是如此,他尝试掌控丛云牙,却被反过来控制住了,而且他本身的力量不足以支撑丛云牙肆意发挥其真正的威力。

    犬夜叉无法提供足够的妖力,丛云牙就只能够通过饮血来恢复自身需要的力量……

    而在它控制犬夜叉挥出“狱龙破”之后,也彻底的沉寂了下去,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能够继续控制犬夜叉的能力了。

    从其中可以得到结论,那就是即使没有充足的供能,丛云牙自身的力量也能够释放出最强的奥义来,召唤出地狱之龙,击破一切席卷万物。

    但是这样子它也只有打一发的机会,一旦打出那一发奥义,它也就彻底的耗尽力量了。

    随着灵力的逐渐深入,莫宸发现了——

    魔剑内部的灵性是一种相当诡谲的存在,其本身的性质其实就是一个太古的邪灵,或许就是所谓的地狱之龙……

    不过现在它已经沉寂了下去,陷入沉眠之中,短时间内不会苏醒过来,而莫宸这个时候也只想着趁机掌控它,而不是强行唤醒它来谈天说地。

    随着灵力一点点的侵入丛云牙的灵性本质,莫宸不但慢慢的掌控住了这柄魔剑,同样的也察觉到了这柄魔剑与某些地方产生的微妙联系。

    “诶?”

    他眨了眨眼睛,紧接着果断的开启了灵视状态,将自身的灵觉感知能力提升到最大最敏锐的程度,去捕捉那种微妙的联系。

    很快的,莫宸就看见了空间当中出现了一根根漆黑的、若有似无的“线”,从魔剑身上延伸向四面八方,逐渐的没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而且每一根漆黑的“线”上,都流转着一股最浓郁最纯粹的死亡气息。

    仿佛一旦接触到,那么所有的生机都将会被全部扼杀。

    他心念一动,另一只手轻轻一抖,折叠刀的刀光在空气之中一闪而过,然后……

    撕拉!其实没有物理意义上的声音,但是感知上的确像是割裂了一层纸一般的感觉。

    刀刃顺着一根“线”,轻而易举的在空间之中割裂出了一道裂缝,一道巨大的月牙形的漆黑裂缝。

    “等、等等……难道真的是冥道?”一时间,同样有些迷惑的莫宸也只能够想到这个概念了。

    而且也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他刚刚就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并且下意识的就这么去做了。

    隐隐约约的,他觉得似乎自身的灵魂都在与什么发生共鸣,有种被什么东西吸引住的感觉……陌生而又熟悉,确切的说是应该是虚空的呼唤。

    但是却又有所不同,莫宸以前感受过虚空接近的呼唤,所以大概可以分辨得出来。

    也是那种什么东西正在接近的感觉,而且比起浑然一体清浊不分的虚空,现在呼唤莫宸的那个空间在“感觉”上并不显得混沌模糊,反而是非常的清晰明确。

    ——只是倾向于阴气逼人,死气沉沉的那种方面,给人一种幽明幻灭的古怪预感。

    或许……那就是冥界了吧?

    而他刚刚撕裂的应该就是冥道,顾名思义就是直达冥界的虚空通道,在杀生丸的妖刀天生牙上,也有这样的技能,属于被隐藏起来的奥义。

    割裂空间,制造冥道,一击便将敌人直接送入冥界。

    简单粗暴,干脆利落。

    只不过莫宸手上没有天生牙,也并不是怀着慈悲之心葬送敌人,他只是刚刚福至心灵的一瞬间,把握住了某种更为深层次的本质的东西。

    毕竟丛云牙就是象征冥界的魔剑,甚至可以打开地狱之门。

    要说它与冥界没有因果联系,是不可能的。

    冥道有着类似于黑洞一般的性质,一旦出现就会吞噬范围内的一切事物,巨大的吸扯力让莫宸的身形也止不住的开始向着裂缝移动。

    他其实是可以对抗这股吸扯力的,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却始终是没有当机立断,爆发速度远离现场,只是尽量维持自身位置不再移动。

    因为他感受的那种呼唤,还有那种无比强烈的预感。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并且一开始就下意识的想过这件事的可能性……冥界现在到底是怎么样?前身是不是混沌一体的虚空?

    界外魔说过,虚空在渴求自己,原力会不断移动、重新排列,那么换言之是不是也是说……

    反正如果这是神佛全部离去了的末法时代,那么这个时候的冥界应该是最适合进入的……

    “干脆用分身去看一看吧,实在不行我就在外围转转,不进去……”

    低声嘀咕了一句,莫宸看着自己手上的魔剑还有折叠刀,估摸着就算是事不可为,自己也还有能力退出来。

    况且分身术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好用,完全不用担心就是了,他虽然非常相信自己的预感,但也不打算完全不做任何的保险措施。

    影子分身从二维平面进入三维立体的世界,迅速的填充成型,紧接着便一言不发的就冲进了冥道之中。

    莫宸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向后撤退,看着月牙形状的冥道慢慢的收缩,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而他和分身的链接理所当然的直接断开,再也感应不到什么讯息从链接的另一端传过来。

    “果然,世界之间的隔绝才是最强的障壁……”

    扯了扯嘴角,他握紧丛云牙,然后另一只手的折叠刀再次沿着自身的灵觉感知所捕捉到的黑“线”来了一刀。

    不过这一次他小心的控制住了力度,只打开了一个很小的冥道口子……但是这也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在两个世界之间的通道打开的那一瞬间,他重新感应到了与分身的联系。

    接下来,莫宸就维持着这样的做法,一边慢悠悠的往原始村落的方向飞回去,一边时不时的割开一道冥道的口子,维持自己与分身之间的链接。

    链接一旦断裂的话,分身就只能够依靠简单的本能和预先设置的指令行动了,而等到维持分身的力量耗尽,分身也就随之消散了。

    在莫宸的感应之中,当前的分身一直都是在一片黑暗之中飘荡,或者说是坠落。

    但是四周分不清上下,也没有方向,这方面也很难确认,反正就是可以确认分身当前没有问题就是了,进入了冥界并不代表立刻就死了。

    那种浓郁纯粹的死亡气息会侵蚀一切的生机,但是莫宸却似乎是理所当然的穿过那沉沉的死气,而毫发无伤。

    也不知道是因为曾经虚空汹涌,纯净的虚空力量多次冲刷后,带来的影响。

    还是因为他现在手握丛云牙,这把冥界之剑的加护从他的本体身上,无形之中还沿着神秘联系延伸到了分身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分身坠落的感觉突然发生了变化。

    下一刻,天地倒转!

    莫宸分身发现——

    下方变成了一片苍茫、无边广阔的灰色天际,万里无云,但也没有阳光,类似秃鹫的巨大骨骸在空中聚啸盘旋。

    但是在头顶上方,却是出现了一片广阔的灰色平原,远处隐约还可以看见汹涌奔流着一条黑色的大河。

    这是一个阴惨惨的世界,充满罪恶与恐怖,一片荒芜的死亡国度。

    阴沉的死域过于安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远的灰蒙蒙,就连时间也已不复存在。

    不过这一切,或许持续了太长太长的时间,直到现在……终于是宣告出现了变化。

    在莫宸的分身出现在这个阴暗的世界的那一刹那,整个荒芜的荒芜的死亡国度似乎都突然欢呼了起来。

    死亡的大气汇聚席卷,卷起了巨大的肉眼可见的涡流,一下子就将莫宸的分身包裹在了其中。

    分身的形体瞬间还原成为了影子,失去了实体,接着消失不见。

    然而无形的神秘联系却不可能彻底抹去存在过的痕迹,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东西,从那链接的另一侧纷纷汹涌而至!

    “诶……这是什么?”

    刚刚从空中落到地面上的莫宸表情微微变化,他还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玩脱了,但是紧接着却是发现这种变化没有任何的危险与不好。

    只是变化始终是变化——

    他举起自己握住魔剑的手掌,嘴角狠狠的抽搐了起来。

    苍白色的火焰正在燃烧,散发出浓郁纯粹的死亡气息,包裹住了他的整只右手。却没有烧掉近在咫尺的衣袖,也没有散发出任何热量。

    似乎这团火焰只是精致的幻影。

    然而他的手掌只剩下了白森森的指骨,燃烧着苍白色的火焰,令人心悸不已。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