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啊,正好现在威廉姆斯先生也还没有醒来那就请跟我先去用餐吧,而且也可以事先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你们最好首先做好心理准备。”

    锡德里克点点头说道,然后微微瞥了阿尔瓦伸出来的手掌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也伸手握了上去。

    毕竟要是装作没看见的话,那就太过失礼了,也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尽管手掌只是一触即分,但是阿尔瓦却还是一下子的打了个寒颤。

    对方的手掌太过冰冷了,不仅仅是物理意义上的那种,还是一种感觉上的死气沉沉的冰冷就好像是就好像是保存柜之中的尸体一样的感觉,让他觉得一股寒流瞬间贯穿自己的全身。

    但是在这种时候,鬼迷心窍的阿尔瓦也没怎么多想,毕竟他的全副心思此刻都放在接下来自己就要变成超级富豪的这件事上了。

    “做好心理准备?请问一下大概是些什么事情呢?”

    阿尔瓦有些急切的问道,在他身边的妻子也是下意识的抿住嘴唇,眼神紧张而又期待。

    “威廉姆斯先生的情况不是太好,有些事情也是时候需要和你们交代一下了毕竟阿尔瓦先生你是他的第一顺位的法定继承人,不是吗?”

    白人管家言简意赅却又意味深长的说道,然后松开手转身就在前面开始领路。

    “这样啊,那真是太不幸了”

    在锡德里克身后的两夫妇同时哀叹起来,他们悲痛的互相对视一眼,都分别看出了对方眼底深处的真正情绪。

    幸灾乐祸还说不上,但是要说他们有多么的为那个没有任何情感基础的便宜亲戚感觉到悲痛,却肯定是不可能的,不主动的诅咒对方早死早超生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因此,两人的眼底深处都隐藏着那么的一丝丝窃喜。

    只有他们的女儿菲瑞娅还在皱着眉头,一边走着一边不时的头,一直盯着那架私人飞机的方向看着。

    “几位请跟我来,我们现在先去餐厅嗯?请问一下,还有什么问题吗?”

    锡德里克过头来,皱着眉头,在这么一瞬间他的眼里浮现出了焦急的神色,声音也多出了急促的感觉。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流程安排得比较紧密,威廉姆斯先生也在等着我们”

    “不,不是,锡德里克先生,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起冲突了吗你要不要去看看?”

    阿尔瓦摇摇头,没有注意到白人管家尽力想要掩饰的焦急,只是有些疑惑不解的伸手指向了某个方向。

    这下子,三人都开始关注那架豪华私人飞机的事情。

    锡德里克往那边看去,发现是私人飞机的方向,一群工作人员和黑衣保镖围在那边,声音隐隐传来,还真的像是发生了什么冲突的样子。

    他微微眯起眼睛,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色,但是紧接着就换上了一副理所当然的严肃认真的表情

    “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且我们的人也会处理好的可能只是一些小小的意见分歧之类的事情吧。”

    “之前我们乘坐私人飞机来的时候,途中突然遭遇了高空乱流,颠簸比较强,对机体结构的影响也比较明显,有些部件变形甚至折断了”

    “可能是受到了惊吓的缘故,威廉姆斯先生就是在飞机上突然病发,而且状态急剧恶化了,情况不太乐观”

    说到最后的时候,这个白人管家又额外的补充追加了一句,解释了一下关于私人飞机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顺便也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威廉姆斯先生病情突然加重的原因。

    至少是表面上说得过去的原因,不光是对现在的三人解释,也是对外界解释的公开说法。

    “原来是这样吗?虽然我也大概听说过了不过这真的是太不幸了。”

    阿尔瓦简直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的连连点头。

    夫妇俩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只有菲瑞娅微微挑眉,她印象之中的锡德里克管家,不太像是会这么主动解释详细的人来着的。

    感觉就好像是什么都还没有问,他就生怕你们怀疑了的样子,连忙解释了起来

    隐隐约约的,这个女生的潜意识之中,也是觉得这一次的事情可能有些不同寻常但是人生多错觉,很多时候都还会胡思乱想。

    在绝大多数人的感受之中,很多时候脑海里有太多的想法念头一闪而过了,要么就是在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之前就消失了,要么就是想到了也会下意识的第一时间进行否定。

    “这不太可能!”所以菲瑞娅也是一样,觉得有问题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在踏入奢华的庄园之前,阿尔瓦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了上空,发现庄园上方一片阴云密布,聚而不散。

    就好像是很多恐怖电影里面,那些古老大屋、城堡的场景,所一闪而过的某个镜头那样,似乎在充分的预示着接下来的不祥。

    不过这是现实,而不是什么电影,所以三人自然都不可能联想到那个方面去就是了。

    一来是三人的脑洞没有大到那样的程度。

    二来是他们现在满心纠结的事情明显更为重要。

    在万贯家财可以继承的时候,谁特么的会突然画风一变,转而去考虑接下来有可能变成惊悚片、悬疑片甚至恐怖片的可能性啊!

    那种思维跳跃性也未免太大了,正常人都不可能会有那样的脑路吧。

    而在机场这里,那架豪华的私人飞机的附近,小小的争执冲突也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至少是明面上暂告一段落了,以一种不太和平的方式。

    “格林顿先生,我记得我们之前是签订过了保密协议的,所以你现在能够解释一下你的行为吗?”

    为首的黑衣人保镖举起一只手机,向着被两个保镖紧紧的控制住的一个男人,拉下脸来沉声质问道。

    而手机屏幕上定格的是一张照片,显示的画面是飞机舱门似乎被什么东西五指洞穿,生生将金属撕裂开来的一幕

    看着那狰狞可怕的痕迹,很容易让人立刻脑补联想到什么异形袭击之类的事情。

    “我我不是打算上报给公司,我只是、我只是”

    被称为格林顿先生的男子慌乱的解释起来,一副语无伦次的样子。

    在被发现之后,立刻被这一群凶神恶煞地家伙控制住了的时候,他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开始痛恨自己的鬼迷心窍明明对方专门找自己说过这个问题,并且要求保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甚至不需要公司派来更多的人对飞机进行维修工作,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以进行检查的名义邀请他过来的。

    甚至只要他提供技术指导就可以了,麻烦的活儿可以让他们这些人去做。

    格林顿自己也是一开始就答应了下来,也拿到了那笔钱,但是在亲眼看到飞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之后,还是吓了一跳,他当然不会觉得那是人能够弄出来的破坏痕迹。

    但是,正因为不觉得是人可以弄出来的破坏力,他才忍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毕竟是在飞行途中弄出来的痕迹,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自然现象留下来的。

    谁知道是什么鬼东西?!

    再加上特瑞西威廉姆斯在坐自己的私人飞机的时候突遇高空乱流,受到影响导致病情加重这样的消息流传出来而私人飞机受损的原因也要因此而保密。

    这样的因素累加起来,似乎就突然变得别有意味了。

    格林顿便是果断的将其脑补出了某些惊险内幕,在他看来可能是类似于某些电影情节一样的秘密。

    例如说高空遭遇传说之中的大气生物?

    又或者是这个老家伙做了什么可怕的生物实验,然后利用自己的私人飞机进行违法运输,但是途中被那东西逃掉了?

    嗯,很有可能啊,大家都知道威廉姆斯本来就是涉及到什么生物、制药之类的领域行业的传奇大亨。

    越是脑补就越是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的格林顿,一时昏了头,觉得或许自己还能够趁此机会大赚一笔,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别说是出去之后再考虑一下是将“证据”卖出去,还是用来向原主人敲诈一笔什么的,他根本就没有出去的机会了。

    “现在先把他关起来,之后问一下boss的意见再处理掉吧,还有记得找个理由向他公司交代一下”

    看着对方语无伦次的解释了半天也没有给出个让自己满意的说法来,为首的黑衣人保镖终于是冷着脸一挥手,直接做出了决定。

    “喂?喂?!等等,求求你们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喂,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是非法监禁,我要告噗!”

    格林顿顿时惊慌的挣扎求饶了起来,但是话音未落,他的身体就突然弓起,弯成一只大虾一样,脸色扭曲到好像是喘不过气来了的样子。

    剩下来的那些色厉内荏的话语,自然也没有能够再说出口了。

    边上架着他的一个人收拳头,面无表情的和另一边的人拖着他,就像是拖死狗一样走远了。

    为首的黑衣人保镖转过头去看着不远处的飞机,攥着手机的手掌只是一用力,就是清脆的咔嚓一声。

    他的眼睛里也闪过了一丝亮幽幽的、仿佛鬼火一样的幽绿色光芒,但是旋即便隐没不见了。

    只是在夜空的阴霾之下,他们一行人都散发出某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尸体的方面上去的诡异气息。

    “果然,直接转化的话似乎是可以保留原来的意识的,老家伙是首先被我杀掉了才转化的,所以新的意识在身体之中诞生取代了原来”

    在庄园的豪华洋馆的某个房间的窗户后面,莫宸将远处的机场以及那旁边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

    他捏着自己的下巴,突然觉得老头子似乎死得有些冤呢。

    只不过当时他也没有相关的经验,而且本心也是倾向于杀掉对方再转化所以没能够想到后来的方法,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俗话说得好啊,人有失蹄,马有失手。这方面需要互相谅解,讲讲道理嘛。

    “你也下去做做准备吧!”莫宸头也不的淡淡说道。

    “是的,主人。”在他身后,房间的阴影之中,拄着拐杖的老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就走出了房间。

    随着房门轻声关上,莫宸也用力的伸了个懒腰,一副摩拳擦掌地模样:

    “嗯,突然要转为真正的幕后黑手控制一个财团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先从这个庄园开始吧,说起来,我也很久没干过这事儿了。”

    将所有人都直接下黑手变成亡灵,总归是个鲁莽的计划。

    但是不让他们知道一些事情的话,很容易情况又会演变到像是特瑞西他那样,不受控制起来。

    所以干脆还是演一出好戏,让他们相信特瑞西从一开始就受到古老的邪恶力量控制,就连世界上的其他财团、家族什么的也是这样的就好了。

    那样的话,面对悠久传承的神秘传统,隐藏起来的世界暗面

    他们胆敢生出自主心、反心的可能性就会无限削弱。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