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黎明前的黑暗,指的是在黎明前的一小段时间内,要比夜里的其他时间更加昏暗。

    当漫漫长夜将要结束,旭日将要升起的时候,天际最初的一点星光也没有了,地面又没有亮光。于是就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而就在这么的一个时间段。

    就在沉沉睡去的日暮神社之中,高大的御神木附近的祠堂里

    “啊哈哈,我觉得这样子下黑手,属实是有些过意不去呢”

    一脸爽朗的笑着,顺便说出了这样愧疚的话语,但是莫宸却是直接做出了完全不同的举动,一点儿都看不出有什么过意不去的感觉。

    他正在举起手中的魔剑,对着祠堂之中的食骨之井比划着,似乎是在瞄着哪里准备下手的样子。

    在半晌之后,莫宸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叹了口气。

    然后猛然用力挥下了丛云牙,漆黑的锋刃在黑暗之中也似乎闪过一抹乌黑的剑芒

    嘭

    整个日暮神社的地面都似乎微微震动了一下,不过幅度相当轻微,不管是日暮戈薇的母亲还是弟弟,都还沉浸在美好的梦乡之中没能够察觉到这事。

    也就只有她的爷爷了,老人的睡眠不太好,也比较敏感容易惊醒,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老人家睁开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还以为是地震了。

    但是半晌都在也没有任何的声响传来,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所以他也就是掏了掏耳朵,咕哝一句翻个身就继续睡了。

    祠堂并没有炸开,食骨之井也没有损毁,但是那一击之下,魔剑的邪恶力量化作的黑色光柱,直接贯穿了井底下不知道多深的地底。

    不过并没有呈现出什么炸裂的物理效果,已经更深层次的掌握了魔剑的本质力量的莫宸,可以施展出更进一步的运用技巧了。

    刚刚所制造出来的

    纯粹就只是神秘力量对神秘力量之间的剧烈碰撞。

    目的只是为了切断食骨之井与附近的御神木之间的那种神秘联系,让御神木那棵时代树所拥有的、可以干涉到时间的规则没有办法再覆盖到这口井。

    如此一来的话,这条时空通道也就相当于被切断了,即使是拿着四魂之玉的碎片都不好使。

    毕竟要是整条通道都被封停了,彻底停用了,你拿着绿色通行证又有什么用?谁还会来给你检票,顺便给你开通绿色通道不成?

    一击之后,丛云牙便瞬间消失在手中,功成身退。

    莫宸竖起耳朵仔细聆听了一下,确认自己刚刚的精细控制还算成功,没有让力量逸散半分。

    食骨之井没有被破坏,祠堂也没有被炸飞到天空,而附近也没有谁真的被惊醒。

    他单手一撑古井的边缘,纵身就跳了下去,一秒钟就落到了井底。

    井的深度也没有增加,底下的空间也没有得到什么拓展,唯一的变化就只是之前的那种幽幽的、冷冷的,因为空气不流通而略有的腐朽气息

    此刻已经全部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邪恶的气息,宛若实质的恶意在这井底下的空气之中,凝而不散、缓缓流转。

    普通人只要刚刚进入其中范围,就势必会感觉头晕脑涨,难以承受,时间长了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莫宸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丛云牙他都已经握住直接挥舞了,总没有理由还要担心它散发出来的黑暗邪恶气息。

    他只是感受了一下,然后便抬起头来看向了上方,尽管一片黑暗,不过他同样能够确定井口上方不是森林的天空,而是祠堂的屋梁。

    莫宸摊开另一只手的手掌,掌心之中一枚四魂之玉的碎片刹那间,无端的反射光芒一般,微微的闪烁了一下。

    他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看样子是成功了呢”

    没错,他就是来截断后路的,毕竟曲灵既然过来了,那么就别想着去了,这可是难得的大好机会来着的。

    这种方法颇有些损人不利己的意味在内,在之前莫宸就已经设想过了,但是却有不少的问题。

    第一就是治标不治本,只要作为时代树的御神木这个根源没有被摧毁,那么对食骨之井动手是没有用的而偏偏对一棵真正的时代树下手,未免太过麻烦了。

    犬夜叉当初被钉在树上足足过了五十年的时间,要说真的没有任何别有用心的人或妖怪打过他的主意,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结果显而易见,足足五十年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或者说是发生了,但是没有办法真正的破坏时代树的状态,毕竟封印之箭钉穿犬夜叉的心脏,同样入木三分。

    强大的灵力也将犬夜叉和时代树连结在了一起,可以看作是一个整体,在封印术式没有被破除之前,没有人能够有办法将其分离开来区别对待。

    想要杀掉犬夜叉,就不可能不伤到时代树,而偏偏时代树的特性就决定了它没有那么容易被伤到。

    所以一切都只是虚妄的假象,就如同水面上的涟漪与波纹那样,始终都是会消失的。

    而水面不管被打碎多少次,都还是会恢复原样。

    因此连带着食骨之井也是一样的,以御神木的木料造出的古井,拥有着同样的特性

    而且因为就在树木的附近,它与树木的神秘联系一直都没有断开果。

    某种意义上,同样还是可以看作与御神木一样的一个整体。

    就连莫宸暂时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他现在所造成的现象也只是暂时性的,切断神秘联系,堵住了时间隧道,从而让食骨之井失去神异的效果。

    至于这个持续时间是多久,就看丛云牙的力量能够在这井里盘桓多久了,反正迟早还是会被时代树的力量自发性的驱逐掉的。

    根据他的估算,约莫就是半个月到一个月不等的时间吧,在这段时间内,从这边的时空前往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的通道算是作废了。

    是的,并不是双向都废掉了,只是变成了单行道,至少从那边的世界过来这边还是没有问题的。

    很简单的原因,你在当前的时间段动手,当然只能够干涉使得现在的食骨之井没有力量,却不可能追溯五百年前连战国时代的食骨之井也影响到。

    所以只是现在的这口井失去了效力,链接不到五百年前的时空了。

    但是五百年前的那口井却肯定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仍然可以链接到现代的时空。

    不过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否则的话就不是莫宸动主意了,就连曲灵都肯定不会介意下黑手,毕竟要是堵住了通道的话,莫宸就过不去了。

    祂那个时候一个人在五百年前呼风唤雨,还有谁能够制止得了祂?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现在也只是因为确定曲灵也来了现代的时空,莫宸才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就果断的下黑手了。

    “咦?这也太巧合了吧?!”

    刚刚才将四魂之玉的碎片收起来,莫宸突然眼神一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他的身形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井底四周的空气却是突然间就绽放出了一道亮得耀眼的光芒,在白光闪过之后,黑暗的井底下突然就多出了两个人的身影。

    穿着大红火鼠裘的犬夜叉。

    以及万年不变的水手服的日暮戈薇。

    “咦?”x2

    几乎又是异口同声地两声咦声响起,两人刚刚过来地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食骨之井的气息不对劲了。

    不过这个时候,莫宸早就已经取消了分身的法术,两人也不可能捕捉得到他的踪迹就是了。

    “一切都搞定了,不过有些巧合的是刚好犬夜叉和日暮戈薇两个也掐着这个时间点来了”

    也是在富士山附近,莫宸若有所思的说道,毕竟这里距离东京两地之间也就百十来公里的距离,中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影响。

    分身与本体的状态同步,信息共享,因此他同样立刻就得知了这件事。

    “巧合而已,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巫女的声音传来,显得平和安定,压根就没有任何的起伏。

    莫宸耸了耸肩,紧接着又看向了不远处的一直在注视着富士山方向的巫女,开口问道

    “话说来啊,桔梗,你确定让我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

    “”

    “”

    “问题不大,这个时代灵气匮乏,稀薄不已,像是你和曲灵这样的存在,除非是不怎么活动,否则的话肯定是会掀起灵流浪潮的变化的”

    巫女收视线,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把祂困在这个时代,你才能够更好的追踪到祂的痕迹踪影要是在战国时代的话,天地之间灵气弥漫,就很难找得到祂的存在了”

    “嘛,这个我也知道,把湖泊里的水都抽干,里面有多少鱼也就一目了然了”

    莫宸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不过我的意思是,你难道就不担心我真的彻底破坏了食骨之井,然后不去了吗?”

    桔梗眸光微微波动,她转过身去背对着莫宸,轻声的说道:

    “没有什么区别的,说到底都已经不是我生活的那个时候了”

    “那就好。”

    莫宸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才点了点头。

    “话说,富士山那边已经开始骚动了,你是准备过去救人吗?”

    事实上,富士山那里已经不只是骚动那么简单了。

    根本就是百鬼夜行,群魔乱舞的迹象,无法计数的妖物从山麓一带的各个洞穴之中疯狂的冲出来,向着四处开始冲击、肆虐起来。

    不过设立在顶峰上的神社的结界,却是向内的类型,而且由白童子一手设立,极其坚固。

    这些妖物根本就不可能破开结界逃出去,况且它们还被巫蛊之术束缚住了,本就没有多少理性与智慧的意识之中只留下了一个念头:

    只有一个妖怪可以活着逃出生天,其他的妖物都是自己的敌人!

    于是血腥而且疯狂的厮杀就开始了,不过也幸亏它们之中的绝大部分都在互相残杀,同样被笼罩在富士山结界范围内的人们才能够得以喘息

    但也有一些比较理性的妖物,并不希望自己成为白童子养蛊一样的计划之中的一员,所以开始疯狂的冲击着顶峰上的久须志神社。

    试图要破坏困住了它们的结界的根基,逃出生天。

    久须志神社其实很小,十几个登山客瑟瑟发抖的躲在其中,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咆哮低吼还有撞击声,全部都开始了怀疑人生。

    “怎么怎么办?!”

    “我们要完蛋了那肯定是妖怪,肯定是这神社镇压的妖怪跑出来了”

    “打电话报警啊!你们在哭什么!”

    各种惊声尖叫,带着哭腔的喊声此起彼伏,一团混乱一团糟。

    不过很快的,大概是因为妖物一直都冲不进来,慢慢的所有人都晓得打电话求救这么一事了。

    一个两个类似内容的报警电话还可以说是恶作剧,十几二十个不间断的拼命打过去的时候,却就多少有些用处了。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