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回来,我听说瞳子你之前也是巫女,那么到底是打工巫女还是本职巫女啊?”

    回到了房间,少女跪坐在榻榻米上,然后一边帮瞳子整理着被子,一边兴致勃勃的向着瞳子问道。

    有些人的确是生来就无比耀眼,让人憧憬的,就如同桔梗那般,瞳子同样也是如此。只不过她自己毫无察觉,或者应该说在以前就已经习惯了。

    但是这个少女却真的是由衷的觉得无比的高兴喜悦,明明一开始的时候听说有人要来神社留宿,她还有些犯难,等到后来却是一下子就觉得这真是太好了!

    不是什么一见如故,而是一眼就觉得喜欢上了,抑制不住的心生亲近之意。

    人偶般精致无暇的五官,黑亮长发如瀑般垂落,平静淡然的神态,凛然而清澈的声音……怎么说呢?有种难以想象的英气与帅气的感觉,完全满足少女所有的期待。

    明明大了瞳子两岁,但是不单是瞳子觉得她只是个不成熟的妹妹,就连她自己都下意识的有种觉得瞳子才是姐姐的感觉,只不过她自己没有发现。

    “千早小姐,这个我来就可以了……你不用这么客气……而且,这个时候也很晚了,你不准备回去自己房间吗?”

    瞳子没有正面回答少女的问题,只是轻声说起了另一件事,委婉提醒着对方这个时候应该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五百年前的她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甚至很难将眼前的这个纯粹只是普通人而没有灵力的少女当作是“巫女”。

    ——因此自然更加不可能明白对方所说的“打工巫女”、“本职巫女”是什么意思。

    为了防止言多必失,瞳子只能够采取类似于这样的方式来应付过去。她清楚自己现在最好就是多听少说,尽量不要正面回答什么问题。

    哪怕是觉得自己听明白了的问题,也不能够轻易回答。因为很有可能那只是自己觉得自己听明白了,但是实际上对方要说的和自己所理解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回事。

    一次两次可能还没有问题,但是也总归是会有可能让人觉得不对劲的。

    而要是次数更多了的话,就肯定会遭到怀疑了,她不希望自己这么快就暴露出不属于这个时代的问题来。

    “啊,都说了,其实直接叫我千早就可以了的,瞳子,不要这么生分啊……”

    名为千早的少女压根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只是注意力理所当然的就被转移到了另外的方面。

    “我很快就回去的啦,只是瞳子……你自己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说到这里,名为千早的少女小心翼翼的看着瞳子的表情与眼神变化,心里忍不住的嘀咕了起来。

    不是说遭遇了伤心事情的吗?怎么看上去瞳子她却这么平淡平静,那种淡淡的疏离感也不像是在强行压抑情绪、忍耐悲伤,从而伪装出来的。

    倒是她一直都在浅浅的蹙着那好看的纤细眉毛,貌似是在思索着什么,烦恼着什么的样子……这个倒是符合少女的某些想象了。

    “我?我当然没有问题了,为什么这么说?”瞳子挑了挑眉毛,她还是不明白这些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怎么感觉她们都好像知道了自己被某个存在盯上了的事实,然而再仔细听下去的话,又会觉得她们说的话有些难以理解。

    似乎和自己想象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回事。

    或许的确是自己理解错了吧,毕竟她们应该都只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会连这种事情都知道……瞳子对此若有所思。

    “好吧,那既然这样……瞳子你先休息吧,我明天早上就过来看你。”

    千早盯着瞳子的脸看了半晌,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于是也只能够点点头站起身来。

    虽然的确是很想和对方多亲近一下,也的确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想要更多的了解一下对方的情况,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好也是今天才认识的。

    不能够表现得太过急切,免得最后反过来让对方心生反感,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反正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少女相信自己一定会和对方成为很要好的好朋友的,她对此充满了信心。

    “……”注视着少女的身影走出到外面,然后拉上了门,瞳子这才收回了视线。

    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扩张自己的灵力感应了一下外面,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只怕今夜会相当不平静。

    但是……大体上不至于太过糟糕,没有血腥,也没有杀戮,只是惊恐不安却是肯定避免不了的。

    没有危险,但是被这种情况拖累的人们却肯定会陷入恐慌,愤怒、动荡、狼狈、混乱、困扰……毕竟深陷黑暗之中,是很难冷静得下来的。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那随着黑夜而扩张开来的某股令人战栗不已的气息。

    不会错的,那是寻找着某个目标的伟大意志……而那个目标,就是她自己。

    没有办法正面对抗,她甚至已经没有办法离开这座城市了,只要一出去就肯定会被发现,毕竟光与影永远都是相互依存的,黑暗无处不在。

    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可以突破出去,不被发现的途径。好譬如说是现在,四面八方的各个方向,在瞳子的感应之中都已经被「封锁」了起来。

    或许是不愿意闹得太大,所以采取了相对柔和的温和手段,那些“东西”并没有夸张到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但是按照现在的这个情况来看,她也躲不了太久了,那些“东西”保持这样的速度,最多两三晚的时间就能够真真正正的将整座城市的每一寸地皮都给搜索完毕。

    到那个时候,还剩下什么地方有古怪完全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瞳子的内心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急迫感,她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是却没有办法应对这么一个情况……不,似乎还是有一个办法的。

    虽然不能够完全确定,但是对方专门复活自己总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必定有所图谋。

    这或许就是她可以利用的一点。

    ……

    ……

    接近城市外围的无名神社之中。

    “还是没有回应呢,这结界术也太精通了吧……啊哈哈哈,不过我也不急,慢慢来吧。”

    莫宸一脸爽朗的笑容,捧着自己的茶杯坐在神社的门前的地板上,那个样子如果艾丽卡还没有走的话,肯定会怀疑他是不是在之前的接触之中被某个笨蛋传染了。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杯里的茶水,褐色的水面倒映着天上的明月,这种景象很神奇,因为不管从什么地方看向天上,都只有阴霾一片的乌云。

    星星和月亮都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才对。

    不过莫宸盯着茶杯里的茶叶,却没有怎么在意这个现象,对他来说这只不过是随手找了个方便的载体,用于接受术式的反馈而已。

    镜中花,水中月,外界的一切都倒影在他的心湖之中。

    并不是他不想尽快,而是当前这就是极限了,能够影响一整座巨大城市的术式现象,已经足够吓死人了,说出去怕不是都没有几个人敢轻易相信。

    但是这也的确是极限了,毕竟只是法术能力的影响……没错,他目前动用的只是纯粹的法术能力,并没有使用「权能」那种不讲道理的神灵层次的法则力量。

    神力是隐瞒不了的,但是莫宸可以借助自己有别于那些古老生物或者人格化的巨大能量的特殊性,而披上一层近乎完美的伪装。

    不过这种事情一旦揭露出来之后,以后伪装得再怎么好也肯定没有什么效果了的,他可不打算这么快暴露自己。

    况且有些家伙的确真的非常麻烦,一旦发现莫宸这么一个“有趣”的存在,绝对不会比之前的萨尔巴特雷·东尼好多少,或者应该说更为恶劣也说不准。

    莫宸目前只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执行自己的计划,不希望被打扰……如果是以后的话,他倒不介意玩一把钓鱼执法的操作,但不是现在。

    “明天肯定也是和平的一天……”

    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上的阴霾夜空,他似乎是看见了什么良辰美景好天气那样,如此低声感概着说道。

    ……

    ……

    明天是不是和平的一天,大家都不能够确认。

    但是今天晚上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

    一辆辆特殊行动车辆,飞快的行驶在一条条的道路上,根据上级的指示与命令,驶向附近的某处地点。

    然而让人无力的是,他们即使是这样子疲于奔命,也很难得到预想之中的结果,往往很多时候都是去迟一步,只留下在黑暗之中的受害人……

    他们没有生命危险,身体财物也都没有受到任何侵害,但基本上不是昏迷了过去,就是受到过度惊吓语无伦次,暂时性的丧失了语言能力。

    现场什么都没有留下,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对应的物质实体,任由他们怎么封锁现场,勘察证据,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能有什么东西?毛发还是血液?牙齿还是别的什么?

    这又不是打游戏,幽灵都还能够掉材料爆箱子的,况且就算是可以爆出来都好,他们也没有把幽灵打掉啊!

    ——完全就是那些“东西”完成目标,然后自己消失的。

    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们只能够匆匆的处理完毕现场,然后马不停蹄的又赶往另一个现场,但是临时抽调、行动仓促、人手极度不足等等原因,决定了他们往往只是疲于奔命无功而返。

    毕竟一来为了保密,只能够让之前就负责这方面的人员去处理相关的事件,而不能够普通的让警察行动。

    要是满城都是警车到处乱跑的话,哪怕是民众什么都不知道,也会胡思乱想的胡乱脑补,造成一定的恐慌与骚乱。

    二来是因为这方面的人员本身的数量就比较稀少,就连秘密部门都还没有完成建设,再加上这个时候大部分都还在八十公里之外。

    远水救不了近火,况且那边同样重要。

    因此这一整个晚上,他们除了得到了一堆只有当事人的口供的案例,以及少数正好被监控或者手机之类的摄像工具拍摄下来的灵异视频之外。

    其他方面,就委实是没有什么收获了。

    然而,他们觉得这已经是相当巨大的进展了,足以让当局欣喜若狂。

    就这样的,太阳再次升起,不安的夜晚落下了帷幕,似乎一切都就这样子平息了下来。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