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着眉头思索了好大一会儿之后,瞳子还是不能够明白这个男生的自信心到底是从哪里捡回来的。

    不过,这没有什么意义——

    不管是她要做的事情,还是某个人下定的决心,都不可能因为某个中二少年的妄想与决心就会改变,与其继续浪费时间,不如快点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这个时候是黄昏,既不是白昼也不是夜晚,是光与暗同时存在的时刻,传说之可以看见非人之物的时候,所有的邪魅和幽魂都有可能在这时候出现。

    黄昏之时,逢魔之刻,的确像是处于一种怪异而又暧昧的幽明境界——

    正是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之时,现实的界限因此而模糊,规则度量因此也不再清晰明确……

    所以不仅仅只有神灵或者是某些禁忌的存在,能够肆无忌惮的跨越各种界限,而不受到世界的种种束缚。

    很多东西在这个被诅咒了的时刻,也极其短暂的突破了限制。

    理性而又客观的世界就像是镜面一般被打破,对于非常识的束缚与约束不说是全部失去作用,但是也的确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纹」与「碎片」。

    但是在这期间,却又是规则最为松动而又模糊的一小段时间——

    如果瞳子想要执行她的计划想法的话,这大概是最有利也最具备成功的可能性的时间段了。

    而且梦境倒映着外界的时间,主观感受上虽然不同步,譬如说在外界一眨眼的功夫,黄昏的这段时间就过去了,夜幕就会完全降临。

    但是在这个梦境之中,这段黄昏的时间背景却能够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至少主观时间感能够维持半个小时以上的样子。

    不过始终也还是有限的。

    刚刚希望说服这个中二少年不要掺和进来这件事失败了,也浪费了不少的时间,瞳子不希望接下来继续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地方上了。

    不然的话,等到夜幕再一次的彻底降临的时候……

    她刻意利用梦境这样的精神空间来避免自己的行为被发现的用意,也就等于是做了无用功。

    ……

    ……

    “你们的灵觉都很不错,但是在这件事上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我很感激你们的好意,但是我也不希望将麻烦带给你们……”

    瞳子轻声说道,并且自宽大的巫女袖里举起了一只手,伸出了白皙修长的纤纤食指。

    紧接着,她的指尖上开始泛着属于灵力的澄澈光芒。

    “不要防备,放开你们的心灵,也不要抗拒,不要想太多的东西,不要在意这发生的一切……”

    她轻声的说着这样的话,诱导着被误卷进入这件事的三人的思维意识,想要安抚他们激荡的情绪,让他们恢复平静,进入正常的沉眠之中去。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瞳子的表情显得相当淡然,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

    或许在她看来现在的情况,就和以前处理村民遭遇到的各种事情那样吧,不会有太大的区别的。

    “无意将你们卷入进来,很抱歉。我现在就将你们送回现实之中,好好的睡一觉,然后你们就会忘记这一切——”

    “什么!不,我才不要这样,我不要就这样回去!”

    名叫友也的少年顿时像是猫被踩到了尾巴一样,无比激烈的发出了自己的抗议。

    “而且还要忘记这一切?!开什么玩笑,我绝对不要忘记这件事!”

    他刚刚才稍稍恢复的脸色,再一次的涨得通红,貌似是血气上涌,完全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

    没错,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发展啊,不说是他现在已经激动到觉得这就是属于自己的机遇了,甚至事后诸葛亮的觉得这可能是命中注定的邂逅——

    难怪说自己昨天看见这个巫女的时候,就突然觉得有种心神震动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那绝逼是决定命运的一瞬间啊!

    而且其他的就不说了,光说是可能在以后老去回首人生的时候,他也不想后悔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错误选项吧?平心而论,在面对这样的一个机遇的时候,谁会真的选择退缩?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哪怕是没有中二病的表现,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也肯定会不可抑制的生出某些想法吧?

    渴望不普通,渴望不平凡……渴望成为异常!

    综上所述,名为友也的中二少年,是打死都不可能放弃这份他苦苦等待了十几年的“机遇”的。

    “……”

    “……”

    指尖上绽放的灵力光辉微微凝滞了一瞬间,瞳子这才察觉这次的情况的确不能够与自己以前的经验相提并论。

    “……为什么呢?恕我直言,被卷入这种事情对你们好像没有任何的好处吧?”

    她轻轻的歪了歪头,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两姐弟,然后又回头看了看紧紧抓住自己的一角衣袖的千早。她发现除了刚刚到来的真纪搞不清楚局势,有些纠结而且拿不定主意之外。

    就连千早都是一派不情不愿的模样,看上去不是太像想要离开的样子。

    更加别说友也那个少年了,他那满脸坚毅甚至带着丝丝狂热与兴奋的表情,真的很让瞳子困惑。

    从刚才劝说到现在,她发现自己不但理解不了这个时代,就连这个时代的人类都理解不了。

    难道说真的要在以前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明白那些魑魅魍魉、非人之物到底有多么可怕,多么危险。这些人才能够知道作为一个人类,在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这到底是时代的差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只能够说,瞳子并没有听说过希斯塔罗的那句话——

    “没经历过战争的人很向往战争。”

    ……

    ……

    日落黄昏晓,晚霞烧红了天空。

    东京城市外围的某处,属于偏僻而且荒凉寂静的大片开发区,很多楼房建筑都只搭建了一个框架,空荡荡的宛若是一个个鸟笼。

    不过今天这大片的工地却没有如同往常那样,直到晚上八点钟都还在继续施工,发出各种嘈杂的声音……而是一片寂静,准确的说是今天一整天都一片寂静。

    到了现在,只有一辆辆黑色的车辆,仿佛是遵循着某种规律,又仿佛是随意停放杂乱无章的停在工地上的各处。

    它们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停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静,似乎只是将这片工地当作是停车场了一样。

    但是实际上,每一辆黑色的车辆的黑色反光玻璃里面,都有人正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只不过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是沉默寡言面无表情,除了一些必要的交流之外没有怎么说话而已。

    “天就要黑了呢……”

    坐在其中一辆车内的西田浩太,透过车窗盯着外面那远处的天空,看着红日西沉,如此感概着说道。

    那斜射的阳光,所穿越的大气层,比太阳在天空之中的任何时候都要厚。迎着夕阳的背后,则是被拉长了的属于那些建筑物的冗长影子。

    当这所有的影子都到达那一片无垠的茫茫之中的时候,黑夜也就完全降临了。

    “是啊,做好准备,你们应该是少数能够直接看见那些东西的人,它们也好像是专门会找上你们这样的人……记得之前告诉过你们应该做些什么吧?”

    坐在西田浩太旁边的特别行动组成员瞥了他一眼,然后沉声的开口说道。

    “记得,帮你们指出它们的存在……”西田浩太叹了口气,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一整天时间下来,到了现在他也基本接受了事实。

    自己终究还是为了那个该死的女人,将自己给搭进来了,上了贼船不说,甚至就连下船的选择都没有。

    因为这条贼船的背后,其实是政府代表的官方力量。

    “记得就好,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不要莽撞,你只要指明方位就可以了,不需要你们去战斗……”

    那人点点头,然后斟酌着语言这么说道。

    “比起那些同样能够看见,却吓破胆的家伙,你们应该很适合这份工作,但是我们也担心你们会比较过激……”

    西田浩太闻言忍不住苦笑,他想起了那个被吓得够呛,就连别人只是来问话都会吓得拼命尖叫,暂时已经无法沟通了的女人。

    与之相比,他的确是比较好的那种,还能够思考,还可以沟通,甚至在初次遭遇的时候有能力逃走,在之后也还敢骗人一起回去寻找……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真要让他上去和那些东西战斗,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不过对方的说法也不是没有缘由的,据说有一家三口就是因为儿子被攻击了,父母也能够看见,因此直接上去莽的……只能够说大爱无疆了。

    当然——大爱战胜不了现实。

    据说一家三口都跪了,被听到声音、以为发生了家暴甚至是凶杀案的邻里破门而入才发现,也不知道现在在医院里有没有醒过来了。

    而且为了掩人耳目,还真的被掩饰成为了家庭矛盾冲突升级什么的,甚至还在早间新闻都提了一句,这也的确是有够倒霉的了。

    但是这也说明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只懂得害怕、瑟瑟发抖的。事急马行田,狗急会跳墙,物极必反的道理大家都懂。

    不过,西田浩太不觉得自己会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头脑发热的冲上去就是了。这些家伙就算是全部遇难了,也不是他的什么人,他不可能会为了这些人而奋不顾身。

    “话说,真的就这样就可以了吗?”

    看着外面黄昏逐渐谢去,夜幕逐渐铺开,西田浩太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们就不做准备?”

    “这就是我们的准备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只能够告诉你,政府在这方面也才刚刚起步,这世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那人思索了一下,觉得这家伙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因此也不怎么隐瞒一些相关的基础情报。

    “你以为我们不想在什么秘密基地、地下设施之中实施计划?我们现在根本没有那些东西,只能够临时这么做了……也别以为我们有专业设备可以看见那些东西,有专门武器可以对付那些东西……”

    “……”

    “……”

    西田浩太被噎了一下,他还真的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家伙根本就就不是什么发展完善,隐秘强大的官方秘密部门。

    或许的确是秘密部门,但是目前属于刚刚起步的过程,而不是已经发展完善的状态。

    所以是不能够指望他们掏出什么黑科技的夜视仪戴上,拿出什么对灵体、对怪物专用的铭文子弹、附魔子弹什么的了。

    “好吧,这些事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西田浩太换了一个问题。

    “不清楚,但是……目前各国的共识是它们可能存在相当久远的时间了——”

    那人耸了耸肩,“但这些事情都从大半年之前的那场天象事变才开始复苏的,这大概是我们全人类的机遇吧。”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