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术梦境之中,也就是巫女瞳子制造出来的奇特空间之中。

    黄昏的时间背景也接近了尾声,只留下了一片深暮和静谧,天空也呈现出了苍茫无垠、梦幻宁静的深沉蔚蓝色。

    但是这里的这座城市却仍然是死了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的生机。

    毕竟这终究只是一个梦境而已,瞳子也并没有对东京这座城市留下什么很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卷进来了几个现代人的话,这座城市根本不会出现。

    但是那几个普通人对城市的印象也只能够表现到这种程度了,他们的精神力没有可能将整座城市的细节都给投射具象出来。

    ——就连大体的贴图都是他们的潜意识所补完的。

    可以说整座城市都只是虚妄而且空有其表,加起来都不够瞳子所创造出来的神社已经周边场景要来得更加具备某种……

    嗯,真实度。

    如果这个梦境是某个可怕的噩梦地图的话,例如说《恶灵附身》那样的意识世界,那么整座城市都是「危险区」。哪怕是没有刷出野怪,也很有可能会自行崩塌,分崩离析的那种。

    唯独瞳子制造出来的神社,才是属于「安全屋」的那种。

    因此,现在三人不愿意离开,所以自然都还在神社之中。他们心思各异,想法也是各有不同,而且还时不时的看向了神社的门外。

    因为瞳子就在外面,似乎是在准备一些什么,但是却貌似不怎么希望让他们看见的样子。

    所以尽管都非常希望亲眼见识一下,但是三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呆在这神社里面,静静的地等待着。

    就连不愿意走开,磨磨蹭蹭的中二叛逆少年,也是被自己的姐姐强行拖进了神社里,强迫坐下来等待,不许出去。

    而在此期间,真纪也和两人——最主要还是和千早交流了一下情报,想要尽可能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根据灵觉的敏锐程度,她虽然要比一般人敏锐很多,但却是现在在这里的三个一般人之中最低的,所以在这个梦境之中清醒过来也是最晚的。

    因此错过了前面的谈话,也不明白具体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只能够依靠自己脑补和猜测。

    ……

    ……

    神社之中。

    交谈貌似再次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也就是说,千早酱你其实不是巫女?我们以前都误会了?”真纪再一次头脑混乱,眼睛冒圈的做出了自己的结论。

    “不是啦,真纪姐,我的确是巫女啦……只是不像是你理解的那种,和瞳子对比起来,我只是职业是巫女,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名为千早的少女叹了口气,虽然同样也是频频转头看向外面,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但还是耐心地给对方解释。

    “巫女与巫女难道也有这么大区别吗?还是说这是因为千早酱你现在还没有真正的继承神社,所以才没有……没有这样的能力?”

    真纪还是无法理解,既然同样是巫女,那么不应该有什么不同的吧?

    况且她之前还以为瞳子才是不专业的,是兼职的那种——

    这世道什么时候,临时工要比有正式编制的正式工都还要待遇更好了?

    “也不是啦,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一种职业,至少我在以前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巫女是真的有什么特殊力量的……”

    作为普通人类的年轻巫女摇了摇头,神色显得多少有些失落。

    “我以前也觉得那些事情都是一些古老的传说,是以前的人们编出来的故事,在没有遇到瞳子之前……”

    “……”

    “……”

    “不是,我觉得好像越来越搞不明白现状了,我得好好的理一理这件事才行……话说回来啊,我现在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真纪苦着脸纠结的想了一下,她发现了自己果然还是一头雾水,根本就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果然还是在做梦吧?

    她现在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坍塌了,并且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看到的、听到的信息,是不是都是真的?或者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属于人类,很多怪谈与传说都并非是空穴来风?

    “……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现在的确是在做梦。”

    就在这个时候,淡淡的话语响起,言简意赅的给出了回答。不过并不是千早,这凛然而清澈的音色明显只属于一个人。

    “瞳子!”

    千早猛地站起身来,声音之中满是惊喜,但是紧接着,她的瞳孔猛地收缩。

    瞳子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虽然之前想要将这些人隔离出去,但是——

    这些人既然抗拒的话,那么强行将他们驱逐出去就不太可行了,有可能会对他们的精神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是伤害……

    因此瞳子打算干脆就等到完成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之后,直接撤去法术就是了。

    到时候这个梦境就会自行烟消云散,陷入这个梦境之中的人也自然会醒过来,没有什么影响……最多就是精神力会不正常的损耗相当的一部分。

    就好似是一个人美美的睡上一觉之后,不但没有休息好,反而更加疲惫,失去更多的精力了那样。

    “果然是在做梦吗?那我就放心了……”

    真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拍拍胸口觉得松了一口气,她完全误解了瞳子的意思,只以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在做梦。

    但是就在下一刻,她刚刚露出的放松表情,也是瞬间就凝固了,看上去和千早没差什么。

    “瞳子!你!你……你的手……”千早瞪大眼睛,结结巴巴的惊叫出声,她没有冲上去反而是恐惧的后退了两步。

    “……!!”

    友也那个中二少年更是张大嘴巴倒吸一口冷气,死死的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瞳子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光洁的额头上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她看了一眼自己空荡荡的左手袖子,表情却是相当淡然平静的摇了摇头。

    她轻声说道:“不用在意,这是必要的代价。况且我所凭依的这具身体,本来就是某个……某个人所造出来的一具人偶罢了。”

    “……”

    “……”

    三人都是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场中一时间有种死一般的默然。

    他们似乎听懂了,但是又似乎没有听懂,只是不约而同的有种没来由的明悟……这个凛然而平静的少女,貌似不是遭遇他们想象之中的某些狗血剧情。

    而是更加糟心而且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必定会迎来的那种死亡命运——她似乎是……已经不是活着的人了?

    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现在会说自己的身体只是一具人偶?

    不过看上去似乎也的确就是那样,她的左手好像不是受伤了,就是直接就没掉了,然而也没有什么鲜血流淌……仿佛真的只是一个人偶,拆下了自己的一只手臂那样。

    而瞳子对此没有更进一步详细解释的打算。

    这里只是梦境,而不是现实世界,这其实也不是她真正的身体。只是虽然说不上精神反映物质,但是出现在这里的却是她最为真实的、名为“自我”的存在。

    所以受伤是不可避免的,或者倒不如说只是付出一只左手的代价,已经非常不错了……毕竟她要通过这样的方法,对自己此刻的身体,或者说是对自己的灵魂进行干涉。

    主要是想要尝试能不能够直接去除掉某个印记,关于那个人给她的灵魂之中所留下的印记。

    毕竟不管怎么说都好,瞳子现在都是那个人复活过来的,的确就是那个人手中的牵线木偶,并没有真正自由的灵魂……

    只不过在刚刚真正的实施过自己的想法之后,瞳子就知道了,这个可能性已经不是渺茫,而是根本就不可能了,那人的能力似乎极其针对灵魂。

    因此她最终改变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打算将自己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利掌握在自己手里。

    至少不要完全受人操纵,在关键时刻可以选择直接毁灭自身的灵魂……即使不能够决定自己怎么活着,也至少要能够决定自己怎么死去。

    “那……那瞳子你要做的事情成功了吗?”千早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努力让自己不去看巫女空荡荡的左边袖子。

    “算是失败了吧,那个人……就要过来了。”

    瞳子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掩饰什么,她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一股气息锁定了,刚刚她没能够去掉那个印记,反而是主动触动了它。

    不过这没有什么,她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也就最多再拖一两个晚上,还会连累无辜人等受到惊扰。

    “既然这样,那根本就没有意义啊,不是吗?你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不能够通过更加和平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吗?”

    千早完全没办法理解,更加不知道“那个人”与瞳子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天真的少女只觉得,这个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有机会和平解决的。

    瞳子挑了挑眉毛,她正想要说些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

    一只手掌从身后伸过来,确切的说是只剩下洁白的指骨的手掌,便轻轻的搭上了她的肩膀。

    “我觉得她说的很对啊!明明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啊,有事完全可以好好商量的嘛……你这样子不是给大家添麻烦了吗?”

    “……!!”

    巫女顿时一惊,她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并且只是一念之间,强力无比的结界便已经触发!

    一层隐约的光膜瞬间扩散,呈现一个圆弧的轮廓冲击出去。

    然而没有任何的效果,对方似乎只是被迎风吹拂了一下的样子,长发散开向身后飞舞,但是本身却是仍然纹丝不动,那只手也还是搭在她的肩膀。

    莫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轻轻的笑了笑,然后那只手直接从瞳子的肩膀滑落,顺着她的手臂一把握住了她洁白的皓腕。

    完全没有任何的预兆,就连瞳子自己都没有能够察觉得到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她已经没掉了的左手就被轻轻的抓住了,仿佛从来不曾失去过。

    “……”

    感受着手腕上的皮肤传来的冰冷感觉,巫女紧紧的抿住嘴唇,沉默不语。

    只是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自己最终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对方不需要虚张声势的威慑,也不需要大张旗鼓的展露自身的力量。

    然而就是这样简简单单,就让她看到了绝望的差距。

    什么办法都没有,什么设想都是徒劳,什么反抗都只是妄想……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谋略和智慧都不值一提。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三人,然后慢慢的垂下了长长的眼睫毛——

    “我会跟你回去的,请就此停手吧,不要伤害无关的人……”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