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商业区的又一个十字路口,塞巴斯汀举着手中的通讯器继续往东北的方向走,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汽车休息站。

    他并不是在和基曼联系,只是在追踪不明噪音——

    “滋滋……滋滋……”

    通讯器发出的杂音干扰越是强烈,就越明他正在接近一段讯号的干扰源头,而如果离得很远,杂音干扰都非常强烈的话,就明讯号强度极高。

    只不过源头往往是指向某些可怕的怪物,极其危险。

    但是塞巴斯汀也是没有办法了,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危险区域,他却总是自己一头撞进去。

    因为他救下来的五人队之中一个人,那个名叫欧尼尔的技术人员,只能够给他这样的帮助,这也是他目前寻找自己女儿的唯一方法途径。

    毕竟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一个虚拟的SE世界,在这个空间中的一切构成,可以其实都是以信息情报作为基础的。

    ——受试者的脑波互相联结,在电化学层面共享、交换所有的讯息。然后由SE系统负责将各种情报讯息归纳整理,集合起来演化成为这么一个交叉世界。

    而不管塞巴斯汀愿意不愿意都好,他的女儿莉莉都是作为SE系统的中枢核心的地位,从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的。

    简而言之,莉莉的情报等级和情报优先级,都是属于SE系统之中最高的那一类型。

    现在在这么一个崩溃到面目全非的SE世界之中,通过频率干扰的方式,寻找高强度的讯号,是塞巴斯汀目前唯一的方法了。

    ——这当然很不容易,但是这位父亲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毕竟如果真的很容易的话,那五个人的莫比乌斯队就应该早就成功了,并不需要让莫比乌斯组织来找他摊牌。

    塞巴斯汀只能够祈祷自己的运气好一些,尽快找到女儿,虽然他直到目前为止,搜索到的不明讯号都是指向一些怪物或者是其他受试者的……

    只不过,这位父亲完全没有任何沮丧放弃的打算,反而是在每一次的失败之后,又继续振奋精神,马不停蹄、动力十足的向着下一个目标前进。

    因为这是他求之不得的机会,在以前他根本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可能得到。

    之前他以为自己的女儿是彻底失去了,没有任何的希望挽回,所以才会如同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心力交瘁而且酗酒,最后陷入绝望。

    丧失工作上的激情,失去冷静与对事物的洞察力,很多东西被从他身上被取走,破碎,迷失,遗忘,或者浪费。

    ——反正往往等到他能够察觉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错位的十分离谱了

    就连他的搭档约瑟夫,都相信塞巴斯汀的命运是注定了的,要么在向上级汇报时被解雇,要么在执行重要任务时遇害,这些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哪怕是在数年前被拖入了第一代SE原型机制造出来的地狱般的梦魇世界之中,并且在最后成功的成为了死里逃生的寥寥数人之一,他也只是迷失、困惑并努力求生而已。

    不过现在,这位父亲有了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

    他要从SE中救出他的女儿,不允许任何事物阻挡。

    只要看过《飓风营救》的话,那么大家都应该知道,永远不要试图去阻止、激怒这么一位救女心切的父亲,哪怕你拥有一支军队。

    与谁动我女儿我就干谁全家的最强老爹——布莱恩米尔斯——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这个全面崩溃了的合乐镇之中,塞巴斯汀警长才是真正的最终BSS。

    其他的什么普通敌人,精英怪物,关卡BSS,在他面前都是渣渣。叫嚣得再怎么嚣张,看上去再怎么强大神秘风头无二,也改变不了都会憋屈的在他的枪口下倒下。

    精神变态的杀人狂艺术家,自己也会变成一幅类似他自己所制造出来的艺术品,不过不再是杀戮的一方,而是被杀的一方……

    想要借助SE控制莫比乌斯组织,进而控制全世界,建立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邪教,自称圣父的西奥多,也会憋屈的倒在他的国黎明到来之前……

    反正他们都是看不清楚形势,自以为被钦定了是最终BSS,实际上根本就是自我膨胀的傻×而已。

    ……

    ……

    “莉莉……真的是莉莉,她在这里停留过……”

    通过欧尼尔教导的利用通讯器的频率共振,来捕捉、还原讯号源头附近的情报信息的方法,塞巴斯汀锁定前者过的关于某个女孩噪音的讯号。

    他一路追踪,沿途顺便就近处理其他的更加接近的疑似讯号干扰,在接连失败了好几次之后,最终发现自己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正确的。

    利用通讯器的频率共振,塞巴斯汀看到了自己的女儿之前的确出没于这一片区域,但不能确认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是一个星期之前?还是几前?还是几时前?

    因为这个SE世界全面崩溃,气系统失常,昼夜系统也已经失去……住宅区、商业区、市政厅区、自然保护区这四个区块,甚至被分割成相互独立的浮岛。

    统一的时间基准早就崩溃了,不同区域之间流逝速度也早就开始混乱了,可能这栋房子与隔壁的那栋房子,时间就是不同步的。

    “滋滋……滋滋……”

    塞巴斯汀不断地调控通讯器,干扰频率让女儿的影像留存一遍遍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是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他需要通过这种办法尽可能地捕捉各种蛛丝马迹,然后看看自己的女儿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接着又跑去什么地方了,有没有危险之类的。

    在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反复“播放”之后,塞巴斯汀的心提了起来,他确定了自己的女儿似乎是非常慌乱的在躲避着什么危险。

    接下来,跟着自己看到的莉莉逃跑的方向走,他进入了汽车休息站的办公室,然后在里面发现了地上扔着一个布偶,有些脏兮兮的。

    “莉莉……可恶,她真的有危险!”

    捡起那个布偶,塞巴斯汀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到自己心爱的宝贝女儿的身边,然而遗憾的是,即使这是一个精神意识作为主导的世界,他也得讲究客观规律。

    只有那些真正的精神变态、偏执狂、疯子,并且对自己扭曲的观念深信不疑、毫无怀疑的,才会因为与这个多数人共同认知的精神世界格格不入。

    才会在这里拥有一些特别的超能力,例如瞬移之类的奇特的能力。

    只可惜的是,塞巴斯汀虽然精神状态不佳,但只是颓废、沮丧,失去了人生意义数年的时间,并不是真的疯了。

    所以他现在移动要靠走路,战斗要靠枪械、弩箭、求生刀,并没有什么特殊能力……虽然个人室内也出现了镜子,还有就是护士姐也出现了。

    但是有过在灯塔精神病院经历的塞巴斯汀,比较怀疑她其实是自己内心中给予自己力量,让自己在这个噩梦世界走下去的投影而已。

    所以她会鼓励自己,但不能解答自己的疑问,因为她只是自己内心的一部分……还有就是那张电椅自带的能力升级系统,或者也是这个原因才出现的。

    她给予自己精神上的力量,让自己变得更强,但是也只是在这个噩梦世界里拥有更好的体质、更强的耐力之类的提升,不会掌握什么特殊能力。

    所以,这是不是因为塞巴斯汀每一次的“升级”,其实都是对自身的一次鼓励,让自己的心灵、意志更加坚定。

    因此,如此一来,他的精神意识变得更加凝实,在这个交叉世界之中显现出来的身体能力,同样也就得到了相应的加强?

    反正塞巴斯汀警长也非常的疑惑,想来想去只觉得唯有这么一个解释了,其他的法都很难解释得通。

    所以很遗憾的就是,他比起普通人要强悍一些,但是没有任何的特殊能力。再怎么迫切的想要飞到女儿的身边,潜意识里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

    ……

    强行按捺住内心的焦躁与无名的怒火,这位中年父亲又花了半个时的时间,准确的跟着女儿的行动记录找到了附近的货物仓库。

    途中他确认了的确是有个危险的家伙在追逐着莉莉,看上去就像是自己刚刚进入这个SE世界的时候,在那座巨大的洋馆之中见到过的那个杀人狂。

    越发的急切并且愤怒的塞巴斯汀,为了泄愤,顺手就将路上碰到的两头可怕的双头怪打死了。

    它们或许曾经是人类,但是现在却像是某种类似鳄鱼一般的爬行动物,其外形已经极度扭曲,尾部更是演化成了强大的撕咬器官。

    是一种极度危险而且致命的怪物,谁都不想碰见。

    只可惜的是现在不长眼,两头怪物一头撞上了一个正为了女儿安危而无比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眼,看见什么就想用枪射什么的父亲,结果就此死于非命。

    毫不犹豫的将仓库外围的区域的怪物全部清理干净,塞巴斯汀打开电闸开关,然后才得以进入仓库之中。

    跟着莉莉的影像前行,很快的他就在二楼上的一间房间里,看见了最后的影像留存——

    一个女孩惊慌失措的从门外跑进来,然后彷徨无助的躲进了办公桌下面的空间,瑟瑟发抖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接下来就是那个杀人狂从门外慢慢走进来,他明明发现了女孩的藏身之处,但是却偏偏装作不知道,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又转身走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

    等到女孩刚刚松了口气的同时,他却突然从桌子另一边探头出来,恶劣的狂笑,将女孩吓得崩溃的疯狂尖叫。

    “这该死……该死的杀人狂!我绝对要让他……让他……”

    塞巴斯汀气得浑身颤抖,话都不利索了。他看得那叫一个目眦欲裂,只恨不得这不是之前发生了的事情的影像再现,而就是现在!

    那他保证会让这个该死的家伙,永远在地狱里后悔他对自己女儿做的事情!

    “滋滋……滋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然再次发生,杂音干扰的声音取代了男人的狂笑与女孩的尖叫声。

    塞巴斯汀眼前的残留影像也好似是显示器发生了画面撕裂一样,似乎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干扰了,影像停滞不动,而且歪斜扭曲,撕裂得厉害。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