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在两边站立着,身体挺得笔直的好几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

    还有站在桌子后面那位一眼看上去就是位高权重的领导人身边的不苟言笑的男秘书。

    老道士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之处,莫名的有了种误入白虎堂的错觉。

    如果不是他养气功夫有成,而且这么多年来大风大雨都见识过了的话,怕不是这个时候已经冷汗都下来了。

    难不成说龙虎山家大业大,有什么不肖弟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惹出了天大的麻烦,所以自己现在才被传唤过来这么一个地方……可是也不应该吧,自己难道还能够来背锅不成?

    老道士表面上慈眉善目笑呵呵的不动声色应对,心中却是暗暗的在思索着,自己今天出现在这里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的年岁委实是不小了,但是常年的清修生活、健康的饮食作息规律,却使得他的精神却非常好,思维也很清晰。

    身体活力当然是大不如前了,但是看上去也是老当益壮,童颜鹤发的非常健康,而且他的眼睛一点儿都没有老年人的那种浑浊感觉,而是显得炯炯有神。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表现,才让地中海领导暗暗点头,之前他本来还没有多少信心的,现在却莫名的相信眼前的老道士很有可能是个真修。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在已近期颐之年的岁数,还能够拥有这样值得称道、完全看得见的身体健康的。

    一般的百岁老人的共同点是「长寿」,而不是「健康」……身体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病痛折磨,精神劲头往往也相当差,行动力就更加不必提了。

    还能够自己走的,往往都需要拄一根拐杖,即使是有人扶着平时过马路也能够让司机急死……

    而不能够自己走的,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轮椅,平日里上下楼都会是个大问题……

    还有其他的一些毛病就不说了,反正哪有什么人是能够像眼前的这位道长那样,精神充沛、身体硬朗、健步如飞、吃嘛嘛香的?那些才二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如果老是宅在家里玩电脑,常年不见阳光的宅虫,身体状况怕不是还不如这位“老人家”呢!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同样也姓张,不过真人随意称呼我就可以了,叫我小张也没有问题。”

    心中大定之下,地中海领导觉得这把可能稳了,他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慢吞吞的说道。

    “我也不卖关子了……真人此次前来,应该知道我们为的是什么事情吧?还请真人能够在国家利益、大是大非的立场上考虑,不吝赐教……”

    “……”

    “……”

    “……抱歉,老道不是太明白张先生你的意思……”

    老道士微微一愣,从思索之中被打断,然后表情有些古怪的回答道。

    你莫名其妙的请我过来,却又什么都不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透露……然后现在又说我应该知道你们的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下马威吗?还是在敲打自己?

    但是不应该啊,真有什么宗教问题,也基本上扯不到道教的身上去吧?

    乱象、矛盾哪里都有,避免不了,但是相对来说,信奉清净无为的他们非常低调了吧,也不会怎么闹事……为什么莫名其妙会被敲打?

    “……”

    “……”

    地中海领导明显也是愣了一下,然后他皱起眉头来想了想,紧接着若有所悟的斟酌着说道:

    “真人不必担心,我也不怕和你事先透露了,上面最近已经有意为你们正名了,这一次是真心想要扶持我们的本土宗教事业……政策支持、免税优惠,只要你们能够……”

    “等、等等,张先生,老道我是真的不明白啊,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老道士越发的迷糊了,怎么看上去又不像是敲打,但是这总不可能是天降大礼包正好给自己捡着吧?

    “大家开诚布公吧,真人。我们这个部门非常特殊,事实上它才刚刚成立还不足半年的时间,就连名称都还没有正式确定……”

    张姓副局长叹了口气,一边用眼神示意自己的秘书,一边说道。

    “可以说是第五类特殊部门,事实上不光是我们国家,各国都已经开始陆续建立类似的机构部门了……你应该也能够明白,国家这一次是想要看看你们的真家伙!”

    “真家伙?”老道士也是皱了皱眉,“这个要怎么看?”

    ——总不能够直接掏出来给他看看吧?

    “……”

    副局长也稍微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看上去好像这老道士不是在刻意装傻啊,难道说他真的完全不知道神秘侧的事情,也不是其中人物?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那些非凡者的社会到底是怎么样的结构和组织形式,怎么一点儿踪迹苗头都找不到?

    他只是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秘书递过来的资料,既然国家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了,那么就不可能说只考虑过一种可能性和方案。

    对方如果真的本来就是神秘侧人士的话,那自然就是最好的直接突破口。龙虎山家大业大,这么多人要吃要喝,拖家带口的又是不知道多少口人,总不可能跑得了,对方只能够配合。

    但是如果对方真的不是的话,也是对于接下来的计划的最好人选,反正无论怎么样都好,国家都必须要掌握神秘侧的力量……不能够直接挖人,就只有自己培养一条路了。

    只不过,喜欢摘果子是人之常情,而从无到有的栽树就稍微有些打击热情了。

    张副局长的笑容也是禁不住的消退了一些,但是他还是不太死心,觉得对方可能还是在装,所以准备让老道士看看国家掌握了多少线索——

    “真人,这些资料都是绝密,从天象事变到邪马台岛屿的发现,还有婆罗洲的入海口裂谷现象,富士山的神社封印妖怪巢穴的事件,以及最近米兰的超级雷暴……这些事情都有所记录。”

    “而除了这些大规模神秘现象之外,一些小型的非常识事件我们也有所记录,目前已经证实了的有国内xx市之前的直播灵异事件,日本那边的一间民宅的咒怨诅咒……”

    “其余的还有一些暂时可以确认发生过,但是找不到证据的,最可信的例子也是在日本那边,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吃人面具的都市传说……”

    将厚厚的档案袋推过去,张副局长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他死死盯着眼前的老道士,捕捉对方的每一处细微的微表情、微眼神的变化。

    同时,他嘴里的言语也没有停下来,反而还刻意的加重了语气,利用有技巧的停顿和语速,营造出一种「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形势」的感觉,给对方施加压力。

    “单纯就只是我们国内,初步被确认了的相关事件就有六百二十八起,而要是计算上国外的案例,数目甚至达到了接近五千之数……真人难道还想隐瞒它们的存在吗?”

    在这里,张副局长稍微使用了一些语言技巧修饰了一下自己说的话。

    事实上,除了他具体说明了的那些事件之外,其他的事件都是既觉得有嫌疑,却又无法抓住线索证实的。

    所谓的“初步确定”,其实就是没有确定,其中绝大部分估计都是假的,只是在其他已经被证实了的真事带来的冲击之下,也被认为是真的了。

    只不过这样说的话,具体到成千上百的数量,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们是经验丰富,掌握了太多太多的情报,甚至建立了完善的理论体系,各种研究与实验都绝对不会少……现在只是选择摊牌了。

    如果老道士的确是神秘侧人士的话,很大可能就会不再继续隐瞒了的吧?

    然而——

    “……”

    “……”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老道士盯着资料,配合着秘书刚刚打开的电脑的视频观看,他的脸色也从一开始的疑惑不解到逐渐激动,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超凡之力!真正的超凡之力!那种呼风唤雨、宛若神明的伟力……这世上竟然真的存在这样的事情!既然是国家专门找上门来,那总不可能是开玩笑的吧!

    修行原来不只是可以延年益寿,难道还可以成仙得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但是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做蹉跎岁月,荒废人生呢!为什么直到自己剩不了几年的时间了,才知道这样的事情呢!

    “呜呜呜……祖师爷啊!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先是压抑不住的狂喜,紧接着又想起了残酷的现实,老道士不禁悲从中来,老泪纵横,情绪失控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而张副局长则是傻了眼。

    ……

    ……

    “该死的,按我说现在就已经禁止外国人进境才对……这段时间来米兰的人,十个里面有八个都肯定是间谍!”

    同一时间,远在意大利的特殊行动部门的部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愤怒的大发雷霆——

    “狗屎!那些该死的吸血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间谍真是这世上最恶心的职业了!”

    办公室里的几个部下,战战兢兢,不敢说话,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直面政治生物的暴怒。

    只能够任他发泄,希望他的怒火尽快过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突然冒冒失失地冲进来了一个家伙,大喊一声:“部长!”

    众人顿时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他们都预见了这个冒失而且倒霉的家伙接下来的下场了。

    “什么事——!!”

    政治生物怒目而瞪,眼中几欲喷火。

    “部长……我们……我们刚刚得了一份绝密情报,是我们的情报部门安插在梵蒂冈里的人得到的!我认为它会很有帮助!”

    部长愣了一下,然后精神一振,大笑起来:“我们情报部门的人真是好样的!都是棒小伙!是什么绝密情报呢!”

    “是摘录自二十世纪初,枢机主教安东尼欧·特贝斯给教皇厅的书信的一部分内容……”

    冒失鬼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部长接过文件,迫不及待地查看了起来,很快的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

    只见上面写着——

    “在那些违背神意,玩弄着恶魔知识的魔导师之间,有着受他们所推崇的「王」。

    关于其名也许各位或多或少都曾有耳闻过。

    campione……弑神者……魔王……

    非常遗憾,我们凡人没有任何手段与其对抗。

    能与他们势均力敌抗衡的,只有力量相等的弑神者或是侍奉我等天父的天使,以及被视为忌讳的异教神祇了……”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