觐见……新王?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怎么感觉自己能够听得明白对方说的话,却完全理解不了其中的意思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速成的外语技术,其实有很多地方是没有掌握的?柴颖小姐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然后发现千雁也是一脸懵然。

    她顿时就抛弃了那个念头,看来不是自己的外语能力不行,而是相关的基础知识不行。

    就像是刚刚那样——明明在四周转悠了好几圈,听到那些人说的话,收集到了很多应该是很有用的信息,然而她却是听得一头雾水。

    很多人理所当然的说出的那些专业名词、专业术语,似乎大家都应该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对于半路出家的她来说,却是很难理解的概念。

    那些什么术式原理,什么魔术素材的用途,还有什么圣遗物之类的说法,以及对于最近局势的讨论……

    她都是似懂非懂,不知所云的,现在看来也是这么的一个情况——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应该知道的事情,她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如果暴露了自己等人的真正身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个念头在两个女生心中一闪而过,然后两人微微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之间都心照不宣。

    绝对不能够暴露!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往好的方向想,然后做最坏的打算。

    “也是呢,这件事的确可能是本世纪最震撼的事件了,你们会收到消息也不奇怪……”

    宛若妖精一般的少女眼神复杂,看着面前的两人——

    “我记得你们中国有句古老的充满智慧的谚语,意思是天上不会有两个太阳,一个国家不会有两位君主,是吧?”

    “……”

    “……”

    “古老……古老的谚语?呃,我们国家有这么一句话吗?”

    柴颖小姐正为对方没有进一步询问自己的身份而松了口气,下一刻她的眉头又拧了起来,求助一般的将视线看向了自己的女助手。

    天上不会有两个太阳,一个国家不会有两位君主……自己国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奇怪的“古老谚语”了?而且还是充满智慧的那种?

    偏偏自己一个中国人都不知道啊,这是不是有些丢人……不对,还是说这其实就是一个试探?

    嗯,没错,可能就像是对暗号什么?

    毕竟经验还是太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柴颖小姐也禁不住有些慌张,担心自己是忽略了什么,以至于哪里露了破绽,导致出错了。

    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慌张,越是慌张就越是难以冷静下来……

    虽然表面上还勉强能够维持不动声色的样子,但是柴颖小姐的思维已经飘到了“如果等会儿爆发冲突,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带着千雁杀出去”的奇怪方向去了。

    千雁迟疑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语气古怪的对单马尾女生说道:“柴姐,这说的是……应该是「天无二日,国无二君」这句话吧!”

    “诶?”

    单马尾女生从胡思乱想之中回过神来,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又看向了那个妖精般的东欧少女。

    对方轻轻颔首:“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吧,我的中文不是太好……不过说实话,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的话,你们又会怎么做呢?”

    “……”

    “……”

    这一次!绝对不是错觉!

    柴姐敏锐的发现四周的人们的交谈声音都停了下来,无数沉默的视线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如同刀子一样捅在自己的身上。

    到底是什么回事!这难道是什么要命的话题吗?

    对了!她之前说了我们是来觐见新王的,虽然不知道新王是谁,但是既然有「新王」,那就肯定还有「旧王」吧?

    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所谓的两个君主!没错,思路对了,肯定是与这方面沾边的事情!

    但是……但是……

    说是我们这些东方人来觐见新王,这件事和我们国家有什么关系吗?而要是他们国家的事情,却又有哪里不对劲的感觉……况且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也很奇怪啊!

    很是莫名其妙的,柴颖在迅速理清了一定的思路之后,结果却是隐隐的觉得似乎一口又黑又亮的大锅,从天而降扣到了自己的背上?

    “算了,这种事情本来也不关你们的事情,是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见她们没有说话,反而是有些微微的慌乱了起来,妖精般的少女也反应了过来,然后轻声说道,并且皱着眉头往四周看了一眼。

    接下来,她以凛然而且锐利的气场,直接逼退了四周所有人奇怪的目光。

    “抱歉,是我的错,让你们引起注意……不过你们还是先跟我来吧。”

    微微的冷哼了一声,那个东欧少女回过神来对着两人说道。

    “毕竟有些人是非常怯懦无能的,他们不敢忤逆至高的王,却会迁怒于你们……”

    “……”

    “……”

    “诶?好、好的,谢谢……”柴颖小姐微微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立刻就欣喜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还有什么展开能够比这样的结果更加好的?虽然不是一路顺利,差点儿还因为自己吓自己,也出了点儿差错……但是在这个时候谁都应该懂得顺竿爬,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才对。

    况且她也的确发现了,四周的人似乎在注意到她们之后,眼神一下子就都不对劲了。

    有人眼里充满了熊熊怒火,有人的目光溢满了恶意,有人则是沉默以对……

    总而言之,氛围的确是异常的不友好,似乎她的东方人的身份引发了众怒什么的。

    或许说是众怒也不合适,听眼前的少女说……似乎是迁怒?

    ……

    ……

    同一时间,也是在米兰城中。

    某间宾馆的高级套房之内。

    “局长!柴组长她……她们不见了!”

    “什么!!你再说一次!”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好不容易以为今天可以喘口气,睡个安稳觉的中年人,一下子就没有了睡意。

    刚刚挨着枕头的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声音一下子拔高了至少两位数的分贝,让进来禀报情况的人耳膜刺痛,甚至有种自己突然失聪了的错觉。

    他扯了扯嘴角,开口将自己刚刚的话再说了一次。

    而在第二次的时候,局长已经冷静了下来,他刚刚下意识地还以为是自己手中的底牌出事了,遭遇了什么意外与不测。

    但是现在仔细一想的话,柴颖小姐只是不见了、暂时失去了消息,并没有说是直接遭遇了什么意外……换个角度来看的话,这或许还是好事也说不准。

    因为这表明对方一定是遇到了神秘现象,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说明上面的思路是正确的,冒险也是值得的,这城市之中果然还存在着普通人无法发现的秘密,而作为“特殊”的柴颖小姐一出马,就直接接触到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神秘侧或许就隐藏在正常人类社会之中,无所不在,无处不在……

    然而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确切存在的“墙”,将他们和普通人的世界无情的分割了开来。

    就像是某些网站,对于国内的环境来说是不存在的,一般人没有梯子就只能够干瞪眼,而柴颖小姐一直开着vpn,自然不会受到“墙”的限制。

    “你是说她们回到住所之后,就直接不见踪影了?”沉思了好一会儿,局长压抑声音的抬头问道。

    尽管知道房间早就被自己的随队专业人士筛查过了,保准不会有任何的窃听装置能够留下来,但是他还是下意识地不想要太大声说话。

    ——似乎是生怕隔墙有耳,容易被人听去机密情报。

    “是的,而且负责监控情况的人说,在那之前她们不知道为什么,在外出了一趟之后又回到酒店,紧接着没隔一分钟就又走出来了……”

    那人沉声说道,仔细地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一道来。

    “出来绕着酒店走了一圈,然后又急匆匆地走了回去,紧接着进了电梯就再也没有出来?”局长奇怪的说道,“这难道是什么特定的仪式,触发进入什么特殊空间的条件?”

    “……”那人没有说话,不但是因为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更是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先将这个消息记下来,我们可以考虑试验一下……不过要找个机会才行。”

    局长在床前来回踱步,然后不住的点头,仿佛是在对下属吩咐,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对了,还有,你们有仔细检查过柴组长她们的住所吗?一点儿痕迹都没有发现?”

    “这个……很抱歉,局长,这是米兰,是意大利的地盘……”那人苦笑了起来,“我们的行动受限,而且要是动作太大的话,反而还会反过来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的。”

    或许本来各国的重心都不在那间酒店上,也发现不了一个不在名单上的监视对象的突然神秘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经历。

    可是如果是中国的团队首先表现出了对于某个特定方向的兴趣的话,同样也是会引起那些豺狼、吸血鬼的注意的,那实在不是什么好选择。

    “这样啊,说的也是,暂时就先保持目前这样的情况吧……”

    局长点了点头,也理解这样的情况。

    “只不过也要做足各种准备工作,到时候……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即使是暴露了,我们也要保下她们!”

    虽然说是他觉得这不一定是坏事,甚至是好事,因为代表了暗度陈仓的计划有了进展。

    然而总归是没有确认,只能够靠猜测,即使是他也肯定会疑虑重重的。毕竟没有人会给他保证,只要冒险了就一定会成功得到希望中的结果。

    偷鸡不成蚀把米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那样的话,损失就重大了……

    他们必须做好两手准备。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