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在毫无间歇的交谈之中,时间悄然逝去。

    又耗费了接近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这场秘密的谈话才不为人知的落下了帷幕。

    男人有着难以想象的细心与耐心,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以倾听为主,但是表现得相当认真,而且似乎记忆力超群,好像是任何话都只要听一遍就能记住了似的。

    他就各种细节、各个方面,包括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等因素,对两个女生进行了全方位的问询。

    来回的问,翻来覆去的问,而且很多问题都正好切中要害,并且让柴颖小姐两人也有一种恍然感——自己怎么就没想到?怎么就没记起来这个问题?

    并不是不信任她们两个,而是需要更加细致的确认,确保情报的真实性。况且两人现在精神状态不佳,或许会容易遗漏某些边角处也说不准。

    反复多询问几次,或许就想起来了。

    所以男人发挥自己的专长能力,在询问问题的过程中,总是不经意地重复之前就问过的问题,对比两人前面曾经提供过的说法。

    种种细节深化起来,柴颖小姐两人也成功的被勾连起了一些自己已经忽略了的、忘记了的记忆,成功的填充了更多的内容、线索,使得她们提供的这份情报更具连贯性和完整性了。

    ……虽然从整体上来看,仍然是非常残缺,惨不忍睹的那种,不过比起之前也好了很多。

    当然,作为代价的就是两个女生本来就头昏脑胀,现在自然感觉自己更累了。

    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微微的晕眩感……诸多感觉一并袭上来。

    “非常感谢你的情报,柴组长,国家不会忘记你的贡献的……”

    终于,男人再次问了一个已经重复了三次的问题之后,确认对方的确是能说的都说了,才结束了这一次的秘密谈话。

    他站起身来,将那颗纽扣扣好,然后想了想之后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如果之后还有需要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和我们联系……不用担心,我们的确是在米兰有正当产业的,这并不是单纯的伪装。”

    “这个……我明白了。”柴颖小姐伸手接过名片,瞥了一眼上面的信息,然后叹了口气。

    这种套路还真是……谁知道对方到底在米兰这边潜伏了多久,或许平时都是在认认真真的做生意赚钱,直到现在有需要了,才摇身一变成为了间谍的职业。

    就好似是你平时点个外卖,外卖小哥也的确是外卖小哥,身份履历都毫无问题,甚至干了好几年了。

    但是他背地里还有兼职,或者说那才是他的真正本职、体制中人……只是在之前因为一直没有行动过,所以谁都没有发现问题而已。

    “其实真的不用这么惊讶,只不过是正常操作而已……”

    大约是读懂了单马尾女生的奇怪表情,那人沉稳的笑了笑,解释了一句。

    “米兰这样的大城市往往都是间谍活动的重灾区,一流的特工至少有三位数,如果没有的话反而才是丢人……我们国内的城市也是这样的,我们在活动,他们也在渗透。”

    “嗯,我明白……”柴颖小姐点点头,不置可否地说道。

    紧接着,稍稍犹豫了一下,她开口问道:“只不过,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这个……我不能够答复你,具体还是要看这份情报上交之后,那些智囊团到底会分析出怎么一个结果,接下来再让你们的局长拍板决定。”

    男人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并非是决策层,只是一个跑腿的执行者。

    “只不过,如果你们发现的情报是对的,我们其他人可能都不具备进入、接触那个世界的基础,哪怕知道了正确的时间和方式,也遇不到那趟电梯,那么估计还是需要你们出马了……”

    他走到门边,回过头来想了想,最后又这么认真的说了几句——

    “现在你们先好好休息吧,养精蓄锐,毕竟等到结果出来至少也是两三天之后的事情了……还有,最近意大利和美国佬暗中扛上了,估计短时间内都腾不出手。”

    “但是其他各国的特工还在米兰活跃,所以你们行事还是要小心一些,别让他们闻到了血腥味。”

    虽然大家都有明确的目标,而且最近还有意大利和美国的对抗在吸引注意力,梵蒂冈那里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同样拖住了相当一部分的家伙。

    所以一开始就不在名单之中的监视对象,就有了在他们视线之外暗中行事的便利了,但是这也是很有限的……

    毕竟范围局限在米兰,而那些家伙的嗅觉又比鬣狗都要灵敏,或许一个不小心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走在酒店的走廊上,男人皱起眉头,如无意外的话,他们这一次的进展或许要远远领先于各个国家。

    “超越了不可能的弑神者……杀死了天上的众神的魔王……支配神之力的怪物……”

    但是应该怎么说呢?得到的消息也实在是太过劲爆了一些,他有种自己是在听玄幻故事的感觉,第一反应就是这太荒谬了,谁会相信这么愚蠢的说法。

    但是……但是……这很有可能是真实不虚的,是世界隐藏起来的秘密与历史。

    他自己也由衷的想要去相信,并且有种无法言语的、非常奇妙的感觉……既排斥接受,又无比的期待那个神秘的世界,并且只要咀嚼着那些仿佛带有魔力的名词、字眼——

    全身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颤栗感伴随着闪电一般的麻痹,贯穿全身的那种感觉。

    说到底,完全平凡的世界真的是太过无趣了啊!

    成年人只是被迫长大,并不是不再幻想,甚至正因为知道那有多么糟心,内心深处才会更加渴望可以摆脱那样的世界。

    ……

    ……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在这种天气之下,身穿深红色礼服与头上装饰着黑玫瑰头饰,代表了赤铜黑十字的红色与黑色象征的金发少女,有些忐忑不安的在一个女仆的带领之下走过园林,向着尽头的别墅走去。

    她倒不是因为觉得这个地方很奢侈,所以才会为自己踏入这里感到不安,毕竟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名门千金,还不至于会为这种事情轻易动容。

    事实上,如果只是普通人的住所的话,她就算是去白宫走上一遭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的。

    四周的场景逐渐褪色,慢慢的变成了透明,然后过度成为了如同黑白的电影负片一样,完全失去了色泽与生机,仿佛艾丽卡是走进了一张黑白照片的场景当中了一般。

    她打量着四周,还是禁不住的在为这种空间转换的手段而感到惊奇。

    最近很多魔术师都研究过了那些作为节点的特殊「镜子」,确认它们都带有神力的气息,就像是圣遗物的仿制品一般,但是质量特别高。

    不是真正的圣遗物,但是每一面镜子都非常接近一般的圣遗物的品质了。

    那是名为权能的神之力的产物,是那个家伙的力量延伸。

    作用就是让镜子所在的地方成为一个特殊的节点,可以链接入一个梦境的世界,当人看见镜子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被催眠了一般,进入了一种梦游似的状态了。

    有意识的、清醒的、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梦游——作用就是让人保持清醒的意识,进入梦境的世界。

    但是身体同样也会被影响,因为那个空间整体上介于虚幻与真实的夹缝之中……

    反正在那个家伙的命令之下,米兰乃至整个意大利的魔术界都正在进行搬迁工作。

    而且这个范围还正在不断扩散,蔓延向整个南欧魔术界。

    曾经魔术师们只是利用各种手段,将魔术界隐藏在人类社会之中,但是现在却似乎要真正的被分割开来,成为宛若一枚硬币的正反面那样的表里世界了。

    至于那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这样做有什么深意,是不是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很多魔术师都各有猜测,然而却根本就没有一个定论,再加上这件事严格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并且他们也没有拒绝的权利,所以也只能够严格执行下去。

    “……”

    收回打量四周环境的视线,然后幽幽地叹了口气,艾丽卡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

    虽然心情异常的复杂,但是现在绝对不是赌气的时候,对方可绝对不会主动过来道歉、安慰她……少女虽然有自己的矜持,但是也非常明白在这个时候,那是最没用的东西。

    她绝对不是那种只会等待的人,那样只会眼睁睁的看着机会在自己的指缝之间溜走,因此她现在决定主动出击。

    如果不是为了力排众议,说服赤铜黑十字里面的那些老古董的那些奇怪的固执观念,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的话,她会更早的来到这个地方。

    不过,现在也不迟,很多魔术结社——尤其是那些规模较大的魔术结社都还在持观望态度……赤铜黑十字作为既是骑士又是神之子,与侍奉魔神巴风特的魔术师后裔,还是继承圣堂骑士秘仪的最强的结社之一。

    率先投诚,宣誓效忠,绝对是足够让对方重视了吧?

    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这次所携带的筹码,艾丽卡心中大定,觉得自己大可不必如此忐忑,完全可以表现得更加落落大方一些——

    她的确是这么想的,直到她发现在大门前静静等待着的那个人的身影的时候,刚刚重新露出的笑容瞬间凝固了,眼神也是禁不住的微微变化。

    “莉莉娅娜,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句话似乎是有种咬牙切齿、不敢置信、又惊又怒等多种意味。

    “我为什么在这里……不关你的事情吧?艾丽卡。”

    本来还多少有些郁闷,觉得这样做似乎不应该的银褐色马尾少女,看着自己的宿敌的那个表情,突然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好了。

    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她的嘴角微微上扬,轻描淡写的说道。

    ……

    ……

    “显身的数量有些不够用啊,我似乎需要更多的权能……早知道就不积累好了,抓住一个就探索一个。”

    并不知道外面正在上演什么好戏,莫宸现在的全副心思都放在了自己手上的正立方体上面了。

    他看着投射出来的蓝色光膜,微微有些发愁——

    经过这些天的探索,他又发现了好些个有些意思的世界,但是零零总总加起来一计算,突然发现数目已经超出了自己显身的数量了。

    他的权能数量不足以让他同时分化这么多显身,去探索那些世界。

    “果然都是那些魔术师不好!我明明抛下了诱饵,他们怎么一个都不咬钩……探索其他世界让他们提不起兴趣吗?还是说他们误解了我的意思?”

    想来想去,莫宸觉得果然不是自己的错,都是那些非凡者太胆小了!

    不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站出来,为至高的王分忧,要你们这些家伙有什么用!

    一时间,找到甩锅对象的莫宸恨铁不成钢。

    。m.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