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这样啊!

    果然是这样啊!

    大家都死了,大家都不可能活着回去了!原始的恐惧感无可抑制的涌上心头,但是队长却是有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他拼命咬住牙齿,只觉得鼻子发酸,视线模糊……

    都死了啊!全部都死了啊!明明在几个小时之前,大家都还是活蹦乱跳的。

    就算这真的是一个梦,这也是一个最让人无法接受的噩梦了,到底是为什么,自己等人会遭受这样的命运?还是说从一开始卷入sao这个死亡游戏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这个时候,那个高大的巨人族一样的战士似乎也察觉到了又有新的敌人临近了。

    “……”

    “……”

    它幽幽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然后身形从半跪的姿势慢慢的站了起来,紧接着散发出一种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明明在半跪着一动不动的时候,感觉就仿佛是死了一样,但是在这一刻,它又好像是重新活了过来。

    不管是那高大的体型,浑身覆盖的沉重盔甲,还是单手就提着的巨大长戟,都是那恐怖的压力与威慑的一部分……不过看上去它的情况也不是太好。

    不但胸口中心穿了一个可怕的大洞,盔甲上和露出的肢体也满是斩击、灼烧之类的伤害痕迹……看得出来,它也很狼狈,并不是完好无损的状态。

    而四周的地面也有很多纵横砍劈,似乎是被重武器的巨大力量撕裂的裂缝、割痕,显得一片狼藉、满目苍痍。

    显然是在不久之前,刚刚经历过了一番恶战的洗礼。

    毕竟那些队友始终也是有胆量出去冒险,而不是龟缩在安全区里不敢出去的玩家,所以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自然不会束手待毙,而是就算是死我也要咬下你一块肉的那种人。

    只不过最严重的还是对方胸口处的贯穿伤口,到底是什么东西或者技能打出来的?自己的队友之中,有谁掌握了这么凶残的能力吗?

    “可……可恶……我、我绝对……”

    男人的眼睛湿润起来,表情扭曲狰狞,他大口大口地喘气,下意识地看向一边,然后看见了一把长长的螺旋剑,就那样倒在地上。

    难道说这个东西之前就是被这样的凶器贯穿了的?

    但是没来得及也没有时间多想了,他提起自己惯用的阔剑,也向着那个大步走来的巨人战士迎面走去。

    “来啊!来啊!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该死的怪物!”他疯狂的咆哮出声,其中夹着一阵像是哭泣一般的抽噎,他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明明只是想要活下去啊!明明只是想要带着同伴们活得更好啊!

    就连这样渺茫的希望都要被践踏吗?!这个在一瞬间明白过来,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切的男人,非常清楚自己也不可能活着回去了。

    但是他不甘心就这样在这里倒下,无论怎么样,也一定要杀掉眼前的这个怪物,为倒下的同伴报仇!

    “……”

    巨人一样的战士大踏步走来,如同一辆重型坦克一般,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相对于对方的愤怒咆哮,它完全没有发出任何有意义的声音。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具备威慑力。

    「灰烬审判者——古达」

    这个时候,男人看到了这个巨人战士的头上的名字,不管是特定的名字还是名字前面冠上的前缀,都说明这的确是一个boss……或者至少是精英怪?

    反正绝对不可能是之前在墓地里游荡的那些活尸就是了,大概也不可能砍上两刀就能够干掉。

    下一刻,它以猛烈的速度朝这边笔直的加速冲了过来,而那种动静甚至让地面都产生了剧烈震动。

    “啊啊啊啊啊——!!”

    几乎让整个身体冻僵的恐惧感袭上心头,但是男人却是愤怒的怒吼出声,也是全力向前冲刺。

    没有退路了!他也不想后退了,如果这不是一场噩梦的话,那么他宁愿自己也在这里死了,也不愿意苟且偷生的继续活下去……

    而如果这的确就是一场噩梦的话,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他在现实里都不怕死了,反过来在梦境之中反而就不敢拼一把了吗?

    砰——!!

    巨大的长戟以猛烈的速度挥下,呼啸着冻结空气,狠狠的一击劈砍在粗大的老旧砖石铺砌而成的坚固地面上,暴烈的火星迸出,巨大的裂缝蔓延四周!

    在千钧一发之际,这个队长猛地纵身一跃翻滚着与巨人战士的攻击轨道稍微错开来。

    那阵难以想象的冲击传遍全身,猛烈的风让他明白或许只要一击打中了,自己就没活路了。但是他的动作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在无比的悲愤、绝望之下,超常的发挥了出来。

    战术翻滚躲避攻击!然后起身挥舞阔剑,恶狠狠的横砍在错身而过的巨大身躯身上!

    乒——!!

    剑锋在坚硬的铠甲上碰撞,迸出一连串的火星,极其真实的反震差点儿让男人的武器脱手。

    下一刻,由巨人战士自上方挥下的长戟,再次狠狠的劈在了距离他身边不到半米的地面上!

    轰——!!伴随着好似是手榴弹近距离爆炸了一样的声响,地上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陨坑。

    接下来,那接连不断的招呼过来的每一击,都带有足以致死的压倒性威力,令男人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但是他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这一场的战斗之中,巨大的压力、肾上腺素爆发一样的感觉,还有视死如归的决心,都让他此刻的技术完全超水准的发挥了出来。

    毕竟能够作为团队的领头人,怎么都是有两手绝活的。

    自己可以赢!自己有机会赢!自己一定要赢!他在心里大吼出来,以各种惊险之极的步伐、闪躲,来避开这个恐怖的灰烬审判者势大力沉的攻击。

    有机会的……有机会的……有机会的……

    这个该死的怪物体型巨大,力量极其猛烈,但是也有其不足之处,那就是它盲区与死角比较多。而且敏捷不足,只有在发动攻击的那一瞬间才非常致命,如同雷霆一样迅猛暴烈。

    而过于势大力沉的攻击,虽然是威力巨大,完全足以做到一击必杀,但是收放武器之间的空隙、破绽就很大,僵直时间也会稍长。

    这些都是它的弱点所在!

    再加上这个怪物本身的血量状态不是全满的,之前就被那柄螺旋剑贯穿了整个身体,然后又被自己的队友临死反扑,也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所以!所以!自己绝对是有机会杀掉它的!!

    脑部思考回路以快要燃烧起来的速度,控制着男人在不断挥的闪避、奔跑、挥剑!

    他的大脑在发热,眼里只看得见敌人的身影,身体也好像是自己活了过来一样在行动。

    快点!再快点!不行,还要快!

    明明已经配合动作、战技,发挥到了极限的敏捷值,在此刻却还是似乎远远不够,他咬着牙在坚持,大脑似乎要烧毁了一样,意识都要模糊了。

    仿佛只剩下了身体在机械而且精准的反复奔跑,敏捷翻滚,闪避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终于成功的将阔剑狠狠顺着巨人战士胸口处的贯穿伤捅了进去,完成了最后一击!

    它刚刚将手中的巨大长戟高举起来,下一个瞬间就全身僵硬,动作全部定格,几秒钟后一下子栽倒下来……

    “……结束……了吗?”

    男人剧烈的喘着粗气,因为战斗的余热而感到晕眩。

    但是他的面容却是在剧烈的抖动,难以分辨这是活下来的狂喜还是复仇后的的释然解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我杀掉了它……”

    他松开手来,然后癫狂的大笑,眼泪夺眶而出。

    只不过就在下一刻,这宣泄情感与压力的癫狂笑声却是戛然而止——

    刚刚倒下去的巨人战士的身上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膨胀,仿佛是有一个恶心的肉瘤在生长,但是失控的不是血肉,而是某种暗色的黏稠恶心的流体状黑暗物质。

    男人下意识地连连后退,愕然的看着那个怪物在自己眼前,真真切切的变成了一个怪物。

    黏稠恶心的流体状黑暗物质将它的上半身变成了一头放大无数倍的「老鼠」,有着血红的双眼和长长的尾巴,还有变异了的巨大爪子。

    而另一只手却还是巨人战士的手臂,依然紧握着那巨大的长戟。

    「人之脓」

    名字直接发生了变化,这是boss的第二阶段形态?!还是说,自己其实的确杀死了刚刚的boss,但是它死了之后,这种东西就会爆发出来?

    死亡的恐惧带着令人僵硬的冰冷感觉贯穿他全身,事发突然,他甚至没有能够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但是人之脓却不会给他机会,直接嘶吼着,就扑了过来!

    那老鼠一般的巨大头颅高高扬起,接着狠狠落下,宛若是无情的巨锤砸击,不但占据了整个视线,而且快到让人完全反应不过来。

    男人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裂开了,他甚至无法搞明白现在的自己是不是一下变成了肉酱,意识正在迅速的模糊、消散……

    最后,不知道是不是弥留之际的错觉,还是真的有灵魂的存在。

    他似乎以并非视觉的感知形式,看见了有什么人从旁边走过,然后抓起了那柄螺旋剑,还似乎丢下了一句什么话——

    “……穿越时空的钥匙终于拿到了,法则的排斥真是麻烦,想要把剑拔出来还得靠别人……”

    ……

    ……

    艾恩葛朗特,二层。

    时间大约是早上接近七点左右,笼罩整个街道的晨霭仍未消失,视野多少有些受到影响。

    大概是游戏里面没有规定上班时间的缘故吧,不管曾经是不是社畜,都能够睡觉睡到自然醒……而且精神太紧绷也没有好事,不会有人专门和自己的睡眠质量过不去的。

    所以在这样的大清早,街道上往往没有什么人,能够在九点整的时候出门的,就已经是比较勤快的攻略组玩家了。

    而且现在大家都正在推进三层,大部分人如果没有什么特殊要求的话,一般不会专门回到二层的城镇休息。

    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只有一个穿着黑色皮革大衣,和同色的衬衫与长裤的身影在走着。

    对于这个被蔑视为封弊者的黑衣剑士来说,这种时候正好合适,不会遇到太多其他的玩家。

    走到主要街道区的转移门广场上,黑衣剑士却是微微的愣了一下,目光一凝。

    广场上的雾霭也相当严重的遮蔽了视线,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看见传送门方向透过来的蓝色光芒,而是隐约的火光……

    放轻脚步向前走去,穿过雾霭,他前方的景象也逐渐清晰。

    广场的最中央,传送门的机制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正在燃烧着的营火,一柄螺旋剑斜斜的插在火焰的正中。

    而在火焰的四周,似乎被火光映照着,不断的有着人影在实体化——

    全副武装的骑士……穿着长袍的法师……手持双刀的盗贼……

    虽然刚刚燃起的营火的强度非常微弱,但是已经足以支撑最基础的士兵的传送了——无火的余灰,正在纷至沓来!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