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艾丽卡来,莉莉娅娜是个没有什么心机的女孩子,性子也是直来直去的。

    所以很多人都说过,她是一位真正的骑士,谨守骑士精神的那种人。而说的人多了,久而久之的她自己也这样认为了,并且更加严格的以骑士的标准要求自己……

    ——只不过,最近这种认知似乎被突然打破了。

    所以在现在,这位骑士姬多少感到了有些烦躁,内心之中正在天人交战,总觉得自己在做的这些事情有些不厚道,违反了骑士精神。

    虽然这些土著不明白,但是她却非常明白,这一步一步的计划根本就是……反正钝刀子割肉才是最痛的,这些人现在还没有发觉,等到以后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怕不是血都流光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之前会不过来,比艾丽卡明显慢了不止一步的缘故,因为她排斥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更加别说是自己亲手去做这样的事情了。

    大概也只有艾丽卡才会毫不在乎,王想要做什么,那个少女就会立即毫不犹豫的去将其完成,前者的意志就是她的愿望。

    至于现在莉莉娅娜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在两天之前,她终于按捺不住,去觐见了那位王者,并且忐忑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她觉得堂堂正正的击败敌人,才是真正的王道,而不应该利用这种欺负对方没见识,用钝刀子给对方割肉放血……阴谋诡计,实在上不得台面,也与她一贯的观念相去甚远。

    那一位如同预料之中的一样没有发怒,这也是她胆敢这么冒犯的原因,对方是真正拥有王者的器量的人。

    只是,那一位当时虽然没有生气,却反而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然后斟酌了好大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问她为什么会觉得现在这样不需要打打杀杀的,就能够直接同化潜在敌人的方式不好,一定要直接杀个你死我活血流成河,双方都死伤惨重才行。

    到底是将骑士精神看得太重了,还是将别人的死伤看得太轻了?

    骑士八大美德之中,虽然有「牺牲」这么一项,但是怎么都不该是让别人来牺牲吧?

    反正等到莉莉娅娜回去的时候,整个人的脑子都混乱了……堂堂正正的直接开战,的确是符合光明正大的思想了,但是战火掀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那意味着破坏与死亡,意味着动辄就是不计其数的人牺牲。

    所以少女突然有些搞不明白了,自己到底在坚持些什么呢,战争伤亡这种事情不是越少越好的吗?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如今两大魔术结社采取的方式反而是最好的。

    一步一步的拉拢分化,逐步逐步的蚕食潜在的敌人,避免无谓的冲突。

    之后的文化入侵也总好过物理说服,哪怕最终怎么的都无法避免战争,却至少将烈度降到了最低……而且也避免了从头到尾都是战争开路,如果处理得好的话,或许只有到了最后才需要一战定乾坤。

    少女的内心自然就纠结起来了。

    不正确的方式,却得到了最好的结果,将损失降到了最低;反过来本应该是正确的方式,却会导致最惨烈的代价,让无数人死伤惨重……这世上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奇怪?

    难道就像是艾丽卡当时说过的那样,所谓的骑士精神,反而才是骑士最不应该有的东西?合格的骑士不应该有什么精神,甚至不能够有自我。

    只需要听从君主的命令,然后将其严格的执行。因为君主的意志就是骑士的愿望,除此之外无需多言,因为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都是虚假的。

    与莉莉娅娜相比,最直观的例子就是艾丽卡。

    那个金发少女看似任性刁蛮的千金大小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是却又会很有分寸,不会真的过了那个度。就像是她有些时候为了完成某个目标,会对一些人威逼利诱什么的。

    但是如果对方真的立场坚定,不肯屈服,那么别看艾丽卡说得有多么吓人,她其实都不会真的动手伤害他人,除非对方本来就是敌人什么的。

    某种意义上,艾丽卡其实也是很有骑士精神的人……但是,她也是个极其矛盾的人,就是因为在她的骑士精神的上面,还有君主的意志与命令。

    就好像是这一次那样,莉莉娅娜对于要做的事情有所排斥,所以一开始根本就不想来。

    但是艾丽卡呢?她不但要做,还要做到最好,什么骑士精神、心理负担之类的,与王者的意志相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不客气地说,就算王者是要她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大开杀戒的……

    只怕那个金发少女也会果断地拔剑,然后进行战斗,浴血归来之后继续侍奉在王者的身边。

    ……

    ……

    指挥着那些人忙碌着,莉莉娅娜幽幽的叹了口气,收敛了心神。

    她实在是很羡慕艾丽卡,因为那个死对头的性格真的非常……让她难以理解,她很难明白为什么如此矛盾的表现可以在同一个人的身上,理所当然的结合起来,融洽到毫无破绽的。

    或者对方真的会成为第一骑士,只是……自己难道真的就要这样子放弃吗?

    对方和自己比起来,到底哪一个的骑士道才是正确的?亦或者是说,这是真正的骑士与合格的骑士的对比?

    这么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少女却是突然感到了身后的动静,顿时轻轻扬眉然后回过身来,只见两个精灵族的女性走到了自己身后。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莉莉娅娜挑了挑眉毛,这两个森林精灵看上去不一般啊。

    年轻的那个精灵少女气质有些独特,较为成熟的那一位则是实力较强……当然,在莉莉娅娜看来也就这样了。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还很不完善,相当粗糙,只是构建出了一个基本的框架。

    所谓的传说阶位之下,基本上都是强的方面越强,弱的方面也越弱,所谓的大师级也就是如此,大约是在某项能力值上达到了相当于大骑士的标准水平的那种人。

    可以是力量,可以是敏捷,可以是魔力……

    但是也就是一项两项,并不是全方面都达到了那样的水准,这个世界的人只是选择了自己最有天赋最有资质的一方面,拼命强化提升,发展出一系列的专长能力。

    就例如说这些森林精灵身手敏捷,最适合的发展方向就是弓箭手,往往就是以敏捷属性为主,然后拼命提升锻炼,并且掌握一系列围绕着敏捷属性,为根本服务的技能。

    这样出来的大师级人物,绝对是丛林当中最致命的杀手,神出鬼没抓不住衣角,高速移动之中也能够百发百中,隔着多远的距离都能够狙击杀死敌人。

    再加上森林精灵夜视的天赋能力,对于森林的了解与掌握,能够娴熟运用各种草药与毒物的资源……真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进来,怕不是都会被轻轻松松的一夜之间屠戮殆尽。

    但是这样的大师虽然强大的方面特别强大,但是不足的方面也特别不足,毕竟选择了敏捷专长,顾不上力量、体质什么的也是正常。

    反正弓箭手就是弓箭手,不需要去挨打也不需要正面近战,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因此在莉莉娅娜看来,所谓的大师级人物,也就是在一两个方面达到了大骑士标准的人,其他方面最多就是正式骑士的程度,或许还要逊色不少。

    强大的同时弱点也明显,偏科极其严重,不足为患。

    “这个……”听到莉莉娅娜的话语,维罗妮卡张了张口,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犹豫了一下之后只好首先自我介绍:“我是维罗妮卡·纳丹凯瓦。”

    纳丹凯瓦……

    莉莉娅娜顿时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前的精灵少女一眼,居然有姓氏吗?还是直接以这个部落的名字作为姓氏,这么说来这个精灵是某位长老甚至领袖的后代?

    这个世界的传统有些奇怪,一般人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如果有的话,就表明这人背后大有来头。

    当然,目前只是精灵有这样的传统,不知道那些人类和兽人是不是也是这样。

    “维罗妮卡……你和奥尔科特族长是什么关系?”莉莉娅娜开口问道。

    “那是我的父亲。”精灵少女认真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你现在过来,是为了什么呢?”莉莉娅娜点了点头,也不是太惊讶,“是你的父亲已经做出决定了吗?你是过来通知的?”

    “诶,不,不是……”

    精灵少女有些慌张,她总觉得对方平平静静之中带有一种莫名的压力与气势。

    “我只是……只是……对了,你们为什么要让那种古代种魔兽过来,不是说好了互不侵犯的吗?”

    她仓促之间,往四周看了一圈,马上从那些惊魂未定的族民的表情上,找到了一个适合的理由。

    “古代种魔兽?哦,你是说刚刚的那头龙吧?”

    人类少女先是一愣,紧接着才恍然的点点头。

    “我们只是说好了不会让它侵犯你们的部落,也让它将猎场放到了远处,但是不是说不会使用。”

    莉莉娅娜稍稍停顿,然后继续说道:

    “就像是你们与其他部落约定了互不侵犯,总没有道理说,你们平时在自己部落和生活中,也不能够拿出你们的武器了吧?虽然是试点,但是这里已经是我们租借的地界了,不是吗?”

    “……”

    “……”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精灵少女张了张口,突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