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个宏大辉煌,近乎无穷无量的神灵光影却似乎并不就此满足,而是继续推演着自己观想中的事物与现象。

    并且祂还在将自身的权柄疯狂的蔓延出去,让至高无上的神之力延伸到这个新生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以此制定下了一个森严无比的规则框架,然后在框架之内填充着种种应有的事象。

    黑色的冥道悄无声息的被切开,取代了从另一个世界流淌过来的忘川冥河通过的门扉。

    就宛若一轮暗影太阳徐徐上升,冥日的黑色光辉照射在辽阔的冥土之上,显得阴冷而且诡异。

    而且远远看去,就像是一轮黑色的太阳高悬在阴沉灰蒙的天空之上,有着幽暗黑沉的河水从其上面宛如瀑布一般流淌了下来,就仿佛那其实是一个空间上的“孔”,而不是什么黑色太阳。

    通往另一个空间,那是冥河的源头,那道死气长河的河水就是从那里流淌出来的,从另一个世界的死亡国度……

    这相当于冥河直接连通了两个世界,要是有人神通广大,能够一直追溯到这忘川的源头,然后通过黑色太阳进入另一边的空间的话。

    那么这个人就相当于偷渡到了地球上……不过另一边直接出来,那里是莫宸位于主位面的冥府神域。

    在流淌着的冥河两岸,有着血一样绚烂鲜红的颜色在迅速的疯狂地蔓延出去,却是无数彼岸花开始接连出现,生成了一片绵延无尽如火般燃烧的血色花海。

    在这阴世冥土的空间之中,充斥着的死气和阴煞之力浓厚深沉,而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彼岸花海却是充满着静谧清新的气息。它们有花无叶,鲜红如血,开得格外的妖冶美丽,其中还点缀着特别罕见的白色花朵,显得圣洁而美丽,仿若道尽了世间的因果无常。

    而在这辽阔无边的阴世冥土之上,正有着一座座铁壁铜墙的巍峨大殿隆隆的破土而出,寒冷漆黑、铁链遍布,正是曹官府、阎罗殿、无常殿,以及一层一层的地狱……

    也有无边无际的阴山,自广阔平坦的地面上连绵崛起。

    种种景物在光影浮动之间便成为了真实的存在,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恐怖声势,但是在翰旋造化的伟力之下,却是共同造就了真正属于地府的格局——

    黄泉路……

    奈何桥……

    忘川河……

    望乡台……

    三生石……

    这是大气磅礴与神秘诡异的完美结合,犹如一切的一切都在亘古的轮回中旋转。似乎是生命诞生时的那种无言的永恒,以及生老病死的过程,所有一切的宿命,最终都会归于这一方世界。

    ——因为这是轮回的终站和起点。

    巨大的神灵光影开始收缩,似乎这一切已经进行到了尾声的样子,不过在最后祂却是一挥手,将无数的淡淡光点抛出,仿佛播下种子一样,让它们无比精准的纷纷坠落到了昏暗静谧无边无际的幽暗长河之中。

    扑通扑通的声音响起,却是溅起了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紧接着,静谧的河水突然变得有些湍急了起来,河面上出现了一个个漩涡,似乎是水底之下突然出现了一个个吞吐死气的可怕怪物那样……不过很快的,这一切就平静了下来。

    奈亚子一直都在保持着观望,因此看得分明,那根本就是一个个的灵魂,之前这家伙就在有意的收割死亡,现在是打算将那些灵魂用在这方面吗?

    她的眸光直接穿透了那条并不浑浊,但是昏暗难辨的长河的水面之下,清晰的看见了那一个个的灵魂正在发生的每一种细微变化。

    一个个淡白色的光团,就好似是一颗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或者说是一颗颗奇怪的蛋更加合适,在冥河水底之下……孕育?

    在河水冲刷之下,那些灵魂之上的纹路都迅速褪去,最终只剩下一个一片空白,纯粹无比的灵魂……这是曾经的记忆、情感都被洗去了。

    接着,密密麻麻的奇怪纹路自那其中的一点真灵处开始,急剧的扩张了起来,迅速的蔓延到整个魂魄的表面,形成了一道道精密森严,与冥河水息息相关的规则禁制。

    身份信息的灌输,能力的赋予,责任的明确……

    最终便是一个个身穿黑衣,有着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息缭绕身上,手持铁链的鬼卒从河底之中,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岸上。

    它们的脸色冷峻,表面上看似人类,身上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属于生人的气息,但却又不是纯粹的亡灵,而是得到了地府法则之力加持。

    冥河水能够侵蚀亡灵,但是它们现在都是鬼卒,属于地府编制人员。

    所以它们不但能够通过冥河前往任何地方,同样的也能够在意外的「死亡」之后,再度在冥河之中重生……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就相当于是这条忘川的意志体现。

    毕竟对于地府而言,真正的核心虽然是判官、阎罗等存在,但是真正的根基却必然是广大的鬼卒……谁要是能够指挥千万阴兵,席卷冥土,攻伐神明,改天换地都有可能。

    所以莫宸选择了将地府的根本,也就是鬼卒的根基放在了忘川河之中。从现在开始,这条忘川河还会继续催生出更多的鬼卒来,数量不定,随着地府发展、人世魂魄的增加而增加。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状况不景气而减少编制。

    这个倒是很简单,在不需要的时候,直接让多余的一部分鬼卒再入轮回,投胎去一个好人家就是了。

    而在最为底层的鬼卒之上,还有直接统率它们的阴帅鬼王。再往上也就是日游夜游、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赫赫有名的阴职,以及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阴律司的诸判官。

    更上面就是十殿阎罗、五方鬼帝之类的阴职了,最上面的则是以东岳大帝为核心的五岳大帝,真正的阴世主宰……

    如果不打算引入佛教的地藏王菩萨的神性的话,其实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目前地府初立,也就只需要到阴帅鬼王的一级为止,最多也就是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的那种级别,判官级都还不需要……因为目前的地府只要运转起来就可以了。

    作为拥有最基本的勾魂、拘鬼的能力的鬼卒,就已经足够应付绝大部分的局面了。

    毕竟这个世界刚刚才从本源上进行了一次升华,但是也不至于说立即就有哪一位龙傲天一下子就抓住机会,超越了凡人,达到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境界。

    “呐呐,话说回来,考虑一下我怎么样?能够分我一个地府神位吗?”

    奈亚子眨巴眨巴着大眼睛,然后双手放在胸前作祈祷状,仿佛是在恶意卖萌一般的说道。

    “我的要求不高,五岳大帝的那个级别就可以了。”

    她已经看出了莫宸是在按照什么体系的地府制度,来规划这么一个阴世冥土的秩序的,因此直接就打上了主意,一来就是狮子大开口。

    莫宸的身影已经重新出现,不过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完全的神灵形态,而且他头上不知何时平添了一个白骨冠冕,身上也形成一件玄色的衮袍。

    一副高高在上,主掌生死的地府至高阴神的姿态。

    “嗯,可以啊……”

    他俯瞰着这经由自己亲手开辟出来的世界,瞭望着这辽阔的冥土大地,露出了些许满意的微笑,然后随口的应下了银发呆毛萝莉的请求。

    “诶?不要这样子嘛,我就这么一点儿小小的要求……”

    奈亚子顿时撅起了嘴,一把伸手抱住了对方的手臂。她头顶上的长长呆毛有气无力的垂了下来,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失落。

    “喂,你是听不懂中文吗?”莫宸顿时就是脸色古怪的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用力的抽了抽自己的手臂,没抽出来,这下子他有些不淡定了。

    嗯,奇怪了,这只银发碧眼美少女似乎比想象之中的更加有料啊,不过她不应该是A吗?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啊!

    “……”

    “……”

    银发呆毛萝莉眨了眨眼睛,她猛然抬起头来,向四周瞧了瞧,然后有些困惑的问道:“诶?等等,我该不会是听错了吧?你是答应了……你怎么直接就答应了?”

    这根本就不按剧本来啊!

    “我为什么不能够直接答应?只是仿照那个经典体系打造一个地府而已,又不是完全照搬,之后我同样也要找适合的人来顶上等同于「五帝」的那几个地府神位……”

    莫宸挑了挑眉毛。

    “反正都是要找的,那么用谁不是用呢?这种级别的神位,当然是安插我熟悉的人比较好,老实说,你能够这么主动的要求帮我出工出力,我还有些感动呢。”

    “……”

    奈亚子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她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一时意动貌似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这毫无意义反而还被抓了苦力?

    略微迟疑了一下之后,她低下头去不确定的问道:“那个,其实我就是说说的……我不要了行不行?”

    “当然可以了。”莫宸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随你喜欢就好了……不过现在,先来帮我友情客串一下,带阴差去抓人。”

    “抓人?这个我会!”奈亚子眼睛一亮,顿时变得兴致勃勃了起来,“要怎么做?需要严刑拷打吗?”

    她放开了抱住莫宸手臂的双手,认真的比划着还我漂漂拳、面目全非脚,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似乎对于迫害别人的人身安全有着极大的兴趣。

    “估计是需要的,毕竟对方可绝对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莫宸点了点头,开始调动鬼卒们的行动,让它们离开鬼门关,前去人世勾魂。

    “是谁?”

    “拿到了玄君七章中的第二章的一个倒霉蛋,不过现在估计是白莲教的教主了吧。”莫宸淡淡说道。

    “什么是白莲教?”银发呆毛萝莉就好像是一只好奇宝宝的样子。

    “一个莫名其妙的邪教组织,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反正谁当皇帝,它就反对谁。”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